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桥:如何分辨真假民运人士(下)(图)

2017-3-22 15:12 作者: 唐柏桥

手机版 正体 6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唐柏桥近照(作者供图)

【看中国2017年3月22日讯】假民运大致有三类:一是中共走狗,这些人包括中共特务(间谍),中共发展的线民,自愿充当中共打手以期从中共那里捞到好处的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收集情报,制造混乱,挑拨矛盾,破坏组织,抹黑民运。二是通过参加民运组织获得身份的普通海外华人。这部分人对民运既没有什么贡献,也没有什么伤害。他们就是参加一些民运活动,照几张照片,再编个故事,然后去申请政治庇护。他们一旦申请到了身分,基本上都不会再参加民运活动。三是因为长期遭受迫害或其他原因,精神和心理方面出现了严重问题。他们不再对从事民运感兴趣,而是对中伤其他民运同道充满激情,有些人甚至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被迫害狂想症(Persecutory delusion)、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等。后两类人对民运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只要稍加观察就能识别。因此这里只谈混进民运队伍的中共走狗。特务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好像只要跟中共勾结的人就是中共特务。其实不然。严格来讲,中共安插在民运中的特务并不多,最多的是在中共威逼利诱下,自甘堕落充当中共打手的线民。他们根据其任务和在民运中所处的地位不同,也会有不同的特点。现简单归纳如下:

一,中共安插到民运里的特务,分在编特工和编外线民。他们中的大多数平时对外使用的名字都是假的,不是身份证件上的名字。这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让人不太容易调查和了解他们的背景,事情败露后也比较容易逃脱。而他们对外介绍的背景也基本上是假的。他们的生活状况,比如住哪里,在哪里工作,周围都有些什么样的朋友,家里有那些亲人,很少有人会知道。他们更不会将自己的家人介绍给其他民运朋友,或者将民运朋友带到他们家中。而真正派到海外执行特殊任务的特工基本上都是单身,他们的所有信息都是伪造的。如果你对某个人产生了怀疑,觉得他可能是中共特务,不妨从这方面着手,试着向他了解他的可以被证实的经历及他的生活情况,如果他拒绝告诉你这些信息。你就要小心了。因为真正的民运人士是不需要隐瞒自己的身份的。

遇到来临不明的人,有一个办法可以初步监别他的身分真伪:看他的简历是否跟真实的他有不匹配的地方,是否缺乏连贯性和合理性。

二,中共在编特务也称特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是国安部或公安部甚至军队的情报部门总参二部、三部派出来的。他们才是真正的间谍。他们的任务主要是潜伏在某些民运领袖身边,伺机而动。这些人平时会对他的民运“领导”非常尊敬,想尽办法获得领导的信任,有些会深得领导的欢心和器重。他们平时会尽力协助领导的工作,而且会做得非常出色。但是,当他有任务时,他就会严格执行。哪怕他的民运“领导”平时对他再好,他也会奉命行事,毫不留情。海外著名民运领袖王炳章和彭明都是先后被中共安插在他们身边的特工绑架回国。因此学会识别这一类人,在关键时刻或许能使自己免遭伤害甚至躲过危险。其他大多数中共派过来的都是他们临时物色的。有些是因为认识民运领袖或准备到海外留学被中共盯上并发展成线民,有些人是因为曾经在国内参加民运,中共用威胁的办法迫使他们就范,这种人在民运特务中占相当比例。曾经有被安插在我身边的特务告诉我,中共为了对付我,几乎找遍了我周围的朋友,要求他们配合中共的工作,跟我保持接触,以获取尽量多的信息。比如,曾经有一位已经入籍的美国朋友在回国探亲时被盯上,当局要求他回美后继续跟我保持来往,甚至要求他向我索要一本有我签名的英文自传,带回去给他们。我实在猜不透他们这样做的用意。我的朋友当然更不知道了,只是照着去做就行了。这些假民运人士很少会写抨击时政和宣传民主理念的文章。他们最多发表几篇文章作为民运人士的伪装。而且主要是谈对中共现政权无关痛痒的历史问题,顺便喊几句空洞的反共口号,很少会写抨击中共现政权的文章。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如果发表太多文章,虽然能更好地掩盖他们的身分,但同时也对中共会造成伤害,另一方面他们因为不是真正的民主斗士,因此很难写出有水平的文章。

