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7/05-07/11)

2010-07-11 16:11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沈阳27家医院聘请警察当副院长,作为一种非正常现象引发人们关注评论。文强被执行死刑也没使所谓重庆打黑中的这个最典型事件尘埃落定。新疆75事件一周年在当局的严控下算是平静度过。北京艺术家接连被捕并遭殴打,真叫人感觉不知下一轮遭殃的将会是谁。

*沈阳27家医院聘警察当副院长引争议,医警结亲意欲何为*

沈阳27家医院聘请警察当副院长打击"医闹"解决与患者矛盾的做法引起争议。有舆论指出:“维护社会秩序本是警方的职责,不担任副院长难道就不能履行职责吗?”拥有了副院长和警察双重身份之后,在处理医患纠纷时,其身份首先是警察还是副院长?

根据官方的中国青年报报道,7月2日,沈阳市27名有丰富经验的属地公安机关、派出所领导被聘任为8家省级医院和18家市级医院及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的安保工作副院长。

但警察担任医院副院长的做法引起质疑。有舆论指出:“维护社会秩序本是警方的职责,不担任副院长难道就不能履行职责吗?”

沈阳市卫生局、公安局称,此举将进一步增强广大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安全感,减少医患纠纷。公安部门也许诺将“不占职数、不拿待遇,履行职责。警察在履职的过程中要保持中立。”

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广善介绍说,2009年,沈阳市直属医院发生治安案件152起,其中包括几起急诊医生被打、急诊室被砸等恶性案件。一位医院负责人说,近几年,沈阳市医患纠纷逐年上升,一旦发生纠纷,遇到不太理智的患者家属,会影响工作甚至威胁到医生的人身安全,警察担任副院长可以保障良好的医院治安环境,为医生提高业务水平和改进服务质量提供保障。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张思宁认为,警察给医院当“保镖”的做法应慎重考虑。警察进入医院领导层,他们是代表公安部门行使执法权还是为医院代言?拥有了副院长和警察双重身份之后,在处理医患纠纷时,其身份首先是警察还是副院长?他们在处置医疗纠纷引发的治安案件时,会不会倾向于维护医院的利益,如何保证执法公正?

医院要聘警察当副院长,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决定,可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奇观之一,在其他国家也绝无仅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制度优越性吗?出现这种情况医院把责任推卸到了医闹头上,可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的医闹现象。虽说医患纠纷双方都有可能存在责任,但普遍的看法都会认为是由医院不合理做法引起的。医院不是普通娱乐消费场所,患病求医就低人一等,都渴望得到良好的医疗早日解除病痛折磨,所以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黑社会地痞无赖,一般情况都不会跟医务人员装大爷无理取闹的,生怕惹恼了医务人员稍有怠慢就影响治疗效果。正因如此倒是培养出医院高高在上的不良习气。再加上如今中国社会人们道德水平普遍下降,医疗服务商品化认钱不认人,所以医院往往滋生出服务质量差,天价收费,延误病情,虚假宣传坑蒙患者等等情况。患者气愤难当也有与医院发生冲突的,甚至个别的会使用暴力。医院要诚心解决不断呈上升趋势的医患纠纷就该从自身找原因加以改正,而不是向外推卸责任怪罪患者。

医院聘警察当副院长明显不是为了保障良好的医院治安环境,因为加强保安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医院如何要更好的解决患者及其陪同人员的无理纠缠,可以聘请律师或法律顾问来处理问题。医院要为医生提高业务水平和改进服务质量那更跟聘请警察当领导风马牛不相及。那么这么做的目的明显就是在恐吓患者,如果有对医院不满意的地方不要来申诉找麻烦,现在是警察医生一家亲官官相护,跟医院讨说法是自讨苦吃。其实医院这么做不光是不合理,而且是十分愚蠢伤害自身的行为,会严重损害医院的声誉形象,等于向外界表明:自己是问题多多而又蛮不讲理,那样还有多少患者愿意来看病呢。

*文强被执行死刑,中共官员的悲情结局*

据凤凰网7月7日消息,今日上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今日被执行死刑。

2009年2月2日至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控被告人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一案,并于同年4月14日作出一审刑事判决,认定文强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文强提出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于今年5月21日作出刑事裁定,驳回文强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文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情节严重;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被告人文强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当判处死刑,并与所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数罪并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核准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并下达了执行死刑的命令。

有分析人士指出:文强被执行死刑决不是这么简单,有可能是转移视线的一种招数,也许杀人灭口,才能保证他的“上级”、“上上级”的安全,此问题值得人深思!

