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半边天到剩女 中国女性权利有改善吗(图)

与新书作作者《剩女:中国性别不平等死灰复燃》的问与答


剩女
2014年4月10日,在北京市中心的商业市中心的商场,一个女生从大楼橱窗前走过。(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4年04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王勇编译报道)据中参馆网站4月23日消息,中国超过30载一胎化的政策导致了中国女性人口巨大的短缺问题,中国人口正处于极度不均衡的状态,目前男性比女性人口多出1千8百万人,2020年这个数字将爆增到3千多万人,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

以供给需求的自然法则来看,女性的供给远少于男生,似乎女性理应有经济的优势地位,但事实不然,原任记者的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洪理达不认为女性处于优势的地位。

“现在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中国都会区的女子因人数较少而给她们带来经济上的利益,” 洪理达说道。她在清华大学的三年进行了很多调查研究“剩女”,取得清华大学的博士学位,她的新书将于5月1日在美国上市。

自从毛泽东高喊: “女人撑起半边天”起,洪博士提出了强而有力的证据,中国妇女的人权已严重的倒退。

洪理达基于两大因素而得出她的结论:1)官方媒体进行若干宣传以催促都市女子尽速结婚;2)法律上的限制以及文化上的规范,使得大部分的妇女无法取得财产的所有权。

引用2012年Horizon China的调查报告,洪博士指出在中国的主要城市中只有30%的结婚家庭,会用女性的姓名来登记财产,尽管70%的财产来源来自于妇女的贡献,如在离婚时,在分配婚姻的财产时就使女性处于一个较为弱势的地位。

在2011年引起争论的中国最高法院通过了一个新的国家结婚法的解释令,表明除非有法律上的证明,否则结婚财产几乎皆属于丈夫所有。

以下是与洪女士的访问。

问:你的书聚焦在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所进行的不堪的,普遍丑化女性的运动上,带给25岁未结婚的中国女性(剩女)精神上的耻辱感,你提出质疑认为中国共产党把全国妇女联合会作为一种工具,作为保持社会的稳定并创造更多的教育人口,因为官方假设都市女性养育的孩子较为聪明。

你能解释一个本应提升妇女人权的组织,但实际上所作所为却是打击妇女的人权呢?

洪理达:举例来说,如你所看到中国的劳工团体,你看到国家所成立的工会团体他们不是真的保获劳工的权益,相同的,全国妇女联合会应该是促进妇女人权的组织,但结构上,他们是中国共产党组织的一部分,因此他们需执行积极催促妇女结婚这样的指令,因此产生了剩女这样的标签,这是可怕的,这里边有强大的反弹力道。

但这些部分起了作用,中国的妇女对他们成熟轻描淡写,不去取得婚姻的财产,却很匆忙的进入一个不理想的婚姻联盟中。

很多年轻的妇女真的相信这些官方媒体所说的话,在我进行的所有面谈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发现这些非常令人泄气的结果,我都会告诉她们应有能尽情享受一切快乐与机会,可以去念硕士、过很棒的人生,但他们都把这一切放弃了,因为他们恐惧她们找不到一个丈夫。

广告的力量

没错,大部份的报导以诋毁剩女的方式,几乎千篇一律的在新华社以及其它官方大报纸重复登载,很难抵抗这些报导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力。

中国男女比例如此悬殊,你可能会想应该有很多报导建议中国的男子该如何将自己改变的更加有吸引力。不幸的是,报导的潮流完全与之相反,我并没发现官方媒体的编辑去告诫男人要成为一个更会照顾人的丈夫,否则他的妻子可能会对他不忠。

社会有不少故事描述剩女为拜金主义,有太多欲望,像是流行约会电视节目的台词,宁愿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在脚踏车上笑,但人们不了解这些是照稿子念的。

问:写书的初始动机?

我一直对女性议题有兴趣,我们2009年搬到北京,我在美国之音工作。

我为了记者签证等了9个月!我曾想到要如何去做,在最初的时候,我本没有想到要写书。

在那个时候,我妈妈身为中国的学者,建议我读一个博士学位,因此我就向清华大学申请了奬学金,写书的事就慢慢的开始了。

当我参加了一个经济社会学的研讨会,我作了一个小型的房地产生态调查,到了2011年婚姻法案的补充条文对女性极大的不公。

我开始在微博上发表一些意见,邀访人们来参与研究以了解性别如何影响买房的行为,受邀者接受调查的结果将我吓到了。

这是很有趣的,一个如此强而有力的作品出现了,原因只因为你的记者签证延期了,可能中国政府应该思考这个问题,不要让国外签证审查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问:学术界喜欢Vanessa Fong的论点,说中国都市女性的生活状况已改善,因为中国一胎化的政策,父母在没有儿子时侯,更愿投资在女儿身上。

答:我同意因为一胎化的政策,妇女的教育权会得到改善,然后接下来呢?

在我们的访谈过程中,我发现,父母较有意愿买房给女儿,假主他们只有一个小孩时,假如他们有儿子,他们几乎总是买给他们的儿子,我们有5个只有女儿的案例,其中有一例她们的父母选择帮助男性亲戚购买房子,而非买给自己的女儿。

问:您认为放宽一胎化政策将如何影响都会区的妇女?

答:最近一胎化政策的改变,使得夫妻可以多生一个小孩,前提夫妻中一人也是独子话。从剩女的运动中政府决定提升人口的质量,我猜想未来将有更多手段鼓励受教育妇女生育小孩,而未受教育者将会有所限制。

问:有什么可以做的以改变目前你所描述存在的社会不公平现象?有任何的曙光或药方改变现在的状况?

答:目前政治的制度是严峻的,留给人民的只有个人的抗拒,我确实想要这本书带来更向上的希望,因此我选择一个非常愤努的女性拒绝结婚的故事作为结尾。

书中有提到中国高等法院通过一个关于家庭暴力的法案,中国目前仍没有任何的法律条文处罚家庭暴力,但基本上,中国的制度对妇女的人权是相当差的。

(译文有删节,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