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中国富豪为什么要去非洲撒钱(图)

2011-08-25 21:02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家好,我是横河。最近一段时间在中国网络上的红人当中,一些富二代很引人注目,特别是女性。在郭美美事件以后,又出了一个所谓被称作卢美美的卢星宇。和这个郭美美事件拖出了中国红十字会的丑闻一样,这个卢星宇和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中非希望工程等等,也是被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曝光的。我们今天就和大家来讨论一下这件事情。

把这个事情拖出来的,是北京关闭了30所民工子弟学校这件事情。6月份以来,在北京的农民工的子弟学校陆续接到了关闭的通知,至少有30所学校要关闭,官方报导的是24所。影响的学生有人说是3万名学生,官方说的是1.4万。即使按照官方的说法,24所学校影响 1.4万学生这个数量也是非常大的。

现在有些学校已经拆除了,事情发生以后在网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有人在搜索相关网站消息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中非希望工程。实际上中非希望工程相关的消息早就在官方媒体上发表了,只是没有引起普遍的关注。因为毕竟很少有人会对这个万里之外的非洲建什么希望小学的事情太关注,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作为建设北京的主力军的民工们,在首都居然这些孩子们上不了学,而却有一批富商愿意把钱捐到非洲去办希望小学。这个对照实在是太强烈了,要不关注这个事情都很难。

我不是很明白北京怎么会有民工子弟学校,因为民工子弟学校这个名称本身就是带有歧视性的。按照中国的义务教育法,学校招生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个人居住在什么区域,就上什么学校。也就是说,要就说这个区域只有民工在这里生活,要不然怎么能叫民工子弟学校呢。要就是说北京市制定了违反义务教育法的自己的地方规章,允许建立或者是建立了歧视性的民工子弟学校。因为中国实施的是九年制的义务教育,不管是什么学校,都应该是国家出资兴建,而且它必须要建符合标准的学校。

中国和非洲需不需要希望工程

我们先来看一下非洲和中国需不需要希望工程。青基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有人说,网上也有人在这么说,说是中非希望工程不向社会募捐。那言下之意就是说它和红十字会不一样,它不接受社会捐款,所以社会没有权利去对它进行监督。就是告诉民间你们不用管这件事情,因为你没有出钱,这跟红十字会不一样。中非希望工程在这里应该是属于慈善事业。慈善事业是什么呢?它是帮助需要的人、而本身又没有能力的人,这种事业叫做慈善事业。去帮助有能力的人或者帮助不需要的人,那个不叫慈善事业。

从教育经费来看非洲需不需要。中非希望工程捐款对像这些国家,它列了一大堆国家,这些国家的教育经费的投入,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一般都超过4%。坦尚尼亚和肯尼亚是最先建中非希望小学的国家,他们都已经实现了真正的小学免费教育。就是说上学、学费、学杂费所有的东西都是不要钱的,是真正的不要钱的。在整个萨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教育经费的投入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百分比,是平均4.6%。

中国是多少呢,中国2009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民经济总值的比例,是3.59%。不管这个数字是不是准确,高还是低,它是教育部公布的,也就是说它低于那些接受中非希望工程的国家的教育投入。大家知道长期以来中国的教育经费就是低于世界平均值,也低于绝大部分非洲国家的。中国的计划是在2012年达到 4%。从这个数据上看,非洲国家他并不比中国更需要希望工程。

那么我们回头再来看,中国需不需要希望工程?中小学教育在中国是属于义务教育的,也就是说应该是免费的,是由国家财政支出。按照这个义务教育法的话,学生是不交学杂费的。因为中国的希望工程是1989年启动的,就是那时候为农村还没有能够完成普及教育的这种地方,建立希望小学。如果说1989年中国的国家财政还没有钱,没有足够的钱去支付义务教育的开支的话,那时候是需要藉助社会力量来搞希望工程的话,今天的中国还需不需要藉助社会力量来搞希望工程?当然一方面从现在很多乡村小学的现状,从城市民工子弟学校的现状来看的话,似乎中国还非常需要希望工程。因为这些地方这些学校的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了。根本就不能够算做符合义务教育法规定的学校应该有的,从建筑来说的话,从师资力量来说的话,从经费来说的话都不够。

