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位轰动性华裔女性看海外华人形象 (图)

2010-08-19 04:48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从两位华裔女性看海外华人形象。最近在海外华人当中出现两位轰动性人物,都是女性,而且都和所谓强大的中国经济没有任何关系,也都不是在传统上学习成绩或是科学研究超过一般人的华人。这两位,一位是被塔利班处死的华裔女医生吴凯伦(Karen Woo,音译);另一位是刚刚在白宫接受奥巴马总统颁发的总统“公民奖章”华裔女子关惠群(Betty Chinn),那我们今天就来看看她们的故事。

吴凯伦和关惠群的故事

先看一下吴凯伦的故事。我想大家可能都已经听说过,在8月6日的时候,在阿富汗的东北部发现有10名“国际援助救济会”(International Assistance Mission,IAM)医疗队志愿者的尸体,他们是被塔利班分子杀害的。其中有一位是英国国籍的女医生,她的名字叫吴凯伦(Karen Woo)。第二天在英国的主要大报都在头版刊登她的大幅照片,介绍她的个人情况。据悉吴凯伦的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英国人,她有两个兄弟。小时候她曾经接受过专业的舞蹈训练,到22岁的时候进入医学院深造,毕业以后她先在著名的圣玛莉医院当了5年的主治医生,以后到了另外一家伦敦的大型私人医疗机构担任医疗主管,当时她的收入非常丰厚,收入在6位数,6位数的英镑收入是相当高的。但是就在专业、在经济收入上,都已经达到很多人非常羡幕的水平的时候,她在2009年10月份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她决定放弃她在这家医疗机构的高薪职位,而到阿富汗去为战乱当中的阿富汗的普通老百姓、穷人去提供医疗和救援服务。

她在阿富汗工作期间,她的工作得到当地的居民、得到救援机构、得到她自己的亲属的非常高的评价。她住在喀布尔,但是经常要前往偏远的山区,这次就是到一个偏远山区去给当地的居民进行医疗工作的时候被杀害。尽管她在这些工作当中是随时都面临着生命的危险,而且得不到任何报酬,但是她在自己的Fackbook向大家报告她自己的心情,其实她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虽然没有报酬但她的心情非常好。这是吴凯伦的故事。

那我们现在再来看一下另外一位华人女子关惠群的故事。关惠群的经历和吴凯伦完全不一样,她是来自广东开平,她的经历就要悲惨的多,而且是要复杂的多。她在文革期间,因为其父母被批斗,所以她在6、7岁的时候,脖子上就被挂上木牌,说是“坏分子”的子女,被批斗,还跪玻璃,她自己亲眼目睹她的哥哥与嫂嫂被枪决,还有家人饿死或受虐死在街上。她从7岁就一个人在街头流浪,4年无家可归。她自己说:“那时就是一个流浪儿,无家可归,睡马路,睡垃圾箱,挨饿受冻,在垃圾箱中捡东西吃……没有人爱我,我没有朋友,没有人帮助我,我还被人欺负……那是一段漫长的、可怕的、痛苦的岁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我觉得自己真是很幸运,我感谢神让我活下来,我相信活下来一定有自己的使命,就是去帮助别人。”

她后来在11岁的时候和家里人一起游泳跑到香港,父亲在香港逝世以后,她14岁就移民到美国。她在24年前就开始做慈善事情,而且是一个人默默地做,并不是参与其它的组织。她每天早上2点钟起床,忙到晚上10点钟,她要为当地几百名百名无家可归者去提供咖啡、甜甜圈、三明治等等食物。并且送无家可归的小朋友上学,有时还给他们提供电话卡、洗衣券等这种各样的必需品。有的时候她还会开车出去找到睡在外面的人,让他们坐在自己的车里取暖。

她做这些事情完全是用自己在一个小学里面兼职的薪水来自费购买食物,而且没有人知道,她自己的丈夫到10年前才知道。消息后来传开以后,当地的媒体进行报导,自从那以后才有很多人加入她的慈善事业的个人行动,有的人捐东西,也有人去义务帮助她。她曾经在2000年受到加州第一夫人玛丽亚.施莱佛 (Maria Shriver)的表彰。这一次是因为她的邻居看到她坚持20多年早起晚归地去帮助别人,就瞒着她向白宫寄出推荐信,因而被奥巴马亲自选定,这一次受美国总统公民奖章,而且是到白宫去接受奥巴马给她亲自颁奖。这个总统公民奖章是仅次于总统自由勋章的美国第二高平民荣誉。

从这两位的表现来看,显然她们是为华裔、华人争光,我们就从这点来看一看华人在海外的形象。因为这两位华裔女性的突出表现,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和我们所知道的传统的海外华人的形象是有所不同。

