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二)(圖)

2017-10-18 00: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三十二 情急急良玉救人 意切切農家感恩

這幾日政事繁忙,良玉有些疲倦,回家路上,不覺在馬車中睡著了。忽然一陣哭聲把他驚醒。他掀開窗簾,問冬兒:「誰在哭?把車停下,看看去。」冬兒說:「你都累成這樣了,快趕回家休息吧,別管閒事了。」良玉說:「不要囉嗦,快停車,下去看看。」冬兒只好停下車,不一會回來說:「人行路上,一個漢子暈倒在地上,全家圍著哭。」「快去救人!」說著跳下車,向路邊人群奔去,人們一見來了一位年輕的官員,都自動讓開。良玉奔到漢子身邊,蹲下來,把手指放在鼻翼前試試,連忙對冬兒說:「快背他上馬車!」眾人幫忙,把漢子扶到了馬車上。良玉回頭對他家人說:「到前邊仁壽堂找我們。」馬車向仁壽堂飛奔而去。

仁壽堂內,懷玉正給一個病人專心號脈,旁邊坐著十幾個病人,排隊候診。懷玉猛然看到冬兒、良玉背著一人急急奔來,對病人說:「對不起,稍等。」病人說:「沒關係,救人要緊。」眾人把漢子放在一個躺椅上。懷玉邊號脈,邊仔細望著病人的臉。不一會,對小徒弟說:「藥兒,快沖一碗紅糖水,釅釅的,熱熱的。」懷玉對良玉說:「沒什麼病,是餓的,不過,如不及時搶救,馬上也要送命。」藥兒用勺餵了幾口糖水,男子慢慢睜開了眼,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男子一口氣把糖水喝光。懷玉又說:「弄點粥來。」藥兒端了一碗米粥來,漢子喝完,蒼白的臉上漸漸有了血色。這時,男子的家人也跌跌撞撞進了藥店。兩位老人六十餘歲,一個媳婦三十多歲,還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全家人進店就齊刷刷地跪了下去,口稱:「感謝救命恩人!」人們忙把他們扶了起來,讓他們坐下。

老翁說:「我們是直隸州定縣李家村人,家中有薄田幾十畝,兩頭牛,平日一家祖孫三代,六口人勤儉度日,男耕女織,衣食無憂。今年風調雨順,眼看小麥豐收,家家歡歡喜喜準備開鐮收割,誰知忽然成千上萬蝗蟲飛來,遮天蔽日,所過之處,不但麥子,所有的莊稼吃得一乾二淨。全家把存糧吃完,不能在家等死,只好出來討飯。」老太太說:「出來討飯的人太多了,好不容易要點吃的,我這兒子又是個孝子,上有老,下有小,他把吃的分給老人和孩子,自己餓著,今日實在撐不住了,暈死過去。幸虧遇到大人出手相救,萬一他有個好歹,我們這老老小小的,怎麼活?」說著哭了起來。懷玉忙對藥兒說:「到廚房看看,有能吃的東西全部拿來。」不一會藥兒回來了,說:「到處找,只有這一個剩饅頭了。」說著遞給二,三歲的小男孩。

孩子看到饅頭,兩眼放光,口水直流。恨不得一口吞進去。但想了想,又晃晃悠悠雙手捧著饅頭,走到男子身邊,「爹爹,你吃,寶寶不要爹爹餓死。」男子說:「爹爹不餓,寶寶吃吧。」孩子說:「爹爹又騙人。」男子說:「這次爹爹沒騙你,真的吃飽了。」孩子又晃晃悠悠走到兩位老人身邊:「爺爺,奶奶吃。」老太太說:「寶兒吃吧,寶兒要長個子的。」孩子又把饅頭捧到媽媽和姐姐身邊。周圍的人看到此情此景,無不動容。這時只見姐姐,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劈手奪了過來,眾人不由一驚,只見她小心翼翼地把饅頭分成六塊,走到每人身邊,把一塊饅頭放進每人嘴裡,最後,最小的一塊自己吃了。眾人唏噓不已,一個普通的農家,竟如此知禮。

