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缩表:世界进入“金融奴隶”新时代(图)

2017-9-23 08:38 作者: 如松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9月23日讯】我们知道,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进行量化宽松,将三万多亿美元基础货币注入全球经济体系和资本市场,如果再计算欧洲、日本和中国所释放的基础货币,只能用天量来形容。这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全球各地几乎都被泡沫所淹没,泡沫唯一不明显的地方是美国楼市,因为其深受次贷危机的打击,经历了残酷的去杠杆进程,而其它国家拒绝去杠杆,与美国股市一起形成全球的资产价格泡沫。这就形成了这个特定的金融为王的时代,在一些国家,几乎每个人都成了金融专家——不参与投资,就只能不断沉入社会的更底层。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到去年中,全球债务总量(约217万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全球GDP(约60多万亿美元)的三倍!

现在,美联储已经做出决定:从10月13日开始,将开启缩减资产负债表进程。其中,2017年计划抽走300亿美元,而2018年全年为4200亿美元!在本次议息会议上,美联储维持基准利率1%~1.25%不变,并预计2017年还将加息一次;预计2018年将加息三次;预计2019年加息两次;预计2020年将加息一次。同时,下调长期中性利率预期至2.75%(之前为3.0%)。

随着美联储加息尤其是开启缩表的进程,无疑将彻底逆转全球利率市场的走势,让金融为王的时代告别,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就是全球最基础的利率指标: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K线图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K线图(网络图片)

美国国债的牛市将宣告结束,收益率上升。这会带动全球所有包括英国、德国、中国在内的主要国家的国债收益率。

这些经济体的国债利率必须上扬,直接推动利率进入长期的升势。

这会带来几个连锁反应:

第一,欧洲央行最迟在明年初,就必须结束量化宽松,日本央行也需要很快跟随,全球央行的加息(缩表)大潮就会汹涌而来。

另外,关于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大跌的根源,各有各的解释,但其核心因素是欧元区二季度经济指标比较好,以及欧洲央行结束量化宽松的预期。在此,笔者认为,美国人在欧元兑美元汇率问题上的所作所为一样不可忽视。川普(特朗普)和美联储的众多官员的言语,极大地打击了美元指数(核心是美元对欧元汇率),这完全反应了美国的政策需求,因为只有在美元指数相对低位的时候,美联储才能顺利开启缩表。如果美元指数不能大幅下跌,让市场继续炒作美联储的缩表预期,就会让美元“过贵”,对美国经济增长带来很坏的影响。所以,以川普为代表的美国官员(包括美联储官员)使用诸多手段打压美元,这从欧元兑美元、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上可以明显地看出来,目的都是将美元指数打压到低位、以便让美联储可以顺利开启缩表,又不影响美国的经济复苏。

虽然人民币不是美元指数的一篮子货币,但可以影响很多非美货币,对全球货币市场的情绪影响很大,所以,人民币的作用也不可忽视。这里的手段也更微妙。

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一个季度内,欧洲央行很可能会采取手段打压欧元汇率(当然包括鸽派言论),目的为欧洲央行可以顺利结束量化宽松做准备。如果在今天欧元兑美元的位置,欧洲央行的官员使用结束量化宽松等鹰派言论继续强化欧元汇率,将让欧元区的经济处于被动的地位。只有在欧元汇率处于相对低位的时候,欧洲央行才能顺利地结束量化宽松并开启加息的进程。

第二,从现在到明年底,美联储预计进行四次加息,利率将达到2-2.25%,那么,其它经济体怎么办?

那些自由兑换的货币,只能加息!如果不加息,就会形成资本外流,这是美联储求之不得的事情,因为这会促进资本流回美国,一样会让他们的国债收益率上升,让继续宽松的货币政策成为“灾害”,在这个问题上,加拿大央行显然有先见之明,快速进入了加息的节奏。

而对于非自由兑换的货币来说,也只能被动加息,否则就会造成国债收益率倒挂,在全球经济已经有紧密联系的今天,无法彻底阻止资本外流,这会不断打压本币汇率,预期一旦形成,就容易导致汇率危机,对于政府来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上世纪拉美危机导致汇率大幅贬值,这些国家的政府只能是走马灯,再看看前苏联卢布与前苏联的关系,就清楚问题的严重性)。但利率又是资产价格的唯一压力(那些调控措施本质上都不是),利率不断上涨将让资产价格泡沫破裂,财政就会难以为继,当财政赤字恶化的时候,一样导致汇率危机。

此时,部分国家只能扩大资产价格冻结的范围和时间,这对于杠杆投资者来说就是真正的噩梦。因为冻结交易,意味着持有者的资产丧失了交易和金融方面的价值,只剩下使用功能(对于房子来说,就只是一个住所);可是,在银行那里,价值依旧是存在的,还要按原来的价格和价值计算还本付息,这种不对等的“奥妙”在这种形势下将让很多人付出巨大的代价,职业收入不稳定、高杠杆的炒家和资产持有者是最危险的。

如果说加息对美国内部的影响大,缩表对非美国家的影响更大,因为美元近似于全球各国货币发行的保证金,美元缩表会抽走全球的基础货币,强力推动利率上升。无论是货币自由兑换还是非自由兑换的国家,利率不断上升就会让资产价格不断缩水(而冻结交易意味着彻底没了价格),全球通过杠杆持有固定资产的人们就会成为“金融奴隶”,为金融机构打工。

同时,那些高政府债务率的国家和地区,利率上升之后,政府付息就会快速上升(利率从零附近上升,利息上升的速度会非常快,对于高债务率的国家和地区,威胁巨大),不排除一些国家只能使用货币贬值的手段化解债务压力,日本有这样的危险,所以,笔者在一些场合说过日元很可能丧失避险货币的能力。意大利、希腊等欧元区高债务率的国家只能脱离欧元区。这些国家的人们要为政府(包括国企吗?只能自己体会)的高债务买单,除了做“金融奴隶”之外还要承担“债务奴隶”的职责。

滞胀就是这些国家或地区的典型特征,就业机会减少、工薪停滞不前而物价汹涌。

第三,理财与信托将是未来的灾难之地。很多人认为理财是低风险的,因为坐在你对面的签约方似乎距离资产价格很远,几乎看不见影子。事实上,它真正的投入之地很可能就是你家门口的烂尾楼,与金融奴隶没有多少差别。

“金融奴隶”这个词汇,在未来的三四年内必定成为这个世界最热门的词汇之一!

“危”必然孕育着“机”,那些通胀产业链上、同时又拥有强劲需求的少数行业才是未来唯一的机会。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