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标高恐钸外泄 日核灾趋严峻(图)

2011-04-03 20:32 作者: 万厚德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福岛一位日本酪农27日在确认产地遭到超标辐射污染后,将遭到污染的生乳倾倒在他的农场土地上。(Getty Images)

【看中国记者万厚德综合报导】日本福岛核电厂四周土壤28日侦测出含剧毒“钸”的放射性元素,根据日本官方说法,这表示第三号机组核燃料棒可能已经发生最令人担心的熔融现象,并开始渗透该区土壤。美日专家28日还表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可能已经没有空间可存放辐射水,目前当务之急是如何抽取电厂内部辐射积水,并予以妥善处理,避免流向大海或污染地下水源。而福岛核电厂外泄的辐射物质逐渐飘洋过海,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构成威胁。海啸所席卷的废弃物与污染物,目前也正随着洋流漂向美国西岸,是否夹带辐射物质,已成为关注的焦点。日相菅直人29日表示,日本正面临有史以来的最大的危机,而福岛核一厂六个反应堆也确定废弃。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在28日晚间宣布,21到22号在核电厂附近采集的5处土壤样本中测到钸元素,不过数量微小,其中有两处含有钸238、钸239、钸 240,含量大约是一公斤土壤有0.54贝克。被使用于核子弹的“钸”其毒性超强,半衰期高达2万4千年,只要几毫克就能致人于死,有高致癌风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随后于29日上午表示,这显示核燃料有某种程度的熔毁,而侦测出含钸更是很严重的事态。枝野表示,将确实进行周边区域的监测,以确切了解扩散的状况。这显示核电厂中唯一使用钸燃料的3号反应炉可能出现炉心融毁及围阻体破裂的危机。专家表示,如果熔毁被证实,将会是场世纪灾难,超强的辐射 “钸”将会渗透土让污染地下水源,并排放至不远处的海洋。

日本电厂核安事故传出钸外泄,引起不安。日本政府21、22日抽验土壤5批,其中2批验出钸,不过所测到的值仍在背景值变动范围内。另外,根据东京电力公司28日凌晨公布最新检测数据显示,2号机组涡轮机房地下室积水辐射量比反应器冷却水正常辐射量高出约十万倍(非先前公布的1千万倍)。

目前1到4号机组的涡轮机房均有积水现象,且都验出放射性物质,其中1、3号机积水放射性物质浓度偏高为1万倍,4号机组较低。东京大学教授关村直人表示,2号机组积水泄漏的放射性物质远多于1号和3号机组,其反应器压力槽可能已毁损。专家也认为,积水很可能是从反应器流出。29日下午从福岛第一核电厂 1号至4号机组排水口所采集海水样本经检测发现,放射性碘131的浓度达到法定限值的3355倍。此外,同一天5号和6号机组排水口放射性碘131的浓度也达到法定限值的1262倍,数据均高于26日的样本检测值,专家认为可能是各个反应炉内的高浓度积水直接流到排水系统中,导致放射性碘131浓度飙升。

反应炉或破裂 福岛一厂弃厂

专家们担心,三号机组内用来保护炉芯的不锈钢外壳已经穿洞或出现裂痕,而一号机的反应炉容器、阀门和管道已出现渗漏。这意味核辐射外泄的程度可能比原先想像中更加严重,若如此发展下去,可能连地下水也会受到污染。

不过枝野强调,虽然让燃料冷却的灌水导致污染水增多,致使福岛第一核电厂2号机发现有高浓度辐射物的水,但如果停止灌水的话,燃料棒温度增高,会变成干烧熔融的状况,灌水冷却作业不能停,一定要先阻止这状况。

在一连串不利的核污消息传出后,日本首相菅直人29日表示,核电厂目前的状况依然难以预测,日本正面临有史以来的最大危机,而政府因为福岛第一核电厂危机,正处于“高度警戒状态”。菅直人强调,目前的危机不仅是日本在二战后面对的最大危机,也可说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危机,并宣称核一厂将考虑弃厂。东京电力公司代社长胜俣恒久30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客观地看1至4号机组的状况,不得不将其废弃。”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随后的记者会见中指出,第5和第6号反应堆也予以废弃,枝野幸男说,早已经与东京电力公司达成默契。福岛第一核电站共有6个核反应堆,胜俣恒久的意见是保留第5和第6个核反应堆。但枝野幸男的话表明,福岛第一核电站将实行全面废弃,封站将成为事实。

