顾万久:发表遗书之前的随想

2010-02-05 14:21 作者: 顾万久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发表遗书之前的随想?看官们看了这个标题,可能有疑问或联想,认为快过年了大谈这样的话题,似乎很不吉利?真是这样吗?当然,不能一概而论。对普通人来讲,大谈此话题,肯定不吉利。但是,对特别特殊的人来讲,吉人自有天相。
实际上,我也不想死,也想活下去。但仔细想想,做个活死人,又有什么意义呢?不是成了典型的人类资源消费机和造粪机?弄不好就是一个污染自然环境和人类环境的人类垃圾,仅此而已,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没任何意义。活着,就是最简单最机械地循环往复地吃喝拉撒?这就是唯物论者们和无神论者们的好日子?我承认,很多中共的要员们的确享受了人生的所谓的乐趣。比如,重庆市的公安局长文强,是全国各行各业、各个领域、每个单位上的文强们的代表,是共产官僚的高中低阶层所有人员的突出代表,他真正代表了唯物论者们和无神论者们的基本追求和普遍追求。无可非议,唯物论者们和无神论者们基本都是这种人生轨迹,毛泽东是这样,江泽民是这样,文强们是这样。大文强们是这样,小文强们仍然是这样。据我观察和了解,每个小单位都有文强式的人物。而且,他们几乎党员占大多数。
文强可能被判死刑,哪怕至少被宣判执行死刑十次,也不能减免他犯的罪恶,也不能消除他对健康人类所留下的劣迹污斑。《重庆商报》对文强的案件进行追踪报道。定义了文强黑老大的素描形象:痞、赖、鬼、狡、色鬼、教父、牛气、匪气、义气等等。几乎所有罪名都指向了文强。但是,从本质上讲:这又是中共的御用文人和御用媒体在犯罪般地为邪恶的中共打掩护。谁也知道,文强参加所谓的革命工作几十年了,入党几十年了,他今天的可耻下场和悲剧,都是马列邪教运作的必然结局。有了马列邪教在中国的横行,有了共产邪魔对中国人的附体,有了中共的继续独裁、专制和暴政,大大小小的文强们还会雨后春笋般地产生。大小文强们从哪里来?他们不是从水田到胸怀,而是从唯物论和无神论中滋生,再从夜总会和洗脚城来。重庆人都知道,民间流行的俗语:夜总会,夜总会,专为流氓来聚会;有了夜总会,结不结婚都无所谓。重庆早被什么张德邻们啊,黄镇东们啊,贺国强们啊,汪洋们啊,文强们啊,等等乌棒搞得乌烟瘴气,是集各种毒瘤毒气的社会大染缸在中国的典型代表,重庆的老百姓很耿直,很容易被中共利用和挟持的。
民间还流行:在中国,有四类人,老百姓是最害怕的。那么,是哪四类人呢?
第一类,是警察。

这就不用我展开说了。民间流行这样的诗句:以前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只要公安不捣乱,社会治安好一半。从重庆这次的打黑除恶看,正是用大量的铁的事实支持了这首诗歌的无比正确性。还有顺口溜:治安队,治安队,赶走嫖客自己睡。文强在那里,嫖客去吗?都不敢去,只不过普通嫖客换成了国徽警徽嫖客。这次重庆的打黑除恶,暴露了大量的这样的事实。可见,中国的老百姓从不乱说话。有人认为,这是我在暗中歌颂薄熙来,人们非要这样认为,那我也暂时不辩解。目前,重庆的社会治安就是有明显好转。当然,这只能是暂时的好转,只要中共继续用独裁、专制和暴政来统治,社会治安必将继续恶化,坏人会越来越多,因为中共搞的就是弃善从恶,逆向淘汰。这样,才利于中共政权的巩固和延续,奥秘就在这里。
第二类,是医生。

在中国大陆的现实社会中,医术精湛,医德高超的医生大有人在,但是,在马列邪教推行的唯物论和无神论的毒害下,这样的社会和人民需要的医生已属凤羽鳞角。庸医,缺德医生,几乎占据了医疗领域的大壁河山。还有不少参与切除人的器官贩卖的医生。在医疗战线,反对炼法轮功的医生还不少。因为炼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防病治病。如果人们的身体都练健康了,庸医和缺德医生就失去了敲诈病人钱财的机会了,国家制造的假药也大大缩小了销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为什么中共要镇压法轮功学员了。广播体操那样的小儿科式的锻炼方法都能起到一定的锻炼身体的效果,那么,炼那五套博士后式的锻炼方法肯定能收到神奇的好效果。等中共垮台后,我都要炼那五套法轮健身法,现在苦于没人教,在这方面我天资愚钝,没人手把手地教,我是学不会的。在中国,只有中共消失了,法轮功才有光明前途。
第三类,是教师。

可以肯定地说,好教师很多,但是,教师败类也不少。教师利用职业优势,借所谓的培养、教育和补课等幌子,敲诈学生和家长的钱财的,也是数不胜数。例子我都懒得举了,一句话,不配当人民的教师,只配当共产跟屁虫和共产吸血鬼。其形象素描特征:章法太滥,形象丑陋,手段卑鄙无耻。大学搞教育产业化,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中共在扩大犯罪领域和犯罪行为,但是,打着的幌子是很动听的。
第四类,是律师。

在律师队伍里,还是那句话,肯定有好律师,那么,好律师的比例究竟有多大?我目前还无法拿出确切的数据。但是,就我所接触到的律师,我还不敢说他们好或坏。因为没迹象和证据。但是,我有证据,律师队伍里有不少掩盖了真实身份的国安人员和国保人员。当然,医疗领域、教育战线,仍然是国安和国保人员潜伏在里面,利用职业做掩护。在中国,几乎不存在没有共产国安人员和国保人员不潜伏的领域和单位。我真的不明白,中共为什么那么怕中国的老百姓?中共为什么要那么不择手段地暗中监视中国的老百姓?只有一条定义:中共太邪恶了!
今天不再展开写下去了。我给自己定个位: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更不是邪派。同时,也不属于中间派,不属于独立派,那么,我属于那个群体或派别呢?我只属正派。如果文强被判死刑,那么,文强只能属于人类的渣滓而结束自己的共产狗命。中共用法律条文和红头字文件犯罪,逼得成都唐女企业家自焚,用生命和鲜血将《拆迁条令》改变成《搬迁条令》。如果用我生命的消失,能否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改弦更张,催生一部《中华联邦民主共和国宪法》?作为献给中国过渡政府的礼物如何?如果能,我就那样干了。如果我死了,那么,我相信自己作为人类的正义、良知和道德的标志,将会得到永生。
华历己丑(牛)年腊月二十二(2010年2月5日)于万久菩提仙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首发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