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庆90周年访民更难上京诉冤


大陆各地访民趁建党90周年之际,纷纷赴京上访诉冤寻求关注。不少人在赴京前已遭截访。就算成功抵京的访民,不少亦在前往国家信访局途中被强行带走软禁。

上海访民王扣玛周二下午接受本台访问时,正身处北京一家宾馆被软禁。他对记者说,周二早上9时许,他前往北京人大信访办反映诉求,为因上访而被关押致死的母亲申冤。在抵达人大信访办前,上海驻京办十多位截访人员以谈话为由抓走,后被带到一家旅馆不让离开。

王扣玛说,他身患脑梗、高血压,但这些看守他的人员没有给他任何食物,在多次要求下才得到两只鸡蛋,而且也不准他回去拿药,现在身体非常差。他怒斥上海当局毫无法纪,把访民合法的上访权剥夺。他也不清楚何时重获自由。

他说:“弄到旅馆里,有很多人看著我,就在房门口,不让我自由。我说我脑梗,我要拿药,但都不给我去拿。都没吃和喝的,下午时我讨了两个鸡蛋。没有理由的,我母亲是被迫害致死的,我现在为母亲申冤,申冤都不给我自由。”

至于周二避过截访人员的耳目,成功登上长途汽车正赴京途中的福建维权人士纪斯尊对本台表示,他原本在周一下午带同其他访民的上访材料乘火车赴京,当他手持车票走近福州市火车站检票口时,十多名便衣警察立即上前把他控制住。纪斯尊拼命反抗,坚持要入闸登上火车,这些警察就把他强行带进火车站里的一个小房间,继续限制他的自由,还一直用摄影机拍摄著纪斯尊。直到原已购票的火车驶离福州,纪斯尊才获得人身自由。

纪斯尊表示,当时他感到非常愤怒,这些便衣在没有出示有效的法律文件下,限制他赴京,剥夺了他的人身自由,也违法侵犯他的通行权。他表示强烈抗议。他说:“剥夺我到北京的权利,我表示强烈抗议。我本来是坐火车,他们就十几个人又抓又推,又拉又扯,把我推到那间小房间里面。当时我就一直在抗议,对著摄影机一直讲话。我说你们是违法,限制我的人生自由,是严重违法。”

纪斯尊表示,他周三抵京后,一定要把地方政府野蛮的截访行为一并反映,以保障访民的合法权利。

不少访民或维权人士希望藉著7月1日建党90周年这个日子赴京,希望寻求更多关注,期间不少人被截访或限制自由。维权网报道,多位四川访民在抵京后被抓捕,目前仍与外界失去联系。

然而,湖南省8位曾经历劳教所和关押到精神病院的访民,日前成功抵京并在经常有大批访民聚集的北京南站前合照。

为儿子申冤而被警察弄致伤残的廖文凤表示,一同赴京的访民有的失去了家园、有的失去了亲人、有的失去了健康,希望冒险前往北京为党祝寿,让党知道他们的苦难,给他们申冤昭雪。原本他们打算到天安门,后来因太多警察驻守未能走进天安门的范围内,于是到了北京南站。她说:“我们一起到北京上访,几个人一同照了相片。我们打算到天安门去,可是进不去,我们就南站照。”

廖文凤又说,他们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北京,希望各自的问题得到解决为止。

另外,因维权而被关到精神病院的武汉维权人士胡国红、程雪夫妇,周二早上被抄家抓走。记者多次致电,电话都不通,无法联络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