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黑窑背后是红奴

2010-08-04 01:00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刘军宁博士2007年在《南都周刊》刊载《个人要尊严,制度要民主》,就山西黑砖(煤)窑奴役劳工与童工事件——以窑为单位的小块奴隶制——的成因说:原因还在制度上。全文概要是:窑主心黑源于国家公权力的长期、有力支持,领导的批示操控法律、地方政府对中央负责而不对选民负责的专政国体。终止黑窑奴隶制,须建立民主的国体和制度。从政治学角度看问题,这是对的,却不够。


黑窑主心黑主要在于其将窑工当作奴隶(关黑牢,廉价黑吃)的反现代文明做法。刘军宁说的对,黑窑主的奴隶主罪恶行径在山西等地长期得逞,光是“窑主心黑”是不能解释的,没有黑煤窑、黑砖窑所在地政府的支持,决不可能存在。

我们不妨以历史眼光透视一下,超越刘博士的政治学现象表层。奴隶制在氏族部落走向国家的过渡时期开始出现。中国奴隶制度在战国时期基本就没有了,以贱民(乐户、匠户、仵作、牙人、娼妓、甚至宋代的军人)制度在古代存留。但贱民并不是奴隶,就是这种制度在18世纪上半叶雍正年间也被废除了,而欧美国家废除奴隶制则在19世纪,晚了太久。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废除奴隶制的国家。但而今在山寨国又明暗相间地复活,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看黑窑事件把人当奴隶这件事,刘军宁指出:山西黑窑现象背后必有当地公权力的支持。例如,当地劳动监察部门执法人员也参与倒卖黑劳工。黑窑主囚禁劳工,从政治学表层看,须有各窑主所在地政府权力的支持,最轻的也须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是共产党“发展就是硬道理”改革政策的结果。刘军宁说的对,黑窑主不是企业家、商人,是地方官员权力的延伸。但在雍正废除中国贱民制度200多年,林肯、亚历山大二世废除美、俄奴隶制约150年之后,从历史哲学深层看,中共国寨出现黑奴工这一现象并非公权力问题这么简单。

众所周知,中共国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全国人民政协《共同纲领》到历届人大《宪法》,都有“中国共产党领导”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得到了60年不折不扣的落实。从三皇五帝传说炎黄联盟起始到今日台湾中华民国,从黄帝政府到皇帝政府再到马英九政府,头上的领导都是天,即使夏桀、商纣、秦皇、隋炀四帝暴政,登基也要祭天,天灾时必须自责。这表示中国绝大多数政府,无论好坏,行政理念都是天下为公,所以中国行政权的传统是公权力。而中共国寨政府的天是共产党,共产党却敢战天斗地。所以从毛泽东、刘少奇到江泽民、胡锦涛,红山寨历届政府都是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都成党的附庸了, 60年一直假为公真为党,为此中国人非正常死亡8000万。政府被共产党以党宪法赋予的领导权力堂而皇之垄断,党政府行政权是党权力。

党权力治国必然权比法大,所以依法治国在山寨国绝不可能。故而山西、河南等省的黑窑事件是中央和省两级领导的批示之后才解决的。这说明,山寨国是共产党的批示在治国,而不是法律和制度,从来如此。黑窑所在地政府官员和派出所警察长期违法默认黑窑存在,以权力提供批示,事实上成为黑窑主制造黑牢的支持者,以此持久地从黑窑主身上分享奴工的利益。这是红批示分吃黑利益。

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曹生村占地约20亩的黑砖窑,老板王斌斌(其父是村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王东己)利用黑工的血汗钱贿赂官员。所以家长前往窑场寻找被贩卖为黑工的孩子,受到当地警方的威胁。这说明地方黑窑富民与政府官员沆瀣一气。黑窑打工者被当地政府排斥在公民范围之外,宪法赋予他们的公民权利没有得到地方法律的保护,黑窑主看他们就是奴工贱民,不是公民。黑窑主看法律模糊不清,看批示(条子)却清清楚楚。山寨国耍无赖不承认有黑窑奴隶制,所以也就根本没有有效限制如奴役他人和使用童工的法律,也没有保障劳工(民工)成立工会自己维护自己权利的法律。即使有这样的法律,在黑窑主眼里也不过是年老色衰的大奶奶,他色眼看重的却是掌管钥匙的批示二奶奶。

黑窑工现象在中国是党奴隶主制度造成的,是红色奴隶进入黑窑如此而已。中国共产党是通过用枪杆子赶跑中华民国宪法政府,再通过抗美援朝战争对中国人民实现了封闭式的统治,建成党领导的政治奴隶主专政的国体的。制度逼使下,国人向红旗宣誓接受奴役。全民皆奴,黑窑奴工岂能例外?这些奴工是山西、河南等省地方县市贯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经济改革,依据红头文件发批示•批条子造成的,法律根本管不着。所以解决黑窑奴工问题最终靠中央政府的大批示。

共产党制度下的奴隶主,是通过宪法规定的党的领导权,以批示领导法律的具体的革命和改革运动,赋予不同阶层的政治特权而产生。任何民众一旦沦为专政对象,人身就没有保障,权利就被剥夺,尊严就被践踏。党管政府在中国大陆造成了独具特色的红色奴隶制,全民都成了党的奴隶。所谓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工人和农民被赋予红色出身,享有闲散、议政、读书、做官的红色特权,对被抹黑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及其子女,可以行使辱骂、殴打、非法监禁乃至打死的专政权力。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时期,工农红出身业已贵族化的党政官员跟地富反坏右分子及其子女中的幸存者勾肩搭背地称兄道弟,一笑泯恩仇地携手卖土地、能源资源和工农廉价劳力,以党的文件操作优惠政策引进港澳台和欧美“三资企业”,于是工人下岗忽悠转悠,农民进城打廉价工,黑窑奴工悄然产生。

刘军宁解析黑窑奴隶制只到专政层面,所以呼喊建立民主的国体和制度,说:黑窑事件给社会的制度启示是重塑真正保障公民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的政治制度。这固然是对的,可现在真的到建立公民社会和落实民主宪政的时候了吗?

红山寨黑窑奴工是党奴隶主制度下红色奴隶的特殊现象,这个黑窑红奴的现实尚未被认识清楚。中国人明明做了60年的红色(政治)奴隶,却普遍以为是解放了,是共产党领导推翻了三座大山。如此坚定不移地反礼教、反台湾、反美帝,头脑和心灵受着三反奴役还没有挣扎意识、没有挣脱出来的党奴隶,配民主吗?说白了,即使官员的权力基础是选票,地方照样办黑窑。美国南方民选政府曾经就支持黑奴制度。山寨国目前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自由,即意志和思想从“人民革命•解放斗争”的人血文化洗脑奴役中挣脱出来的脱共运动,声明退出共产党的各种组织,是向老天爷(中国人的良心之主)递交“我要做人”的申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