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公孙把扇摇

2011-08-19 21:31 作者: 比利时 杨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时序进入二十一世纪,世界各地依然可以看到皇帝,国王和酋长们的行踪,因而皇子皇孙,王子王孙就依然繁衍不绝,悠哉游哉。

但是也有改头换面的形式,虽然不曾有过加冕的恢宏场面,但是依靠几十年的幽养维持,羽翼逐渐丰满,如是则有粉面登场的机会。

现今王公贵族最多的地方就是文明程度最发达的欧洲。从英仑三岛到欧洲大陆的,皇室依然施展着往日的影响力,

八面威风,每有盛大场面,蔚为壮观,连世界各地的电视观众亦以十亿计。

只是在民主制度下,各国王室虽然享受极其优厚的津贴,重现往日的辉煌,但在社会生活中和国际交往时,礼仪的性质大于国家权力实际动作的功能。

那么王公贵族闲暇时只能摇摇羽毛扇吗?

古代的宫殿当然也有金碧辉煌,轻摇扇子也有宫中专职的臣仆侍奉。到了科技发达的今天,连遥远的行宫别墅已装有空调。那么还有王公贵族摇扇的场面吗?越来越多的法规替代了繁文缛节,使之动弹不得。真正在法制民主的国家,实际政治权力掌握在议会手里,慷慨激昂,口若悬河的议会代表们,是选民投票推举的代表人。

但是,议会代表中,不管是上院和下院,也有看似世袭的情形,那就是老子的位子由儿孙辈占据。因为在政党政治的国度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或者其它什么派别,十几年或几十年的竞选连任,已使家庭姓名在政治广告轰炸下深入民心。像比利时王国的南北十大政党中,就有这样情形。曾任议长的自由党领袖的儿子现在也掌管了该党党魁的要职。社会党领导做了几十年市长的弗拉芒政界人物也已让位给儿子,成为新的领袖

在法语区的左翼偏中的都有一定宗教色彩的政党中成员,继位接掌国家部长的也大有人在。至于代表商人和资本家阶级利益的法语区自由党领袖,也是父业子承,使家庭姓氏重放光彩。他们不仅在议会中而且在行政权力实施中,大权在握。  

人们或许要问,在民主制度的国家中,也是世袭专制体制的吗?

创建欧盟这样的比利时王国,已是完整和纯粹意义上的现代民主政治楷模。这个民主立宪制的国家活跃的政党政治是以民众投票选举为依归,严格意义上的法制国家。来自同一家庭的政治家,不管是像做了欧盟总统的范龙佩和他的兄弟,或是南北众多政治名门的子嗣,如果继续捧食政治这碗饭,不管他们利用了往日父辈执多少政治经济影响力,但如果没有普通民众投票这一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逍遥自在地在炎炎夏日拉起芬芳的羽毛扇的。

这样的皇恩浩荡的王国实施的不是王法而是民法。他们虽然继承了来自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以来的宗教文化,但是现代工业社会的演变,社会均衡的发展王公贵族也很尊重民主游戏的规则。

只是在独裁统治和统治文化封闭的国度,动荡的局面中,世袭制度依然以改头换面的形式施展魔法。最近的例子是埃及的穆巴拉克他在统治长达四十年之后,几次试图把权力将给他的两个儿子,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西亚北非的民主风暴,终于将之刮下政坛。穆巴拉克和两个儿子已被送上法庭。八月盛夏的埃及,酷暑难挨,八十岁的穆巴拉克已经没有昔日的威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埃及法老的土地上,曾经沾光而现在受到株连的穆巴拉克的儿子们,也要解释自由广场上杀戮的场面,他们要拿出手帕,擦去额头的汗珠。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