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元工资苦撑数载 云南女教师遭驱逐

西部代课教师录:一人数载苦撑一校 云南女教师遭驱逐


雷志清是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阿猛镇石板房村的一名代课教师,她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任教,期间数载一个人支撑一个学校。不过近期雷老师的学校被封了,她被扫地出门了。2010年5月中旬,民生观察工作室对雷志清老师进行了访谈,了解了她的代课经历。谈话时,雷老师多次语带哭声,下面是访谈全文:

民生观察(以下简称民生):雷老师,您好!听说您最近刚刚被赶出了学校,能讲讲是怎么回事吗?

雷志清(以下简称雷):2010年4月30日,阿猛镇的领导、村长,还有石板房村中心校的校长等好几名人员,来到我任教的石板房村拖达小组小学,强令我关闭学校。我不从,村长就用锁将校门锁住,不准我再上课,还说我不是教师了。

当时我说:“你们封了学校孩子怎么办?”“不让我上课可以,只要有新的老师来,我自动让开,结果他们说这不关我的事,还是封了”。从那天以后,学校就被封了,我没能再踏进学校一步。

民生:为什么说您不是教师了呢?

雷:2009年9月,砚山县对代课教师进行一次性清理。当时全县有三百多名代课教师被辞退,通过所谓考试只招录了很少一部分代课教师为公办教师。我当时也参加了考试,2009年下半年开学时,石板房村中心校长说我们的分数还没下来,就先停一个学期。后来他们说我考试没过关,不是教师了。可那个考试录取的比例太低了,就是想让我们回去。

民生:2010年您好像又回到了学校?

雷:是的,我离开拖达小组小学这一学期,拖达小组小学一直没有新的老师调进来。拖达小组离石板房村中心校有近二十里远,又是红土路,一下雨摩托车根本走不了,所以孩子和家长们一直不愿意去。

2010年3月又开学了,拖达小组的几十个孩子一直没人教,组干部及家长又动员我去教。我看孩子们可怜,3月1日就又回到学校。当时石板房村中心校不给我一分钱工资,我也没向学生家长收一分钱,就这样一直教到4月30日。

4月30日的前几天,我给砚山县教育局写了一封信,诉说我当时的情况,并请他们给我一个说法,我这样可不可以继续教下去。结果信寄出没多久,他们就来封校了。

民生:把学校彻底封了,那些孩子们怎么办呢?

雷:2010年我教的学生大部分是剩下的学前班的学生,也有年龄比较大的,其中就有一个十三岁的学生。他们不让我教后,年纪大点的学生就送到石板房村中心校,其余的二十多个学生现在还在家中玩。

民生:请说说您的任教经历吧。

雷:我是1986年开始做代课教师的,先在拖达小学教了三年,后又到另一个村小学教了四年。后因家庭等情况,我离开了学校一段时间。我老公原也是代课教师,也在拖达小学教书。2001年我老公去进修时,学校连他在内共二名教师。他一走,学校又差老师,石板房村中心校长找我,我就又回到了拖达小学。

自这以后,我就没再离开过拖达小学。这期间另一个老师换了四个人,但最后还是走了。从2005年开始,拖达小学就只有我一个教师了,我一年纪、二年纪、三年纪的学生都教过。

民生:任代课教师的工资待遇如何?

雷:那简直太低了,最开始我每月工资只有十五元,2001年至2009年近十年时间,我每月的工资是120元。

民生:您被辞退,是不是与学历等有关系?

雷:没有。任教期间,我参加成人考试取得了专科文凭,教师资格证、普通话合格证、专科证我都有的,2007年我还入了党。

民生:我们会继续关注您的遭遇,也感谢您为山区孩子付出的大量心血。

雷:要谢谢你们的关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