有人称中共为鱼肉百姓的黑社会组织倒也不假,但中共体制之厚黑却是一般黑社会组织所望尘莫及的。一般黑社会组织还讲个外黑内不黑,组织内部讲团结讲互助讲信义讲章法。而中共这个官僚集团内部,有的只是互相利用,互相算计,互相攻击斗的你死我活,完全没有情谊可言,什么都可以出卖。比如毛泽东与彭德怀林彪,邓小平与杨尚昆,几十年的亲密友谊临到最后分道扬镳成为仇家。而且中共的内部斗争异常激烈血腥残酷又没有章法规矩可以遵循,今天这个路线明天那个路线,今天这个原因那个原因什么招式方法都使,什么方面问题都可以牵扯进来,无论为官还是为民都可能时刻处于一种危机之中,即使精通为官之道的人,也难免有阴沟翻船之时。人们多见中共官员的作威作福,却容易忽略陷入中共体制泥潭中的重重险恶。

中共为官的悲剧之路就是由被迫堕落到诱惑犯罪到最终被打击抛弃之路,文强也是这样。文强也是个工作能力强作风硬朗很有本事之人,但在中共统治这种社会环境下不当官生活在社会底层会感觉很艰辛窝囊处处碰壁,追求当官就不得不走行贿拍马巴结上司拉帮结派之路。开始就路数不正,又如何能保证为官后的清正廉洁,何况保住乌纱帽与继续升迁还得走同样的路。中共的一党专政与司法监督制度不健全成了官员贪污腐败的温床,也就是中共放纵官员去以权谋私,将官员有意往坏里带。但是一旦涉及高层权力斗争,贪污腐败问题成了打击对手最常用的工具,而且普遍采用挖对方墙角的招数,这样一些下层官员往往跟着倒霉。文强有犯罪事实不假,但薄熙来抓判文强一为了打黑树立个人权威,二为了找自己的亲信替换位置,三为了企图揪出文强以前上司汪洋的把柄,现在尽管文强的犯罪事实并不十分清楚存在争议,但薄熙来希望文强死来震慑对手,文强的上层关系也希望他死来守住秘密,为保自身也不会出手相救。文强也就是这样一个悲剧结局,不过目前的社会形势快速向着中共政权崩溃发展,将来面对人民与历史的审判时,会有数不清的中共官员遭遇悲惨结局,出路在那里,还是早日谋划弃暗投明吧。

*巨资投西部“北京用金钱购买安宁”难奏效,收买并不等同于尊重*

周一,中国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在宁静而紧张的气氛中度过了“七五”骚乱一周年的日子。《日报》驻中国记者报道了乌鲁木齐军警加强巡逻和控制的实况后写道:

“政府把去年动乱的责任推给国内外的维吾尔族‘极端主义分子、分裂主义分子和恐怖主义分子',同时试图解除自己对日益增多的社会和民族冲突的责任。尽管这一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和矿物,但这里的平均收入比全国平均收入低五分之一,维吾尔族农民和民工的贫困尤为严重。

从中国其它地区移居新疆的汉族商人和工人往往受过更好的教育,他们在经济和行政部门占主导地位。新疆地区前任党的首脑王乐泉长期拥有最大权力、被人骂为腐败分子,虽然他已被另一名汉人张春贤替代,但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一贯与中亚邻国进行贸易的维吾尔族商人感觉受到歧视:许多人因护照被收走,不能出国,这是北京的一项控制措施。中央政府希望通过就业和经济刺激把新疆居民更有力地拉到自己一边,于今年春季宣布了一项巨大的投资计划。

这些计划能否实现,还要等着瞧。人们担心,巨额投资并不足以解决冲突的核心问题,这里有汉人与维吾尔人竞争工作岗位和升迁机遇的问题,还有两种文化之间缺乏真正对话的问题。”

周一,北京公布了西部贫困地区开发计划:计划建设23个项目,总投资折合八百亿欧元。《南德意志报》在“北京用金钱购买安宁”的标题下发表文章,认为中国政府在乌鲁木齐骚乱一周年当天宣布这一计划绝非偶然,是“为了转移人们对新疆族群潜在冲突的注意力”:

“虽然共产党数十年来一直向西部投资,但这里有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新疆的维吾尔人及藏人等少数民族并没有觉得自己受到充分的照顾,他们指责说,北京资金的受益者主要是汉人。第二,沿海地区的发展如此迅猛,使得投资金额已不能明显减小地区差距。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郑丰田说,‘这样的数额是杯水车薪,真正的问题是,政府虽然向这些地区输入金钱,但那里的人无法再生金钱'。

