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视角】国家体制:中国经济的市场吸金器(上)

——“2014中国实体经济困局”系列之五

2015-01-15 09:36 作者: 王尚一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1月15日讯】(连载之五)

第二章 市场衰竭

第一节 市场吸金器

市场是实体经济的基本来源和导向。实体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将产品和服务卖到市场中,获得相应的现金销售收入。现金销售和减去成本和税费之后的利润决定企业生存和发展。现金收入多利润丰厚的企业获得发展,失去收入和利润的企业衰落和消亡。

中国实体经济主要面对两个部分三个市场。两部分是国内部分和国外部分,三个市场是政府投资、内需和出口,政府投资和内需属于国内部分,出口属于国外部分。三个市场在基本性质上截然不同,对于实体的影响也不同。实体往往专注其中一个市场,很少能够兼顾两到三个市场。由于三者的显著区隔,企业的性质和前景也显著不同。

2013年11月16日《钱江晚报》报道,中铁18局欠杭州某金属材料公司货款2300万元,加上利息合计2400余万元,一直未予支付。金属材料公司不得已提起诉讼,法院在2012年判决中铁18局支付欠款,但一年过去中铁十八局分文未付。法院认为其违反了财产报告制度,有能力还款而拒不履行当法院判决是一纸空文。其实恶意欠债不还中铁十八局已经触犯相关法律,但是中铁是央企是国家单位,国家既是裁判也是运动员怎么会判自己违规犯罪呢?所以地方法院毫无办法,而中铁肆无忌惮继续欠债。

市场吸金器是一个看似等价交换的市场实际只会吞噬金钱和财富。当实体企业对这样的市场投入越大销售产品越多现金亏损就越多死的越快。实体企业做市场卖产品的目的是为了获利,而面对市场吸金器,实体销售后被欠账和赖账,企业的产品销售得越多被欠账和赖账的规模越大,自身的资金消耗越快亏损倒闭的速度就越快。

如果上述杭州金属材料公司不做市场销售就不会亏损,销售2300万的货物被欠账结果是亏损甚至倒闭。从机制上,市场吸金器源于法律倾斜,欠债的人有底气不还款。中铁十八局从杭州公司进货时,杭州公司得到了市场销售额,该付款时十八局受到国家的相关法律保护对债务置之不理。对杭州金属材料公司来说,中铁十八局就意味着市场吸金器。

一个实体因为吸金器倒闭往往会引发一系列连锁亏损或者倒闭现象。中国本土实体的经营模式以低价格低利润靠销售量维持,企业高负债应收账款多现金储备少,这种特点决定企业抗风险能力极弱。2011年吸金器开始大规模赖账,实体的应收账款急剧增加导致社会资金链断裂,同时银行加快抽贷加剧企业资金紧张程度,实体为了撑住门面大量民间借贷。2014年,资金链枯竭,国内市场进一步恶化,大部分实体将遭受灭顶之灾。

忽视市场吸金器的实体将成为市场崩溃的陪葬品。2011年吸金器就开足马力引发社会资金链断裂(从2011年起,我在经济分析文章和私下的场合中,反复建议做企业和商业的人们尽快收手,卖掉企业或者关掉企业保住自己的成果)。这时,实体还认识不到资金链断裂更无法理解吸金器,实体业主继续投入市场,上述杭州金属材料公司就是个典型,不想坐着等死,结果往往是找死。

2014年1月5日,中国中铁发布公告称其执行董事兼总裁白中仁于1月4日跳楼自杀。“他近年患上抑郁症,部分原因可能是公司债务负担重个人压力大,整宿睡不着觉。”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有些局负债率超过90%,工资都发不出来。前几天,中国中铁旗下的中铁一局、中铁四局还组织人到中国铁路总公司要账,事情闹得挺大。”王梦恕表示,到年底该给工人结账过年,但资金迟迟不到位,领导们的压力很大。

白中仁自杀后中国中铁披露财报,截至2013年9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为6265.57亿元,负债总额为5315.9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4.84%,高于2012年83.92%的负债率和2011年82.64%的负债率,仅流动负债就超过4000亿,应付账款和其它应付款就超过2000亿元(超过流动负债的50%)。中铁的应收款超过1150亿元,与此同时中国铁建、中国南车、中国北车的应收款分别为710亿元、313亿元和325亿元,四家的应收账款总和超过2500亿元,应收款的最大头是铁道部。截至2013年9月底,中国中铁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22.1亿元,2009年-2012年,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是188.6亿元、9.6亿元、-134.8亿元和-41.9亿元。

数据表明,中铁从2010年资金状况明显转差,2009年188亿多正现金流快速变成2011年的负现金流-135亿元。2012年中铁资金进入枯竭状况,现金流规模越来越小。这从侧面暴露出,2011年以铁道部大停工为代表的资金链断裂,中铁在困境中苦苦挣扎3年后,2014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在中国,国家体制是主要的市场吸金器,受到法律保护。中国大陆法律的作用是保护国家体制即国有财产,私人欠体制的款不还,是侵占国有财产,体制侵占私人的款不还则可以忽略不计,体制经济利用自身的实力拖欠大量欠款形成市场吸金器。

通过市场吸金器,大量实体的资金被体制侵占。由于印钞从大规模的大水漫灌向中小规模的分类滴灌方式转换,体制经济中的一部分资金链从2011年开始断裂。

体制自身陷入危机时,通过市场吸金器从实体经济中吸金填补黑洞,而实体从业者大都既不懂政治又不懂经济和金融,前赴后继地做炮灰。在实体的输血支持下,体制经济延续自身的生存。体制经济是庞然大物,体制吸金器也是庞大的系统,通过众多方式众多管道从实体吸金。

中国中铁就是市场吸金器的一个管道。在中铁的流动资产中有将近2300亿存货以及将近1150亿的应收款,这些流动资产主要集中在高铁、地铁城铁、公路和房地产等工程方面,都是体制项目,中铁垫资承建。同时中铁的流动负债4000亿,应付账款和其它应付款超过2000亿,这2000亿应付款的对象主要是私营实体,铁道部和地方政府不给中铁付款,中铁也不给这些实体付款。

杭州金属欠款只是九牛一毛,在中铁浩大的建筑工地中还有着大量私营实体垫资,工程还没到验收阶段,大量应付款项没有体现在财务报表中。中铁可以被看作是个管道,以半体制半市场化运营的方式,将实体的资金用市场吸金器源源不断转移给体制。(待续)

(供稿单位: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