泄漏辐射量 三哩岛19万倍

根据美国民间团体“能源与环境研究所(IEER)”汇整的数据显示,东京电力公司的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所泄漏的放射性物质量,相当于1979年美国三哩岛事故的14万到19万倍。IEER所长麦席贾尼认为,福岛核电厂事故应当定为更严重的6级而非日本官方“昧于事实,严重误导民众”所订定的5级。

根据IEER透露,截至22日为止,福岛事故所泄漏的碘131总量达到三哩岛事故估计外泄量15居里的16万倍;放射性铯134(半衰期大约2年)和铯137(半衰期约30年)一共泄漏50万居里,辐射物质泄漏总量达19万倍。

虽然福岛核电厂泄漏的放射性碘和铯的总量,相当于前苏联车诺比事故泄漏量的10%左右。但是车诺比事故仅有1个反应炉,福岛事故中则有3个反应炉和4个核废料池都发生泄漏,其中包括大量半衰期长达约30年、易被人体吸收的铯137,恐将对环境造成长期影响。而目前更侦测出半衰期长达2万5千年的剧毒“钸” 元素,更加剧了事态的严重性。

欧洲辐射风险委员会(European Committee on Radiation Risk)本月19日发表的报告指出,依照车诺比事故的统计去估算,东京3,000万居民,恐有12万人因福岛核灾外泄的辐射物质染上癌症。

辐射空飘亚洲 黑潮海污环太

目前日本福岛核电厂外泄的辐射物质逐渐飘洋过海,除了美西外,也对亚洲地区构成威胁。中国大陆环保部门于26日首先在黑龙江省饶河县、抚远县、虎林县的3 个监测点检测到碘131;27日黑龙江东宁县也侦测到;28日在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广东、广西部分地区都检测到碘131。香港方面指出,福岛辐射预计31日抵达香港,不过由于已遭大量稀释,不致造成影响。

韩国国营的韩国核子安全院(Korea Institute of Nuclear Safety,KINS)29日指出,他们已经在首尔侦测到放射性碘131元素,不过数值还不到伤害人体的程度。

菲律宾和越南也在29日表示,菲律宾和越南境内都侦测到,少量来自日本福岛的碘131。不过侦测到的放射性同位素在空气中的含量微乎其微,不会影响人体健康。

台湾中央气象局则指出,未来5天内,日本辐射可能在4月2日晚上最接近台湾,但是距离仍有1,100公里远,不会直接影响台湾。

至于福岛外海日渐飙高的幅射物质,目前还不清楚是否会扩散至环太平洋。有海洋专家日前指出,福岛外海受到污染的海水,可能随黑潮洋流北上经阿拉斯加绕行到美西,虽然辐射会被海洋大量稀释,但是遭污染的海洋生物,将会随着洋流漂向黑潮所经过的沿岸区域,环太平洋沿岸整体海洋食物链,有遭到污染的可能。

台日核厂全居地震带

对于这次因地震海啸引发的核灾事故,国际上出现了许多检讨的声浪,也纷纷对当前的核能政策提出质疑。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月刊》创办人兼总编辑平可夫29日表示,日本自卫队这次处理福岛核电站事故行动迟缓、延误最佳救援时机,导致核灾扩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指出,任何核电事故,降低炉心温度是最为首要的任务,必须争分夺秒。当3月14日上午,福岛核电3号机发生氢气爆炸掀顶后,自卫队就当首先从空中投放冷却水,但遗憾的是,直到三天后自卫队的2架CH-47运输直升机才开始从100公尺空中向第3、4号反应炉降水,但却又明显偏离目标,且仅实施一次。

他批评自卫队白白浪费救援时间,如果当时就采取24小时不间断地空中洒水、降温措施,福岛核电事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的灾难性后果。

平可夫表示,在前苏联时代车诺比核电事故发生后的第3天,苏联派出80架直升机赶到现场,以停机方式,把一袋袋水泥往下投放。有些飞行员1天飞越反应炉 33次,空投水泥的高度有时低于20公尺,导致27名空军人员为此付出了生命。苏联当时总共动员了10万苏联军队后备役,然而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救难期间,几乎没有看到日本自卫队防核部队的身影。