但是如果我们从国家财政的具体情况来看,改善义务教育的情况,包括农村和城市民工子弟学校的这种教育状况,中国的国家财政不仅是能够支付,实际上是绰绰有余的。我们就举个例子,根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就是负责希望工程的这个基金会,简称叫〝青基会〞,根据青基会官方网站的介绍,希望工程从1989年开办,到现在2011年一共收到60.3亿元人民币的捐款。

网上现在流传的中国的财政开支的一个很重要的出处,叫做〝三公支出〞,就是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在央视〝新闻1+1〞节目当中所说的,三公开支一年是1万9千亿人民币。这个数字是22年希望工程捐款数的3百多倍。另外一个数字是今年6月份,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655万亿美元,是美国的第一大债权国。

这个答案,就是说中国需不需要希望工程,是需要也不需要。不需要是现在中国财大气粗,根本就不需要用民间的捐款来办义务教育;需要呢是中国的义务教育确实还有很多地方经费不足。很简单的例子,就是这一次在北京的民工子弟学校被拆迁,它的一部分理由是建筑不符合标准,一部分理由是违章建筑。无论说是建筑不符合标准还是违章建筑,按照义务教育法都是国家的责任。如果不合标准,应该国家出钱把这个建筑做标准;如果是违章建筑,也应该是国家去办理那些需要的手续,或者是出资建一个不违章的。这都是国家的义务,是国家的责任。国家收税就是要干这个的。

至于说北京叫的一个名字,就是民工子弟学校叫做〝流动人口自办学校〞,这个从法律上来说,是公然违反义务教育法,根本不能够这样办的。就是当民工的子弟在什么地方,就应该进什么地方的学校。如果他们由于人口多,就是由于大量的民工到达以后这个地区的学校不够了,那么按照义务教育法,是要国家来建学校的。现在从中国的最简单的两个开支,一个是三公消费,一个是持有美国国债。这两大笔钱,任何一笔的零头,就可以解决基本上中国的义务教育问题了。

中非希望工程基金会得什么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为什么要把希望工程建到非洲去。当然现在有钱人多了,钱多了去回馈社会,当然是应该提倡的。但是一般人所说的回馈的社会是自己的财产来自的那个社会。就是说你发财,你从社会索取了,所以要回馈。这个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虽然说是世界的,它的主要成员基本上都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其他地方的但是在中国大陆赚钱做生意的。因此他把钱回馈给中国,是名正言顺的。我相信这个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成员当中,他们绝大部分的钱,不是从非洲赚到的。因此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把这个钱捐到非洲去,回馈到非洲去,因为那不是回馈。

援助非洲国家是中国政府的事情,是中共当局的事情。在这个对非洲的援助当中,从50年代60年代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政治考量第一,和商人没有什么关系的。除非是当局有人要拿商人的钱去办国家的形象工程,办国家的外交工程,我们回头会讨论这样的问题。

现在看这个项目,它牵涉到两个机构,一个是叫做中非希望工程基金,就是那位卢星宇的父亲,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卢俊卿搞的。那个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不管怎么说,就是说有人找出来它很多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算是提供了一种有偿服务。他的服务是什么呢,就是帮助富商们富豪们,和权力集团的人们来一起照相吃饭社交。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问题,我倒不觉得这个联合国副秘书长是现任还是前任有多大的关系。

《南方都市报》调查了以后,列举了这个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八大疑点,八大疑点里面就包括,伪造联合国机构为活动主办单位,注册的时间有假,收了高额会费却说没有收钱,把民间人士包装成联合国官员,把前任联合国官员包装成现任联合国官员,还假冒名人名义,包括杨澜在内,伪造出版社,还有就夸大捐款的数额。他就说有这么八大疑点。

这个问题是什么呢?是这个机构它并不是一个非常低调的机构,中外媒体包括《新华社》都报导过。所以要查清这八大疑点,就是《南方都市报》调查以后,查出来的这八大疑点的话,其实并不需要特别的权力和特别的精力。如果《南方都市报》可以做到的话,《新华社》当然就更容易,因为《新华社》就报导过。那些企业的老板富商,每年要交那几万元的会费,捐款一捐就是要几十万的话,他在掏出这么大笔钱之前,他不会不去查一查吧。这些消息在网上都有的,因此无论是当局,还是缴纳会费和捐款的富豪们,它们也许查了,也许没有查,但是至少不管查了没有查,都没有说出来,一定有他们的理由。

