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全民公投:网络战争 避无可避(图)


香港公投

【看中国2014年06月23日讯】民间全民投票今日中午展开,截至执笔之际,投票人数已逾12万。黑客欲透过网络攻击瘫痪投票系统,粗暴干预港人发声权利,反而激起市民投票意欲。香港和台湾的苹果日报同样在本周受到猛烈黑客攻击,连同早前政治漫画家Cuson Lo和社漫因上载漫画而遭Facebook封锁帐户,连串事件告诉我们网络战争已经一触即发。

曾几何时,大家以为互联网世界相对人人平等,任何人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社交网站甚至成为一些人民和异议者宣扬政见、推动革命、推翻独裁政权的平台。 很可惜,事实証明即使网络世界,当权者和人民的实力依然悬殊,拥有庞大人力物力的政权、企业或团体同样比“普通”网民更能在网络攻防战中占优。

网络攻击危机

“6.22民间全民投票”流动应用程式电子投票系统及苹果日报受到被形容为“国家级”网络攻击。前者本来使用三间网络服务供应商Amazon Web Services(AWS,亚马逊)、CloudFlare及UDomain(通域存网),全受到疯狂“分布式阻断服务攻击(DDoS)”。AWS在20 小时内录得逾100亿个系统查询,而CloudFlare与通域存网则分别录得每秒75Gb及10Gb的DDoS攻击,最终三个供应商都一度暂停服务。最 终,只有CloudFlare愿意继续为全民投票提供服务。
台湾和香港的苹果日报同样在本周中遭受大规模网络攻击,导至网站瘫痪。高峯时壹传媒网络录得每秒20GB的DDoS攻击,以及每秒有4,000万个 系统查询。翻查记录,多个网络媒体亦曾受到DDoS攻击,如《香港独立媒体网》、《主场新闻》和《852邮报》。《社会纪录协会(SocRec)》的 Youtube频道更被黑客盗用密码,近千条政治及社运录像遭删除。人权组织如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的网站亦不止一次遭黑客入侵,网页被张贴女性裸照相 片,并删除一些资料。
显而易见,黑客攻击已被广泛利用作打击异见的常用手段。全民投票的经验平台经验是,虽然有服务供应商如CloudFlare愈战愈勇,但同时有被网 络攻击而吓退的例子。当举世知名的社交网站Facebook亦遭受黑客入侵,服务一度暂停,其他网站能否有足够资源抵挡疯狂和针对性的攻击呢?

滥用举报机制

除了直接聘请黑客粗暴瘫痪网站,灭声还有其他简易渠道,如“滥用”网络服务的投诉机制。现时注册任何社交平台如Facebook、Youtube或 本地讨论区,用户基本上等同接受其使用条款,张贴讯息若违反守则,便毫不留情遭删除,如垃圾、色情、侵权或煽动仇恨等讯息。然而,Facebook等网络 巨擘,掌管逾十亿帐户,根本没时间逐一审视投诉是否合理,采用“宁枉勿纵”的机械方式删除成为快捷又低成本的处理方法。换句话,只要在短时间内发动有组织 性的集体投诉,瞬间即可封锁敢言或“唔啱听”的帐户,如上述Cuson Lo 和社漫的 例子。花时间和精力向Facebook解释、抗辩的责任却落到受害用户身上。Facebook乃本地龙头社交网站,本地社运或政治领袖恒常透过它发布资 讯。相对于发动网络攻击,向Facebook作出投诉的技术门槛可谓非常低,基本上有钱便可。笔者估计,类似恶意投诉会愈来愈多,却难以防御。
不管是网络攻击还是滥用投诉机制,往往很难有証据追查到幕后黑手。外国有些组织如Deflect、Equalit和Tactical Tech, 专门为提供网络保安训练、拦截DDoS攻击服务,有些更提供免费服务予非牟利机构。反观香港,多少社运或民间组织意识到科技介入的重要性?每次大型社会运 动集会现场,通讯网络挤塞,打电话、发短信甚至上网亦不是易事。七一和平占中运动如箭在弦,万一有人刻意干扰通讯设施,情况变得更恶劣,到时如何是好? (国内的电话用户,短信便经常遭审查和过滤)但愿今次疯狂的网络攻击,能提升本地民间社会的网络保安意识,使本地有机会组织、连结和发展类似外国的科技支援平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