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中共承认最大风险已经来临,如何解决?(图)

2016-02-04 09:41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02/04/20160204183949602.jpg
习近平正处于最大风险的漩涡中心,如何摆脱风险?(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2月04日讯】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481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共终于承认最大风险已经来临,如何解决?

我原本已经写了《伍凡评论》第481期的文稿,准备结尾完稿,但昨天晚上,突然看到习近平在中共五中全会二次会议的讲话,之后,立即决定改写文稿。因为,在目前中国的现状和国际大环境下,各种意想不到的大事都可能在中国随时会发生。我们应该密切关注中国的时局变化和发展。

习近平担忧今后五年内中共政权会被迫中断

中共媒体在1月21号公布,习近平于2015年10月29号在中共18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内部讲话,他说:“今后五年,可能是我国发展面临的各方面风险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暴露的时期;我们面临的重大风险,既包括国内的经济、政治、意识型态、社会风险以及来自自然界的风险,也包括国际经济、政治、军事风险等”。习近平还强调,“如发生重大风险又扛不住,国家安全就可能面临重大威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就可能被迫中断。”

习近平在这个内部讲话中表示,要转方式、补短板,“不让局部风险演化为区域性、或系统性风险;不让经济风险演化为社会政治风险;不让国际风险演化为国内风险”。

看到上述消息报导之后,我马上联想到受中共多年残酷折磨、受苦受难,至今仍顽强活着的高智晟律师。最近他写了几篇文章,他断言,中共将在2017年临到可耻的崩亡下场,尚余两年左右时间,这个当今世间丑性昭然的邪恶政权,将历史性的崩亡。

高智晟的断言,与习近平的担忧是一致的,仅仅是时间判断估算有些差异而已。高智晟身在民间社会,有切身感受,其断言有民间底层社会众多的事实做依据。而习近平的担忧,是来自于党政军特各系统庞大的情报部门,上报的、各种各类的情报做依据。

高智晟和习近平的各自依据,实际上就是在中国大地各阶层各个领域,每天每时每刻发生的大小事件。而且表现的方式之一,是每年有20万起以上的群体维权抗暴事件的发生。而每天发生的大小事件的趋向恶化方向发展。相反的,向良好发展趋势的能力太微弱了。这就是习近平最最担忧的原因。

习近平的讲话,涉及到国内国际的经济、政治、社会、军事、意识型态和自然界等众多的风险,涉及众多的领域。在我今天的《伍凡评论》中,先谈中国经济和政治风险,其它领域的风险以后有机会再谈。

习近平首先担忧经济风险

习近平首先提到了经济风险,2015年GDP数据刚出炉,是正负6.9%,人们在怀疑,它的可信度有多少。1月19号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2015年中国GDP同比增长6.9%。去年3月,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的2015年中国的GDP增长7%左右的目标,“7%左右的GDP增长,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接受的”,6.9%的GDP增速恰恰是在7%的偏低的一点,正好是在李克强所谓的“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也就是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6.9%的数据是在去年三月份已经内定好了的,不会比6.9%更低。

中国国内和国际学者专家及媒体和研究机构不信任中共公布的GDP资料。

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有媒体和研究机构对中国GDP增速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甚至有一些人认为中国GDP的增速增长在5%以下。

对此质疑,中共国家统计局长王保安做了回应说,中国GDP核算有扎实、准确的基础数据,有制度、体制和机制保证。但是中共国内和国际专家学者们、媒体舆论仍然不相信中共所公布的GDP数据的真实性。下面我要引用由“时代精英董事长金融班”所写的一篇文章来说明中国GDP核算的简单过程。

“从2004年开始,国内对于GDP的核算,实行“分级核算、下管一级”的原则,目前使用的是国家、省、市、县的四级核算,为此,目前国内的GDP被称为“国内生产总值”,而省、市、县各级的GDP则均被称为“地区生产总值”。

正如上面所讲,我国的GDP使用四级核算,而由于各级核算使用的指标不同,依据的资料也有差距,在市统计局的地区GDP数据出炉后,还需要上报省统计局和国家统计局进行汇总和审核,最后才可以发布。因此,由省级汇总的数据与国家直接核算得到的数据相比,有明显误差,且近几年这种数据差距越来越大”。

这篇短文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在中国GDP核算的过程中,由省级汇总的数据和国家直接核算得到的数据,是有明显误差的。由于中共特别强调以GDP为中心发展经济,中共官员们为升官发财而创造出“官出数据,数字出官”的造假成风的恶习。

那么如何处理这些造假数据呢?被上报到国务院的省级汇总的数据,在朱镕基时代要求先挤水分,到了温家宝时代要求至少要砍10%,到了李克强时代是按照10个月以前事先内定的GDP数据公布。这样的做法,中国的GDP增速数据还有真实性吗?还有可信度吗?没有了。

