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二)(图)

2017-10-18 00: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十二 情急急良玉救人 意切切农家感恩

这几日政事繁忙,良玉有些疲倦,回家路上,不觉在马车中睡着了。忽然一阵哭声把他惊醒。他掀开窗帘,问冬儿:“谁在哭?把车停下,看看去。”冬儿说:“你都累成这样了,快赶回家休息吧,别管闲事了。”良玉说:“不要啰嗦,快停车,下去看看。”冬儿只好停下车,不一会回来说:“人行路上,一个汉子晕倒在地上,全家围着哭。”“快去救人!”说着跳下车,向路边人群奔去,人们一见来了一位年轻的官员,都自动让开。良玉奔到汉子身边,蹲下来,把手指放在鼻翼前试试,连忙对冬儿说:“快背他上马车!”众人帮忙,把汉子扶到了马车上。良玉回头对他家人说:“到前边仁寿堂找我们。”马车向仁寿堂飞奔而去。

仁寿堂内,怀玉正给一个病人专心号脉,旁边坐着十几个病人,排队候诊。怀玉猛然看到冬儿、良玉背着一人急急奔来,对病人说:“对不起,稍等。”病人说:“没关系,救人要紧。”众人把汉子放在一个躺椅上。怀玉边号脉,边仔细望着病人的脸。不一会,对小徒弟说:“药儿,快冲一碗红糖水,酽酽的,热热的。”怀玉对良玉说:“没什么病,是饿的,不过,如不及时抢救,马上也要送命。”药儿用勺喂了几口糖水,男子慢慢睁开了眼,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男子一口气把糖水喝光。怀玉又说:“弄点粥来。”药儿端了一碗米粥来,汉子喝完,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这时,男子的家人也跌跌撞撞进了药店。两位老人六十余岁,一个媳妇三十多岁,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全家人进店就齐刷刷地跪了下去,口称:“感谢救命恩人!”人们忙把他们扶了起来,让他们坐下。

老翁说:“我们是直隶州定县李家村人,家中有薄田几十亩,两头牛,平日一家祖孙三代,六口人勤俭度日,男耕女织,衣食无忧。今年风调雨顺,眼看小麦丰收,家家欢欢喜喜准备开镰收割,谁知忽然成千上万蝗虫飞来,遮天蔽日,所过之处,不但麦子,所有的庄稼吃得一干二净。全家把存粮吃完,不能在家等死,只好出来讨饭。”老太太说:“出来讨饭的人太多了,好不容易要点吃的,我这儿子又是个孝子,上有老,下有小,他把吃的分给老人和孩子,自己饿着,今日实在撑不住了,晕死过去。幸亏遇到大人出手相救,万一他有个好歹,我们这老老小小的,怎么活?”说着哭了起来。怀玉忙对药儿说:“到厨房看看,有能吃的东西全部拿来。”不一会药儿回来了,说:“到处找,只有这一个剩馒头了。”说着递给二,三岁的小男孩。

孩子看到馒头,两眼放光,口水直流。恨不得一口吞进去。但想了想,又晃晃悠悠双手捧着馒头,走到男子身边,“爹爹,你吃,宝宝不要爹爹饿死。”男子说:“爹爹不饿,宝宝吃吧。”孩子说:“爹爹又骗人。”男子说:“这次爹爹没骗你,真的吃饱了。”孩子又晃晃悠悠走到两位老人身边:“爷爷,奶奶吃。”老太太说:“宝儿吃吧,宝儿要长个子的。”孩子又把馒头捧到妈妈和姐姐身边。周围的人看到此情此景,无不动容。这时只见姐姐,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劈手夺了过来,众人不由一惊,只见她小心翼翼地把馒头分成六块,走到每人身边,把一块馒头放进每人嘴里,最后,最小的一块自己吃了。众人唏嘘不已,一个普通的农家,竟如此知礼。

