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历史人物纵年过80也要抓回来坐监(组图)

2014-04-29 11:17 作者: 铁流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4/03/03/20140303152907144.jpg

【看中国2014年04月29日讯】题记:何谓授带官?简言之就是国家首脑级人物出访外国的隨身武官,他就是這么一个高级人物,故在毛泽东“阶级斗争”的年代,纵年过八十也要抓回来坐监,不然何以展示“无产阶级专政”的风采。

刘仕元,算个历史人物。他早年留学日本,参加孙中山先生同盟会,为推翻满清卖过命,是国民党元老。抗日战争爆发,他赞同汪精卫主张:中国实力不强战不过日本,应妥协存图,用空间换取时间,待国力强盛后与日本决一死战。是中共痛斥的汉奸“妥协派”。

1935年他陪同国民政府华北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与日方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所签订《何梅协定》的授带官。“毛选”二卷上有他的名字。何谓授带官?近似今日陪同国家元首出访的武官,军衔应在中校或上校之间。

2014/04/28/20140428231437479.jpg
签订《何梅协议》

据“百度”介绍,“何梅协议”主要的内容是:日本为了实现侵吞华北进而独霸中国的既定国策,日本军部与关东军利用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着手全面实施分离华北,将华北变为“第二个满洲国”。但由于准备不充分,日本采取了以军事力量为后盾,在经济上加紧掠夺华北资源,在政治上制造分裂,策动华北五省(河北、山西、山东、察哈尔、绥远)“防共自治运动”,通过华北政权特殊化的方式,达到占有华北的目的。

“百度”还说:1935年5月2日夜和3日凌晨,天津日租界汉奸报《国权》社长胡恩溥、《振报》社长白逾桓相继被杀。日本指责此系国民党所为,是排日行为,向国民政府北平分会施加压力。与此同时,1935年15日,在热河南部活动的抗日义勇军孙永勤部受到日本军的追击退入长城以南的“非武装区”,日本指责中方破坏《塘沽协定》,由日本天津驻军参谋长酒井隆于5月29日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交涉。20日,关东军越过长城,消灭了这支抗日武装。这就是所谓“河北事件”。日本利用这一事件,在武力恫吓下,强迫国民党政府接受日本提出各种要求。国民党政府概为应允。但是,日本侵略者对国民党当局的一再退让和承诺并不满足,逼使中方用文书形式答复,以便作为凭据。1935年6月11日,日本方面将一份由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签署的“备忘录”送到北平军分会,要求中国方面照抄一份,并由何应钦签章后送交梅津美治郎。当时历史真相不得而知,国民党怎么解释无文字可查,只有请诸君诠释。

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他被任命为北京市的市长,相当于正部级干部。日本投降以汉奸罪关在南京监狱,不久获释在重庆国民政府任职。解放后被捕入狱,判处无期徒刑,从五十年代就关押在这里。多个儿女却是在学生时代就参加革命的激进派,在国共相争相斗争斗天的战争中,不但拿钱出来支持他们干革命,还拼死拼命保护儿女去追隨毛泽东打天下,现而今均是共产党内高级干部。1961年中共“七千人大会”后,政策相对宽松,他获得保外就医的假释,回到北京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享受人生不多的天伦之乐。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毛泽东发出“伟大的革命号召”:砸烂旧世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儿女们不敢再收留他,视他为烫手山芋,纷纷与他划清界线,交给“革命造反组织”,很快被首都红卫兵揪出来批斗,然后押解回省四监狱继续服刑,再次成了“罪大悪极”的无期犯。应了一句流行语:养儿干革命,革命把父伤,毛共最无情,一个活阎王,吃人不吐骨,何曾有天良?时年已八十有二的他,重新投入“阶级斗争”的绞肉机中绞拌。八旬翁又怎样?不毙你就是宽大。

他是个矮矮的小个儿,精精瘦瘦的身板,浑身上下没点多余肉,满头白得似雪的银发、眉毛胡须也一片白,乍看像个圣誕老人。他兩腿无力,行走早不便,但精神蛮好,成日躺在床上,静静无语。狱方对他还算人道,一人住间病房,宽宽绰绰,阳光充足。他床上所用被缛床单和身上所穿的衣服,以及一些吃的食品,均是从北京带来或寄来的。那挂床上的蚊帐透明无色簿似蝉翼,一看就知是很高档的东西。他说话待人极为和霭,无论对什么人都客客气气,笑容可掬。他统称我们是医生,给他做点什么,诸如打扫病房清洁、整理床单、送杯茶水,他都要说“谢谢医生”。偶尔也要求犯护扶他下床,躺在一张阳光能照射到的椅子上闭目养神,安静得像具木乃伊。我对他又敬重又同情。尊敬,他没有一点狗的性格,对狱吏从不搖尾乞怜,从不提一点要求;同情,这么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不能与子孙住在一点,孤苦伦仃,孑然一身,连咳一声都没力气,关他干什么?难道他能飞能跑能打倒共产党?真不可理解,比毛泽东还长十多岁的他,就不能给点人道?显然這是监獄做不到的亊情,纵能做到谁又敢做?对“阶级敌人”就是要狠啊!不狠,怎么叫“无产阶级专政”?這是毛泽东治理国家的“国策”,自无有人敢违犯,不然何以是“马列主义”天条。