索罗斯表示,他透过观察得出的结论中国经济增长只有3.5%。

正在瑞士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亿万富豪投资家索罗斯表示中国经济增长只有3.5%,中国的经济出现硬着陆,这是几乎不可避免的。这不是他预期的结果,而是透过观察得出的结论。虽然这是索罗斯一家之说,但他的结论的依据是长期对中国经济发展实况和中共公布GDP数据的观察而分析得来的。

做为美国著名策略分析师、华尔街意见领袖而广为人知的拜伦•韦恩(Byron Wien,美国黑石集团副总裁)在1月4日公布了年初例行的“十大令人惊讶事件预测”2016年版。他说中国的增长率将降低到5%以下。

那么人们要问,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标准是什么?依据世界经济学家们的观点,当中国GDP数据低于3%就是硬着陆。依据索罗斯的观察,2015年中国经济GDP的数据只有3.5%,离硬着陆也就是一步之差了。中国经济硬着陆的结果必将是百业萧条。

根据一位旅居美国在中国开设企业的华裔企业家,他访问中国之后,在网上写《回国随笔》:“中国奇迹”这么多年,现在百业萧条,经济萧条,市场不旺,生意越来越难做,说实话,现在很多企业都是在苦苦支撑。

中国经济现在的困境

中国经济现在的困境有以下几方面。其一,面临“三期叠加”,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与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其结果就是传统的增长动力已经逐渐消失,而新型的增长动力还未有效形成,在完成动力的切换之前,经济的不断下滑以及风险因素逐渐增加,而社会不稳定局势将逐渐增加。

其二,2013年三中全会通过《决议》的改革有336项,四中全会有180项,加起来共有516项,这些改革项目要么是根本未启动,要么是启动后停止前进,中国的经济结构没有触动,以国营企业为主干的中国经济结构丝毫没改变,“国进民退”政策没有改变,国家资金大多投资效率低下的国营企业的财政政策没改变,民营企业受欺压,幸存者艰苦支撑的状态没有改变。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最终只会成为会议文件而已,口号罢了

去年底召开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今年中国经济的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并围绕上述任务落实提出了不少新的口号: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化解产能过剩,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化解房地产库存,降低社会保险费,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等等。这五大任务将会像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60条、336项任务难以完成一样,最终只会成为会议文件而已,口号罢了。

请问,在经济下滑、工人失业、企业倒闭的情况下,如何去消化足够34亿人居住的房子库存量呢?即使是农民工全部转换成城市居民,免费送两套房子也消化不完哪!在许多工厂和公务员领不到薪水的时候,突然要去杠杆、减少银行贷款,这是要断口粮和断奶粉哪!这些普通民众的反应,可能是到了该抢银行、抢粮库、抢大型百货商场而活命的时候了。这就是由经济问题直接触发到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了,下一步就是“颜色革命”。

其三,中共地方政府债务沉重,据不完全统计有30万亿至35万亿人民币的债务,这就使地方政府难以展开地方政务和推动经济活动,严重的地区甚至发不出政府公务员的薪水。中国大陆《华夏时报》报导,中国产煤大省陕西省共有119县,目前就有103个县发不出工资;中国媒体也报导,各级政府停发工资的问题正在三线、四线城市蔓延。

其四,中共当局对官员以GDP考核模式已经逐渐放弃,但新的激励机制尚未建立完善,难以激发官员们推动经济的积极性。相反,在过去三年反腐时期,从上由国务院各个部委,下至县市级的官员们,采取怠政、懒政、拖延施政等方式消极对抗反腐运动,严重影响中国经济发展,这是习近平、李克强和王岐山非常头痛的问题,难以解决。

当前的中国经济问题是企业大批亏损、倒闭,税收下降,企业前景不妙,股市暴跌,人民币汇率贬值。2016年中国经济将继续下滑,这是大多数经济学家们的估计。

国际金融界的专家、学者们认为,习近平掌控中国经济能力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如何处理经济和金融问题呢?我们已经看到,去年夏季股市大跌和随后人民币贬值引发的混乱,习近平用“暴力救市”和“公安入市”的手法失败了;今年开春,中国股市融断4次、提早关市2次。中国股市的2次暴跌引发国际股市随着狂跌受灾,这已经被国际金融界的专家、学者们认为,习近平掌控中国经济能力不足。

在上述情况下,1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权威人士谈当前经济怎么看怎么干》文章,在中国有人把权威人士认定是习近平,于是创造出一个新的名词──《习近平经济学》,和《雷根经济学》相提并论,这实在令人吃惊。

“供给侧”经济理论主要由美国经济学家裘德.万尼斯基(Jude Wanniski)在1975年提出,强调“供给侧”是与强调“需求侧”的凯恩斯主义相对立的。雷根上台后,采取供给侧经济理论,实行、运作了8年,《雷根经济学》的政策思路是减少税收、刺激经济、鼓励开发新产品、创造就业,通过经济和财富的增长而增加国家税收,同时增加大众的财富,终于把美国的经济提升到新的高度。这就是说,要制造和扩大一个大水池,增加储水量,民众和国家都获得好处。

经济结构改不动,于是习近平提出“供给侧经济”,习近平是借用了美国人的供给侧经济理论和名词,才不过几个月而已,请问在经济领域上的政绩何在?他又有何能、何德头顶《习近平经济学》的花冠呢?有些人拍马屁也拍得太过头啦!反而害了他!

