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强大与中华民族自信心

2012-08-06 09:27 作者: 郑酋午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未来三十年内的目标简单说来应该是实现个人自由与国家强大。公民的基本自由已被《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文件以及世界一百七十多个国家的宪法所确认,所以,如此看来,凡是不尊重公民基本自由的国家就不是现代文明型国家。国家强大应该是中华民族的梦想,我国现在还只是地区强国,我国从汉代以来只要是统一时期都是农业社会里的世界超强国家,只是从近代以来我们落伍了,我们应该恢复祖先的光荣!国家强大应该分为两个阶段去争取——未来十五年左右成为世界强国,未来三十年左右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世界超强国家。

自由与强大都离不开全体公民的努力,然而现在的我国,有许多人不自信,认为中国人素质低缺乏智慧实现自由会带来混乱强大更不可能,中华文明、中华文化和中华传统已经衰落了,永远只能在发达国家的屁股后面转,这是没有民族自信心的表现,所以,我们要争取个人自由和实现国家强大的目标就必须首先找回中华民族的自信心。

要尊重个人自由就需要实行民主宪政,因为个人自由主要受到两个方面的限制:一是资本,另一是公权力。这两个方面都需要制衡,资本制衡可以通过三种方式来进行:(一)通过法治框架下的公权来制衡;(二)通过职工工会来制衡;(三)通过股份制来制衡。而要做到这三点都需要实行民主宪政,因为只有实行民主宪政才能供给法治制衡公权,才会有结社自由,才会保证股份制在法治的框架下有序运转。但在资本与公权的制衡中公权制衡是最主要和最首先的,因为全世界的政治历史表明,对人类基本自由和人权伤害最大的是没有得到很好制衡的公权。人类公权经历了三大时代:君主主权时代、一党主权时代和国民主权时代。客观地说,在君主主权时代,除帝王外,其他公权握有者都受到王权的有效制衡,在一党主权时代,所有公权握有者都无法受到有效制衡,在国民主权时代,所有公权握有者都受到主权者——国民的有效制衡。现在全球有193个国家,已经有174个国家实现了民主化,在这些国家中有多党竞选制度、有自由选举制度、有三权分立制度、有言论出版自由制度,而且人类几千年的国家治理经验表明,只有多党制下的反对党制衡、自由选举制度下的选民制衡、三权分立下的权力相互制衡和言论自由下的舆论制衡才是最有效的制衡方式。我国现在还只是处于所有公权握有者都无法受到有效制衡的一党主权时代,或者说,一党专政时代,基本自由特别是政治自由还不具有,公权握有者可以任意践踏公民的自由权利。而只有实行民主宪政才有可能改变这一现状,因为在民主宪政之下才会有各政党各政治组织平等,才会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凌驾于宪法与法律之上;因为在民主宪政之下才会有军队国家化和文官中立,才会没有任何政党能够利用军队和文官队伍来进行党派斗争;因为在民主宪政之下才会有权力分立与制衡才会有司法独立从而保障法律的公正实施;因为在民主宪政之下才会有公正的自由的定期的民主选举从而才能保证握有公权但破坏公权制衡的政治人物受到撤换;因为在民主宪政之下才会有真正的言论自由从而公权才会被舆论有效制约。

现在的中国经过三十四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形成了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这种模式集中共一党专政政治、半市场半垄断经济和马克思主义“官学”的一元论文化为一体。在这种模式下,以权谋私新形成的权贵已经掌握了全国75%以上的资源,他们和国有企业一起形成了权贵与官僚对市场的新垄断。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下,这种权贵资本任意妄为、毫无法制、侵夺并践踏劳工,需要加以制衡,否则更会不法。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下,公权无法进行有效制衡,公权握有者任意践踏人权和公民的基本自由权利,官商勾结任意搜刮民脂民膏,等等,如不加以变革,实行民主宪政,不仅公民的基本自由和人权得不到保障而且国民的凝聚力不可能形成国家不可能真正强大。所以,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进行政治改革实行民主宪政,在政治上只有此路可走,别无他途!

