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黑暗立约,和魔鬼结盟(图)

评5万西城大妈、10万送水工与“朝阳群众”

2015-08-01 06:33 作者: 轩辕雨笠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8月01日讯】北京的中共当局为其残局阶段的生存正在做最后的努力,七月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大规模的抓捕是手段之一,大规模动员群众也是其经典手段。这不,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7月26日报道: “北京西城区组建大妈监督举报维稳机制,数以万计居民区大妈戴红袖标、红帽子或者穿红马甲,充当街区治安人员,并因举报而获得金钱奖赏。北京大妈维护北京社会治安做出贡献,但也被批评是职业告密,是专制统治的产物。

据海外头条报导,北京大妈不仅会跳广场舞,热衷炒卖黄金地产,还是北京警方的重要工具。官方报导说,近年来住在北京的多名网络大V、明星艺人嫖娼和吸毒因群众举报而被警方抓获,举报有功的北京“朝阳群众”被戏称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报队。在北京中心的西城区,以大妈为主的“业余情报组织”也战功赫赫。北京西城大妈“治安员”有七万多人,其中登记注册的有五万多人。她们日夜活跃在大街小巷和交通要道,不放过任何可疑情况。仍是官方媒体报导说,这些以红袖标、红帽子或者红马甲为标志的大妈治安员,仅在今年前4个月,就因为举报犯罪线索获得了56万人民币的“奖金”。她们去年全年所得奖金总数则达209万元。报导引述网络批评说,北京的这种万民监督刺探别人的机制折射出当年文革的影子。一个民众互相监视的社会,付出的代价是人与人之间丧失起码的信任。报导还引述评论说,北京市有18个区县,如果每个区县都有五万业余的监视告密队伍,则将有近百万自愿告密者,每20个人中就有一个。”

如果20个人中就有一个告密者,这彪炳的战绩一定能超越焚书坑儒的秦始皇时代、告缗的汉武帝时代以及满清文字狱时代。实际上,在极权主义国家,除了极少数不受极权理论蛊惑的特立独行的觉醒者外,很少有人能置身于告密氛围之外。党组织定期要求的交心汇报活动,也是个人向组织出卖灵魂的一种,如同古代宫廷的太监们,得定期把割下得阳物呈送上司过目,表明自己已经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了,表明自己唯一还能坚挺成一个男人的支撑已经消失,党组织如同宫廷总管一样可以放心:此汇报交心者已经如同阉人忠奴,绝无出卖组织、反叛组织、怒发冲冠、揭竿而起的可能。在极权主义的伦理和道德中,无论是举发亲邻、陌生人还是坦白自己的隐私,都是向党表忠心、求自身安全、换取物质利益的一种手段,都不会引起道德的内疚感,都被认为是正当且值得树忠烈牌坊的。

“西城大妈”“朝阳群众”“十万送水工”都将作为奇葩名词进入告密史。这是中共假借群众、裹挟群众、动员群众的惯技,从中共血腥暴力夺权时代,“群众”参与的演出就必不可少。在中共掠夺全国民众土地的时代,在号称“土地改革”,分田于农民最后却把农民和市民都玩于股掌,土地最后沦为所谓“国有”“集体所有”实则却是党有官有的时代,无数的底层民众在农村痞子流氓的带领下,参与了私有财产的血腥劫掠,所谓“群众”,不仅是法国社会学家勒庞所称的“乌合之众”,而且正如同莎翁名作《凯撒》中所言:“罗马人啊,你们正在打造的锁链终有一天会落到你们自己身上”,这些被裹挟、自愿或不自愿的民众,从没有想过中共所谓的分田地,竟然是逗他们玩玩,不仅几年之后所分土地全都“合作化”的名义下被收走,自己那点薄地也全被收走,绝大多数人都要沦为“人民公社”的农奴。反右,文革,清除精神污染,六四后的清查清理,哪一样不是假借“群众”的名号,裹挟着“群众”,以行浑水摸鱼的好事。每当我想起中共治下的“群众”这一政治概念,两幅画面就不由得跃入我的脑中:一副就是文革中暴君在天安门城楼挥手,城楼下黑压压的狂喜狂呼的红卫兵群众;一副就是美国电影《木乃伊》中木乃伊王子印何甸的魔力驱动下的埃及民众,正在追杀电影主人公。这两幅画面对比着看,就不仅极具喜感,而且对所谓“群众”的实质也会有所了解。