在科学技术教育方面出类拔萃的华人形象

那我们先来看一下就是传统的海外华人形象,当然我们指的主要是现代华人的形象,不是那种早期在美国修铁路啊,开金矿时期的那个形象,甚至也不是李小龙功夫片里面的形象,就是现在海外华人的形象。

当然一般来说,现在西方自由国家,多少而已,像美国是很多的,其他有些国家是少一些,北欧一些国家少一些,日本少一些,但是自由的国家现在多少都接受一些移民,所以在西方自由国家多元化,特别是文化的多元化已经形成了共识。像在美国每年5月份就是亚洲传统节。对于任何一个少数族裔,因为在这些国家里面,特别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族裔了,所以不可能说整个对某一个特定的少数族裔有一致的看法。即使是有重大事件发生,一般来说在美国的话,都会把它看成一个个案,像有些枪杀案,人们会把它看成是一个独立的个案,不大会注意到它的种族背景,也不大会影响到对整个族裔的看法。当然这里有特例,某些特例总是有的。

华人在海外的形象有这么几种,一种是中国大陆人认为的华人在海外的形象。这种大陆中国人认为海外华人形象主要是从中共的媒体当中得到的,也就是中共想让中国人相信的。另外一种就是海外华人自己认为华人在海外的形象,这个区别比较大,因为海外的华人他们来的地方不一样,受的教育不一样,成长的背景不一样,甚至文化背景都有很大的差异,所以对于海外华人的形象,认知上也会有很大的差别。

就拿美国为例,美国就有老侨民,主要是从清朝开始以来的移民,他们是唐人街的开创者和唐人街开创者的后代,这一批主要是以广东移民为主。有台湾移民,台湾移民是从50年代一直持续到现在,当然也包括另外有一部分是受教育的,就是从清末开始留美学生,这些有一大部分回中国大陆了,也有一部分留下来的。另外还有就是 大陆的移民,这一批移民是以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后,70年代末80年代、90年代一直持续到现在,这个数量最近这些年特别多。当然大陆移民里面也有不同的背景。以这个地区和移民的年代来分的话,其实其中差别非常非常大。像台湾移民的话,当然它里面早期差别不大,到后来台湾威权政治结束以后,发展到了就是民主选举了,就有蓝绿之分,这些比较明显了。而大陆移民有通过考试以后出来的,优秀的学生,也有交换学者,还有就是乘船跑出来的船民,这里差别也是非常大的。

那我们现在看看就是说,一般人认为的那些共同的地方。一方面就是海外华人特别重视教育,这是从中国带来的一个传统。发展到现在就是说华人在科学技术上成就, 和被世界认可的各种各样知识方面或者是在技巧方面的这种大赛的各种奖项,这个是比较出名的。在美国,最早认识到华人在这方面的成就,可能是还牵涉到对唐人街限制的取消,由于历史上的唐人街其实有一部分就是歧视性的法律的产物,就是华人以前只是规定聚居在某一个城市的某一个区域,它不容许到这个区域之外去购买地产,或者是做生意,所以它只能限制在这个范围之内。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特别缺乏人才,那么就突然发现在唐人街的第二代、第三代的华人都读了大学毕业,都有大学的工程学位,那时候大概大家都读的是工程。于是在战争需要的情况 下就取消了禁令,大批的招募这些人进入军事工业,并且在1943年的时候,事实上废止了排华法案。持续到今天,以美国华人为例,仍然是以科学技术方面的成就自豪的,那么这个认知无论在大陆还是在海外都是共同的。比如说物理学化学,像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吴健雄、李远哲等等,当然也包括从台湾来的。建筑 学方面的贝聿铭、发明家兼企业家的王安等等。在政界,尽管现在还没有办法和拉丁裔相比,但是也有一些人已经在政界很有名气了,比如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 还有国会议员吴振伟等等。这是普遍的认识,就是认为华人在受教育、在科技、理论和实际的应用的领域都有非常杰出的表现。

另外一方面,就是媒体,特别是中文媒体报导的偏向性。我们可以看到在对海外华人的报导的宣传当中,我们最经常看到的就是某个奖项,比如多少华裔中学生入围, 奥林匹克数学比赛有多少华人学生获奖;某个华裔的数学神童如何如何;那么常春藤的名校入学当中有多少华裔学生是名列前茅的。这些报导,无论是在中国大陆的 报导还是在海外的中文媒体的报导,都是比较集中在这个方面的,因此使得大部分人也确实认为华人在这方面特别优秀。

