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西藏、蒙古处处都在冒火生烟?

新疆喀什恶性袭击事件揭示中国民族矛盾危机


 7月30日、31日两天,中国西部城市新疆喀什连续发生爆炸和砍杀汉族平民的暴力袭击事件。本台记者何平邀请在武汉的“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秦永敏和在桂林的作家荆楚,从汉民族的角度分析当前的新疆民族局势。

记者:“秦永敏先生我想从一个汉族人的角度应该如何看待周末连续发生的这两起暴力袭击事件呢?”

秦永敏先生:“首先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与此同时在中国知道真相又特别困难。从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历史上看,是一个矛盾重重,非常复杂的地方,特别是在最近这几十年来,首先是人民大众没有民主自由的问题,也有民族矛盾问题。这两个矛盾交织在一起就呈现出非常复杂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难以知道真相;第二个本身矛盾冲突,高度复杂。但是我想一个有高度理性的人,一个有现代正义感的人,应该可以把基本的观念区分清楚:那就是第一条,在我们这个时代应该是人权至上的。凡是针对贫民的恐怖事件都没有任何道理可言,首先这是不对的。这个道理应该是有普遍性。但是新疆这地方最近几年来,民族矛盾激化是有目共睹的。这也不能光以恐怖事件来加以看待。很显然,从新疆来说,在六十年代的时候,民族矛盾冲突就严重地存在。可是当局的做法当时对维族人比较宽宏大量,对汉族人的反抗就镇压的比较厉害。这种做法看起来是对少数民族的一种宽宏,但另一方面,它是有一个前提的,这前提就是剥夺了他们整个民族很多应有的权利。从这个角度说,归根结底我们看到了专政的制度必然造成民族矛盾的冲突。使得民族矛盾成为一个死结。对少数民族来说,他们所认识到的不是一个专政问题,而是一个民族矛盾的问题。能感受到的是汉族人的政府在对他们进行压制。”

记者:“从短短两周的时间从新疆和田市发生针对公安派出所的劫杀人质事件之后,那么目前新疆喀什出现的这两起针对普通百姓袭击也确实反映出一种袭击目标上的转变。荆楚先生你是怎么看待这一趋势的变化?”

荆楚先生:“原来对公安系统的袭击转化为对贫民的袭击,这说明那个地方民族矛盾已经激化了。从历史上来看,共产党执政以后,民族自治区域它就强化了民族土地的倾向了。民族自治的政策应该好好的反思了。当然新疆还有资源匮乏的问题,土地匮乏,水资源非常的匮乏。在大面积的对新疆的沙漠进行开垦,把河流拦腰截断,像湖泊从去年就干河了。表面上看起来农场生产出一些农产品,但是这些河流截断了以后,下游的河流、湖泊这么大的区域就全部干枯了。这以后,南疆的气候条件更加恶劣了。可以说几万人、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他们已经断绝生计了。我认为开发新疆方面的人应该好好的反思。民族自治政策上也应该好好反思。在这么复杂的条件下,要信息公开,要允许充分地讨论。便于民族政策有一个正确的决策。而采取各种各样的方法来遮盖咨询是不可能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的。”

记者:“才新疆喀什的人口结构来看,90%的民众是属于维吾尔族,特别是在2009年新疆的七五事件之后,应该说中国政府也在极力开展一种发展经济建设平衡当地民族矛盾的一种方式。但是像刚才秦永敏先生提到的,民族矛盾问题从这一系列的暴力来看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目前维吾尔族与汉族的民族之间的民族矛盾主要的原因在哪里?”

秦永敏先生:“民族矛盾是普遍存在着。但它的性质有不同。像高度民主的国家它这些矛盾可以高度民主化、公开化,它也可以用规则和理性的方法来加以解决。在我们这样的国家即时是汉族本身的问题,它也都是通过高压来解决,造成很深的积怨。对少数民族来说,特别是遇到可能有独立倾向问题的时候,镇压程度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种情况下,专政还是会起到一种强化矛盾的作用。很显然,对于一些少数民族来说,对来自政府的压力,不会把它简单看成是一个政府的,而是把它看作是一个民族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少数民族,它很容易把仇恨转向无辜的汉族人。说明了什么问题呢?人们往往面对强者无能为力的时候,为了报复,他就把仇恨就转向了弱者。当他对政府没有办法的时候,政策上强大的压力,他很自然为了复仇,他就针对被他们认为是压迫他们的汉族人民。在这种情况下,高压专制导致民族矛盾重重加剧是毫无疑问的。”

记者:“从我们目前看到中共官方的数据来看,周末发生的这两起暴力袭击事件死亡人数还在增加,当地的治安局势也是处于一级战备的状态。从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的表态来看,他提到要坚决依法惩处暴力恐怖分子的同时,继续打压宗教极端势力,有效扼制非法宗教活动,加强社会管控。丁楚先生我们看到从新疆近年爆发的一系列民族冲突来看,中国政府还是一向采取刚性维稳的政策,那么你感觉这种方式能不能有效化解目前的骚乱局势和民族矛盾?”

秦永敏先生:“出现对贫民的袭击我认为是要及时地制止。但是在中共中央维稳,它就是唯一的维稳过敏症,那么就强化了矛盾。在这种专治制度下,因为人权得不到保证,老百姓的权利得不到尊重。大家都有一种离心离德的倾向。所以这个专制制度坚持下去,它只能使民族矛盾越来越激化,离心倾向越来越大。”

记者:“秦永敏先生您感觉官方这种刚性维稳是不是能有效的化解民族矛盾?”

秦永敏先生:“不仅不能化解,而且只能使积怨越来越深。当代人的最重要的理念就是人权和权利平等。不管是新疆、西藏、还是蒙古到处都在冒火生烟。目前显然越来越深化,高压政策对少数民族的压迫不仅会产生民众和官府的矛盾,而且还会激化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所以这种做法从长远来说,效果肯定是失败的。”

 

以上是本台记者何平邀请“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秦永敏和作家荆楚,分析喀什暴力事件背后反映出的中国民族政策危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