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日本地震警示我们赶紧脱共

2011-03-18 00:19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才闻中共大酋邦云南盈江小部落发生5.8级地震,就听到日本小国家9.0级大地震的消息。云南地震不大不小,也造成上千间房屋倒塌,上万间房屋严重损坏,25人死亡,250人受伤,民众恐慌。地震发生时,一名副县长及县委宣传部官员被埋在倒塌的餐馆的废墟里。幸福三社的杨玉月再接受财《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还心有余悸。可这时候电视里强震中的日本国民惊而不乱、治安状况良好,守法、守序的高素质令人感叹不已。那边真正是人的状态,这边却是动物反映。

一、地震来了,日本人做该做的,鹅城人做不该做的。
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媒体展现了高度的新闻专业与自律,冷静地报导了相关灾情,正确传达政府发布的讯息外,让所有电视机前面的日本国民,清楚地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可酋邦去年的玉树地震,记者报导那个煽情,我们只看到领导抗震的“战斗”情况,真是丧事当成喜事在报,为人祸官员化祸为福。邪门。

日本政府没有这种邪,危机处理因而井然有序:11日下午2时46分发生地震后,2时50分(仅仅四分钟时差)日本首相官邸即成立紧急应变中心,首相菅直人在二小时后以冷静的语气,呼吁日本国民冷静面对。一度断讯的电话与网络,在最短时间内抢修复原;核电厂自动停机、机场铁路电车安全停驶、消防救灾人力以及自卫队、特警等,全都立即到位,第一时间即主动表达愿意接受国外各种援助。据我们所知,酋邦国寨地震发生后,中共地方头儿在汶川、玉树都跟盈江县官一样半天找不到北。党中央却知道以“国家尊严”或“警惕外来破坏”为名,采取锁国、拒绝外援的作法。我们就生活在中共政治动物园里,遇震必慌。

日本是国,其防震设施稳固,尤其是学校,一点不敢马虎国家的未来。国家建筑关心的还不只是学生。在日本,建筑抗震水准非常高,建筑设计师擅自降低要被关进监狱。汶川地震中,学校房屋是豆腐渣工程严重倒塌的重灾区,死者脖子上还系着中共烈士的索命蝇——红领巾。这在日本都是没有的事。汶川地震灾难至今已近三年,开了两次两会雷人提案不少,却没有防震教育提案。

二、我们无力阻止地震发生,却可以被教导如何保护生命。
从学校到公司,日本防震演练是家常便饭。在日本公司,须给每名职员都要配备一个救生箱,里面从饼干到清水,从挖土的手套到保暖的雨衣应有尽有,而且每两年更换一次。在日本家里,床头不放重的东西,高柜子和衣柜一般都会安装固定装置,以防止倒塌和砸伤人。日本人不抗震,地震发生时能够以天谴自省,能精心防震,在平时教人随时看好家里的蹲下后高于自己的桌子、沙发等三角地带,一旦地震发生,来不及跑出去,就可以临时躲避。这时候学校老师会命令学生躲在桌子底下,自己站立在学生中间,等地震减轻时,要学生空手赶紧离开教学楼,自己关掉电源最后离开教室。而汶川地震中,毕业于北京大学的范美忠是都江堰光亚学校的语文老师,当时正在上课,教学楼猛烈地震动的时候,他比日本女老师珍视自己的生命,猛然冲向楼梯,成了学校第一个到达足球场的人,后来被网友称为“范跑跑”。这是中共应试教育失败的一个侧面。

透视日本这次大地震,清楚地看到日本早已游出军国主义的历史漩涡。在战后遏制住了日本共产党的颠覆后,日本避开了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的赤祸,其天皇•神道教跟政府分开,轻贱生命、侵略他国的军国教育终止,国民素质教育从而脱离明治维新到“二战”将近80年的侵略意识的教育。查阅维基百科可知,日本文化形成的正式起点是中国隋朝,历史标志是使者来到隋朝。这次无法避免的地震中,大和民族回归隋朝时代中国的“贵和”传统,是减轻灾害的重要因素。