华人眼中的海外华人形象受什么影响

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这一点,华人的形象在各个族裔当中,它并不是以优秀的社区志愿者服务著称的,即使在华人当中,也不这么认为。这个当然有多种因素构成的, 我们这里主要想看一下就是在美国的华人当中,有大陆背景的或者是大陆有关的有哪些因素。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政治因素。在中共的统治下, 因为它把海外华人的统战工作作为中共的一个重点工作在抓,所以只要是名人它就会想尽办法的去邀请回国,让他就是有光宗耀祖的感觉。然后把这个邀请回国又反 馈到大陆的宣传和教育当中,就把这些海外华人的和中共的接近,甚至是和故国或者是和家乡的这种感情和联系,把它很巧妙地转化到对中共的感觉上。即使这个人本人没有这么强的感觉的话,它也会通过宣传教育让大家认为他是由于认同中共才这么做的,而不是认同家乡,或者是把这两者混淆起来。这样的话,就把这些在国际上,在海外有杰出成就的华人,悄悄的就变成了中共合法性的基础。像对这个杨振宁、李政道,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不适当的过高的宣传,就是起这样的作用。

我记得当年,爱荷华大学的那个卢刚杀人案以后,我曾经和一位非常熟悉他的同学聊过天。其中有个问题很值得关注的,就是当年,文革结束以后,当年考取北大物理 系的,都是中国高考的时候最优秀的学生。像卢刚本人,后来就很后悔学了物理。他是因为家庭没有背景,他据说是工人出身,所以家里面人不能够在他选择专业的 时候,给他以任何专业的帮助。而当时就对杨振宁和李政道,诺贝尔奖的这个过度宣传,使得中学生都认为全世界最好的,最有出息的专业就是物理学,所以他就学了物理。他后来说他如果有机会在知道的情况下再选一次专业的话,他不会再选物理。当然我们在这里不是讨论卢刚事件,而是说就这种统战宣传,它对社会会起到很大很大的影响,甚至是误导的作用。这是政治因素。

我们再看一下个人因素。在华人当中的优秀人物,很多并不是被华人社区认识而出名的。像吴凯伦和关惠群,刚才我们讲到的两位女性,她都是被西方的社会认知认识,而被大众所知的。为什么不被 华人社区认识呢?中国大陆的宣传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因为在中共的统战政策里面,它可能并不认为这些人有被中共所利用的很大的价值,或者至少认为他们被中共所利用的价值,不如那些菁英的作用大。而在海外的华文报纸,除了极少数以外,基本上也和中共的主旋律是一致的,那是一方面。

民间志愿者海内外比较

另外一方面看,真正热心于社区服务,我们说的是真正的热心社区服务,而不是说为了讨好中共,在社区里上窜下跳的那些人。真正热心于社区服务的人,他们往往并 不是出自于政治目的,也不是为了讨好中共。他们的为社区服务的热情,是来自于宗教信仰里面的帮助他人这部分。我觉得刚才我们提到的两位华裔女性都是出自于 这方面的,出自信仰,然后帮助别人的。大家知道,在一般的情况下,不管这个人出了多大的名,如果说他能够被中共利用的话,他一定多少有一点自己想被利用的 这种情况。也就是说他在某种程度上,或者在某些方面他是有求于中共的,无论是在名方面还是在利方面。即使有的人已经世界出名了,但是他还希望在他的故乡有名,而且有人为他在家乡光宗耀祖,总是有这样的有求之心。

而像这种冒着生命危险到战 乱的阿富汗帮助穷人,或者是几十年如一日,用自己兼职赚的钱来帮助当地需要帮助的穷人的,显然她们既不是为名也不是为利,中共就没有办法用名利来诱惑他们,为自己的一党之利服务。像关惠群她自己就表示,中共当局曾经多次邀请她回国,并说要为她开什么大会什么的,她就一直拒绝。这很可能是在关惠群已经出名以后,因为她在2008年的时候,就受到加州州长夫人的嘉奖了,所以那肯定是在那个时候出了名以后,被中共邀请她回国了,也就是说中共还是想利用她的,至少在她出名以后。只是说这些人所进行的这种慈善活动,这种帮助他人的活动,因为她没有名利的驱使,所以不容易被人利用。

其实在中国的文化当中,并不缺少志愿者帮助别人的因素和例子。有一个例子就是在台湾,最近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全球百大最具影响人物的卖菜妇陈树菊就是一例,那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当中帮助他人的例子。但是在中国社会,在中国大陆,这种因素是被中共作为危害其统治的因素而给予打击的。比如说在汶川、北川地震 的时候,民间的团体和个人到那里去抢救赈灾,就被中共当局排除在外而且驱赶,甚至事后还有的被抓。