良玉在冬儿耳边说了两句话,冬儿说:“奶奶,把你的篮子借用一下。”一溜烟跑出店外,不一会,只见冬儿提了满满的一篮馒头走了进来,说:“这是馒头铺的王伯伯送的,听到你们家的事,马上捡了一篮子馒头,一分钱也不要,说是送给你们家的,略表他的心意。这一包卤鸡蛋,是我送的。”说着把篮子和鸡蛋送到奶奶身边,全家人热泪盈眶,奶奶说:“今天遇到这么多好人,真不知怎么报答?”这时男子站了起来,说:“打扰众人多时了,我们也该走了。大恩不言谢,我们全家会永远记住仁寿堂,和这里所有的好人。等到了丰收年,我定会带两个孩子来看望大家。”全家刚要转身离去,怀玉说:“稍等。”只见药儿从柜台里拿出几串钱,放到篮子里。怀玉说:“前边有个糖果店,买一包糖块放在每个人的口袋里,实在饿极了,快吃块糖。”一家人洒泪而别,走到街上,一步三回头,仿佛要把“仁寿堂”几个金字刻在脑子里。这时良玉小声对怀玉说:“谢谢大哥!”又抱拳向周围的人致意:“抱歉,打扰大家了。”然后和冬儿走出仁寿堂,上了马车,直向家奔去。

贾府的大饭厅内,各个桌上的菜正陆陆续续地摆上,人们也三三两两地走进来,说说笑笑,等待开饭。这时贾琏,贾环,贾蓉三人走进饭厅,三人脱下外衣,平儿等人连忙接着。丫环端来洗手水,三人洗了手,归座。饭菜已经上齐,人们各就各位,开始吃饭。贾环看见桂儿正偎依在黛玉怀中,连忙向他招手,“桂儿,快过来,三叔给你带好吃的了。”桂儿张着两臂向贾环奔来,贾环手中提了两个粽子,桂儿拿不到,急得直跳。贾环说:“亲亲三叔!”弯下腰去,让桂儿在脸上亲了两口,然后把粽子给了桂儿。桂儿说:“谢谢三叔!”向黛玉跑去。

这时刘奶妈走了过来,牵着桂儿的手说:“过来,刘妈帮你剥粽子,让你娘好好吃饭。”黛玉说:“真有一年没吃粽子了。为何不多买些,让众人尝尝鲜。”蓉儿说:“本来带来好几串,有六十个粽子的,端午节到了,店里每人发二十个。可是回家的路上,看到好多讨饭的,扶老携幼,拖儿带女,实在可怜!尤其那些孩子们,饿得哇哇叫,我们就沿途把这些粽子,都给了灾民,三叔还想到给桂儿留两个。”贾琏边吃饭边说:“如今讨饭的越来越多,听说全国都闹大饥荒,北方蝗灾,南方旱灾。今年的粮食肯定短缺。”满屋子的人心里都沉甸甸的,默默地吃着饭。

这时宝玉夹了一块鱼放在黛玉碗里,望着黛玉,黛玉也抬头望着他,俩人对视了一会,又相视一笑,继续吃饭。旁边的平儿一直咬着筷子,歪着头笑眯眯地望着他俩,贾琏见状,夹着一块韭菜炒鸡蛋,放在平儿碗里,用筷子轻轻地敲着平儿的碗边,小声说:“快吃饭!”这时,宝玉大声喊那边桌上的兴儿:“兴儿,咱家的库里还有多少粮食?”兴儿咽下一口饭,连忙站起来回答:“刚买了十石米,前几天柳嫂告诉我家里的米面不多了,我到粮食市场转了一圈,一看那大米,颗颗仔粒饱满圆润,雪白如玉,我爱的不行,就一口气买了十石。柳嫂说够咱家吃一,二年了。”宝玉说:“明早赶快再去买十石来。”兴儿嘻嘻一笑:“没钱了,钱全花光了。宝二爷越来越聪明,买这么多米,是等灾荒年,粮食紧缺,卖个好价钱?发个小财?”宝玉说:“瞎扯,我能去赚那黑心钱吗?”兴儿不明白,问:“那买二十石米放在家里干什么?”