三、我们无力阻止天灾发生,却有力量减少灾祸中的伤害。
地震后日本免费打公用电话,免费领自动饮料售货机,以及食品和饮水。这个场景使人对比起2008年雪灾时期的物价:湖南高速公路一桶方便面卖50元,一瓶矿泉水卖10元。东京街头人群自动列队步行回家,默默前行,秩序井然。路上塞车,但没有喇叭声。另外,人们坐在楼梯两侧休息,确保中间畅通。广场几百人避震,无人抽烟,服务员跑着拿来毯子、热水、饼干;所有男人跑回大楼为女人拿东西,接电线放收音机,3小时后人散了,地上没有一片纸屑。这个场景在1999年法轮功几万人到北京上访时有过,中共却对此恐慌,决心迫害。

日本震时的免费消费,回家的自动队列,广场人群无人抽烟,男人主动照料女人,这是日本传承中国隋唐文化的结果。文化看似最软,这时候的道理最硬。GDP是什么,不过是个统计数字,呈现的只是国家的经济水平。中国GDP最高的南宋和明朝结局是亡国。1989年学潮时期,中共因调兵遣将而在北京放任不管的时候,北京人的气度跟这次地震中的日本人大同小异。1918年~1919年西班牙流感发生,世界恐慌,17亿的世界人口锐减2100万人,单英属印度殖民地就死了1.25千万,就是日本统治下的台湾也死了4万多人。但拥有四亿以上人口的中华民国却无一人死亡,尽管是流感发源地之一,由广州到东北,由上海至四川,波及全国,学校停课,商店歇业。但当时中医扬威,(上海)县长推荐服用“银翘散”,媒体公开传播,流感就医治了。日本这次应对地震灾难,社会组织的超强能力和配合,其实就是中国隋唐文化传承的结果,是中华民国淡定应对西班牙流感的再现。这是尽人事而知天命的国民心态:从容与理性。

四、地震再大,对生命的危害都不如马列主义的党文化大。
日本震时食品和饮料免费消费,中共酋邦雪灾时却提高食品和饮料的物价。这是两种不同文化教育的表现。从苏联传播来中国的马列主义党文化,通过中小学的语文、政治、历史的教科书和考试制度,通过中宣部组织的戏剧和影视等娱乐文化宣传,1950年后,前30年培养共产主义的革命(机器的螺丝钉)斗士,后32年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改革)的骑士,中国人被成功诛心,改造成为《让子弹飞》里的鹅城人:前30年以董存瑞、雷锋为榜样,像鹅城双枪花姐,一支枪杀人,一支枪自杀,欢迎土匪进城,跟着土匪走;后32年逐渐变成鹅城的汤师爷和黄四郎,或贪财如命,或心狠手辣,或兼而有之。在当今中共酋邦,汤师爷如果遭遇雪灾,拥有商铺,必定高价卖饮食赚钱。

而今日本发生地震,一个黄四郎上了网,会情不自禁地发贴“庆祝日本地震”。党文化在中共酋邦营造的鹅城连锁店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黄四郎幸灾乐祸,频频敲打键盘,跟贴848万。也有叫大家分清当今日本和过去日本的中华理性贴,却被淹没在争强斗狠、漠视生命的一片谩骂贴海里。在中共酋邦,今日鹅城人已分不清汤师爷和黄四郎了,一张脸在前,一张脸在后,他们不敢呵斥街头的小偷,却敢高呼灭了小日本。为什么?因为对付小偷,得靠个人力量,他胆小,所以怕;喊灭了小日本,前有中共,后有一大批愤青,狂犬敢吠日,所以胆大。

党文化的毒害比地震大。天涯论坛有一贴这样谩骂同情日本人的人:LZ,你太有种了……网络第一狂人。您想出名想疯了吧,我不想骂你,日本地震你要哭,你一边哭去呗,你凭什么要求别人跟你一块哭。……看看你的居心……日本地震,震的你要死要活,云南呢?云南人民不痛了?这样说话只泄愤,很像鹅叫。

五、地震可以应付,最难应付的是中国共产党和党文化。
这次日本发生9级大地震,我们看到了从政府到民间所展现的冷静、开放,以及井然有序的危机应变的国民高素养。人在自然的天谴中是被动的,检讨获得上天的谅解后,可以减少伤害。如前所述,日本文化传承隋唐文化,根就在中华黄土地;就在1918~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中,中国人应对还是最好的。也就是说,地震可以用“和为贵”的文化传统,自省和合力应付。例如中华民国和日本。

