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势头已去纷纷作鸟兽散

2012-07-24 12:44 作者: 苏明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根据一项统计显示,在中国大陆,平均每一百个人当中喊叫兴旺发达的人是九个,七十七个人是在抱怨,说他们是在拼命的挣扎着活着,还有十四个人就直接承认他们是在受苦。

二零一零年福布斯结束了一项全球幸福指数的调查活动,对一百五十五个国家的人民所提出的询问是:你对日常生活的总体满意度是多少?结果中国大陆、肯尼亚和加纳三个国家并列被排在了第一百二十五位上;印度和阿富汗并列,被排在了高于中国大陆的第一百一十五位上。

这种消息共党是不会报道的,而且还封锁屏蔽。看起来一场北京奥运,一场天安门阅兵,接着又是上海的世博,广州的运动会等等,并没有提升中国人对日常生活总体的满意度。劳民伤财的折腾不过才有百分之九的中国人喊了一声兴旺发达,这一声喊叫的成本也实在是太昂贵了。至于是否有百分之九的中国人认为中国大陆兴旺发达了呢?我本人是持怀疑态度的。

前不久有学者发表调查结果,两千多名共党高官们的家族总资产竟然高达九千七百多亿美元,二百三十万个共党家庭的财产,占到了全社会财产的百分之九十。这二百三十万个家庭占中国大陆四点三亿个家庭的百分比,不过是百分之零点六,再加上犬儒、五毛、愤青、愤老们也算进去,或者还应该把精神、心理不正常的人也算进去,那么能够喊出兴旺发达的中国人的总数不会超过百分之三。

这两年共党再也喊不出个像世博、运动会这样的大题目来大肆宣传强大和辉煌了,可是如果不宣传,不去把握舆论导向的话,中国人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日常的所见所闻和亲身感受的生活压力,及世道不公上去了。于是所有的这一切都会集中在共党们的贪腐和抢劫上,民怨民愤的矛头也就都对准了共党这个政权了。

所以党的宣传工作者们没事也要找事去宣传,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让共党们安心去打群架。去年宣传了一阵子新式的飞机和从乌克兰买回来的旧船壳,今年又宣传神九上天,蛟龙要潜水。其实这些都不过是抄袭前苏联五、六十年代的技术,引不起人们的兴趣,所谓的大肆宣传,不过就是茶杯里的风波。

这就好像今年年初,朝鲜的金正恩是不顾世界的谴责和制裁,也要发射一颗远程飞弹,也提振和刺激挨饿的朝鲜人民。结果是飞弹发射失败了,于是就马上又搞了场大阅兵,以宣传盛世朝鲜。飞弹失败了,二十四万吨的食物援助被取消了。大阅兵并不能够填饱肚子,盛世之下人民是依旧在挨饿。

天下的极权统治都是一样的,强大辉煌了的中国大陆人民却享受不到任何的国家福利和社会的保障,跳出几个人喊叫一声兴旺发达也是极权之下特色之一,他们所图的不过就是几块钱,或者是一顿免费的午餐而已。

今年的七月三日,《先驱日报》上刊登出了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文章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我们美国人享受着世界许多地方不可思议的自由和机会,我们能说出想法,笃行我们的信仰,我们有机会获得更好的教育,干我们想干的事,去实现我们的美国梦。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立国的历史总共不过两百多年,比起中国人的五千年文化,美国连中国的二十分之一都够不上。可是美国人为什么如此爱美国,又时时的为美国而感到骄傲呢?从摘录短短的这段话中,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其中就是提到了自由,机会的均等,自由思想,自由信仰,好的教育体系和自由创造,去创造自己认为的幸福生活,这就是美国梦,也是美国的精神。美国精神能让人们的美国梦成为真实,说到底其实就是美国的政治制度好。

共党统治几十年,从不间断的煽动反美的情绪,又是要打倒,又是谴责,又是抗议,但是仍阻止不了中国人去美国使领馆排队等候签证,甚至是不惜性命偷渡美国。更为讽刺的是,整天大骂美国的共党们,早就开始把子女、家属和钱财偷偷的送去了美国,为什么会是这样?

中国人不喜欢共党的制度,所以要走,其实是连制定那套制度的共党们也不喜欢自己制定的这套制度,所以他们跑的更早更快。煽动爱国的是共党,可是卖国的、叛国的就更是共党们了。犯足了罪的共党们企图一逃了之,在中国大陆这块无法无天的地盘上,共党们把它们的兽性发挥得淋漓尽致,难道这个世界也无法无天,允许人面兽性们通行无阻吗?