中国民营企业家们转移钜额资金投资外国,由谁来发展供给侧经济呢?

习近平指望中国民营企业家们来带领供给侧经济的发展,但是中共政权长期以来欺压民营企业,现在民营企业家们既不接受PPP(公私合营)模式,也不愿意接受中国的统治,只要有能力和机会,就将资本投资到外国。

最近有几件大投资非常引人瞩目,大连万达集团计划在印度北部的哈里亚纳邦建设产业园区,项目总投资100亿美元,中国首富王健林控制的地产和传媒集团大连万达,1月12日正式宣布,以美金35亿并购美国的传奇影业公司。

北京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指出,2015年,中国透过资本帐流出的资金约6,500亿美元,速度令人担忧。从上述资本加速外流的趋势来看,供给侧经济的前景不妙。

下面我来谈谈习近平担忧的政治风险。之前,中共党的媒体在谈到周永康、郭伯雄、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等案时,曾指出,查处这些人使得中国免于陷入政治风险,并且表示尽管反腐的高压态势已经形成,但根源远远没有根除,如何避免再一次出现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这等类人呢?应该成为中共着力致力的关键。这就非常明显地表明,习近平发动的反腐运动就是政治斗争和权力斗争,反腐只不过是打倒政敌的手段而已,习近平认为反腐根源远远未根除,还有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式的人物出来和他搏斗,抢夺政权和军权。

我们回顾中共历史,中共就是在内斗不断中发展,毛泽东时代10次路线斗争,最为突出的是文化大革命,杀死了刘少奇;邓小平时代斗倒了胡耀邦和赵紫阳;江泽民和胡锦涛斗了十几年,胡锦涛差一点被北海舰队的炮弹炸死;习近平未上台前,遭到暗杀,现在还有人想暗杀他。

习近平讲话中谈到政治风险实质就是他的权力和生命的风险

为什么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不已?这是中共的独裁思想体系和专政制度所决定的,中共党魁的权力是生死搏斗得来的,绝不会轻易让权、弃权,否则生命难保。实际上,现在习近平讲话谈到国内、外各方面的斗争,实质上是中共党内斗争,更是习近平为保证自己的权力和生命的斗争,这是实实在在的生死搏斗。

比如,中国经济不断持续下滑,最终硬着陆,将引发社会矛盾和颜色革命。在中共政权垮台之前,中共高层依然激烈斗争,追究责任,这个结果的责任谁来承担?一定是习近平,他无法逃避。正因为如此,现在中共党、政、军内习近平的政敌们,其中包括江派势力、非江派势力和非“赵家店”的太子党势力等,都或多或少在经济领域设置阻力反对改革、在金融、股市和人民币汇率兴风作浪、想方设法把巨额资金外逃国外促使人民币贬值等手段,故意把经济、金融和股市搞砸,让习近平背黑锅。

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式的人物,在党、政、军的各个领域都有

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式的人物,在党、政、军的各个领域都有,从上自国务院的各个部委,下到县、地、市,成风、成片的中共官员怠政、懒政,可见不喜欢和反对习近平的人绝非少数。军事改革的结果,竟然是把中共中央军委4个总部分散成15个办公室,统归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总管。其实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防止中共军队发生军事政变,其手段是把高级将领们的权限分散,驻地分散,减少发动军事政变的机率。所以习近平和军队的将、校军官们的矛盾始终存在,当时机一到,难免军事政变发生。

习近平反腐败引发中共官员们普遍反感和不满,抵制反腐运动,而这场反腐运动对中国民众,并没有获得实际利益,大肆抓捕维权律师,引发国际社会的抗议,这一定会引发中共高层的斗争,一定会引发不满,习近平的政敌们不会放过可利用的机会打击他。

我认为,习近平的内部讲话,一方面是形势、压力所逼,另一方面是深受,有感而发吧?!他的内部讲话公开是件好事,证明中共寿命快到期了,短则2年,长则5年,让我们来送瘟神吧!

习近平正处于最大风险的漩涡中心,如何摆脱风险?最好的办法是在政治上远离漩涡中心,一举结束中共组织和专制政权,把中国引向自由、民主、法治、宪政道路,一劳永逸结束无休止的生死搏斗,如此,其它领域的最大风险也随之而降低,这样必将开辟新中国的道路。何去何从?将取决于习近平的命运、智慧和勇气,也取决于神的安排。

这就是我今天的评论,谢谢各位,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