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生:不要轻易夺走孩子的成就感(图)

2016-03-10 01:00 作者: 小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亲子相处,得注意是否会过度干涉的问题。(图片来源:Pixabay)

我是一个尽量不插手、过问孩子求职和工作的爸爸,在这失业率攀高、求职不易,在有些父母亲想尽办法、用尽关系,都要替自己儿女安排工作的激烈竞争环境下,似乎是个异数。

所谓的成就

我承认,我很疼爱孩子,只要他们想要做什么,我只要办得到,从来不犹豫地给他们足够的支持,包括出国读书。我不是富爸爸,也没有企业要他们接班,所以我并不想“训练”他们去打工赚钱,我希望他们专心读书,快快毕业,进入社会。在我的观念中,没有“训练”这样的字眼,因为这个残酷的世界自然会“训练”他们,或“痛挫”他们。我不想急着打击他们的信心。

但是当他们出了社会开始工作时,就是我放手的时刻。我并不担心他们遇到待业、挫败、失落,甚至绝望的状态,因为那正是他们人生战斗拚搏的开始,我不想轻易剥夺了他们如此“可贵”的挫败经验。当然,我更不想夺走他们因为靠自己的奋斗,而得来的一些“成就感”。因为那是他们靠自己得到的,他们的心才会有踏实感。我怎么能夺走他们这种快乐?所以我不曾为两个孩子的求职打过一通电话,我让他们到处去碰壁,甚至被讽刺说你爸爸不是可以帮助你?当他们终于找到工作之后,那就是他们证实自己实力和诚意的时候了,如果表现得好,就会有下一个更好的工作在等着他们。这才是他们真实的快乐和成就。

所谓的父爱

从小许多事情我都很想靠自己来完成,但是爸爸总想插手帮忙,他猜他是想让孩子知道,他是有办法的人。从小参加校外的作文比赛,他硬要插手替我修改,拿到了全国第一名,我觉得很丢脸。读大学时投稿到报纸副刊,顺利被采用了两、三篇后,爸爸的手又伸了过来,他说他知道副刊的一位编辑,他硬是要带着我去谢谢他。爸爸带着我去见对方,我很生气,因为明明我是靠自己,他又剥夺掉我原有的光荣感。

在公费时代的师大毕业后,我明明已经被分发到新北市的五股国中,爸爸又要去拜托一个校长写介绍信,想让我改分发到离家更近一点的三重。结果我站在那个独眼校长前,被他冷嘲热讽了一顿。他拉开抽屉,厚厚的一叠介绍信。原来每个爸爸都是一样的。我回去和爸爸吵了一架。还好,我很快就摆脱了爸爸的善意干涉,大学毕业后连续出版了七本书,我恭请爸爸在我的每本书上题字,让他分享我的快乐。

儿子读小学时参加一个校外的征文比赛,我犯了爸爸同样的毛病,暗示了他要如何写。结果儿子真的得了奖,主办单位转由校长当场颁发奖状、奖金,儿子假装没有听到。同校的女儿回家告状,我又骂了儿子一顿。儿子哭着说,因为我有帮助他,他不好意思上台。其实该挨骂的是我自己,那不是爱,而是虚荣。后来我就学会了自我节制。

儿子用学校的毕业作品得了两座电影金穗奖,他在得奖现场兴奋得直喘气,打了一通电话给我说:“爸爸,我可以把我的奖座放在你摆金马奖的那个柜子里吗?”

老实说,那一刻我还真的有点想哭。他在美国花了好长的学习和奋斗,就是在等待有点屌地说这句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