三,除了中共派进来的特务,还有一类是被中共从民运里策反的。前者属于打进来的,后者属于拉出去的,属于民运里的犹大。这些民运犹大会到处参加民运组织和民运会议。只要有机会,他们几乎所有民运组织都会参加。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获取尽量多的情报,哪怕是只言词组对中共情报部门都是很重要的;二是伺机在民运人士和民运组织之间或组织内部挑拨离间,制造矛盾,挑起纷争。因此,当你遇到一个人到处向别人索要电子邮箱和其他联系方式,见到任何人都要合影,参加任何活动都带相机照相,见到任何人都套近乎包打听,还到处参加民运会议,而且都是自己掏机票,这个人你要小心了,因为他们很可能有收集情报的任务在身,必须完成。你跟他走近,就等于在配合他收集情报。拉出去的人还有一个特点:他们总是在重大问题上同中共保持一个调门。中国希望美国停止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他们就会支持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中共要申奥,他们就说奥运会会促进中国人权,中共害怕台湾走向独立,他们就反对台独,中共迫害最严厉的是法轮功群体,他们就离法轮功远远的。

四,充当中共打手的假民运人士会在各种电邮小组、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散发大量攻击其他民运人士尤其是令中共头疼有很强的实际行动能力的民运领袖的文字。不停地挑起纷争,制造混乱。而且会没完没了。他们的真实目的不是为了促使被批评的人改过,而是为了抹黑对方。因此,任你怎么澄清说明,他们都会一如既往地重复他们的谎言。他们的文风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摆出一副道德审判官的架式,乱扣帽子,重复被戳穿的谎言,毫无逻辑,貌似振振有词,实际上经不起任何推敲。他们的谎言都是根据他们收集的情报经再进行加工而拼凑起来的。

五,很多伪装的民运人士在网络上发表的文字脏话连篇,非常下流,不堪入目。他们还特别喜欢攻击别人的私生活,而且都是莫须有的指控。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本身的素质就很差,不知道这样做违背社会道德,会令人不齿。更主要的是,他们这样做可以起到一箭双雕的作用:既能令对方生气甚至被激怒,从而达到伤害对方身体的目的,又能通过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而到达败坏民运形象的作用。他们自己会摆出一份比真民运还民运的样子--尽管他们几乎什么也没做,甚至贼喊捉贼,把真正的民运人士打成特务。让不了解民运的人真假难辨,最后各打五十大板。这样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他们是虚的,他们随时可以换一批新人上来,而被他们攻击的对象都是真正的民运人士。后者如果名誉受损,会对民运造成很大的伤害。

六,伪装的民运人士都不会有耐心跟任何人做深入交流和沟通。他们只想给对方洗脑,让对方相信他们所说的。如果有人提出合理质疑,他们就会气急败坏,原形毕露。尤其是当你有人为他们正在围攻的对象说句公道话的时候,他们会把矛头也对准你。无论他们昨天怎么夸你,今天照样会把你说成很糟糕的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彻底孤立他们的打击对象。曾经有一伙伪装的民运人士对我太太就是这样。他们先是挑拨我和我太太的关系,把我太太夸上了天,说人人都说她是好人。后来发现挑拨不成,于是就立马反过来辱骂我太太。好像他们前后说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些人为了纠缠其他民运人士,消耗大家的时间和精力,喜欢在一个问题刚谈完甚至没谈完,就马上提出新问题,没完没了。他们总是以原告的身份出现,尽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对民运做出任何贡献。

七,很多假民运人士自己很少参加民运活动,但是却对其他人开展的民运活动始终保持批评态度。他们把自己打扮成非常激进的反共人士,这样好方便攻击其他民运人士和迷惑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不过,只要稍加观察就不难发现,这些人的文章和观点,思路混乱,空洞无物,前后矛盾。他们的文字都是口号式的,没有真正的思考。他们把观点和行为都比较温和的人打成亲共份子,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除了谩骂什么内容也没有。他们对激进的民运人士则采取从人品入手,采用中共的惯用手法,从经济和私生活方面进行抹黑。他们总是根据上面的指示,用放大镜去挑民运人士的毛病,然后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来攻击对方,甚至随意根据需要编造故事,达到破坏民运人士形象的目的。他们还喜欢专门挑那些人品较好、能力较强、贡献较多的人攻击。如果大家稍为用心一点,就会发现长期持续攻击其他民运活跃人士的人其实并不多,总是同一些人,而且他们总是步调一致。前几年其中一伙人持续攻击我长达数年,撰写了大量造谣诽谤的文字四处散发,我人走到哪里,他们就发到哪里。好像后面有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在为他们服务--实际情况也很可能就是这样。最近这伙人又突然全部转去围攻民阵主席盛雪。而且更加没有底线。各种不堪入目的下流文字充斥网络。据盛雪表示,他们已经写了至少上千篇文章,书都出了好几本了。很显然,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攻击其他民运人士。其中有一个来历极为可疑的人,一人就写了一百多篇攻击盛雪的文章。这绝对不符合常理。这种人要么是精神病,要么就是中共走狗,两者必居其一。而且他们的造谣文章可以送到凭他们自己的能力根本找不到的地方。比如我认识哪些人以及我的行程,他们是无法真正了解的。可是,他们就是能做到把他们的造谣污蔑的文字发到连我都几乎忘了的朋友那里。而且我人到哪里,他们的黑函就发到哪里。