大概是1972年春天的上午,我去收拾病房,先扶他坐在窗前的木椅上。!他手扶着木椅静静地闭目坐着,似睡非睡没点声音。我收拾完病房正待出门时,他用干瘪的手轻轻向我示意,我即走过去将头贴近他听其吩咐。他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的蠕动了好几次,才说出一句:医生,今天我可能要走了……

要走了,走到哪去?我望着他干瘦的身躯,喃喃地问。他没一点表情,好一阵才睁开双眼,看了下四周环境,毫无留恋地再次低语:我要走了,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语毕,紧紧地合上双眼。我似乎一下明白了,他说的“我要走了”,就是生命要结束的意思。

难友车玉生医生曾说:一些神智十分清晰的病人,在死亡前会知道自已生命即将熄灭,也许是心脏异动地一搏,或是大脑的一个闪念,再不就是血流突然地一顿,这是医生与第三者无法发现的,只有病人自己知道死亡的到来。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雷蒙德•穆迪博士在研究过150个濒死体验者(经历过"临床死亡"后复生的人)的案例之后,试图为人们揭开死亡真相。尽管濒死体验发生的情境,以及亲历该种体验的个人性格都有着巨大的差别,但需要肯定的是,在这些人"濒死体验"的陈述中,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相似性情行:

1. 明知死讯。他们亲耳听到医生或是在场的其他人明确宣告自己的死亡。他会感觉到生理的衰竭到达极限。

2. 体验愉悦。"濒死体验"的初期有一种平和安详、令人愉悦的感受。首先会感到疼痛,但是这种疼痛感一闪而过,随后会发觉自己悬浮在一个黑暗的维度中,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最舒服的感觉。

3. 奇怪声音。在"濒死"或者"死亡"的时候,有奇怪的声音飘然而至。一位年轻女子说,她听到一种类似乐曲的调子,那是一种美妙的曲调。

4. 进入黑洞。有人反映他们感到被突然拉入一个黑暗的空间。你会开始有所知觉,那就像一个没有空气的圆柱体,感觉上是一个过渡地带,一边是现世,一边是异域。

5. 灵魂脱体。发现自己站在了体外的某一处观察自己的躯壳。一个落水的男人回忆说,他自己脱离了身体,独自处在一个空间中,仿佛自己是一片羽毛。

6. 语言受限。他们竭力想告诉他人自身所处的困境,但没有人听到他们的话。有一名女子说,我试着跟他们说话,但是没人能听到。

7. 时间消失。脱体状态下,对时间的感受消失了。有人回忆说,那段时间里,他曾不停地出入自己的肉体。

8. 感官灵敏。视觉、听觉比之前更加灵敏。一个男子说,他从未看得如此清楚过,视力水平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增强。

9. 孤独无助。在这之后,会出现强烈的孤立感和孤独感。一位男子说,他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和别人交流,所以,"我感到非常孤单"。

10. 他"人"陪伴。这时,周围出现了别的"人"。这个"人",要么是来协助他们安然过渡到亡者之国,要么是来告诉他们丧钟尚未敲响,得先回去再待一段时间。

11. 出现亮光。在"濒死体验"最后的时刻,会出现亮光。这道光,具有某种

"人性",非常明确的"人性"。

12. 回望人生。这个时候,当事人会对一生做一次全景式的回顾。当亲历者用时间短语来描述它时,都是"一幕接着一幕,按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移动的,甚至伴随着画面,当时的一些感觉和情感都得以重新体验"。

13. 边界阻隔。在这时,人会遇到一道可以被称作是"边缘"或者"界限"之类的东西,阻隔你到某个地方去。关于它的形态有多种表述:一摊水、一团烟雾、一扇门、一道旷野中的篱笆,或者是一条线。

14. 生命归来。如果有幸被救活了,在"濒死体验"进行到某种程度后,人们必须"回来"。在最开始的时候,许多人都想赶快回到身体中去,但是,随着濒死体验的深入,他开始排斥回到原来的身体,如果遇上了光的存在,这种情绪就更为强烈。

这十四种感觉,他属于哪种呢,应是一、二种吧?“感觉到生理的衰竭到达极限”和“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最舒服的感觉”。死,对一些人恐惧,对他却是一种解脱,甚至是一种安慰。如果此时他生活在家庭之中,陪伴生命的是满室儿孙,也许他不愿死去,会用美满向往的愿景,再争取活上五年十年。可陪伴他的是铁窗冷床苦雨凄风,留恋什么呢?

我为他凄然,由不得扯慌安慰地问一句:需不需通知家属?

他苦苦地一笑,蚊蝇似地耳语:他、他们、来不了,也不、也不敢来……

我发现,他在说這句话的时候,兩眼仍巡视一遍病房,似乎在寻找什么?当目光落在冰凉的铁柱上时,兩颗绝望的冷涩的眼泪滚了出来。唉,88岁的老翁就這样孤孤独独,一个人上路了……

2014/02/09/20140209212914247.jpg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铁流更多故事请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