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评论:香港占领中环公投正式开始了

2014-06-26 07:40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6月26日讯】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399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香港占领中环运动正式开始了。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关注香港问题,其中特别关注到占领中环这个运动,他们一直讨论了将近一年了,我也想什么时候正式开始呢?果然,在香港时间6月20日星期五正式开始了。

占领中环是香港居民反对中共当局的斗争进入了新阶段

中共在6月10发表了一个香港一国两制的白皮书,它的目的是为了阻止香港居民发动占领中环运动,现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正式开始了,也就是说香港居民反对中共当局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看看现在现状如何。

在6月20日中午时间,香港占领中环的三个发起人,我把他称作为“三君子”,香港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系副教授陈健民和朱耀明牧师这三个人,以及十几位泛民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他们在6月20日在香港的渣打花园和游行到附近的200位“毅行争普选”参加者,举行了全民投票誓师启动仪式,非常隆重。其中包括退休的天主教香港地区的主教陈日君、公民党主席余若薇、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等等,他们当天在一起号召、呼吁市民站出来参加6月20日开始的全民投票。

黑客攻击的目的是要瘫痪投票,打击香港居民投票的意愿

全民投票是从中午12点开始,到礼拜天还有15个实体的用纸投票的投票箱、投票站也开始运作。在运作之前,他们主要要靠电子和网络来投票,他委托给香港大学电子投票系统来操作,可是这个电子系统遭受了国家级的、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强力的黑客攻击,它要把这个投票系统瘫痪掉。

香港大学委托了三家公司提供云端的运算服务,其中有一家亚马逊网络服务系统在20个小时之内受到了100亿次,100亿次喔!以询问、输入、攻击等等方式,似乎要大规模的像海水般的、潮水般淹没这个投票系统,规模是非常罕见的。

但是香港占领中环的这批团队们,他们决心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办成功,所以他们还有一个计画,一旦上面三家云端服务的公司瘫痪掉了,他们就会聘请一个世界顶级的服务器、服务商来做后备,一旦现在的投票系统瘫痪不能操作了,他们马上有后备的世界级的Server服务公司来操作。(服务器服务)

同时他们为了让更多人有效的来投票,他们宣布了从20日到22日这3天的投票时间延长到29日,在22日星期天有实体投票站,29日也是个星期天也有实体投票站,并且还准备开放位于香港城市大学的票站,接受市民实体投票。

这个黑客攻击的目的就是要瘫痪掉不让你来投票,打击你香港居民投票的意愿。

“三君子”中的香港大学副教授戴耀廷表示,如果这次“622”投票,也就是说在这一段投票期间,如果人数达不到10万人,他认为就失败了,他们要向社会道歉;如果超过10万人,他认为这个票数就是个重量级的,他预估将来占中的人数会比预期的还要多。

占领中环投票目的是在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提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和原则立场

他投票目的是什么呢?投票的目的就是在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办法,向特区政府提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和原则立场,要得到香港市民的授权,香港老百姓同意这样的选举的目的和方法。投票的目的就是这个。

20日的中午开始,到了晚上11点59分,也就是说将近12个钟头,投票的人数已经达到了404,834人,所以这些人希望向100万进军。我也看了英国BBC网站,到21日的早晨7点,人数已经达到了43万人了。所以现在我可以预估,这样的投下去到了29日,还有7天,非常有可能达到100万。

那么我们做一个预估,假如100万里面有10%到20%是反对的,80%是赞成的,那么至少有80万人赞成占领中环。那么这80万人如果都能出来,7月1日都游行的话,那要打破香港的纪录了。上头我讲的是现状,今天、昨天发生的事情。

下面我来讲一下,占领中环的目的和手段是什么?占领中环,英文名字叫做Occupy Central,全称叫“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英文名字叫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简称叫“占中”或“和平占中”,由陈健民、戴耀廷、朱耀明这三位君子发起的香港的一个政治运动。

他们希望在2017年选举香港行政首长的时候,没有经过中共的筛选这样的一个程序,把这个筛选程序除掉,让老百姓真正能够公平、直接的、普遍的选举。那么你愿不愿意出来占领中环这个行动,完全是个人行为、个人决定的。它不是一个组织命令,而是一个公民运动。

那我们看看,我以前一直讲过几次了,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要由公民运动来走呢?因为中共在否决香港的双普选,有它的历史纪录,什么叫“双普选”?就是香港行政首长(特首)的选举,和香港立法会的60名议员的普选。香港在07、到08 年的双普选,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否决了,2012年的双普选又被否决了。那么现在北京同意香港可以在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2020年普选立法会(议员)。

