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虎咬傷女子揭出細節:園方要負七成責任(圖)



趙女士被老虎拖走的瞬間。(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6年10月19日訊】據陸媒報導,7月23日,北京八達嶺野生動物園內,32歲的女遊客趙某因中途下車被老虎拖走,其母下車相救但被老虎咬死。一個月後,事件調查組認定:遊客未遵守規定,對警示未予理會,擅自下車導致遭到老虎襲擊,故不屬於生產安全責任事故。近日,當事人趙女士就此發表看法,認為動物園方面對事件負有主要責任。

動物園的安全措施存在隱患

趙女士近日接受了某陸媒的採訪。

針對調查組給出的八達嶺野生動物園無責任定,傷者趙女士表示,「從2009年開始,這家動物園就頻繁出現動物傷人的事件」,如果從那時開始園方開始安全整改,這個悲劇也就不可能會發生」。

對於自己目前的情況,趙女士表示,自己的身體基本康復了,但今後還會面對整容以及康復方面的手術,而後續的手術費還是比較高的。她說,「我們也問過醫生,醫生說這些都要根據個人的體質及康復情況決定的,所以現在也不好去預估」。

趙女士稱,自己沒有索賠。所謂索賠的數額,是雙方律師協商的一個數額,但是這個數額也沒有最終去定損。「現在我們並不是索賠的問題,而是要求園方認清自己主要責任的問題。對這事已經造成了我們家一死一重傷,我們已經認清了自己‘判斷失誤’造成這種結果的責任,但是園方到現在為止,沒有認清他們的責任。」

趙女士表示,事發當天,園方根本就沒有進行安全告知,園方所謂的「安全教育」流於形式。最近,她們一家重走了一遍野生動物園,看到對方在安全告知方面已經做了改進,不但售票與發放安全告知單變成了兩個流程,並且會有發放安全告知單的工作人員進行告知。「但是,在事發當天我進入動物園的時候,他們當時就是把安全告知單和門票撕給了我,沒有告訴我門票當中有安全告知單。甚至連這句話都沒有說。」

趙女士稱,自己所簽訂的《自駕車入園遊覽車損責任協議書》,是一個「車損協定」,而不是「人身傷害協定」。這張協議是一個「格式形式」的合同,園方把責任全都丟給了遊客,並沒有告知遊客這是一個合同,工作人員只是告訴她們「來,你簽個字」,所以當時她就以為是一個車輛登記的表格而已。

趙女士表示,進園後,她並沒看到「放養」標示和老虎。她說,動物園內實際上還有其他的「猛獸區」,其他的「猛獸區」是十分規整的,入口和出口都是呈直線形的,在入口的區域就會有一個告知牌,上面寫著「猛獸區域,嚴禁下車」。唯獨在其事發的「東北虎園」,只有在進門的地方有一塊告知牌,她們都看到了,也都非常緊張的。可是,她們走了大概二三十米,其間一直沒有看到任何警示牌,也沒有看到東北虎及東北虎畫像的警示牌,更沒有告知這是一塊野生放養的區域,「再加上我們看到有一輛巡邏車在我們車的右後方,所以就誤認為已經到了之前的休閑區」。

巡邏車沒有實施有效的救援

此前,官方通報稱,趙女士下車後,旁邊的巡邏車第一時間就對其進行了喊話,而趙女士卻沒有立即上車。對此,趙女士表示:「巡邏車當時沒有喊話。從監控視頻中也可以看到,我是興沖沖地下了車,然後逕直走向了主駕駛座位旁,絲毫沒有猶豫,沒有回頭。當時巡邏車是在我的右後方,如果他們喊了話的話,我會向右後方去張望的,但是並沒有。一直當我走到了主駕駛座位旁,我才聽到了後面紅色私家車的喇叭聲,朝後面去張望了。但老虎已經扑過來了,已經來不及了。」

對於此前的一些傳言,趙女士表示,當時她沒有和丈夫吵架,她是暈車,就是想趕緊下車透口氣。實際上,當時車還沒有停穩的,她丈夫當時還在車上拉手剎和解安全帶,「這幾秒鐘是因為他在拉手剎和解安全帶」。

趙女士對園方的救援尤為不滿,稱對方就只是「轟油門」、「按喇叭」而已。而官方通報卻稱,在趙女士母親衝出車門1秒鐘後,3號巡邏車就衝了過去驅趕老虎。

趙女士表示,「轟油門」、「按喇叭」沒有達到驅趕的效果,這一點當時在場的車輛也可以證實。當時他丈夫先下了車,然後又返回看車門有沒有鎖好,「第二次他又和我母親衝下了車」。當時他過去拍打巡邏車的車門,巡邏車的司機卻回應說,「照這種情況我們沒辦法救,我們也救不了」,然後他們就是在那裡一味地「轟油門」、「按喇叭」。

趙女士還稱,從車輛所在的柏油路到老虎所在的平臺之間,巡邏車是可以通行的,可以直接開到平台下的,但是,卻沒有上去救援。

園方藉助官方調查推卸責任

關於責任問題,趙女士認為,「這件事我和動物園方都是有責任的,但我認為,動物園方佔主要責任,我佔次要責任的」。

趙女士認為,野生動物園自駕游是一個高危險的旅遊項目,作為動物園來說,對於園區的管理應該是高度警惕的。她自己當時是因為暈車下車,但不能排除別的遊客因為一些原因也出現下車的情況,而在這種情況下,救援人員不下車,還說沒辦法救,這行嗎?「我覺得園方應該佔到七成的責任。我們是由於判斷錯誤下車的,當然了,這種下車是不對的,這也是我要強調的。」

趙女士稱,更重要的是,園方延誤了其母的救援時間。「在官方的調查報告中,並沒有寫出我母親死亡的原因,是大量性失血休剋死亡。失血性休剋死亡,正是證明了園方延誤了最佳的急救時間。我母親被抬上車時,車上沒有急救藥品,也沒有配備相關的急救人員,而是用園方自己的麵包車把我母親送到醫院的。之後我們也瞭解到,園方當時是有打過120急救熱線的,聲稱是交通事故而不是被虎咬傷,他們刻意隱瞞了這件事。」

對於事件的後續問題,趙女士表示,「我們還是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件事。我不會離開北京,覺得逃避不是辦法,還是要直面生活」。
 

責任編輯:邵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