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杂志:记住他 高智晟传奇(图)



高智晟和他的儿子(看中国配图)

【看中国记者钟淑慧编译】本文节选自《世界杂志》(World Magazine)11月30日刊登的报道“记住那些在监狱里的人们(Remember those who are in prison)”。文章说,对中共的领导层而言,这是新的一天,但对于被政府关进监狱的异议人士,他们徘徊在偏远的监狱里,被殴打、被遗忘、被切断了工作、友谊、朋友和家人。文章提到了中国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和他长期受苦受难的亲人们。

文章说,高智晟的家人要探访被囚禁在中国西部的高智晟,路上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

高的岳父和哥哥今年1月份在获得探监许可后,从陕西省开始乘火车,经历了2000英里的跋涉,进入新疆沙漠地带。然后,他们乘坐公共巴士,坐到最后一站,又雇请摩托车,前往孤独的沙雅监狱。高智晟被关押在那里。当他们两人都到达了第一个安全检查站时,一名警卫传达了残酷的信息:尽管有官方对家属的保证,任何人都不允许见高智晟。

他们被拒绝后垂头丧气,今年3月份又再次尝试,长途跋涉到沙雅监狱。这一次,官员们允许他们探视了,但下了严格的命令:不准许谈论高智晟的案情,不准提他的律师。谈话只是问及家人和健康。最后,经过了多日的长途旅行及长达一小时的“培训”,狱警只让他们与高智晟会见了30分钟。

在6000英里之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加州能够公开的述说这个故事。高家被中共当局骚扰多年后,2009年,耿和带着两个孩子逃到了美国。

在这里,她可以自由地提请民众关注她丈夫的困境,但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感到深深的寂寞。而面对8岁的儿子的提问“爸爸为什么不见了”,她只能艰难地去解释。

从高智晟的失踪,到如何被送入中国的监狱系统,这是一个神秘的故事。但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中国官员们仍然决心要让这位律师保持沉默,他挑战了当局的镇压体制。

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48岁的高智晟公开要求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对被压迫的人们声张正义。和其他人一样,他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监狱服刑、被虐待,与家人分离。

高智晟1964年出生在陕西省一个乡村的贫穷家庭,他记得父亲常慨叹说:“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吃饱肚子呢?”

当他10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去世了。他的母亲艰难地照顾着七个孩子。在他的回忆录中,高写道:“从那以后,我们家什么都没有。”

他的童年曾在煤矿里工作,乞讨食物,但在1985年他找到了一个办法:应征参军。在他服役期间,高发现了外面的世界,一个新的未来:他遇见了他的妻子耿和。

在加州接受我们的采访时,当耿和回忆起与高智晟在军队里的会面,她紧锁的眉头舒缓了一些。当时她在接受新兵训练。高负责他们军营的炊事班。她的供应是限量的,但高给她苹果、饼干和葵花子。“他人非常好”,她说,“想得很周到”。

他们于1990年结婚,高在当地的一个摊位卖过菜。一年后,他在一张报纸上读到一则小广告,说中国需要律师。高于是开始上课,到1995年,他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

这时是高开始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

他最初处理的是医疗纠纷诉讼和经济案件。他曾是党员,他的工作受到政府赞扬。但是,高的兴趣迅速扩大范围,他开始接手人权案件。

他开始为被政府骚扰的牧师辩护,包括一名因印刷和分发圣经被判处三年徒刑的牧师。他加入了一个律师团队,为在北京的家庭教会做法律辩护,他也主张其他人的信仰自由,包括被政府镇压的法轮功人士,他们在中国面临着酷刑和监禁。

“作为一名基督徒律师,他代表了那些弱者”,他的妻子说,“他代表了自由”。

高也代表了对中共当局的一种威胁。政府官员指示他停止受理法轮功的案件,安全人员开始跟踪他及其家人。高没有退却,他给中国的总理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更多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的官员们在2005年暂停了他的律师执照。

同年的晚些时候,高正式与共产党决裂。他在2005年12月13日的一封信中说,这个党试图在“折磨人们,让人们失去良知”,他还宣布:“今天,我,高智晟,一名党的成员……正式退出这个不仁不义的邪党”,他总结说:“这是我生命中最值得骄傲的一天”。

不到一年后,高智晟消失了。

起初,他还继续为人权案件提供法律意见,并发布了对新疆基督徒迫害的第一手报告。他试图去探访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

高也写了一封公开信,迫切敦促全世界的基督徒说:“……我们的家庭教会成员正遭受着中共政权的迫害,所有愿意爱主的人们,‘用我们的全心、全意和所有的力量’来爱主,而不是爱那个中国共产党”。

随着高的呼吁活动越来越公开化,当局对他的监控日益加强。数十名安全人员跟踪他、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他的案子吸引了很多国际关注,美国国会在2006年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骚扰高智晟和其他的活动人士。

耿和说,她的丈夫知道他的工作是危险的:“他总是说,如果你代表了人权的案件,你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就成为了下一个受害者。

当局在他探望他姐姐的时候逮捕了他。他被拘留了4个月。在2006年12月,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有期徒刑三年。

也许是因为国际关注,当局又对他进行了缓刑五年的决定,但对他的骚扰更为严重。 2007年9月,高智晟再次失踪了。

当他50天后再次出现时,他对秘密警察对他的审讯和精神折磨写下了痛苦的指控,他说,那些人狠狠地用电棍打他赤裸的身体。

2009年初,高智晟认为他的家人应该逃离。同情他们的人士帮助发起了这次逃生计划。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乘坐火车跨越边境山区。

当他们越过边界时,前持不同政见者、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与耿和与她的孩子们会面。在最后一次用手机与高智晟的通话中,傅希秋说,他问了高智晟是否愿意逃离。

“我能感觉到他被撕毁了”,傅希秋在最近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说。“但他说不。他觉得他的职责是留在中国,并继续战斗......听到这个回复很艰难,但这是他的选择。”

耿和与她的孩子们于2009年1月抵达美国。一个月后,高智晟消失了。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国际特赦组织报告说,中国官员否认拘留了高智晟。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报告称,中国政府没有回应有关如何对待高智晟的请愿。

2010年3月,高智晟再次短暂出现,他接受了美联社记者的采访。美联社报道说,他看上去“很疲惫”,他描述了遭到中共当局14个月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两个星期后,高又消失了。

近20个月过去了,没有他的任何下落。 2011年12月,中国政府宣布高智晟被关押在新疆偏远的沙雅监狱。他们称,高律师违反了他的假释规定,他将不得不在那里再服刑三年。

在加州,高智晟的妻子是含着眼泪讲述着这些艰难的经历。她感谢在美国能安家,但她对与丈夫的分离忧心忡忡。她在慢慢地学习英语,但她是通过一名翻译接受的本次采访。是一些朋友和援助团体在帮助他们的一些开支,但经济是紧张的,耿和在帮助照顾一名台湾的老年妇女做零工。

她的孩子们调整得很好,女儿在上大学,儿子在上小学。但耿和在与孤独做斗争。她很少与其在中国的家人通话,因为当局可能会监听他们的电话。她为高智晟担心。要了解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是不可能的,但她相信他的基督教信仰会支撑着他。

(译文为节选,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