北京同意在2017年选举特首,但是它保留了筛选程序

那么北京既然同意在2017年选举特首,但是它保留了筛选程序。谁有资格参选由中共决定而不是由老百姓、由香港居民决定,这就引发了占领中环的运动。因为中共这么做,它就违背了香港基本法。在基本法里边写得很清楚,当你普遍选举特首的时候,选举办法是由香港地区、香港老百姓做出决定以后,向人大常委会备案。

可是这次北京的白皮书,它就改说中央有决定权谁来参选,这就是它又一次违反了基本法。所以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基本法,任意解释基本法、窜改基本法,就迫使香港居民愤起而抗争。香港居民希望通过这次投票,来改变选举的程序、选举的结果,那就改变香港社会的走向,香港居民他们不想再被中共这些北大人、北京这些高官们全面控制香港,他们不要再做奴隶了。

那么占领中环现在已经被拿出来投票的有三套方案,在去年一年的过程中间,差不多有15个方案,讨论了大半年,最后在5月份确定3套方案,让香港居民来选择。这3套方案里面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包含了公民有提名权,香港的居民有提名权。第一个方案是学术界提出来的,叫做“平等方案”,除了公民以外,他要废除四大界别,也就是各个行业呀、教育界、卫生界、企业界、航运界等等,由香港特区政府指定的委员,这些统统要去掉。由立法会直选的议员,这里边有多少?30名。他们组成提名委员会,把这个权交给了立法会的直选议员、不是官选议员。

第二套方案是真普联的“三轨制”方案,也就是说公民提名、政党提名、提名委员会提名。这是第二个方案。

第三个方案是“人民力量方案”,也就是提出上面有四大界别的官派委员要去掉。那么提名委员会由谁组成呢?由民选的区级议员以及立法会议员组成提名委员会。

这3个方案也就从20日中午12点开始到29日。由香港的居民你18岁的,有选举权的居民,通过电子邮件,或者直接到投票箱去投票,你决定哪一个,或者你干脆说我哪个都不要,你有权利。

那么我们看看占领中环的支持者他们是什么态度?以及反对的是什么态度?

曾经当过香港新亚书院的校长,并且兼过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的教授余英时,他最近得到了一个唐奖的汉学奖这么个奖状,就是这两天得的,他人在美国。余英时教授表示,中共对付香港特首普选的另一个策略,就是它想把它转换为变相的一党专政。正是在这种极端不公平的情况下,香港才出现了公民抗命、占领中环的大运动,这也确实打中了香港官方和亲共人士的政治软肋。

公民抗命不但不是破坏政治、社会、经济秩序的激烈行为,而且是一种最和平、最理性也是最文明的方式,来促使政治合理化的运动。政治特首普选关系著香港所有公民的未来,与人权、自由、生命、尊严等等核心价值,都必须再经过公民普选这一关以后才能得到落实。在缺乏任何其它有效途径的情况之下,公民抗命、占领中环无异是争取普选的最重要手段。

第二位,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大律师李柱铭,他对占领中环表示支持,并且愿意成为第一个被告,就是政府你要抓,我就第一个出来。

6月23日天主教香港教区退休的主教陈日君表示,如果以对话没有办法争取香港普选,他不排除参与绝食或者以公民抗命参与占领中环。

那我们下面看看香港政府和中共对占领中环的态度是什么?现在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对英国的BBC表示,他说现在民间投票机构在投票当中,列出3个政改方案(就我上面提的3个方案),他认为都不符合《基本法》要求,他全部否定了。

那么香港政府发言人说,根据香港《基本法》和香港法律,并不存在全民投票的制度,有关投票并没有法律效用。他说任何政改方案,都要符合《基本法》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规定,获得市民和立法会2/3的议员大多数通过,以及在实际操作上要确实可行。这是香港政府的反应。

那看看北京呢?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在6月20日也发表了讲话,他说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任何形式的所谓公投,都没有宪制性法律依据,是非法的,也是无效的。

中共把今年定为解决香港问题的决战年

那么我们再看看中共的维稳系统它们现在怎么样做? 据了解,中共内部已经把今年定为解决香港问题的决战年,希望今年内根本性的解决香港的管治问题,包括政治改革、占领中环、反对派的政治前途、国家安全、经济发展等等范围,都希望得到一个关键性的发展。所以呢,北京对香港就拨出了庞大的维稳经费,很多个中央和地方部门就要提出和香港有关的专项工作,特别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和政治改革的,都可以很大机会分一杯羹。