八,假民运人士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他们的言行都充满矛盾之处。他们经常批评民运里比较洁身自好的人,而对那些真正危害民运,贪污腐败,与中共眉来眼去的人却几乎从不攻击。比如,民运里有一位不久前刚去世的人,涉嫌讹诈国内受害者家属上百万美元,将大量公款挪为私用,性侵民运人士的未成年孩子,生活作风十分糜烂。攻击我和盛雪的那一帮人却不去攻击他。而此人是攻击法轮功最卖力的民运人士之一。唯一合理的解释,他们攻击相对比较洁身自好的活跃民运人士,不是他们表面所说的堂而皇之的理由监督民运,而是出于搞臭真正反共的民主斗士的需要,是在执行任务。而那些真正人品低劣干尽坏事的人,中共根本就不害怕他们。因此没必要去攻击他们。他们一方面表现出很爱护民运,另一方面他们在平时又会不经意间流露出对民运的鄙视和贬损。他们根本就不是真正爱护民运,不过是以关心民运为名,行打击民运之实。

九,假民运人士还有一个手法:装疯卖傻。他们把几乎所有的活跃民运人士都打成特务。他们自己从不做事,甚至宣称自己不是民运人士,却整天对其他民运人士说三道四,好像他们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才是对民运贡献最大的。其实他们什么也没做,除了搅局以外。比如,最近不遗余力攻击民阵主席的那帮人,曾经也是攻击我最厉害的同一帮人。再追远一点,前几年攻击社民党主席刘国凯的也是同一帮人。只要对民运稍有了解的人就会知道,先不谈我这些年来如何为民运呕心沥血,几乎奉献了自己的全部。刘国凯是民运里少有的自己掏钱干民运,一身清廉的人,而盛雪无疑是这么多年来做得最出色的民运人士之一。这些人为什么要追着我们几个人不放,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呢?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怀疑他们是报复心在作怪,可能是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他们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不是,因为正常人编造一个谣言被当众戳破后,他就不会再到处继续散布了,因为那是很丢人的事情。可是他们却继续散布被戳破的谣言。比如,他们曾经四处散发我大学时的一位老师污蔑攻击我的文章,里面尽是谎言,文字低级下流之极,读书人的斯文荡然无存。里面污蔑我偷了他的康熙年间的邮票。后来有行家指出,中国第一张大龙邮票是1878年发行的,而世界第一枚邮票也是1840年才发行,也就是说康熙年间(1662-1722)至少一百年后世界上才有邮票。而这位“大学老师”居然说我偷了一个不存在的东西!这个谎言被戳穿后,他们继续一字不改地四处散发。因此,我才开始怀疑他们不是糊涂,而是装糊涂。

十,中共特务肆意攻击辱骂民运人士,还有一个非常邪恶的目的,就是故意激怒对方,让对方动气,久而久之被攻击者的身体就会受伤害。这是一种无法用法律制裁的慢性谋杀行为。这是非常狠毒的一招,属于犯罪学上的攻心术,它比毁坏一个人的名誉还可怕。因此,我们一定要对此高度警惕,及时识破他们的诡计,不要上他们的当。否则,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太不明智了。

以上几点只是针对海外民运中的中共走狗的特性所做的分析。他们只是中共获取民运信息的其中一个渠道,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方式。比如,中领馆有专门的官员负责收集民运和其他反对力量的信息;利用记者身份与民运人士接触以获取情报;通过网络骇客和监控截取民运人士之间交流的信息;甚至通过其他国家和地区传统上反共的机构来获取信息。这一点民运人士和组织应该特加小心。涉及到国内的民运工作,不要向任何海外机构甚至西方政府透露。因为我们现在在实力上处于劣势,有些国家和地区会为了巨大的现实利益而背叛他们自己曾经追求的理想,出卖自由民主人士。

总之,中共是通过搞特务工作起家的,中共在特务工作方面所花的本钱,古今中外所有政权无一能及。他们采用人海战役的方式,对敌对势力实施所谓超限战。轻视中共特务的破坏力和过度夸大中共对民运的渗透,都是对民运的发展不利的。如果你有志投身民主事业,为中国民主革命贡献心力,今后见到唯利是图、缺乏正义感、是非不分、面目不清的人,请你对他们保持距离,以免遭到伤害。这种人即便今天不是中共走狗,明天也可能被中共收买成为走狗。我本人就曾因为用人不察,酿成大错。这种惨重的教训不可不吸取。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