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人的战俘文化

2013-10-06 22:33 作者: 程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06日讯】住在纽约市的皇后区十多年了,只要一有空闲的时间,我就要一个人开着车去新鲜草原的那家巴恩斯 • 诺布尔书店看书和看杂志。一个秋日的下午,我按老习惯又将车停在了那条既安静又整洁的179街左侧的路边,熄了引擎,拔下钥匙,下了车,锁上车后,像以往那样朝着书店信步走去。就在我即将要横穿马路,从马路左侧走向马路右侧之时,我斜视的目光瞥见的一辆老式汽车后面挂着的一个醒目而又特殊的车牌一下子吸引了我。

那是一块与其它的车牌决然不同的牌子,是一块我来美国后从来不曾见到,或者说从来不曾见识过的汽车车牌。只见上面赫然印刻着这样三个英文单词和三个阿拉伯数字,它们的先后顺序依次是 —— Former Prisoner of War 119 。啊哈,这英文的三个字不是分明写着“前战俘”吗 !就是说,这块车牌中文的意思是“ 前战俘119 ”。我不觉一愣,觉得有些蹊跷,感到这或许是这位汽车的主人别出心裁,自己随心所欲刻制的一块车牌吧。可这么一来,若让警察发现了,是会在后面按响警笛,叫停住这辆车,并对其开出罚单的哟 ……

说实在的,我当时真的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心里在想或许这是一辆根本就不开的老车的车主在搞个什么新花样吧。刚想迈步继续前行,不知为何还是戛然止步,重新退回了两三步,走近了这辆汽车的车尾,蹲了下来,仔细地看个究竟。没错,这果然是一块纽约州汽车管理局制作的、正规的纽约州的汽车牌照,上面清晰可见英文 “纽约州”的字样,而“ Former Prisoner of War 119 ”这几个字,也端端正正地刻制在这块以白色为衬底的车牌上。

纽约州汽车车牌的品种,五花八门,算得上是一种独特的汽车文化了吧。通常情况下,前面三个英文字母、后面四个阿拉伯数字的车牌,是纽约州汽车管理局制作与颁发的正式车牌。但除此之外,不知为什么又衍生出了数不胜数的、车主多花一些钱就可以从纽约州汽车管理局那里以个人的名字,抑或自己选择的英文字母为其车牌牌照上字样的一批特立独行的、毫无规律可循的车牌。但是,这个写着“前战俘119”字样的车牌,我相信,许许多多人都是不曾见到过的。

朝着书店的方向走去时,我不禁想到了书店里摆放着的那本记述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麦克阿瑟戎马一生的精装本画册。1945年9月2日,停泊在日本东京湾的美军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了日本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的受降仪式。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道格拉斯 • 麦克阿瑟,作为盟军最高司令,端坐在受降签字方桌前的那幅照片,可称得上是宣告美、中、英、苏等同盟国战胜日本法西斯最为经典的一幅历史性的照片了。 这张照片上,他的身后站着两位瘦弱的将军,就是两位战俘 —— 两位曾被日军俘虏并一直关押在中国沈阳日本战俘营里的美军将领乔纳森 • 温赖特和英军将领阿瑟 • 帕西瓦尔。这两位分别在菲律宾和新加坡被日军俘虏的将领,不仅以胜利者的姿态昂首挺立地站在了日本政府投降代表重光葵和日军投降代表梅津美治郎的面前,同麦克阿瑟一起作为胜利者的姿态接受日本人的投降,他们俩还分别获得了麦克阿瑟用五支钢笔在《 日本无条件投降书 》上签字时使用的第一支和第二支钢笔,即麦克阿瑟签下了自己名字“道格拉斯”中的Doug 这四个字母的第一支笔,和写下了las 这三个字母的第二支笔。

这种对于本国军队中在战场上被敌军俘获而沦为阶下囚的战俘,不仅不摈弃,不歧视,反而在班师振旅之时将其视为冲锋陷阵的英雄的现象,璞玉辉金,班班可考,是美国国家的一大特色,是别的国家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说显示得微乎其微的。

这个小小的车牌,显示了一种不同流俗的文化的存在。那就是,在美国,存在着一种独清独醒的“ 战俘文化”,存在着一种人人不以战俘为耻,人人敬重战俘的和谐氛围。我们可以看到,不仅美国政界与军队中的高层视战俘为英雄,美国的平民百姓更是尊重这些战俘。纽约州汽车管理局颁发了这块写有“前战俘”字样的车牌,开着这辆车的前战俘荣光焕发地驾驶着这辆车在美国的国土上自由地行驶,美国的警察与民众对车上的这位前战俘投以别样敬慕的目光 …… 所有的这一切,似乎是在告诉人们这样一种理念,即:为国家上前线打战是光荣的,即便你没有为国捐躯而被敌人生擒活捉沦为了战俘,你也是条汉子,算得上是个勇士!

两个小时后从书店回来取车时,我竟同这位“前战俘”不期而遇,在他从寓所里出来准备开车去办事的时候遇上了他。同这位身高约六英尺出头的老者简单地攀谈了四五句的交谈中,我知道了二战时他是美国陆军航空兵部队重型轰炸机上的领航员,他是在1945年3月一次执行轰炸日本东京的任务时被击落而成为俘虏的。后来,他和战友们被日本人关押在东京以北约30英里的崎玉县的一座破旧的修道院里。不巧的是,这位“前战俘”当时真的有急事,所以未能获知更多的我想进一步了解的一些情况。但从他风淡云清的谈吐中不难看出,开着这辆表明自己曾当过战俘的汽车,他觉得甘露法雨那般无上荣光。因为在那场同法西斯的搏杀中,他为了美国的家园,为了全人类,打败了法西斯,他虽当了俘虏,却怎能抹杀得掉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建树的功勋 ?

对战俘,人们由衷地怀着的敬畏之情,这是一个国家国民素质高雅与人文民俗纯良的具体体现,是美国这个建国不到三百年的年轻国度之所以能够蕴含着如此旺盛之朝气与活力的表征之一。纵观而论,美国的这种战俘文化,既表达了国民慰勉的心态,又显示了政府恢宏的气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