在进行民主宪政改革后,我国应该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科技和文化,为中华未来强大提供物质与精神支持。要发展经济就必须通过法治理顺产权,该私有化的行业坚决私有化,该公有化的行业坚决公有化,在经济领域坚决实行公平的市场经济,但要保留在经济发展陷入混乱时的国家干预权力,在社会领域坚决反对市场化,普及基础教育和保证大学本科与研究生教育的公平公正,实行更加开放的经济政策、扶持高科技产业和发展巨型跨国公司。

要发展科技必须增加科技投入,对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具体尖端技术必须加紧进行研究,为现在发展各项事业所用,为国家强大提供技术支持,但因为第三次科技革命发生到现在已经六十多年,其基础理论已被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基础理论所超越,所以现在需要加强对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基础理论进行研究,以便将来发明与掌握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具体技术,为将来国家保持更加强大所用。

我们必须发展自己的文化,中华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但中华只有古代文化,没有现代文化,现在于中国大地流行的文化在官方主要是马克思主义文化(党文化),在民间主要是各种宗教文化、自由主义文化和社会民主主义文化,等等,这些文化不是外来的就是中国古代的,从中华民国成立以来,我国就没有形成中华民族的现代文化。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巨型国家,我们的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但竟然创造不出自己的现代文明与文化,并且古代中华文化也曾经被马克思主义这一外来文化所入侵和破坏,这是中华民族从黄帝建国五千多年来的最大悲剧,在悲剧面前中华民族不仅被世人所耻笑而且民族自信心也已被彻底打跨。

我们在文化上要做的就是,创造中华现代文化,没有中华现代文化谈不上文化自由谈不上国家强大。一个只是会照抄别国或别族文化创造不出自己现代文化的民族和国家是不可能真正强大和获得文化自由的。我们已知,人类文化发展,已经历神学、形而上学、科学和系统主义4个阶段。神学阶段的最大特点是充满想象、虚构和反逻辑性,各种宗教就是这个阶段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宗教是汇集人类对于价值关系认识的主要成果所产生的理论体系,在其表现形式上具有高度的零散性、模糊性、虚幻性和反逻辑性。形而上学阶段的特点是思辨性,思辨方法在一段时间很受推崇并成为主流的方法。人类认识的各个领域都是逐步地从超自然的神学阶段开始,经过思辨的形而上学阶段,而达到以经验为根据的“实证的”或科学的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是实证性与证伪性。系统主义阶段的特点是既包含了合理的想象性与思辨性,也包含了实证性与科学性,具有综合的特点,同时更注重系统性。

在人类历史上,从近代以来,发生过三次重大的科技革命,第一、第二和第三次科技革命发生之前都有一个基础理论准备时期,现在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基础理论(以系统科学为代表)已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构建完成的。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基础理论说的是耗散结构理论、突变论、协同学、超循环理论和混沌学等。随着第四次科技革命基础理论的构建工作的完成,建立在第四次科技革命科学基础理论之上的系统主义哲学已经孕育而生。从现在的发展趋势看,系统主义哲学已开始成为现在的新哲学思想范式,从长远看也必将是整个二十一世纪的哲学思想范式。以往的一切哲学对系统自组织的复杂性几乎都没有论及,所以,以往哲学的结论已经没有了深度或过了时,现在需要的是更有深度的系统主义哲学。系统主义哲学主要是根据我们对哲学的本质认识来考察当代世界的发展进程从而是对当代哲学理论所进行的一种丰富和发展,系统主义哲学是基本上已获得科学形态的哲学理论。系统科学是科学中的科学,系统主义哲学是哲学中的哲学,从系统科学与系统主义哲学构建完成之日起,人们就应该运用这样的科学与哲学作为标准来检查以往的一切科学与文化,凡是在检查过程中,发现与系统科学及系统主义哲学发生矛盾和冲突的地方都必须要加以否定掉。

中华文化是最早摆脱想象、虚构性的宗教和神话传说的影响而进入思辨时期的文化。经过孔子整理而传授的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体系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在六经的基础上,出现诸子百家以及以后的《四书》、二十四史等中华文化总汇。用哲学中的哲学——系统主义哲学来评判中华古代文化,我们发现中华文化有很多地方符合系统主义哲学标准。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比如“阴阳五行”“中庸之道”这些中华文化的哲学方法论具有整体观念,这与系统主义哲学方法的整体性很切合;又比如,中华道统(仁义)、中华五常(仁、义、礼、智、信)、中华四维(礼、义、廉、耻)、中华孝道等,也与系统主义哲学极力提倡的伦理道德原则相符合。系统主义哲学伦理学提倡的一个伦理原则就是既要关心自己又要关心别人,因为系统主义哲学所讲的系统既具有整体性,比如,每个人都是在某个组织系统中生活的,需要团队合作精神,但系统又由个性的要素所组成,比如,每个人又有个人利益,所以需要提倡的伦理只能是既要关心自己又要关心别人。而中华道统、中华五常、中华四维和中华孝道就是贯穿这一原则的伦理道德。所以,中华现代文化必须继承这些中华文化的精华,并与现代工业文明对接。

