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家的鸡(图)

2017-02-15 15:00 作者: 李晓径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雄鸡报晓图。(网络图片)

元宵节的时候,我到纽约唐人街看舞龙舞狮的节目表演,一抬头看到路旁的大树上,挂着很多彩色的公鸡做装饰,十分喜庆。一开始,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公鸡怎么上树了?”紧接着,我的记忆被拉回童年在奶奶家的时光。

奶奶家在农村,记得很小的时候,每次父母放假,他们都会大势准备一番,骑上自行车载我回家。我在奶奶家一住很长时间,无拘无束。每次回家,大人孩子都会有一番亲热的欢迎,人情浓厚,乡风淳朴。

记得奶奶家养了很多鸡,大多是母鸡,公鸡很少,但是公鸡很威武,也很漂亮,绚丽的羽毛,红红的冠子,骄傲的方步,威严的“咯咯”声,在鸡群中很是显眼。奶奶家的鸡都是散养的,每到日头西下,但是天还很亮的时候,所有的鸡都会“飞”到树上栖息。奶奶家的大院子里种着很多树,又高又大,鸡出于安全过夜的需求,会从墙上,垛上,房上,依次飞跳到树枝上,再顺着树枝飞攀,不一会儿,树上的枝枝杈杈都宿上了鸡。鸡身子一蜷,羽毛就蓬松起来,然后把头一缩,藏在暖和的鸡毛里,就开始睡觉了。至于它们什么时候起来的,反正鸡是起得很早的,我就没有看到过了。反正听惯了公鸡的啼叫,日复一日。

奶奶家还养了两头大白鹅。我有一次回老家的时候,两头鹅扭着硕大的身躯,伸颈引喙争相追着啄我,我吓得啊啊大叫,慌忙逃跑。后来才知道这两头鹅家里是当看家狗养着哩。后来熟悉了,它们就不欺负我了,但还是“嘎嘎”叫着,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吃鹅蛋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奶奶把热乎乎的鹅蛋放在我手里,我得用两个小手并一起才能捧住大鹅蛋。

“鸡犬声相闻”。奶奶家没有养狗和猫,但是养着猪。厕所旁边有一个猪圈,篷子里是干的,石头砌的地面,半个小房子一样,几头黑猪在里面睡觉晒太阳,还有一个池子里面很脏,但是猪在里面感觉很舒服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用来取粪肥的。如今的农村,已经没有人养猪了,偶尔还可见到空空的、坍塌的猪圈。据说一是因为粮食等饲料贵了,养猪不赚钱;二是化肥的广泛使用,没有人再费事去造有机肥料了。

奶奶家没有养羊,有一次大奶奶家的羊下了羊羔子。听奶奶说,我的二个小哥哥一人非要一个小羊,骑着玩,不长时间把小羊羔折腾死了。

我在奶奶家还见过柴油灯,豆粒大小的灯头,在夜里感觉很明亮、很温暖,奶奶在油灯下纺过线。而当油尽的时候,灯头会突然明亮一下子,这就是人们说的“油尽灯亮”啊!做饭时拉着风箱,烧得烫烫的火炕。

有一次,奶奶家的两只鸡丢了。奶奶上房顶上找鸡,我觉得那是说理,而不是叫骂,因为没有广播。奶奶原来是地主家的女儿呢,虽然后来受了穷,被抢了财产,但是还是很懂礼数的。结果下午大娘发现两只鸡是站在盆子边上喝水时被扣到了盆子里,鸡找到了!记得有一次院墙上有一条小蛇,我们都看见了,奶奶也没有伤害它,而是骂道:“干什么吓唬小孩子!快走!”

奶奶家的院子里还有挖不完的洋姜,小孩子们拿了铲子,不得要领的一通挖,有时挖不着,有时能挖着,挖着了大人就给我们煮着吃,也没觉得味道多好吃,就是觉得很奇特。其实当时连洋姜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土墙,墙根下挥洒的铲子,温暖的阳光,大大的庭院,小伙伴的嬉戏。

鸡是在树上宿的,但是院子里也有鸡窝,鸡知道把蛋下在自家的鸡窝里。偶然跑到邻家麦垛里孵了蛋,两家就谦让一番。小时候,看母鸡进了鸡窝,我经常躲在鸡窝旁,看鸡趴在那里、面红耳赤的,过一会就“咯咯大”、“咯咯大”的叫起来,我就去捡那热乎乎的鸡蛋。小孩子们比赛看谁捡得多!

这一段幸福的童年记忆几乎要消失了,想想现在吃的鸡蛋,已经看惯了大规模的笼养,鸡站在鸡笼里动弹不得,只能低头取食。在山庄里游玩时也见过散养的鸡,就算是很田园了,但绝看不到鸡会自己择枝,飞宿在高高的树上。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