在玉树地震的时候也是禁止民间的救援进入玉树,特别是一些比较著名的人权活动人士和非政府组织的活跃人士,而且在玉树地震的时候还把自发来救援的喇嘛赶走, 据说为了稳定。而民间的那些著名志愿服务者还要受到非常严重的打压,甚至坐牢,像非常有名的极具人道关怀的环境保护主义者,后来变成艾滋病人权活动家,后来又变成人权活动家的胡佳,就被当局不容而被判刑。像这样的例子就太多太多了。也就是说,在中国大陆这种以宗教的关怀,来源于宗教信仰的人道关怀,往往是 要被中共打压的。中共是要把所有的这种需要人道关怀的事件,包括这种自然灾害都要变成它所控制的,为它树碑立传、来为它做评功摆好的机会,所以它不容真正的愿意给需要的人提供帮助,而且能够给需要提供帮助的人。中共是要排斥打击的。

中共因素对海外华人形象的负面影响

我们现在还看一下其实在华人社区内部,也有一些自己的特殊问题,就华人在海外的形象有一个因素是别的族裔没有的,就是内部的分裂。没有任何一个少数族裔的社 区内部分裂有像华人社区那样严重的。像台湾社区至少有蓝绿,现在还加个红;大陆社区有亲共有反共的,当然也有中立的。同样在华人社区内部,对台湾问题,对 西藏问题,对新疆问题,对法轮功等所有在大陆有争议的问题,在华人社区都有争议。相比较而言,其他族裔内部的纷争就要少的多,比如说越南社区,因为越南社 区绝大部分都来自于越共统治下的难民,无论是越战结束前后逃离的南方政权的支持者,还是后来越共统治整个越南以后大批逃难的船民,这些人都是反共的。以前曾经有过洛杉矶有一家书店的老板,当时悬挂越共的旗子和胡志明画像,就被全美国的越南社区抗议,很多人从各地赶去,在他的商店附近安营扎寨搭帐棚。这是越南社区。

在古巴社区我也遇到过很多古巴人,都是在卡斯特罗统治下逃出古巴的,没有人 喜欢共产党,没有人喜欢卡斯特罗,他们都是投奔自由来的,而且来了这么多年以后,仍然没有放弃他们的这种反共立场。而在伊朗社区,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年伊斯兰革命的时候滞留在美国的伊朗的留学生,他们好像内部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内部纷争。当然和任何社会一样,个人和个人之间,任何社区里面都会有矛盾,和这 些少数族裔比较的话,华人社区个人之间的矛盾那还是一样的,有些帮派活动其实不仅限于华人社区,在很多少数族裔社区也有。

那华人社区不一样的是什么呢?是多了一个在意识形态上和世界普世价值对立的中共。中共它不仅在中国大陆而且是把它的手一直伸到海外社区,不余遗力的在渗透、 控制和干预华人社区的生活,这是任何一个其他的社区都没有的因素,没有其他任何一个社区受到自己原来那个国家的一个独裁政权如此大的影响和操控。在华人社区内部的矛盾冲突,从挂什么旗子到欢迎还是抗议什么人,从什么人参加招待会到社区游行的时候拒绝什么团体参加,所有重大的事件都会有冲突,都会有人闹事, 而且闹事发难的一方一定是和中共关系密切的。也就是说,在华人社区内部的重大冲突的背后,一定有中共及其使馆、领馆的影子。

就像最近被美国司法部裁决的禁止纽约中餐馆对法轮功歧视的案例,在美国这种歧视几乎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在历史上的歧视案大部分是和肤色、种族有关的,即使是 在宗教方面的歧视,多少也和种族有一定的关系。因为由于历史的原因,大的宗教信仰的发展过程当中,他都有特定的地区性和民族性,所以尽管宗教信仰是超越地 区、超越国家和超越民族的,但是由于历史发展的原因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像这种由于受到一个外国独裁政权的政治迫害、信仰迫害的影响,而产生的同样居住在美 国的,对同文同种的同胞的这种歧视,在当今世界是非常少见的。事实上,在美国这类的公共服务行业的公然歧视已经非常少见了,无怪乎美国国家司法部要介入这 个案子的调查和做出裁决来。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华人在所在国的形象是由每一个华人的 个人行为决定的,和一些人所谓的中国强大没有任何关系,和中共的强大更没有关系。恰恰相反,中共的影响力越大、介入的越深,华人的形象就越受损失。但愿我 们通过这两位被国际社会和他们所在国所推崇的,和中共毫无关系的两位华裔女性的故事,对我们大家能够有所启迪。好,谢谢大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