国际同时也对全球核电厂做出了新的评估。《华尔街日报》一份分析报告指出,在全球四百多个营运中的核反应炉,以及一百个规划完毕或正在兴建中的核反应炉,有48个位于已知至少会发生中度地震活动的区域,其中包括了日本核危机焦点─福岛第一核电厂反应炉;有14个核电厂位于地震较活跃的区域,全都集中在日本及台湾,主要是因为日本和台湾自然资源有限,建设核电厂时,宁愿冒着核灾难的风险。除了台湾核一及核二厂的四个反应炉之外,日本滨冈、美滨、文殊、敦贺和志贺等11个反应炉,位址都距海岸线不到1.6公里的位置,面临地震和海啸双重风险。

外侨疑日方隐匿情报

尽管日本政府或东京电力公司在福岛核灾发生后,一再对外强调放射性物质扩散不会对人体安全构成威胁,日媒并根据当局释出消息并宣称“注水已有一定成果,辐射线值已下降”,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却朝相反方向报导,“核电厂周边的放射线值已达一星期以来的最高值”。欧美媒体认为,日本媒体只能根据官方发布的消息报导,可靠性值得怀疑。这也就是为何在东北关东大地震过了两个星期后,福岛第一核电厂30公里范围外、甚至200公里外的首都东京,避难潮仍然没有降温,最大的理由是外国媒体认为,日本政府和东电都有操作情报的嫌疑。

世界各国对灾区灾民的冷静与守法守序精神虽大为赞扬,但对东电的核灾灾情发布却嗤之以鼻。日本政府呼吁居民退出福岛核电厂半径30公里外,但美国政府独自调查后对外发布,4号机贮藏核燃料的水池已完全枯竭,80公里外才有安全保障,导致日本外侨出国避难潮持续升高,同时也将前往日本的旅游警告从 “Alert”提升到“Warning”,更让在日外侨认为日本政府隐匿情报。

同样的质疑也发生在2010年5月大亚湾核电厂辐射外泄事件上,只不过该次事件中国当局是根本全面隐瞒近一个月后才遭到揭露。

中国核能资讯一向隐蔽,在有限的资讯上显示,2010年5月23日位于大亚湾的核能电厂曾发生异常辐射外漏。当时大亚湾核电站内正在运转的2号机组突然出现异常,工作人员立即采取紧急事故处理程序。香港匿名消息人士指出,根据电厂检测系统,当时已有大量放射性碘核素,散布至空气,空气中的活性气体也大量增加,显示辐射泄漏量已超出厂区范围。核电厂高层得知事件后要求保密,只作内部处理。该事件直到6月中旬才为自由亚洲电台揭露。据内部消息指出,该次隐瞒动机之一是唯恐大亚湾地产行情遭到波及。

福岛核电厂具严重缺陷的老旧设计导致了这场世纪灾难,而中国援巴的核电厂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由于中国援建巴基斯坦的恰希玛核电站仍采用上世纪70年代的技术,在这次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关注中巴核合作的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核政策专家希布斯,质疑中国援建的恰希玛核电站的安全性。而在日本核灾难发生后,人们开始担心中国在恰希玛核工程的安全性。虽然日本核灾难发生后,中国暂停审批新的核电项目,但中国在前不就的人大会上仍表示要积极推进核电出口。

日损国力 牵动美台战略地位

日本此次震灾不但造成经济上的重大冲击,也间接导致美日之间政治上的微妙变化与台湾战略地位的受重视。分析指出,美军航母在第一时间起程援日时,振奋了日本民心,但随后却因辐射问题退居外海320公里之外,让日人感到失望。随后,在核辐射程度的议题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对日本所公布的数据都至表怀疑,美国甚至派出无人飞机进行量测,并迳行宣布福岛外围警戒区不是日本当局宣称的30公里,而应该为80公里,并进一步展开大规模撤侨作业,这让日本颜面尽失。分析指出,日方虽迫于局势暂时忍下,但嫌隙或已埋下。

分析还指出,由于日本此次经济遭受至少3千亿美金的重大损失,关东区重工与高科技产业之基础建设受到严重破坏,国力大打折扣,对于东南亚的经济支援将因此大幅萎缩甚至中止,其在亚洲之影响力将因此大幅衰退,同时,这也将严重影响日本对美日同盟运作上的支援程度,并失去其于亚太区积极扮演平衡中国的角色,降低美日同盟在亚太的战略经营实力,美方可能因此考虑寻找一个可暂时填补此一缺口的伙伴。分析表示,从美国此次撤侨地点之一为台湾来看,台湾在环太平洋区的战略地位,或将因此重新受到美国的重视,藉以弥补日本国力恢复前所形成的部分空缺。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