好,我们现在回到这个希望工程基金。就是讲这两大机构,他们把钱捐到非洲去有什么意义。从中非希望工程基金来看的话,他们把钱捐到非洲去,有几个可能性。一个是网上有人说,说是洗钱,就这些人要把钱转移到海外去,这个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这些富商们在中国大陆赚钱的话,他总有来路不明的钱财。也有人是来路很正的,不排除有的钱或者是有人的钱是来路正的,但是,这些人又不想这笔钱侵吞掉,或者是不想去正规的交税,因此他以慈善事业的名义捐出一部分来,同时能够通过某种途径把另外一部分,或者是大部分转移到国外去,这种可能性有没有?至少这种猜测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也能够说服人。

当然要驳斥它也很容易,只要这个中非希望工程能够把它所有的往来帐目都公布,或者不是公布的话,当局可以查的。当局对查帐显然是很有兴趣的,它可以把艾未未这么一个小小的公司,把艾未未扣押 80多天去查帐,要查个中非希望工程应该是小菜一碟吧,即使不向民众公开的话,税务部门应该去查帐,这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我确实高度怀疑当局会这样做。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中共当局要查帐,一定是在政治上要打击别人才去查帐的,而明摆在眼前有问题的,真正它要去查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这是第一种说法,是洗钱说。

另外一种说法,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在中国做慈善事业,条条框框太多,捐的钱可能被贪官或者是政府吃掉了,因此有人说与其在中国养贪官的话,不如把它捐到非洲去。听上去有道理,但是这种想法不会是在中国的环境下做生意赚了钱的人的想法,这种想法只有是在真正的自由经济条件下发财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中国的富豪的钱绝大部分都是在和贪官权钱交易的的情况下才能够赚到的,因此他不大可能产生这种想法。再说,非洲的这些受援国绝大部分在政治上、在经济上也是非常腐败的,这笔捐款能够真正建成学校的能有多少,会比在中国好多少,本身也是大有疑问的。

第三个可能性就是做这个项目能够讨好一个什么人,或者是一批什么人,或者是某一些权贵,它有利于这个杰出华商协会的形象和它未来的运作,也就是说它的运作是需要某些人肯定的,某些人点头的,包括它的进一步发财。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就是由于青基会的参与,这个假设变得很实际。

我看了肯尼亚政府自己的报导,在杰出华商会的代表访问肯尼亚,推动这个项目的时候,肯尼亚总统是在这个会上发了言的。他在感谢这个杰出华商协会的同时,也感谢了中国政府,这点很重要。中共在国内对于私人的慈善事业是严格控制的,特别在重大天灾发生的时候,它对私人慈善机构的现场救助,是持打压态度的,就是不容许的,主要是不能容许别人抢了中共的风头,因为毕竟每一次天灾都是中共表现伟光正的机会,它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的。一旦民间的慈善机构在现场救灾,那实际上这些民间机构的所有的服务,要比中共的好得多,因为中共它只管报导,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不容许私人机构来抢它风头的。

青基会的利益何在

对外援助在中国更是高度政治化的。周恩来曾经就说过,说外交无小事。对外经济援助是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可能让民间去染指。这里就牵涉到另外一个机构,就是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了,因为它已经不是民间机构了。青基会是为希望工程建立的,它本身就有问题。当年就被内部的人揭露,说是挪用希望工程的捐款达上亿元,违规投资,这个揭发人被当时的青基会发言人常务副秘书长,现任秘书长的涂猛称为是,犯罪份子旨在摧毁中国青基会和希望工程的恐怖袭击行动。他把揭发他们违规挪用希望工程的款项称为〝恐怖袭击行动〞。

披露这个消息的《明报》被攻击,《南方周末》登载这个消息的30万份报纸被封存。当然最后青基会不得不承认,它做帐掩饰投资的亏损,这还是承认的部分,我们还不知道不承认的部分是什么。青基会虽然在性质上它公开的是属于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它面向公众募捐的地区是中国已经许可募捐的国家和地区,也就是说它可以在外边募捐了。但是这个章程只规定了募捐的地区,没有规定它捐款的地区。这个资金的走向在当时这个希望工程只是面对中国大陆的,没有说它可以在海外捐款。基金会的登记管理机关是民政部,但是它的业务主管单位是共青团中央,就是团中央。