落后地区的地方政府常常投资不赢利的项目,它们的战略是以开发房地产或建设工厂推动建筑业发展,以便短期内达到高速增长,但从长期来看,这些项目造成产能过剩,损害了经济发展。北京还想通过投资当地的基础设施,提高这些地区对外地移民的吸引力。”

中共投资西部,且不说其资金会有多少被不法官员贪污挪用过去,当地官员也未必真正重视少数民族的民生问题,所以资金到了也很难发挥明显的效果。中共政权自改革开放后为了维持其统治,在民众中推广重物质轻文化的战略理念,以经济发展促进民众对其执政合法性的认可。这一措施虽然在汉族地区能暂时收到些不同程度的效果,但在西部这些大型少数民族自治区却不见得能够收买人心。因为这些地区的民族自主认同感都比较强烈,对本身文化传统的维护也比较看重。要想真正获得这些少数民族地区来拥护中央政府,首先要的是给他们足够的尊重,不能剥夺他们的自主与自由,不能侵占他们的土地与资源,不能对待他们搞文化蚕食灭绝政策,然后再辅之一定的经济支持方为上策。而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共的种种做法却是背道而驰,再加之血腥残酷的镇压,民族矛盾早已积怨甚深,如今中共政权也不会采取跟少数民族平等理性对话谈判来化解矛盾,还在继续实施高压政策,现在单纯性认为投资搞建设就能解决问题,岂非一厢情愿。

*北京艺术家接连被捕并遭殴打,中共打压民众范围不断扩大*

吴玉仁今年二月因艺术区拆迁受到暴力袭击率众拉横幅往市中心长安街抗议,一时间引起轰动。其后吴曾多次被警方传唤、监控。此次他“报警”被拘留、遭殴打反成“妨碍公务”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另一位宋庄艺术家申云也被以涉嫌“妨碍公务罪”拘留至今超过一个月,是由是六月一日一众艺术家在潮白河畔举行活动时,遭到警察骚扰,过程中五名艺术家被捕,其中四人行政拘留后获释,唯独行为艺术家申云被刑事拘留,未知面临怎样的处罚。

日前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曾受家人委托前往看守所会见当事人。莫少平律师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妨碍公务警方方面的证据是否充分,目前我还不好回答,但前提我认为警方出面干涉、阻挠艺术家做这些事情本身是不合适的。因为艺术这东西,只能由专家来评判。”

目前,由于缴付律师费有困难,申云家人暂请律师退出。

六月一日潮白河畔的展览是宋庄偶发艺术节的一项延伸,警察以裸体行为艺术可能破坏社会秩序为由,在艺术活动区内设置并不断扩大警戒线,双方发生摩擦,一名警员不慎倒地后,警方开始抓人。刚刚参加悉尼双年展回国的老行为艺术家申云被警察强行按倒在地时正在实施自己行为作品《呼吁和谐》。

一连串的事件令艺术家感到极不安全,杨立才说:“我个人对这个环境的感受是越来越紧张、可怕;官方越来越没有底线、一些做法越来越黑暗;很多看上去完全正常,对官方形不成任何威胁的事情都可能遭到疯狂的压制,过程中很多人受到很大的伤害,我不理解官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能它心里的恐惧越来越严重。”

上述艺术家的行为是否真的构成妨碍公务罪很难明确,裸体行为艺术可能破坏社会秩序也应该根据情况而定,国外曾经有过几百男女共同裸体拍照创作行为艺术的事情,是否认可属于道德与社会风俗的问题,法律方面界定并不明确,一般是不允许在公众场所高人群出没地区未经许可就突然赤身裸体的进行展示,但上述艺术家的行为艺术毕竟是在自己早已建立的艺术区中进行,如果表演者又多是中老年男性,那么也应该用纯艺术眼光对待并不涉及色情涵义。然而中共方面缺乏宽容与理解,一切不被他认可的行为都要横加阻止,近年来从民运异见人士到宗教信仰团体,从维权上访民众到如今这些行为艺术家,范围不断扩大手段也越来越粗暴黑暗。虽然这些行为艺术家并没明确直接的展示什么反对政府的言语行为,但中共政权恐惧于一切不在它控制范围内的自由思想意志的表达。随着中共打压行为的不断增多扩大,越来越多的中间派人士将被逼迫加入反对者的行列,不过这也可能就是现今的中国社会发展趋势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