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专栏】《红楼梦》之王熙凤篇(图)

2010-08-01 10:45 作者: 清音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王熙凤是《红楼梦》中主要的人物,她的出身是“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的金陵王家。王家与贾家、史家、薛家为金陵四大家族,贾、史二家皆为官家,而王家与薛家则是商家,尤其王家从事国际贸易并负责一部分外交的工作,因此“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第十六回),甚至接驾之事“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第十六回)。而宝玉的舅舅王子腾当过京营节度使,升任九省统制(第四回),后又高升九省都俭点(第五十三回),在政治上,贾、薛等家族恐还须受王家的帮忙。

“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在《红楼梦》中,作者用了极浓笔调写了王熙凤的出场,她满身锦绣,珠光宝气,“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恍若神妃仙子”。王熙凤虽然是如此的劣迹昭著,罪恶累累,但是人们都无可否认她的聪明才智。在这个几百口人的大家庭里,只有她能八面玲珑,四处周旋,处理极其复杂的人事关系。也只有她能东借西挪,应付入不敷出的浩繁开支。她对付贾府的种种弊端及危机心明眼亮,处处表现出办大事的魄力和本领。在第五回的判词就写她“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这说明了她的归宿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处于“末世”者,最有才干的人逃脱不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命运。——“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这个华贵艳丽,具有复杂性格的王熙凤恰似毒品与良药的混合物,比之于罂粟花就再恰当不过了。

凤姐一出场,满屋内便只有她一个人说话声。她先是赞美林黛玉“标致”,顺手就恭维了贾母;接着又为黛玉幼年丧母伤心拭泪,以此来讨取贾母的欢心;等到贾母责备她不该说这些伤心话来招她时,她又“忙转悲为喜”,自责“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然后又以当家少奶奶的身份,一面安顿黛玉,一面吩咐婆子们,其实在炫耀着自己在贾家的特权……至此,读者先闻其声,再见其形,再知其名,再睹其种种表演。出现在读者面前的王熙凤,自然就不再是个抽象的名字,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辣手”与察言观色

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当中的地位相当重要,可以说这个形象具有独特性。她有一种支柱作用,一种艺术结构上的、艺术机体意义上的一种聚焦的作用,或者说是一种辐射的作用。因为《红楼梦》不仅是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婚姻,作者还写了这个大家族中四百多个人物。如果没有了王熙凤,那么《红楼梦》的结果会如何。可以说,如果把贾府中长幼、尊卑、亲疏、嫡庶、主奴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比作一张网,那么王熙凤这个人物就处在一个相对中心的位置上。从而突出了这一人物形象的独特性,她要同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所谓上有三层公婆,中有无数叔嫂妯娌兄弟姐妹以至姨娘婢妾,下层有一大群管家陪房奴仆丫环小厮等等。王熙凤同其中任何一个人物或者联结、或者矛盾、或者又联结又矛盾的这样的关系,都是某一种社会关系的反映。

王熙凤的“辣手”也是人物性格特点之一,在更多的情况更多场合表现为逞威弄权、滥施刑罚。她素常惩治丫头的办法很多,“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底下,茶饭不给”,“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当她发现为贾琏望风的小丫头,喝命“拿绳子鞭子,把那眼睛没有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而且威吓她要用烧红的烙铁烙嘴,要用刀子来割肉,而且当即就拔下那个簪子来戳小丫头的嘴,这种簪子叫做香闺刑具,用于戳人,扬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小丫头立刻两腮紫胀;在清虚观的时候,一个小道士,无意中冒撞到王熙凤身上,王熙凤扬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小道士站不住,出手之重、之狠、之快,是名副其实的“辣手”了,在贾府的主子里面,这样亲自出手的人并不多见。

在处世应对中,王熙凤像一个高明的心理学家,她非常善于察言观色,辨风测向,常常是对方还没有说出口呢,她已经猜到了;林黛玉出场,刚进贾府,王夫人说是不是拿料子做衣裳呀?王熙凤说“我早都预备下了”。其实,她并没有预备衣料,是随机应变,但是王夫人就点头相信了。王熙凤这种揣测对方的心理,善于察言观色本事超出贾府的任何一个人。

王熙凤落入“狱神庙”

关于王熙凤的结局,在判词里是很模糊的,所谓“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似乎只是在说王熙凤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她的丈夫贾琏虽然一开始对她言听计从,但后来发展到明目张胆的使唤,最后终于休了她,人木者,休也。至于“哭向金陵事更哀”,就变得语焉不详了,并没有明确叙述王熙凤的最终结局。《红楼梦》前八十回关于王熙凤的描写非常详尽,通过分析,可以揭示出王熙凤死亡的真相。

王熙凤是因妨碍司法公正、收受贿赂以及杀人未遂等罪而与贾珍贾蓉等人成为贾府“事败”的元凶而被捕入狱的。确切的说,贾府因为“事败”而被捕入狱的女性就只有王熙凤一人。王熙凤所干的坏事,主要是:1、受铁槛寺老尼所托,假贾琏之名,干预张金哥、守备之子与李衙内的婚姻纠纷,逼迫守备退婚,导致张金哥和守备之子相继自杀身亡;2、在折磨尤二姐的过程中,唆使尤二姐原未婚夫张华状告贾琏贾珍贾蓉,后又指使旺儿杀张华以灭口未遂;3、收受铁槛寺老尼行贿的三千两银子。这些事情,随着后四十回情节的发展,在忠顺亲王府的操纵下,守备、张华以及旺儿等人相继出来告状,不仅是贾府“失德”的证据,也是王熙凤犯罪的铁证,王熙凤落入“狱神庙”,几乎是手到擒来。

第六十九回,写尤二姐死后,贾琏搂着尤二姐的尸首大哭,说“都是我坑了你”。“贾蓉指大观园的界墙,贾琏会意,只悄悄跌脚说:‘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这句话,其实已经埋下伏笔,也就是说,在后四十回,只要王熙凤折磨尤二姐致死的事情一旦败露,贾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为了报复,王熙凤竟然唆使张华状告自己的丈夫,这是作为丈夫的贾琏无论如何不能原谅的,再加上王熙凤获罪入狱,贾琏休她也是水到渠成。关于王熙凤患有习惯性流产、月经不调等“血崩之症”的描写是非常连贯而清晰的,曹雪芹已经在为凤姐之死作铺垫了,而这些铺垫是在小说四十回以后逐渐清晰起来的。

由此种种,我们完全可以想见,一世强人王熙凤的结局是相当凄惨的,身陷牢狱,遭到丈夫的抛弃,得不到女儿巧姐的任何消息,又羞又气又急,那致命的“血山崩”焉能不爆发?纵使她还有牵挂的女儿,她瘦弱的身子也支撑不住了。这个美丽果敢而且心狠手辣的女强人,终于在寒冷的“狱神庙”,在一点一滴的流血中撒手人寰!

http://bbs.kanzhongguo.com/viewtopic.php?f=31&t=9865

来源:看中国论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