我们中华文化的精华是完全能够与世界文明对接的,现代工业文明的核心就是西方人首先发明的“自由、民主、法治与人权”等等这些普世价值。我国从黄帝建国以来就以“仁义”治天下,五千多年来,“仁义”已成了伟大的中华道统。仁义表现在政治上,就是孟子常讲的“仁政”。现时代,我们当然也要行仁政,但是,我们行的仁政就不止是孟子讲的“爱民”了,而应该是尊重基本自由和保卫人权。这就是现代的仁政!从汉代开始我国主要通过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来实践仁政政治,在我国历史上由于有众多君王实行仁政所以我国只要是统一时期几乎都是农业社会里的超强国家。应该说,在农业文明状态之下,君主制是比较好的选择。但是,从一般意义上讲,君主制其政治制度建设的方向是使等级论与专制主义具有法的合理性。然而,现代工业文明形态下的政治文明是以"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法律形式,否定等级论和专制主义的,在工业文明形态下更多的是强调公民的基本自由和保障人权,而现时代只有民主和法治才能从根本上保障人权和公民的基本自由,我们要保障人权和公民的基本自由就必须变革我国的一党专政制度,建立起民主宪政制度。

中华古代文化的精华是中华现代文明的根不能不继承,这种继承并不是简单的复古,用中华古代文明的精华来对接普世价值也不是全盘西化,但是要构建中华现代文化光有这些还不够还必须有所创造。人类思想发展的四个大阶段,头一两个阶段,我们祖先为人类文明与文化做过极大的贡献,但在第三阶段我们落伍了,几乎没有首创性贡献。现在是第四阶段,我们对系统科学和系统主义哲学虽有贡献但贡献甚少,现在系统主义哲学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哲学思想范式,这就需要现代的我们更加努力,运用系统主义哲学的原理和方法研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以便在这些领域作出首创性贡献,为人类文明作出应有的贡献。通观人类文化史,我们得知,任何文化贡献都是在哲学指导下研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而得出的系统见解,所以,对中华民族来说,在最有深度的哲学已经产生的今天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大机遇,因为现在虽然有了系统科学和系统主义哲学,但是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和法律等领域运用系统主义哲学进行指导的新的系统性的研究才刚开始,所以,我们完全有时间来把握这个机会。如果把握住了这个历史性机遇中华民族就能有许多首创性的贡献,中华现代文化的构建就不会有问题了。

当然,不论是实行民主宪政还是发展经济、科技和文化,建设伟大的拥有基本自由和强大的国家都需要中国人拥有民族自信心。民族自信心是一个民族的肯定的积极的自我认识和自我评价。一个民族由于认识到自己对整个人类发展的崇高价值而产生的对于本民族进一步生存和发展能力以及光辉灿烂前景的确信就是民族自信心。简单说来,民族自信心是指一个民族对自己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及其发展前途的信心。历史上,中华民族是非常自信的民族,在我们从前的观念中,只有中国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只有中国的皇帝才是真龙天子,只有中国人才是最优秀的人种,只有中国文化才是世界最优秀的文化。这种民族自信心强烈地表现出中华民族是最优秀的,全世界只有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制度、我们的礼仪、我们的价值观以及我们的一切是最优秀的,其他的一切人都应该向我们学习。这是一种中华文明优越论!只是从近代开始我们落伍了,这种落伍是由于近代和现代的我们不行不是我们的祖宗不行,近代和现代的我们丧失了历史前进方向的辨别能力。从那个时代开始,我们逐渐丧失了中华民族的自信心。这种丧失中华民族的自信心的极端表现是对中华文化的彻底批判和破坏。五四运动前后,不论是左派知识分子还是右派知识分子都对中华文化进行猛烈开火,前者以陈独秀和鲁迅为代表后者以胡适为代表。这样批判的一个结果是1949年以后全盘马克思主义化,“文革”时这种狂热达到高潮,中国文明和文化被彻底摧毁!现在中华民族缺的还是自信心,比如,毛主义人士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士还是认为民主宪政不适合中国,因为中国人素质底,搞不了普选,普选会乱。这是没有中华民族自信心的一种表现。