五毛们、愤青、愤老们怎么就不去想一想,当一国的政府官员们、公务员们纷纷携带着家属、钱财跑去了外国,这说明了什么呢?国家兴旺发达,人民就安居乐业,又会有几个人愿意去背井离乡、漂泊异国呢?这就好像美国人,不会要求移民去中国大陆、去朝鲜和去古巴一样。

中华民国的总统马英九先生曾经公开宣布放弃美国的身份,只做中华民国的公民。共党中央的三、四百个委员和候补委员们,竟然有白分之九十一是持有外国身份的,这个比率是高于白分之八十八持有外国身份的政协委员们。

把中国大陆领导的又辉煌强大、又是盛世的共党们,按照常理应该是安享太平与民同乐,可不可能立下如此不世之功的官员们又仓皇外逃了呢?当然不可能,古今中外都从来没有过这种事的发生。

一个政权或者一个政府所做的无非就是两件事,一是确立并坚持一种价值理念,作为政治的制度;二,那就是励精图治,富民强国。我们不妨回想一下,三十多年前,从共党提出了改革开放那一刻起,就是共党承认了前三十年政治路线或主张是失败的,是错误的,这就等于是在宣告共产政治破产了,无论再搞多少次运动,死多少人,共产天堂是建不成的。

但是在那之前和之后,却没有共党的官员们干部们外逃的,或者是持有外国身份的,即便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后期,共党们已经是普遍的贪污和官倒,也引发了民愤,共党们也只是把巨额的赃款转移到国外,并没有加入外国籍,或者是持有外国身份的。

是什么导致共党们心照不宣,在近二十年间纷纷的出逃,其实就是经济的破产,政治破产不必逃跑,还可以打出建设经济的旗号去维持政权,经济破产了就只有外逃了,因为再也打不出第三个旗号可以去维持政权的了。曾经和现在都有同胞让我睁开眼睛去看一看中国大陆有多么的兴旺和发达。

我不是不看,边看边思索,我有信仰、更有理念,共党还是那个共党,共党只有物欲,共党没有主义,但却仍在打着主义的旗号以掩盖它们的贪婪和虚伪。梁山泊上的一百零八个替天行道的好汉们,并没有把八百里梁山泊地区建成太平盛世。共党曾聚集的井冈山地区和延安地区,所知道的是他们的互相的火并和杀人如麻,从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地区曾经繁荣昌盛过。

一九四九年英国人曾经说,共党解决不了四亿人口吃饭的问题,我也曾发自内心的不愿意承认这句话,可事实却是我被限量凭票凭证吃饭三十年,当我知道了苏联大饥荒饿死两千多万人,朝鲜的大饥荒饿死两百多万人的时候,痛心之余也逼迫着我不能忘记就在那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年代,五、六千万自己的同胞们是被共党活活饿死的。

共党并没有给农民平等的身份和待遇,仅仅是对农民放松了一点点控制,于是票证就取消了,这绝非是共党伟大,只能说明共党是政治杀人。改革的巨大成就是宣传了不少年了,但粮食问题始终是悬在中国人头上的一把刀。今年初共党报出了农业连续七、八年的大丰收,而二零一一年粮食的总产量是超过了五亿吨。

我不会为这五亿吨的产量去狂热,因为我从不相信共党,为此本人曾计算过,以人均一年消耗粮食一百五十公斤计算,每吨粮食可供六点七个人一年的消耗,以六点七个人乘上五亿吨,得数是三十三点五亿人,也就是说五亿吨粮食足够三十三点五亿人吃一年的了。中国大陆一年的粮食产量就足够喂饱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五。

而我的问题是,既如此,为什么二零一一年中国大陆又向世界粮食市场购买了近亿吨的粮食呢?共党海关总署今年的七月十日发布了重点商品进口的数据,仅今年的前六个月粮食进口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百分之二百八十三,农业部的数字表明,仅今年的一到五月份小麦的进口量,同比增长了百分之六百一十八,稻谷和大米的进口量同比增长了百分之二百一十七点一,大麦进口量同比增长了百分之一百点九。

而同一天共党统计局又发布了数字说,今年夏粮的总产量接近了一点三亿吨,比二零一一年增长了百分之二点八。同是属于共党的两个机构,但报出的数字却是如此的不同,它们是在各说各的话,我们做老百姓的究竟该听信那一个呢?更有甚者,美国的芝加哥粮食交易所的数字显示,从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到二零一一年的五月,全球玉米的价格上涨了百分之八十,小麦的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五十,黄豆的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二十八。

美国农业部的资料又显示,仅二零一零年中国大陆花掉了一百七十五亿美元买走了美国农产品出口量的百分之十五点一,成为了全球进口美国粮食最多的国家。美国农业部最近发布的消息又说,由于美国今年上半年的酷热和干旱,粮食减产了,带动着全球粮食价格的提高,中国也是加拿大粮食的最大进口国。

