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流行“傍傍族” 傍钱傍权富贵通吃 (图)


最近,大陆又诞生一个新词——“傍傍族”。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展开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6.9%的受访者确认身边普遍存在“傍傍族”。结婚要傍大款,理财要傍巴菲特,办事要傍有权力的人……如今,不少人一门心思地希望借助“捷径”实现个人目标,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类人被称为 “傍傍族”。而且大多数受访者担心“傍傍族”的流行,会刺激腐败现象越来越多。

2010/12/08/20101208233630459.jpg
大陆流行“傍傍族”傍钱傍权富贵通吃(网路图片)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网易新闻中心,展开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870人参与),56.9%的受访者确认身边普遍存在“傍傍族”,其中11.1%的人表示这样的人“非常多”。另有11.3%的人选择“比较少”,仅1.6%的人身边没有“傍傍族”。受访者中,“80后”占48.6%,“70后”占32.4%。

为什么要“傍”?

在本次调查中还显示,43.3%的人希望通过“傍”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梦想,其中10.8%的人表示“非常希望”,32.5%的受访者表示“比较希望”。不过,也有26.4%的人表示“不希望”,29.7%的人觉得“不好说”。

“傍”的背后显示的是“边缘人”的弱势心理。中国许多弱势群体想成功却没有资本,想结群却没有归属。正是这种巨大的不安全感,才会让这些人一味地想去依靠他人。”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夏伟(化名)坦白的说:“几年前,我还天真地认为,通过努力奋斗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但社会现实告诉我,还是傍吧。”

他表示,现在就连安身立命用的房子,都需要通过傍别人才买得起——家境好的还可以傍父母,家境一般的就只能期望傍上一个条件好的另一半了。夏伟认为,别人都在傍,他只靠奋斗而不傍的话,不是吃亏了吗?

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傍?调查中,受访者给出的原因有:“靠自己的能力难以实现梦想”(67.7%)、“投机心理盛行”(63.6%)、“『大家傍我也傍』的从众心理”(46.3%)、“不自信的人太多”(35.1%)等。

湖南女子学院副院级督导蒋瞡萍教授认为,强调社会关系的作用本来就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一个重要特点,而且当前社会结构的变迁,逐渐形成了掌握各种资源的精英阶层与普通人阶层之间的明显区分,部分既无权力又无资源的普通人,为了表达自己的诉求,实现自己的愿望,自然会选择去傍精英群体,借助后者的权力与资源。

但有人担心,如果人人都要去傍,事事都要去傍,那么还有谁会去奋斗和创新呢?

清华大学哲学系副主任肖鹰教授指出,“傍傍族”日渐增多,其结果只会让我们整个社会越来越失去创新和独立发展的能力。

公众如何看待日益增多的“傍傍族”?

调查显示,39.3%的人认为其属于“投机心理作怪,应该谴责”,但是,27.3%的人觉得“大树底下好乘凉,傍属于正常行为,无可厚非。”

在河南省郑州市的建筑工程师柳先生看来,对于“傍”的行为,应该区别看待。其中也有正常上的相互依靠行为,但是,现在很多人把“傍”用烂了,而且还扭曲了它本来的含义,事事都讲求去傍,而且一些人甚至会想到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去傍权力,傍金钱。”

调查中,受访者评出的最普遍的“傍”行为有:“人际交往中傍人脉广、有资源的朋友”(79.1%),“傍有权力的人”(70.2%),“通过结婚傍大款”(67.5%),“个人理财傍有经验的投资者”(46.0%)等。

在湖南女子学院副院级督导蒋瞡萍看来,通过他人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的价值时,只要方法正确,就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把傍的目标只瞄准为眼前的物质利益,并不惜为此输掉人格和高尚的生活方式,则会带来巨大的社会问题。

在中国,一旦傍上权贵,小到入学、入托、看病等问题迎刃而解,大到购房、就业、公职招录、职务晋升乃至重大专案获批等几率陡增。

不过,最大受益者不会是那些“傍傍族”,而是那些手攥更多社会资源分配权的权贵阶层。前不久,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在一份调研报告中指出,2008年中国的灰色收入达到5.4万亿元。灰色收入主要来自制度不健全导致的腐败、寻租行为、公共资金流失和垄断性收入的不合理分配。

