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是否适合亚洲?美媒总编告诉你(图)

2016-11-03 08:40 作者: 余佩桦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雨伞运动中,抗议人士在香港中联办大楼前和平抗议。(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6年11月3日讯】民主走到今日,显得步履蹒跚,看似毫无进展,混沌迟滞,民主是否适合亚洲?时代杂志亚洲总编辑谭崇翰认为,民主是不断进步的过程,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

留着灰白落腮胡的《时代杂志》亚洲版总编辑谭崇翰(Zoher Abdoolcarim),是讲着一口流利广东话的印度裔英国籍香港人。亲历菲律宾反对派领性艾奎诺1983年被暗杀身亡、中国六四民运、亚洲金融风暴等新闻报导前线,曾出现在他笔下的亚洲重要领导人,包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民进党主席蔡英文、香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等人。

当口出狂言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特朗普)问鼎白宫,许多东南亚新兴民主国家出现威权阴影,谭崇翰在龙应台文化基金会主办的台北沙龙,分析当今世界面临的民主危机。谭崇翰认为,即便川普的崛起令美国的政治制度受到质疑,但他认为美国民主发展了200多年,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但对他常年关注的香港、泰国等地的民主前景则感到悲观,因为它们受到制度设计、公民社会成熟度等因素局限而步履蹒跚。

以下是讲座重点摘要:

几周前在香港一场讲座中,一名中国女子问我:“民主制度是否适合亚洲?”我想,她真正想问的是“民主是否适合中国?”

我给她的回答是一连串问题:“你是否希望能自由地上网?你是否希望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自由地到任何地方求学和工作?你是否希望能阅读任何你想阅读的资讯?你是否想要自由地看任何电影?你是否想要拥有选择领导人的权利?”她都回答“是。”

“那么,民主制度是适合你的,”我说。

这就是我对“民主”的定义。民主不只是选举投票,民主是拥有选择的自由,让人民能掌握自己的生活和角色,争取自己想要的机会。民主是对于“多元”的尊重,尊重不同的做法和观点。

但是,民主国家还是出现了问题,许多人认为他们的权利未被重视。好比川普的疯狂言行,虽然被许多人视作笑话,但他的崛起确实反映出数千万美国人民的不满,而这些人的心声不应被漠视。

许多人对当今的民主制度感到失望,有以下原因。

首先,民主政体并未有效解决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全球化多年来被视为创造工作,促进人、货和资讯流通的奇迹,但如今全球化的反作用力已导致美国、欧洲,甚至中国部分地区的工厂大量倒闭、城镇衰落。

在美国,在富裕的华盛顿特区之外,许多非都会区并没有发达的现代科技,这些地方世代以矿产、农牧业维生,在全球化浪潮下,他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面临太平洋另一端新兴经济体的竞争。他们面临的问题并未被华府的领导人重视,不满因而持续酝酿上升。

第二是拥抱全球化的民主政体,正面临移民浪潮带来的社会分化。开放边界是全球化带来的必然结果,在美国,人们抱怨美墨边界的管理问题,英国人抱怨藉着《申根协定》入境的波兰人抢走工作,而叙利亚、伊拉克、北非爆发军事冲突导致的难民潮,更对欧洲的居民生活、社会服务、教育体系、医疗等组织带来庞大压力。

多数国家贫富悬殊在扩大中,富人更富、穷人更穷,失去工作的穷人逐渐和社会脱节,成为各国必须因应的内部挑战。

另外,“中国崛起”也是必须提及的重要因素。这三十年来,中国“威权资本主义”的发展轨迹,展示出一个没有民主的国家也可以变得强大和富裕。另一方面,美国的民主制度能容许一个不诚实的候选人问鼎白宫,更让世人质疑,这套美国积极推广到全世界的制度,是否已遭遇重大问题。

新闻自由是民主的基石,虽然多项指标均显示全球的新闻自由度在恶化中,但是新兴资通讯技术也带来新希望。网络连线越来越普遍,更多人得到快速获取资讯的管道,人们越来越重视事实真相,可借由网际网络讨论、参与、组织社群并进行决策。最明显的例子为香港雨伞运动,社群媒体揭发和传播的资讯在其中发挥重要角色,另外这两三周川普支持度下滑,部分是因为他的不当言行借由社群媒体的传播广为人知。

放眼全球民主国家,我对美国是乐观的,但对香港则持悲观态度。我认为美国民主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美国在小布什时期,因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而声望大跌,但之后选出的奥巴马成为鼓舞全球的领袖,他在竞选期间和任期中的丑闻也极少。

至于香港,从1997年进入“一国两制”以后,就不曾得到良好的治理,因为港府的首要重点变成向中国展现忠诚,而不是能力和创新。面对经济转型的压力,港府曾提出要发展科技、生态、健康产业,但这些都没有明显的成果,经济结构依然相当单一。中国当局透过越来越多方式来干预香港政治和传媒,这也导致这19年来社会中的“香港身份认同”逐年增强,且不局限于年轻族群,但每当香港人采取行动反抗,就会遭遇更强大的压制。

回到一开始提到那位中国女士问我的问题,民主是否适合亚洲?

新闻自由和资讯透明为民主的必备条件。美国和中国同样有许多社会问题,但美国有新闻和言论自由,资讯公开透明,所有问题都可报导和讨论,向政府问责。反观中国等威权国家的资本主义看起来很有效,但同样有种族冲突、性别不平等、贫富差距等社会问题,只是大多未被报导,当然也无法被解决。

除了选举,民主还需要公民社会、独立司法、成熟发展的政治机构来配合。柬埔寨有选举,但30多年来领导人都是同一个,人民不被鼓励去受教育、了解自己应有的权利。泰国民主运行过程中,也出现极大的社会分化,让军方经常有机会介入政局。

民主是不断进步的过程,是一趟没有终点的旅程,因为那终点只存在乌托邦里。在我的认知中,所有国家的人民都希望在不侵犯他人权利的前提下,拥有选择的自由,拥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而我认为这些权利同样是民主的基本元素。

(原标题:民主制度是否适合亚洲?时代杂志亚洲总编辑告诉你)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