一直留心观察的尤氏,忽然拍手说:“我明白了,宝玉莫不是想搭粥棚救济灾民?”黛玉一笑说:“还是嫂子聪明!”尤氏接着问:“你们俩口早就商量好了?”黛玉说:“不是,刚才听二哥他们几个说,我和宝二爷才商量了一下,定下这个事。”尤氏说:“奇怪!你们俩坐在我旁边,一直在吃饭,哪里听你们商量什么救灾的事了?”俩人只是笑。这时平儿说:“噢!我知道了,刚才看到你们二位互相对望又相视一笑,心想:这小俩口!吃饭时也含情脉脉,互相调情,想必就那一对望,就把事情商量定了?”宝玉含笑点头。这时满屋子人一片哗然:“神了,不用说话,一对望就能商量事情?咱们也试试。”于是众人纷纷找左右的人互相对望,人们嘻嘻哈哈,笑声一片。

贾琏说:“别闹了,人家两口这叫做心有灵犀,心灵感应,必须夫妻之间特别恩爱,好得像一个肚肠,才能达到这个境界。你们那大眼瞪小眼,瞪一百年也没用。”这时只听茗烟说:“琏二爷,你和平二奶奶也好得像一个人似的。你们到这境界没有?两人对眼试试。”贾琏笑嘻嘻地向平儿望去,平儿却红着脸,只顾低头吃饭。众人一齐起哄:“快对眼!快对眼!”

这时贾政轻咳了一声,站了起来,众人立即住了口。贾政说:“刚提到搭粥棚救灾这正经事,怎么忽然跑了题,众人也疯够了,该说正经事了。这是件行善积德的大好事,我赞成!兴儿说没钱买米了。我和太太这月的例钱就不要了,一共四十两银子,好歹也能买些米。”贾政的话音一落,马上有几个人回应:“我们的月例钱也不要了。”过了一会,满屋内所有的人一齐喊:“不要月例钱,买米救灾民!”“不要月例钱,买米救灾民!”黛玉笑眯眯地站起来:“众人的这颗心太珍贵了,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有这颗心足矣,至于月例钱,每人一个月就那点零用钱,有人还要用这点钱贴补家用,我们怎忍心扣那少得可怜的钱,总不能救了灾民,苦了我们自己,就用咱们家官家的钱。”尤氏说:“咱们的那点家底子,我是知道的,哪里有许多?”黛玉说:“咱们有咱家布店赚的钱,有琏二哥每月的薪水,还有前一阵子,我哥给我一些银子。”有人说:“林家给我们的太多了,不能总指望林家。”

黛玉说:“这次是我应得的那一份,不是他们林家的。只要大家克勤克俭,不恣情侈靡,咱们的家底子足够养活大家的。虽不能大富大贵,起码能衣食无忧,零用钱够用,大家放心吧。这次救灾,大家不用出钱,就准备出力吧,到时可不要喊累啊!”众人齐呼:“我们不怕苦,不怕累。”这时,忽见林府的两个丫头走了进来。两个丫头笑着向众人行礼,说:“这里好热闹啊!”黛玉问:“有事吗?”丫头说:“林二爷请姑爷,姑奶奶过去。将军府的老爷,太太也到了,说是有要事相商。”宝黛二人对望了一眼,一齐说了出来:“准是救灾的事。”

二人赶到林府的西厅时,只见大伯父,二伯母,李伯,柳府的大哥大嫂,良玉全坐在那里了。两人坐下,丫头递了热茶,良玉说:“都到齐了。想同大家一起商量救灾的事,今年全国灾情严重,周围的灾民蜂拥而至,每日都有饿死的人,眼看就要到了咱们家门口了,咱们总要给灾民一些帮助吧。我想咱们三府联合起来,根据自己的情况,商量一些办法,统一筹画。请各位说出自己的高见。”停了一会,宝玉说:“刚才吃晚饭时,我们贾家商量了这件事。我想,林家是江南首富,二公子又新近中了状元,真是鲜花着锦,火上烹油;柳家出了两个大将军,皇宠正隆,可谓新贵。左边一户首富,右边一家新贵。唯独夹在中间的贾府是个破落户--”黛玉说:“正在商量正经事,你乱说些什么?”宝玉说:“我正在说正经事,你别打岔,我刚才说到哪里了?”二伯母笑着说:“你说贾家是破落户。”宝玉接着说:“对,对,我们这个破落户只好给灾民煮些稀粥喝了。”众人笑了。