《中国青年报》8号的评论文章认为,“傍傍族”的出现,本质是对资源的垂青,资源愈稀缺,聚拢效应便愈明显。文章认为,如果社会资源以全程可见的透明方式,尽可能实现均衡布置,不傍权贵照样可以幸福地生活,“傍傍族”即便不会根绝,也不可能上升为一种众人趋之的社会现象。

“傍傍族”的危害

对于“傍”的流行,70.9%的受访者担心“会刺激腐败现象越来越多”,65.2%的人认为“可能会使得社会人脉关系的作用越来越大”,40.4%的人认为这“会使社会失去创造力”。

“傍”一方面会使傍人者无底线地丧失起码的尊严与人格,另一方面使被傍者过分滥用权力与财富破坏规则、损坏秩序。

《华南都市报》李记的文章认为,“傍”导致的后果绝不仅是民众价值观的颠覆、独立精神的缺失、创新能力的低迷,还会导致各种“社会病”。

张天潘在《扬子晚报》的评论文章表示,在这样的境遇下,很容易造成人格上的价值观分裂:恨贪官,又拼命报考公务员;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民众愤怒,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张天潘认为,这样的发展态势,使得整个社会呈现了一种向下的负发展态势。

12月5日,大陆约90万人奔赴考场,参加2011年度国家公务员考试。2003年,第一次国家公务员考试时,仅有8.7万人赴考;7年时间,“国考”考生人数已攀升十几倍。

近日,一篇名为《史上最强政府工作人员招考,福建屏南县,恐怕只有一个符合条件》的帖子将福建省屏南县财政局的一则“量身定做”招聘给予了暴光。

屏南县人事局主办的“屏南人事人才网”上的这则《关于县收费票据管理所公开招聘工作人员的通知》显示:招聘人数为1人,条件为:“普通高校全日制应届本科毕业生,获得国外学士学位,国际会计专业,大学英语四级,屏南户籍,女,年龄25周岁以下。”

事实上,这次福建省屏南县财政局招聘的职位的确就只有一个人报名,并且因此无须考试而被直接录取。而此次招聘的被聘人员陈晨是原屏南县委书记、现甯德市副市长陈辉的女儿。

8号的《广州日报》报导说,现实中诸如为官员子女量身定做招考条件等事件,既反映出“傍”的畸形,也以一种不公平的方式,大大挤压着劳动与能力的生存空间。

报导说,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能提供给年轻人以通过劳动等改变命运的机会,有畅通的上升管道,保障个人可以通过劳动或奋斗完成社会阶层的流动。而“傍傍”的背面则是靠劳动靠自己奋斗实现梦想的艰难。

《钱江晚报》署名刘义昆的文章认为,权力的腐败堕落,导致了“傍傍族”的流行;而“傍傍族”的流行,则又会加剧权力的腐败堕落。刘义昆认为,我们与其去声讨 “傍傍族”们的不求上進,不如好好反思其所折射出来的社会现实。他指出,当公共权力得到约束与规范,当向上的通道公平地向所有人打开,咱不拼爹就拼能力,还有那么多人会成“傍傍”一族吗?

中国社会的“官二代”、“富二代”坐拥优厚社会资源,一次次的令人极度厌恶的飞扬跋扈,坐拥豪宅、豪车,奢华消费,花费巨额资金送子女出国留学,比比皆是。由此涌现的“官二代”飙官、“富二代”飙富的丑闻也让民众愤怒,群情汹涌。

肖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傍的本质是一种依赖,比如子女对父母的依赖,以及社会发展过程中,人们对传统的依赖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傍”的行为在任何时代,一直都属于常态现象。

肖鹰指出,当前中国社会中的依傍却变味了。在制造产业中,一些人不以创新为荣,傍他人技术发明的山寨产品层出不穷;在学术领域中,部分人不以剽窃为耻,出现了许多傍他人学术成果的作品;靠着傍而得到金钱和权力后,一些『富二代』和『官二代』越来越张扬跋扈。现在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有所依傍,特别是能傍到金钱和权力为荣。

网友说,目前,大陆流行拼亲戚,拼爹认叔晒女儿。在最新的发生的长春“警服男”事件中,一位身穿警服的男子撞人之后,暴打被撞者,激起了众怒,被围攻和砸车。事后,网友人肉搜索,原来他的父亲是某县委办公室主任。网友说,又是一个“李钢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