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移民回国轶事 为何闹了才有杯热咖啡


春秋航空,“闹”了,才卖一杯热咖啡

这次回国,临时有事,还多出了搭乘国内航班的经历。国外的生活经历,搭飞机,于我是件避不了,才做的事。这种心态的缘由,只源于对飞机失事的恐惧,至于对搭飞机的过程,从不费心思量。因为每次搭机,得到的服务都很友好及时,除了偶尔舒适地坐着,看着空姐空少走来走去,心里希望他们再美一点外,真的没什么要求。

对于国航的经验,除了二十多年前的中国民航,其它我是一无所知。这回飞行的机票,是弟弟网上定的。我只负责一大早赶到指定柜台,抬腿上机。然而,世上的确没有一件事,可以和你的经验一模一样。

我提了一个手袋,清晨五点不到,赶到虹桥机场。找到春秋航空的柜台后,第一件事,去找咖啡。转一圈,才发现整个候机室没咖啡。不光没咖啡,中餐食店也不开门。我低头笑自己:你以为还在国外呢,咖啡店24小时开门?笑完,顺手揉了一下肚子,算是给个安慰,然后抬头四望,排解咖啡因的肆孽。我看见好多人手上都有保温杯,可以去取水机前免费拿热水!哇,真是太棒了,有滚烫的热水,免费提供!人们冲花茶,冲奶粉,冲方便面,一派热闹。

我把身体深嵌进椅子里,头埋得更低,努力排解得不到一杯热咖啡的忧郁:忙碌的早晨,必需的早餐,这么好的商机,航空公司提供免费热水,为您解决。多么无私良善,我应该感觉高兴!这时,我身边走过来几个讲上海话的人,高个的男人想坐在我的对面。

“不好意思,这位子有人,他去拿水了。”对面的女人,不急不徐地说。“候机室里的座位,谁来谁坐,不可以替人占座!”男人恼火地回答,让我惊讶,不仅看他一眼,他正好又摆出一副不屑的面孔,鄙视地看了对方一眼,抛下一句:“算了,算了,谁让我不是在美国搭飞机呢!”然后,昂着高傲的头颅,神气地走开。

我笑了,突然间感觉开心。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大鸣大放,自以为是的男人了。四周围,也只有我一个人在笑,不让座的女人,打扮时髦,听完他的话,连眉眼都没动过,完全当他透明。

上机以后,我发现刚才争座位的男人就坐在我后面,只听他一边举手放箱子,一边抱怨:“该大的地方小,该小气的地方又大方。在美国搭飞机,哪里需要受这种罪!”这时候,我的眼前又出现那杯在美加随处可得的咖啡,就相信这个男人可能真是刚从美国回来的了。可叹,一个中国男人在国外生活,怎么就没学到出门在外的绅士风度呢!

一上飞机,就发现春秋航空不供应食物。立刻掏钱要了杯咖啡。八元钱,上来的是一杯热水冲泡的咖啡,没有鲜奶,只有伴侣。更要命的是,咖啡是凉的!

“麻烦您,替我在微波炉里转一下,这咖啡太凉了!”也许我忍得久了,要求的语气强烈了,总之那位空少的生硬反弹,让我吃惊!

“飞机上的咖啡都是这个温度,不信你去坐世上任何一家航空公司试试,一定会发现咖啡就是这个温度!”他看见我的瞳孔在放大,才降低语调,补充道:“因为咖啡太烫,不安全!”

我盯着他看,半天无语。他很年轻,中等个子,尖脸白净,高鼻细眼,棱角分明,浑身洋溢着与职业很不相称的冷冷味道。说也奇怪,他回视我的目光,渐渐由冷变热,让我突然体会到他粗暴无礼地回答,不是针对我的,是一种与我无关的原因,让他说出了上面那些无知的话。

“是吗!这我还真没听说过。”我压抑着自己,轻声回答,保持正常语气,眼神就冷峻地盯他一眼,很想告诉他:“没有在其它飞机上喝过咖啡的人,是你!”之后,我就低下头,看我的书去,并暗暗告诫自己:今天你最好把那杯咖啡忘记!

