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丁:我对敏感词汇的感谢之情

2010-12-22 05:43 作者: 吾丁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生为中国人何其幸哉。有源远流长的悠久历史和文化。有杜甫秦始皇,还有黄河长城,还有糖醋鲤鱼。

还有文字狱,也是一部分。

这也是一种传承,谁也否认不了。你批判“文字狱”,本身就是咒骂老祖宗,那是不行的,是要犯众怒的。你也不想想,没有文字狱的首创,我们今天哪里会有“敏感词汇”的文化血脉。所以,还是应该感谢早就深谙“稳定压倒一切”治国之道的老祖宗。

对于我们这些身在海外的原中国人,抚今追昔,更感谢老祖宗的文字狱,以及从文字狱的理念衍生而来的“敏感词汇”。平心而论,我认为敏感词汇的发明,也应该算是中华民族对于世界文化的重大贡献之一,应该申请并列四大发明之中,并要子子孙孙传下去。

比如“吊渔岛”吧,这样写,中国人大概都知道指的是哪里,这就很好嘛。这样写,无形之中就等于让我们练习了中文里的同音字,开阔了我们的视野,提醒了我们中华文化的广博。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写法,属于敏感词汇,我们应该自觉保持距离,免得站错了队让ZF不高兴。其实对于“吊渔岛”,还有一个更加准确地表达是 “尖阁列岛”,这样写,不但不属于敏感词汇,而且连归属问题都顺带解决了。令人感到有关部门的导向是多么高明。

有人反驳我说:类似文字狱的东西,古代欧洲也有过!

这一点我不能否认,谁都知道布鲁诺就是因为坚持自己的学说,而被教会烧死了。但是一来,那毕竟是400年前的事了。400年间人家的进步还是有目共睹的。二来,400年前整个人类文明的整体状态就是那么个状态,马丁路德作为一个著名的宗教改革家,还恶毒地批判过哥白尼呢。当时的文明状态就是那样,这不叫“局限性”,而是历史的真实。第三,就算是当时,如果你在黑板上写“教皇万岁!”“我爱教皇!”之类的词语,一定可以得到教廷的赞赏,赦免你一切的罪过。但是 400年后,在中国,如果你想在网路上写“我爱HZX!”“中国ZF万岁!”“GCD啊,你就是我的亲爹!”,也是不允许的。从这个角度说,今天的中国,还不如400年前教皇治下的意大利,我想。

总而言之,敏感词汇的存在,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体会中文的深厚博大,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品味中文的魅力,体会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者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的真实含义……

因此,我非常热切地盼望着中国神秘的“有关部门”格外开恩,在百忙之中给我们编一个《当代汉语常用敏感词汇词典》,好让我们更加深刻和正确地理解中文。把敏感变为钝感,把快感变为流感。

古今中外,字典都是教人认字,写字,用字的,如果这样一部反其道而行之,教导人们如何不认字不写字不用字的《当代汉语常用敏感词汇词典》横空出世,肯定能令全世界对我伟大的中华民族另眼相看,堪比“第六大发明”,排在第五大发明“女式站立小便器”之后。

2010/12/21
于东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