既然连年特大丰收,又为什么一年比一年更加大量的向国际上购买高价的粮食呢?显然所谓丰收的产量与实际的产量是严重的不符,就以耕地面积来说,二零零二年是人均耕地零点八亩,让我们以当时十五亿人口计算,总耕地面积是十二亿亩,比一九四九年少了四亿亩。

可是到了二零零八年,共党报出了人均耕地面积是一点一亩,以当时的人口十六亿多计算,耕地的总面积接近了十八亿亩,六年的时间增加了六亿亩的耕地,这应该是人类农业史上的奇迹,可是好吹嘘的共党却是只字不提,当人均拥有耕地三到四亩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时候,中国人还要凭票凭证限量吃饭,还饿死了五、六千万人。

进入了本世纪,人均一亩地了,反而人们能吃饱了,这一亩地最大的实际产量究竟能有多少呢?一年之中究竟又有多少个月中国人是靠着吃进口粮食活着的呢?独立学者们的调查表明,共党的圈地运动使得耕地面积是逐年减少,而六十年的时间,共党从来没有发布过移民开荒,开垦新耕地的政策,原有的耕地只是在逐年的减少当中,并没有任何的增长。

那么目前耕地面积究竟是多少?就让我们以共党报出的两个数字来计算,一个数字是共党报出的人均一点一亩耕地,第二个数字是共党报出的十三点三亿人口。两个数字相乘,得出的耕地面积是十四亿六千三百万亩,这个数字比一九四九年的十六亿亩减少了一亿四千万亩。

共党农业部去年又报出了十八亿亩的耕地,究竟我们该相信哪一个数字呢?且无论是十四亿六千万亩,还是十八亿亩。今年初共党报出去年的粮食总产量是五亿多吨,也就是说亩产平均在两千八百公斤到三千四百公斤左右,这个一亿亩地的年产量究竟可不可能达到,是不是又是五八年大放卫星的的产量呢?如果是那样的话,中国人挨饿和饿死人的日子就又来了。

有学者分析说,当下中国粮食危机,最主要的内因是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的瓦解。更有学者们认为,粮食危机通常预示着政局的动荡和变动,还有人以二零一一年的教训来提醒大家,由于那一年是天灾多,商人们便去囤积,并且是哄抬物价,于是物价暴涨,民生艰难,怨声载道。

粮食的价格每个月以平均百分之七的速度在上涨着,而不幸的是,今年的前六个月天灾是仍然不断,物价仍在上涨,至于老百姓们挨饿会不会引起社会的大动荡和政局的变化,本人是持肯定的看法的。当然有人会以那三年半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为例,说明共党政权仍然是固若金汤,但是五十年的时光流逝,今非昔比,那个时候共党们不但不外逃,还理直气壮的易子而食的人枪毙掉。

极权统治者们也有它们极权统治的顶峰时期,由于统治者的狂妄,这个顶峰的时期通常都是非常短的。毛泽东还活着的时候,打倒现代秦始皇的声音就想起来了。后来的各界党老板们都在极力的维持着极权的统治。但是改革开放的提出,直接打破了共党一贯正确的包装,无形中在经济上和对外交往上,给了人们话语权和思考比较的空间,原来严密的红色高压恐怖的统治,因此被迫打开了无数的破口。

再加上贪腐抢劫几近疯狂,都又给予了国人民众无数的口实,直接冲击着极权的统治,这个统治的牢笼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当民间想起了打倒共匪的那一刻起,共党的统治基本上就已经瓦解了,即使共党马上谢罪下台,或者说立即实行政治改革,也已经晚了。

历史上罪恶的包袱太大,敌对面太多,民间由对共党的不满到抱怨,又升级到了愤怒。当政的是共党,对政治、经济、社会现状知道的最清楚的当然还是共党。罪恶团伙的成员们早已看到了大势已去,于是就纷纷的做鸟兽散。有学者根据共党每季每年保出的GDP增长率去计算,三十年经济增长了两千多倍,这就是共党吹大了的泡沫。

四年半以前,这个泡沫就已经破裂了,真相逐渐的显现出来了,民众有承受不住的生活压力了,一年十几万起的民间群体事件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六十年前共党解决不了四亿中国人吃饭的问题,那么今天共党就更解决不了十六亿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人类是在进步,人类的社会也是在进步,而唯有共党们是在暴贪守缺,不但毫无进步和转机,反而是公开的暴露出兽性的本能,在它们制造的这一堆废墟之中,它们正在挣着抢着捞这最后的一桶金。几年前民间就在呼喊着陈胜吴广,其实被欺诈和侮辱的民众,个个都是陈胜吴广,从古至今,从来都是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

风云际会,毕竟创造历史的那是人民自己,人性之伟大从来是战胜兽性之猖狂,所以真善美战胜假恶丑,从来都是一条颠覆不破的铁律。

谢谢各位,下次再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