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虎咬伤女子揭出细节:园方要负七成责任(图)



赵女士被老虎拖走的瞬间。(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6年10月19日讯】据陆媒报道,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内,32岁的女游客赵某因中途下车被老虎拖走,其母下车相救但被老虎咬死。一个月后,事件调查组认定:游客未遵守规定,对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遭到老虎袭击,故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近日,当事人赵女士就此发表看法,认为动物园方面对事件负有主要责任。

动物园的安全措施存在隐患

赵女士近日接受了某陆媒的采访。

针对调查组给出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无责任定,伤者赵女士表示,“从2009年开始,这家动物园就频繁出现动物伤人的事件”,如果从那时开始园方开始安全整改,这个悲剧也就不可能会发生”。

对于自己目前的情况,赵女士表示,自己的身体基本康复了,但今后还会面对整容以及康复方面的手术,而后续的手术费还是比较高的。她说,“我们也问过医生,医生说这些都要根据个人的体质及康复情况决定的,所以现在也不好去预估”。

赵女士称,自己没有索赔。所谓索赔的数额,是双方律师协商的一个数额,但是这个数额也没有最终去定损。“现在我们并不是索赔的问题,而是要求园方认清自己主要责任的问题。对这事已经造成了我们家一死一重伤,我们已经认清了自己‘判断失误’造成这种结果的责任,但是园方到现在为止,没有认清他们的责任。”

赵女士表示,事发当天,园方根本就没有进行安全告知,园方所谓的“安全教育”流于形式。最近,她们一家重走了一遍野生动物园,看到对方在安全告知方面已经做了改进,不但售票与发放安全告知单变成了两个流程,并且会有发放安全告知单的工作人员进行告知。“但是,在事发当天我进入动物园的时候,他们当时就是把安全告知单和门票撕给了我,没有告诉我门票当中有安全告知单。甚至连这句话都没有说。”

赵女士称,自己所签订的《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是一个“车损协定”,而不是“人身伤害协定”。这张协议是一个“格式形式”的合同,园方把责任全都丢给了游客,并没有告知游客这是一个合同,工作人员只是告诉她们“来,你签个字”,所以当时她就以为是一个车辆登记的表格而已。

赵女士表示,进园后,她并没看到“放养”标示和老虎。她说,动物园内实际上还有其他的“猛兽区”,其他的“猛兽区”是十分规整的,入口和出口都是呈直线形的,在入口的区域就会有一个告知牌,上面写着“猛兽区域,严禁下车”。唯独在其事发的“东北虎园”,只有在进门的地方有一块告知牌,她们都看到了,也都非常紧张的。可是,她们走了大概二三十米,其间一直没有看到任何警示牌,也没有看到东北虎及东北虎画像的警示牌,更没有告知这是一块野生放养的区域,“再加上我们看到有一辆巡逻车在我们车的右后方,所以就误认为已经到了之前的休闲区”。

巡逻车没有实施有效的救援

此前,官方通报称,赵女士下车后,旁边的巡逻车第一时间就对其进行了喊话,而赵女士却没有立即上车。对此,赵女士表示:“巡逻车当时没有喊话。从监控视频中也可以看到,我是兴冲冲地下了车,然后径直走向了主驾驶座位旁,丝毫没有犹豫,没有回头。当时巡逻车是在我的右后方,如果他们喊了话的话,我会向右后方去张望的,但是并没有。一直当我走到了主驾驶座位旁,我才听到了后面红色私家车的喇叭声,朝后面去张望了。但老虎已经扑过来了,已经来不及了。”

对于此前的一些传言,赵女士表示,当时她没有和丈夫吵架,她是晕车,就是想赶紧下车透口气。实际上,当时车还没有停稳的,她丈夫当时还在车上拉手刹和解安全带,“这几秒钟是因为他在拉手刹和解安全带”。

赵女士对园方的救援尤为不满,称对方就只是“轰油门”、“按喇叭”而已。而官方通报却称,在赵女士母亲冲出车门1秒钟后,3号巡逻车就冲了过去驱赶老虎。

赵女士表示,“轰油门”、“按喇叭”没有达到驱赶的效果,这一点当时在场的车辆也可以证实。当时他丈夫先下了车,然后又返回看车门有没有锁好,“第二次他又和我母亲冲下了车”。当时他过去拍打巡逻车的车门,巡逻车的司机却回应说,“照这种情况我们没办法救,我们也救不了”,然后他们就是在那里一味地“轰油门”、“按喇叭”。

赵女士还称,从车辆所在的柏油路到老虎所在的平台之间,巡逻车是可以通行的,可以直接开到平台下的,但是,却没有上去救援。

园方借助官方调查推卸责任

关于责任问题,赵女士认为,“这件事我和动物园方都是有责任的,但我认为,动物园方占主要责任,我占次要责任的”。

赵女士认为,野生动物园自驾游是一个高危险的旅游项目,作为动物园来说,对于园区的管理应该是高度警惕的。她自己当时是因为晕车下车,但不能排除别的游客因为一些原因也出现下车的情况,而在这种情况下,救援人员不下车,还说没办法救,这行吗?“我觉得园方应该占到七成的责任。我们是由于判断错误下车的,当然了,这种下车是不对的,这也是我要强调的。”

赵女士称,更重要的是,园方延误了其母的救援时间。“在官方的调查报告中,并没有写出我母亲死亡的原因,是大量性失血休克死亡。失血性休克死亡,正是证明了园方延误了最佳的急救时间。我母亲被抬上车时,车上没有急救药品,也没有配备相关的急救人员,而是用园方自己的面包车把我母亲送到医院的。之后我们也了解到,园方当时是有打过120急救热线的,声称是交通事故而不是被虎咬伤,他们刻意隐瞒了这件事。”

对于事件的后续问题,赵女士表示,“我们还是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件事。我不会离开北京,觉得逃避不是办法,还是要直面生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