李伯说:“就说贾家煮粥不就完了,绕了这么一大圈子。”大伯父说:“熬粥好!灾民四处流浪,无家可归,就想吃些汤汤水水的,好!不过粥太好消化了,不抵饿,一下子又饿了。”二伯母说:“那我们林家就做些干粮,蒸馒头!”大嫂接着说:“那我们就做菜!”“做菜?”众人感到疑惑。大嫂说:“这几年,我常做大锅菜,都做出花来了,什么大白菜炖粉条,大萝卜熬豆腐,弄他一大锅,小火慢慢炖,好吃得很。保管灾民爱吃,就怕你们也会馋的。”良玉说:“那好,等哪一天,我们也排在灾民后边,讨你半碗大锅菜吃。”大伯说:“最近灾民生病的特别多,大半是饿的,还因为营养跟不上,抵抗力太差,没想到他大嫂能做菜,这下好了,为了补充营养,我建议:馒头不一定要雪白的,加些玉米面,荞麦面,高粱面等,反而更好;稀粥里也可加些红豆,绿豆等,大锅菜里可加些小鱼干,小虾干,不但提味,还加强了营养。”

二伯母说:“大哥这郎中,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大哥说得对!我们照办。”良玉说:“柳家虽然是新贵,两位将军有国家的俸禄,但毕竟家底太薄;贾家虽不是破落户,但一场浩劫刚刚过去,最近刚缓过来,所以我想这救灾的钱就由林府出,三府只不过分一下工而已。”大嫂说:“大好事不能只让你们林家做了,也分给我们一点嘛,白菜萝卜我们还是能买得起的。”宝玉也接着说:“你良玉积的德也够多了,也分给我们一些薄德嘛!现在我们家里已有十石米,明天早上又去买十石米,这二十石米熬粥,可以熬一阵了吧。”良玉说:“那好!这可不是十天,八天的事,要做长期的打算。”大嫂说:“到时候实在撑不下去了,就找你这个‘林千万’要,反正我们背后又你林府这个大金山靠着,我们怕什么!”大家都笑了。

良玉说“这件事要大量人力,事情繁杂,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必须三府统一调度,群龙无首不行,一定要有个聪明能干的人来挂帅,谁能堪此大任。”众人想了一回。李伯说:“只有姑奶奶能担此大任。”二伯母忙说:“论才干,当然黛玉能胜任,只是她刚生了孩子,二个孩子又太小,我真是心疼她,怕她累坏了身子。”众人沉默。大伯说:“谁都知道咱们林家有个有才有貌的姑奶奶,殊不知,她身边还有个无名英雄,默然无闻。宝玉经过磨难历练,其才干不在黛玉之下。”众人一致赞同。良玉笑着说:“那就夫妻二人都挂帅吧。小俩口一起干活,有滋有味有情趣。”黛玉说:“那你就和二个嫂子一起干,夫妻三人更是乐趣无穷,热闹非凡。”良玉说:“那当然!只是公务缠身,身不由己啊!唉!真想辞去这个官,每日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孝敬长辈,陪伴妻子,与兄弟姐妹同乐,登仙鹤台吹笛,在大观园吟诗,到将军府赏景,或者到苏州老家小住,或者租个大船,把三府的人带着,热热闹闹,沿途在扬州,无锡等地玩乐……”二伯母说:“好了,好了,扯远了,谈正事吧。”良玉住了口。

众人都盯着宝黛二人,二人对视了一眼,相互点点头,黛玉说:“看在众灾民的份上,我们俩暂时应承下来,如果搞得七颠八倒,人仰马翻,你们可要出来救场。”李伯看他们答应了,乐得眉笑颜开。李伯说:“那指挥部还设在仙鹤台吧。那里敞亮,安静,不受干扰。台上锦阁的内间我派人放一张床,铺上干净的被褥。累了,乏了,可去躺一躺,派两个聪明机灵的小厮和两个丫头,四人服伺二位。每日好饭好茶,时新水果,精巧点心供着……”宝玉打断了李伯的话:“罢了,罢了,别吃的那么精细了,只把大嫂的大锅菜盛一碗,林府的馒头拿两个,贾府的稀粥来两碗,就够了。伺候的人也不要那么多。”李伯说:“要的,这四个人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当你们的传令兵,跑跑腿。”宝玉说:“那好!”二伯母说:“黛玉生孩子不久,身体还亏着那,一定要吃些好的,滋补身子。不用说了,他俩的伙食,归我管了。”