中国人素质差吗?中华民族有上下五千多年的文明,很早就是世界文明之邦了,所以古人素质不差,今天的中国人如果说素质真的差了那是马克思主义入侵的结果,是这些真或假“马奴”把中国搞坏了,把中国人搞坏了,丢掉了“仁义”这一伟大中华道统,丢掉了“仁、义、礼、智、信”这些中华五常、丢掉了“礼、义、廉、耻”这些中华四维,用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阶级斗争和专政等野蛮理论、用毛泽东的“镇反”“反右”“文革”等杀人理论和用邓小平的“猫论”来给中国人洗脑,中国人素质会不差吗?中国只有实行民主宪政、进行普选和用中华文化的精华来教育中国人,中国人的道德修养才会不断提高,而不是实行专政制度,实行专政制度中国人的道德沦落避免不了。普选会乱吗?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民主化的一百多个国家的民主实践来看,出现混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索马里,而且乱也不是民众乱而是军阀乱。所以,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只要掌控好军队就不会出现混乱。不相信中国人能够自治能够实行民主宪政、不相信中华民族能够走出治乱大循环就是没有民族自信心的表现。中华民族最需要的是恢复民族自信心,没有民族自信心国家就不能有所进步。

有些自由主义者、社会民主主义者和基督教徒,主张在中国全盘西化,他们认为中国不全盘西化就不能进步,不能实行民主宪政、不能更好的发展经济、科技和文化。这也是没有民族自信心的一种表现,这是在轻视中华文化、中国文明、中国传统和中国人。以为只要是西方的就是好的,只要是中国的就是不好的,基督教是西方的所以是好,自由主义是西方的所以是好,社会民主主义是西方的所以是好的。这是一种极端的教条主义,他们不懂得,文化与科技不同,科技是普遍的真,放之四海而皆准,全球何处都能用,而文化有个性,有糟粕也有精华,放在不同的背景下往往会有不同的理解,这个民族认为好的那个民族不一定认为是好的。文化方面的吸收只能学习共同认同的部分,即普世价值,西方文化的精华就是自由、民主、法治与人权等普世价值,我们要学习的就是这些,不是普世价值的那一部分文化我们也有不必他求,甚至我们中华的比它们更好。我们学习西方文化中的普世价值不是用来摧毁中华文化而是让中华文化的精华对接普世价值而使得中华文化更放光芒。我们必须反对全盘西化重新重视中华文化的精华,尤其是中华道统、中华五常、中华四维等等这些伦理道德,恢复中华民族的自信心,相信中华民族有智慧能创造出中华现代文化。

有些复古人士,主张全盘复古,这似乎是具有中华民族自信心的表现,其实,真正说来,这也是没有民族自信心的表现。只相信古人不相信现代的中华民族有智慧和有创造力。复古在现代已经不可能了,中华文化是农业文明形态下的文化,很适合于农业社会,但现在人类已经进入工业文明形态,中华文化从整体上已经不适合于工业文明,所以,我们有必要跟随时代前进,我们应该相信中华民族完全有能力有智慧创造出中华现代文化与中华现代文明。

基本自由和国家强大的伟大目标的实现需要中华实行民主宪政与发展经济、科技及文化,而要做到这些需要中华民族有智慧和有创造力。没有民族自信心的人士认为我们现代的中华民族没有这样的智慧与能力,他们满脑子或者是马克思主义教条或者是自由主义教条或者是社会民主主义教条或者是基督教教条或者是中华古代教条,他们这实际上是没有创造力的表现,因为他们只懂照搬不懂创造。如果根据它们的教条去做只会出现灾难,因为我们的中国曾经马克思主义化过,这种“外来化”带来的只是中华民族自尊心与自信心的彻底丧失。一个人最需要的是自尊与自信,同样的道理,一个民族最需要的也是自尊与自信,一个民族没有了自尊与自信就根本谈不上发展更谈不上创造。中华民族是富于创造力与智慧的伟大民族,我们必须拥有自尊与自信,我们祖先既然能够创造出无比辉煌的影响世界的古代文明与文化,那么今天的我们也一定能够创造出中华现代文明与文化。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三十年内中华民族必定能实现自由与强大的伟大目标,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未来三十年内中华现代文明与文化必将照耀世界

 

2012-8-4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