在中国一般的团体是不能够随便在民政部注册的。中国注册的这些团体,有几种情况,一种是党政机构自己办的,为了方便或者是掩人耳目而办的,像这个青基会就是属于这种情况,它属于党政机构自己办的团体。另外一种是民间办的慈善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这种机构一般情况下,它是不允许单独注册的。所以它必需借助一个政府机构去注册。譬如说李连杰的壹基金,它就是要附在另外一个机构上面才能注册的。

还有的就是真正的非政府组织,这种真正的非政府组织,基本上是不允许注册的,有的没有办法了只能注册成公司,实际上中共是逼着它们注册成公司,以便将来可以用偷税、漏税的藉口来威胁它或者是打压它。比如说许志永和滕彪等人的公盟,它就没有办法在民政部注册,而只能注册成公司,结果就曾经被以偷税为名,准备罚款142万元,用这种方式来控制他、来打压他。

在这里我青基会只能被认为是党的组织,为什么不把它认作是政府组织呢?因为它是归共青团中央管的,共青团在性质上属于党的外围机构,它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说是属于党的系统的。青基会是为希望工程建的,当时建希望工程它没有说明是限于中国大陆,其原因是因为当时不可能想到这个希望工程最终会去支援非洲。

政治外交的外援私人化了吗

从中共一般机构的正常操作上,像这种没有规定的,当局是可以去阻止的,当局如果不想让它这么做的话,就很简单的说是在章程里面没有规定的,因此这样做是违法的,就可以把它到非洲去的援建的项目给停止掉。青基会把希望工程建到非洲去是超出了青基会,甚至是团中央的权限范围,因此到非洲去建希望工程,它的批准单位应该是远远高于团中央的。把这个希望工程建到非洲去,而且还牵涉到大笔资金的转移的话,应该是更高层的中共的至少在政治局这个层次上的政治考量的决定。

真正的慈善机构要把钱捐到非洲去,你想像这个困难有多大!不把你抓起来说你非法运作就算好的了。如果没有中共高层的批准,这个没有按照民政部注册成慈善机构的团体,就是非法组织,而且是要被取缔的对象。

非洲是中共对外扩张的重要阵地,在2007年的时候,温家宝就宣布,说中国已经减免非洲国家债务109亿人民币,承诺并正在办理的还有100多亿,合起来就是减免非洲国家债务200多亿。有青基会的参与,这个中非希望工程项目就带有了官方的色彩。因此很容易被非洲的受援国家认为这是来自中国政府的援助,因此就变成了中国全球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么一来的话,参与的每个单位,都是各得其所。从中共方面来说的话,它不需要掏自己的钱,当然中共自己本来没钱的,但不管怎么说的话,它还是拿国家的钱去讨好的,而这里它不需要拿财政支出又讨好了非洲国家,这中共得到了好处。而青基会拿到了提成,这还是表面上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真正的好处在哪里。如果是参与洗钱的话,那面它的提成还会比面上的10%的提成要高的多。华商会讨好了中共当局,又拉到了官府的基金会做大旗,可以进一步的去扩大会员的成员,收取更多的会费和捐款。而杰出华商协会的成员有更多的机会和名人们和正规官府的人拉上关系合影。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要的东西。

当然,如果说这些华商们真的是钱多的没有办法花,愿意捐给谁是个人的事情,作为基金会的话它当然也有权利捐给它愿意捐的人。它愿意把钱捐给世界首富比尔.盖兹也没有人管得了。但是在中国只怕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如果这是一笔私人财产,完完全全像西方社会那样的私人财产,民众当然没有权利干涉,但是作为一个不是慈善机构的组织,在中国运作如此大笔的基金,本身是否合法,民众是有权利去质问的。而作为青基会掌握了希望工程的一个官方组织,它当然更有义务去公开它的财务,经过青基会经手的这些款项的来源是什么?去处是哪里?用掉多少?怎么用的?这个青基会是有义务向社会做交代的。因为毕竟这笔钱在非洲的运作是青基会做的。好,谢谢大家。

2011年8月21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特約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