但最难应付的是中国共产党和党文化。看台湾去年、日本今年应付地震,因为有民主制度对政府的立法制约、议员质疑、司法裁判、新闻监督,有国家对建设的质量规范和严格要求,政客不敢循私将国家建筑包给偷工减料的亲信,地震来临房屋不倒或者只是倾斜,伤害就能够减小到人可以承受的程度。在民主宪政国家,地震灾害对官员影响最大,人员死亡多,他们就将丢官。据统计,在1976年到2007年之间,有40%的民主国家,发生超过两百人伤亡的地震之后, 91%的官员会在两年内被更替掉。也就是说,如果中共酋邦是民主宪政,邢台1966年3月大地震之后,毛泽东、刘少奇根本就没机会搞各自整人的“文革”。问题在于,中国共产党和党文化成功地颠覆和绝杀了中华民国的大陆宪政。

实行民主宪政起初总有个动荡过程,先行宪立法,宽容异端和异教,后三权分立和民众选举,这需要有长达几十年甚至百年以上时间。中华民国在大陆,1912年和1948年两次实行宪政,经历了军阀混战、国共内战、日苏侵华37年混乱,结果被中共趁乱颠覆。从1950年开始,在中国大陆,共产党就以党文化政治广告中的新中国和新社会而存在,中共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从土改镇反开始,中共就开始以绝对服从的党性,改造中华儒道佛文化传统哺育的人性和国民性,《白毛女》之类党的戏剧被强行推广,煽动阶级仇恨,不断搞政治运动,相继灭了儒家乡绅、儒道佛商人、宪政文人、人性尚存的军人和官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了《让子弹飞》里的大鹅城,中共成了黄四郎和汤师爷。全民成了黄四郎和汤师爷的影子,拿着党文化的双枪批评和自我批评。中共领导下,饿死、杀死8千万人,屠杀学生迫害好人,无罪还有功,恶官越做越大越难惩治。

六、只要中共与党文化存在,修复人性和制度都不可能。
只要中共以国家和社会形式存在一天,无论天灾死多少人,都只是个政治动物园和妖怪魔窟的数字。云南通海、澜沧、耿马地震死人1.63万,都是大地震(唐山大地震更死人30万),但中共以极权专制的国家力量,将这些数字“绝密”化,它就逃脱罪责几十年,至今没被追究。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党文化就是美化党性(兽性和魔性)与极权专制的油彩,是每个人头脑中的木马程序,使我们都成了双枪花姐:主动当政治土匪,以党文化的话语子弹(人民、革命、改革、封建、旧社会等)杀人自杀。这般没人性,不可改。

3月10日,日本地震发生的前一天,吴邦国在人大工作报告中提出五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强调这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审核通过的,人大永远是政治橡皮图章。这其实是中共在向我们宣布:动物农庄与民主宪政绝缘。吴邦国说这些话的时候,人性处于昏睡状态。代表们同意时,人性也都昏睡了。这的确太专制,不可改。

2011年3月11日,让我们看到日本人是怎样应对大地震的,看到没有共产党的统治和党文化的毒害,我们就能凭儒道佛文化传统减轻地震的祸害;11日这天让我们看到只要中共存在,我们就不可能有修复人性和制度的时间和机会。中共镇压六四学潮,是维护极权专制的绝对地位;迫害法轮功修炼,是绝不允许恢复中华传统和人性的坚决表示。中共的宿命就是战天斗地,带着我们毁灭。

根据玛雅和中国等预言:2012年将开天门,2013年红花开尽黄花开,人类将面临一场大淘汰,幸存者将净化心灵。日本大地震和海啸是上苍在向我们预演。天灾不可阻止,但没有共产党可以减轻祸害。吴邦国3月10日的报告,也是上苍在向我们预警:只要中共存在,日本人减轻祸害的自救能力,我们就没有。惟有尽早“解体中共”山寨黑社会和部落酋邦国,重建社会和国家,恢复西班牙流感时期中国的理性和淡定,大陆才有6亿人以上的存活机会。三退解体中共赶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