李伯说:“我还要管外面的店铺,可这一阵子家里的事多,我准备上午就坐在前边的帐房里,下午再到各个店里去走走。你们有事可到帐房找我。紫娟也一整天都在那里,你们要买什么东西,只凭你俩的字条,记帐发钱,她认识你们的笔迹。”二伯母也说:“我也常到台上看看,有些小事我能办的话就办了,也减轻你们一些担子。”黛玉笑着说:“太好了!有你们帮衬,我俩心里踏实多了。”良玉说:“我家那一口子没事干,她会急得跳脚。恳请两位元帅分给她点事做。”大伯说:“你是说碧华吧,她也不会做饭,可到前边掌勺,给灾民盛粥。”宝玉说:“那不行,不行,灾民一看如花似玉的一个小媳妇盛饭,都挤过来,准得把粥锅挤翻。”众人都笑了。黛玉说:“我倒给她想了个好差使,到时,门口的灾民可能有几百上千人,甚至有些地痞无赖混进来,制造事端。须有人每日巡逻,要找武艺高强的人,碧华可以做这件事。”良玉说:“太好了,她有用武之地了,她武艺高强,对付三,五个男人,手到擒拿,不在话下。”黛玉说:“别夸了!娶个元帅的千金,看把你兴头的。”众人都笑了。

黛玉说:“快谈正经事吧。”良玉说:“每日都有饿死的人,咱们如果早开张一天,就多救几个人,所以必须争分夺秒。”黛玉说:“是的!眼下三府头等大事就是救灾,其他事一律让路。我想到了立即要做的几件事:

一、从明日起,藏书阁,学堂暂时关闭。

二、一旦开张,要连夜做饭,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要忙,必须分派任务,各就各位,因此明日,各府要把参加的人数一律交上来。

三、明日三府均要出动一辆大马车,所有的男丁都组织起来,三辆马车,分头采购。除采购米面蔬菜,油盐酱醋外,还要采购大量的柴薪。还要填置大锅,大蒸笼,饭桶,瓢勺等。大哥,大嫂你们俩位合计一下,一共要多少,开个条子给我们。

四、我想把三府门前的广场连成一片,搭个大大的篷子,万一刮风下雨,灾民也有遮风挡雨的地方。

五、要加强治安保卫,三府门前要加强岗位,由李贵负责,分成二班;碧华组织巡逻队,也分成两班,保护灾民。

我暂时想了这几件事,争取后日开张,明天就要加紧准备。”大伯说:“我忘了一件事,怀玉的仁寿堂从明日开始,不再坐诊,只给急病人看病。全天只对灾民开放,给灾民义诊,但缺少人手,问咱们能否支援。”宝玉问:“要多少人?”大伯边想边说:“要十个人吧,明天我和璞玉就要到那边去。”二伯母说:“璞玉能独当一面吗?”大伯说:“璞玉这孩子有行医的天份,这一阵子进步很快,一般的病能看。正好趁这机会历练历练。”

李伯说:“姑奶奶的脑子真是好用,一时间竟想到这么多事,想得很周全。搭棚子的事交给我办。上次装修林府,我认识一个包工队,明日我去找他们,让他们包工包料,三日内把大篷子搭起来。”柳大哥说:“我们院子里堆了一大堆破烂桌椅,这几日我找一找,有些缺胳膊少腿的,补一补就管用,修一修,放在篷子下,一些老年人坐着吃饭也舒服些。”宝玉笑着说:“太好了!让灾民们一到了咱三府门前,就像到了家一样。”宝玉停了停又说:“明天最要紧的是采购,我们认为贾府的兴儿精明能干,让他当采购的头。李伯,明日你支给他些银两,把帐记清楚,以后再三府细细算。”“好!我明早在帐房等他。”这时,柳大嫂已把要买的东西记好,写在纸上,递给黛玉。良玉说:“说什么以后细细算,算什么?应该林府出。明日我和两位小将军还要上朝,贾琏他们三人还要照常上班,家里这一大摊子事就交给你们了。天也很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众人散去。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