中共是动员群众和玩弄群众的行家里手。中共每逢帮派的堂会、帮派寿庆,都要大规模动员“群众”安保,一会儿打造京津冀护城河工程,一会儿玩三百万群众保卫奥运,一会儿玩八十五万群众保卫“国庆”,十万送水工加盟维稳,等等,小脚侦缉队、红袖箍儿不绝于神州大地,中共玩的是哪出戏?目的有二:一则向所谓敌对势力,尤其是向那些做梦也想掀翻特权垄断利益集团的人肉宴席的人权异议人士示威,对所有人进行恫吓:想搞街头运动?颜色革命?不看看西城大妈和“朝阳群众”的规模吗?“专制国靠恐怖”,中共对此有深刻的领悟与操作;其二,通过“维稳共与”,把这些“西城大妈”“朝阳群众”裹挟进极权专制的黑暗战车,一如《魔戒》中的黑暗魔君索伦和黑袍巫师萨鲁曼,一手打造强兽人与半兽人的部队,用戒灵和毒龙把很多软弱、贪婪的部族裹挟进其队伍,末日山的毒焰因此越发高炽,黑暗的魔影越发覆盖中土大地。那些参与维稳的“群众”在人肉宴上都能分杯残羹剩汁,一根骨头,至少也能捞件文化衫穿穿。他们或她们却全然没有想过:有一日,强拆到他家时,这些大妈和群众一样会“灭”了上访鸣冤的自己;正如摆摊刺杀城管队长的崔英杰在当兵时,绝没有想过他保卫的体制有朝一日会压迫得他连一个谋生得烤腊肠摊子也摆不成。

你会说:“住口!你对我英勇的西城大妈、朝阳群众、10万送水工污蔑造谣喷狗血!你没有看见她们也在举报犯罪线索?你是不是犯罪分子,是不是汉奸卖国贼和分裂分子恐怖分子,就像被我强大的专政机关捉拿下狱的浦志强?”

我告诉你:愚昧的人啊!西城大妈、朝阳群众、10万送水工对付小偷小摸、翻墙入户,只不过是中共维稳的一个幌子和副产品,主要目的还是对付异议人士和街头运动、颜色革命。如果国家的治安,必须靠大妈、群众和送水工维持,那么警察是吃几碗干饭的?纳税人缴税供养他们,不就是为了维护治安吗?而今猫不拿耗子,狗们拿着耗子,算哪门子事?警察该干的事不干,动员百万群众来干,这是哪家的规矩?文明社会、民主国家有这事儿吗?一年两百万的奖励经费列入人大预算了吗?经过公民和媒体质询了吗?

再说了,在极权社会,比如纳粹德国,比如法西斯意大利,对黑社会也是打击的,墨索里尼也整得西西里黑手党死去活来,但那并不表明墨索里尼政权的合法性。

在极权社会,“群众”“人民”这些概念都是党操控玩弄的,说你是“群众”“人民”你就是“群众”“人民”,说你是敌人是“山巅分子”,你就是敌人和“山巅分子”,连各种表格都玩弄人类社会不耻的语文不及格的游戏。比如,政治面目:“群众”,你就一个人,你填什么群众?但中共的表格就这么蛮横地制定了。通过这些没有羞耻感的谎言一遍遍重复,你不想做奴隶都不可能。如果说“西城大妈”,曾在新街口居住的人权律师倪玉兰算不算西城大妈?这么一个为了拆迁户辩护的当年风华绝代的女律师,活活被弄残了,荷兰颁发人权奖,还不让人家女儿去领奖!“朝阳群众”,住在朝阳的艾未未先生算不算朝阳群众?还有著名记者高瑜算不算北京群众?维权律师王宇、李和平等算不算北京群众?

我不否认,这5万“西城大妈”、10万送水工和“朝阳群众”,大多数并非十恶不赦的坏人与恶人,里面也有不乏动机单纯良善的公民,但是,集体的平庸之恶,集体的对社会沉沦、黑暗肆虐的沉默,集体的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助纣为虐,沦为黑暗魔王的帮凶,正是被中共裹挟的“群众队伍”的生动写照,他们在土改、反右、文革、六四、改革、维稳中时时都不忘捞一把,决不可能如同刘晓波、高智晟、许志永、郭飞雄、浦志强、高瑜等民族的先行者,为了自由民主和人权去受难;就是对照在沉默和愤懑中对中共暴政嗤之以鼻,怀着等待和期盼自由民主之花早日在中华大地开放的人,“5万西城大妈”“10万送水工”“朝阳群众”也都是些可耻的人,他们自身被中共奴役,却在帮中共打造锁链,这些锁链不仅加在自由民主和人权志士身上,也加在那些渴望摆脱极权暴政奴役的人身上。

他们就是“与黑暗立约,和魔鬼结盟”的人,虽然人数看上去很浩大,但时日一到,他们和她们、它们,都将送上历史的审判席,刻进历史的耻辱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纵览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