当我几乎忘记的时候,这位扮酷的空少,端了一杯咖啡,又出现在我面前:“我替你重新泡了一杯,这一杯一定比上一杯烫一点的。”他一边轻声说一边把咖啡和伴侣放到我面前,眼睛看着我,示意我尝一口。

我举杯喝了一口,这回我敢肯定他用的热水一定比先前的烫,只是咖啡是一样的难喝,但我微笑着说:“是的,够热了,谢谢你!”他也笑了,满意地走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很庆幸自己的敏锐:这时候的他,才是真实的他。先前我没给他难堪,是正确的选择。他的服务不够好,但是他的服务精神还是在的,也许有一天,他会成为一名非常好的空少。

春秋航空,“闹”了,才卖一杯热咖啡,回程的南方航空,干脆上演了一场闹剧。

南方航空上的污言秽语,回程象来时一样,一早来到候机室,找好南方航空的柜台,就去逛书店了。买到了莫言的《蛙》,直到登机后,一路读着这本书,很精彩!

虽说我沉浸在《蛙》带给我的满足中,但也不至于两耳不闻窗外事。到点了,飞机怎么还不飞啊!这时,机长的声音响起:我们这班机,一切就绪,整装待发,但是由于航空管制,不得起飞。何时放行,难以预测,请大家耐心等待。

机长的话,一清二楚,不飞和飞行安全条件毫无关系,所以我立刻放心地等待,全心投入到《蛙》的世界里面,没有理会别人的不满躁动。

不知过了多久,和我同排但隔着过道的中年男人,突然”腾”地站了起来,破口大骂:”操&&,你们还飞不飞了!”接着就是脏话连篇地申诉:”本来,这会儿已经到上海了!他&&,你不飞,不要让我们上飞机啊!”

人们在所有的脏字中,立刻听到了这句合理的话,开始纷纷赞同。奇怪的是赞同的方法都和他一样,用脏话骂人,而且都是一些中年以上的男人。我身边的男人,是个北方大块头,坐飞机一定要侵占别人领空的那种。他和前排叁个男人,显然是一起出差在外,这会儿也加入脏话盛会,搞得我实在看不下书去了。

抬眼看首先开骂的男人,瘦高个,黑脸横肉,浑身透着”野”味。张牙舞爪的样子,就算有千百个理由,也没有一丝可爱之处。骂了一阵,他累了。开了头顶上的箱子,找出一点吃的,递给了后排的叁个女人,轻言轻语,温和地用上海话问她们饿不饿。那个反差,真是吓人!不过更吓人的是这叁个女人的态度。从他开骂到现在,这叁个女人没吱过声,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她们显然是他的妻女。她们穿着休闲,少女在打游戏,母亲在翻机上的杂志。她们的嘴唇微动,发出别人听不清的声音,算是拒绝了男人的关心。

“他&&,还不飞,想要饿死我们啊!操&&&&”男人遭拒后,又开骂了。我不自觉地皱眉,好像那些粪喷到了我脸上,然而他的妻女,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女人们没反应,老男人们的反应却很热烈,骂骂咧咧地吵着开饭。空姐把饭拿来了,他们嫌不好,又把粪喷到她们脸上去。

我惊讶地看着他们,感觉他们真的很勇敢,敢把“粪”喷到替他们送饭的女人身上,他们不怕不小心吃到女人报复他们而藏在饭里的“粪”吗?

我身边的男人一边骂人,一边开始和前排的同伴商量,吃不吃机上的饭:”他&&,上海那帮人可能已经到餐馆开吃了,我们怎么也赶不上了!”说完开始打电话:”他&&,你们吃吧,我们赶来和你们桑拿洗澡!”

我后面坐了叁个年轻的男人,好像从没加入过骂战,只是在空姐送饭时,坚持要两份:”我当然应该吃两份了!如果不是你们不飞,我这会儿已经坐在我妈的餐桌边,吃大餐了!”我听了,象鼓掌一样地响亮地笑起来。这场骂战开始后,我听到的唯一一句最干净的话了!

飞机终于飞了,所有的男人都安静了。我很奇怪,为什么年长的国男,会比不上年轻的男人?他们的勇敢,难道真的只能表现在脏字上吗?

不过,有一点被骂出来的理由,是值得思考的,南方航空为什么要我们去飞机上等两小时,而不在候机室呢?

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脏话连篇的登机经验,也有一种无奈在里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