除了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中共香港工委、中联办、国安部、公安部、港澳办、外交部、广东省公安厅这些部门以外,连澳门附近的珠海市公安人员,这些维稳系统 的人也插一手、也来分一杯羹,可见现在香港问题成了中国维稳系统发大财的好机会。它们都要把香港的事情闹得大大的,都可以在维稳系统吃香、喝辣。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来分析一下前景如何?在我看来,“占领中环”运动并不是要表达法律立场或者争取法律地位;而是要表达民意,如果现存的法律和多数民意违背,就必须要停止某一项法律的执行或者改变法律,严重的甚至要修改宪法。占领中环的这些人没有别的诉求,只有一个:要改变北京决定的选举程序。如果程序不改变,普选是空的、是假的。

所以我估计,7月1日上街游行的人至少会超过30万,现在已经投票的超过45万了,到月底如果达到100万,去掉反对的票以外,留下来的有7、80万人,如果这些人都上街,也打破了香港的纪录;如果出来一半(30万至40万人),我看应该是算靠谱的。

北京公布香港白皮书,能解决香港问题吗?不能

那么我们要问,现在北京公布的这份香港白皮书,能不能解决香港问题呀?你发表白皮书想吓唬香港人:不要举行占领中环。现在占领中环的行动正式开始了,从电子投票可以看出,老百姓都是用手机来投票,使用手机的是年轻人和中年人最多;不使用手机的老年人怎么办?有10到15个投票站,你可以利用两个礼拜天去投票。

这批人,我上次讲过了,他们打从心里根本不喜欢共产党,从骨子里反共。因为他们祖孙三代到香港为了追求自由、民主,现在你白皮书一下来,要把自由、民主统统收回去,连法治也收回去,他们怎么愿意呢?你用白皮书方式由“北大人”直接来管理香港,我看会失败得更大、更快,根本管理不了香港。那会造成什么结果?香港就会成为中国自由、民主的基地,也可以说成了反共的基地,谁逼出来的?中共逼出来的!

上世纪80年代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提出了治理香港的方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一个特殊的方针,要解决香港问题。为什么要这个方针?因为中共要让这些长期反共的人安心:我是要你们港人治港,不是要党人治港,不是共产党来治港。这一条,首先把香港老百姓安稳了。不是“北大人”来治港,是香港本地人来治港,这一条就基本上把香港的社会情绪稳定下来了。

还有一条《基本法》,《基本法》规定:大陆内地的法律不在香港实行。那就是“一国两制”,不是像白皮书讲的一国一制,实际上是一国两制,从法律制度上规定是两制。

第三,香港是司法独立,有自己的法律,而这套法律是沿用英国人一百多年留下来的英国法。

这三条保证了香港,1997年很快就回归了中国,并且相当稳定,可是之后的17年,中共就把这三条慢慢变化、篡改,不实行诺言,才变成目前这个状况。现在白皮书一出来,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港人治港变做党人治港,并且司法制度也没有了,北京要收回去,所有的权力是由北京给你多少,才有多少。这样往下走香港老百姓就不接受了,非常不接受。

根据白皮书所讲的一国两制,里边有两点,第一点是,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遇到了有新情况、新问题;第二,香港社会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实践一国两制这个重大历史的转折(这是白皮书里写的),所以北大人就要赤膊上阵,它自己来管香港。

但是究竟什么新的情况新的问题,你可以向老百姓交待,有哪些人不能适应实践一国两制的重大历史转折,究竟有那哪些人呢?它统统不讲,让你蒙在鼓里,让老百姓去猜,它从来不告诉你香港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而实际上香港遇到的问题是中共自己造成的,它一而再欺骗。我想它是通过白皮书来压制占领中环。

占领中环运动正式开始了,那么下一步中共应该怎么走呢?如果用和平方式不能走通,难道就用武力镇压吗?来对香港居民采取武力?我看问题大大。

那么有人说,白皮书背后究竟什么原因促使它出台?有的人说是共产党内部的斗争,果真如此吗?我就问了一个问号,果真如此吗?我就讲一个问题。今年3月份,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香港政策就变了,12个字只剩4个字了,只剩“一国两制”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拿掉了。那么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一定要中央政治局批准,那就不是某一个派系了,而是政治局的或者政治局常委的决定了,对吗?所以完全用派系斗争来决定香港问题,能说得通吗?我看很难说得通。

香港问题的关键是中共与香港居民的斗争,不是中共的派系斗争

关键的关键是共产党跟香港居民的斗争,这个是最基本的矛盾,这才决定了中共要走这个下策。做了这个下策还有其它的因素,包括北边有新疆,南边有香港,东边有日本的钓鱼台,还有一个越南的南沙群岛。所有的内外的形势,逼着现在中共的高层。再有一个,经济问题、社会矛盾、环境污染等等,所有这些问题都集中在一起了,是不是中共想找个突破口啊?拿香港来开刀,这是我的想法。

好吧,这是我今天的评论,谢谢各位,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