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中国为何出不了乔布斯?


2011年10月6日,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因罹患胰腺癌,病逝于加州,年仅54岁。乔布斯英年早逝,不仅令美国民众伤感、惋惜,也令许多国家民众伤感、惋惜。在世界各地,民众纷纷以献花、写卡、留言等方式,悼念乔布斯。与此同时,乔布斯生前开发的苹果电脑、新款手机(iPhone)、视频转换器(iPod)等,再度激起销售热潮。

自从乔布斯与他的伙伴开发苹果电脑以来,电脑工业便发生一系列革命:原先复杂的电脑操作,变得简单易行;枯燥的数字演变为图文并茂(并影响到其他电脑产品);进而数码化;延伸到影视领域,制作出震撼视觉的动画片;再进入手机领域,创造出集电话、网络、商务、查阅天气交通等综合功能的通讯工具(iPhone);随后,又开发出视频转换器(iPod)……

美国总统奥巴马赞扬乔布斯为“美国最伟大的创新者”,指出:“他重新定义整个工业,达成人类史上最罕见的成就之一,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法国总统萨科齐称赞乔布斯是“伟大的企业家和发明家,数码革命的先驱。”英国首相卡梅伦盛赞乔布斯是“富有创意的奇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表声明:“乔布斯创造了人们能够使用的工具,这些工具不仅改善了我们的生活,更改变了整个世界。他是一个真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人。”

在中国,一个科学发明者或技术创新人,死后,断无可能获得如此高度的赞誉和如此隆重的报道。在当代中国,只有那些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才有资格,在他们死后,获得媒体的隆重报道和官方的夸张赞誉。

这一现象,写照出中国“政治挂帅”的体制模式,同时,也在相当程度上,回答了一个疑问:自夸“中国崛起”、宣传“美国衰落”的中国,却为何出不了一个乔布斯?

“学而优则仕”,“官本位”的观念根深蒂固,在中国,利益和荣誉,以最大幅度,倾斜于官场。当今中国,入党、升官,仍是许多人的首选,至少也要捞个“公务员”职位。不为理想,只谋私利;不为情操,只图虚名。不受监督与约束的制度性好处,就在于,一顶乌纱帽在手,自有捞不尽的滚滚油水。

至于技术发明与创新,中国的法宝,大抵只有两个字:抄袭。“崛起”后的中国,所有“尖端产品”,举凡隐形战机、航空母舰、宇宙飞船(“神舟”系列、“天宫一号”)等,无不是抄袭、剽窃、盗版的“杰作”。

既然有政治上的“假大空”,论文抄袭、学术剽窃、技术盗版,也不过就是上行下效。从官场腐败到教育腐败、学术腐败,不过是顺理成章。从政治上的思想禁锢,到教育上的观念陈腐、技术上的保守呆板,一脉相承。于是,中国学子,考试高分,创意零分;学习尖子,实践矮子。“中国特色”的教育体制,就是培植奴性、扼杀个性。

诸如乔布斯于2005年在斯坦福大学的“出位演讲”,就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中国校园。在那场著名的演讲里,乔布斯呼吁学子们:“别浪费生命过别人的生活。不要被教条所束缚,因为那是别人的目的。别让其他人的意见压过你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要勇于追随自己的内心和直觉……”

乔布斯的忠告,要旨就在于,保持独立人格,展开独立思维,作出独立判断。而所有这些,在极权中国,恰恰是最难产的素质、最稀缺的人品。设若有一个中国学者,在中国校园里,发表类似乔布斯那样的的演讲,在中国独裁者耳里,必为“异端邪说”,必欲封杀其言、监控其人。

一个叙利亚移民的后代,一个被收养的儿子,一个靠捡拾可乐瓶、换回5美分去买食物的穷孩子,一个为了到教堂“吃一顿大餐”而步行7英里的辍学生,一个因不愿让父母为自己付出高昂学费、而毅然于中途放弃大学的年轻人,依照自己的个性,展开独立的人生,从事独特的创新。

“全球影响力”,之于乔布斯,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定义。其伟大成功,不仅改变了他自己的生活,也改变了整个人类的生存状态。34年间,乔布斯的创意层出不穷,人类的通讯、资讯与生活方式,也随之日新月异、丰富多彩。

又是一个美国梦的故事,无数个美国传奇之一。这样的美国梦、美国传奇,在极权中国,断无萌发的可能。中国出不了乔布斯,其理自然。

(2011年10月11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