良玉在冬兒耳邊說了兩句話,冬兒說:「奶奶,把你的籃子借用一下。」一溜煙跑出店外,不一會,只見冬兒提了滿滿的一籃饅頭走了進來,說:「這是饅頭鋪的王伯伯送的,聽到你們家的事,馬上撿了一籃子饅頭,一分錢也不要,說是送給你們家的,略表他的心意。這一包滷雞蛋,是我送的。」說著把籃子和雞蛋送到奶奶身邊,全家人熱淚盈眶,奶奶說:「今天遇到這麼多好人,真不知怎麼報答?」這時男子站了起來,說:「打擾眾人多時了,我們也該走了。大恩不言謝,我們全家會永遠記住仁壽堂,和這裡所有的好人。等到了豐收年,我定會帶兩個孩子來看望大家。」全家剛要轉身離去,懷玉說:「稍等。」只見藥兒從櫃檯裡拿出幾串錢,放到籃子裡。懷玉說:「前邊有個糖果店,買一包糖塊放在每個人的口袋裡,實在餓極了,快吃塊糖。」一家人灑淚而別,走到街上,一步三回頭,彷佛要把「仁壽堂」幾個金字刻在腦子裡。這時良玉小聲對懷玉說:「謝謝大哥!」又抱拳向周圍的人致意:「抱歉,打擾大家了。」然後和冬兒走出仁壽堂,上了馬車,直向家奔去。

賈府的大飯廳內,各個桌上的菜正陸陸續續地擺上,人們也三三兩兩地走進來,說說笑笑,等待開飯。這時賈璉,賈環,賈蓉三人走進飯廳,三人脫下外衣,平兒等人連忙接著。丫環端來洗手水,三人洗了手,歸座。飯菜已經上齊,人們各就各位,開始吃飯。賈環看見桂兒正偎依在黛玉懷中,連忙向他招手,「桂兒,快過來,三叔給你帶好吃的了。」桂兒張著兩臂向賈環奔來,賈環手中提了兩個粽子,桂兒拿不到,急得直跳。賈環說:「親親三叔!」彎下腰去,讓桂兒在臉上親了兩口,然後把粽子給了桂兒。桂兒說:「謝謝三叔!」向黛玉跑去。

這時劉奶媽走了過來,牽著桂兒的手說:「過來,劉媽幫你剝粽子,讓你娘好好吃飯。」黛玉說:「真有一年沒吃粽子了。為何不多買些,讓眾人嘗嘗鮮。」蓉兒說:「本來帶來好幾串,有六十個粽子的,端午節到了,店裡每人發二十個。可是回家的路上,看到好多討飯的,扶老攜幼,拖兒帶女,實在可憐!尤其那些孩子們,餓得哇哇叫,我們就沿途把這些粽子,都給了災民,三叔還想到給桂兒留兩個。」賈璉邊吃飯邊說:「如今討飯的越來越多,聽說全國都鬧大饑荒,北方蝗災,南方旱災。今年的糧食肯定短缺。」滿屋子的人心裡都沉甸甸的,默默地吃著飯。

這時寶玉夾了一塊魚放在黛玉碗裡,望著黛玉,黛玉也抬頭望著他,倆人對視了一會,又相視一笑,繼續吃飯。旁邊的平兒一直咬著筷子,歪著頭笑眯眯地望著他倆,賈璉見狀,夾著一塊韭菜炒雞蛋,放在平兒碗裡,用筷子輕輕地敲著平兒的碗邊,小聲說:「快吃飯!」這時,寶玉大聲喊那邊桌上的興兒:「興兒,咱家的庫裡還有多少糧食?」興兒咽下一口飯,連忙站起來回答:「剛買了十石米,前幾天柳嫂告訴我家裡的米麵不多了,我到糧食市場轉了一圈,一看那大米,顆顆仔粒飽滿圓潤,雪白如玉,我愛的不行,就一口氣買了十石。柳嫂說夠咱家吃一,二年了。」寶玉說:「明早趕快再去買十石來。」興兒嘻嘻一笑:「沒錢了,錢全花光了。寶二爺越來越聰明,買這麼多米,是等災荒年,糧食緊缺,賣個好價錢?發個小財?」寶玉說:「瞎扯,我能去賺那黑心錢嗎?」興兒不明白,問:「那買二十石米放在家裡幹什麼?」

一直留心觀察的尤氏,忽然拍手說:「我明白了,寶玉莫不是想搭粥棚救濟災民?」黛玉一笑說:「還是嫂子聰明!」尤氏接著問:「你們倆口早就商量好了?」黛玉說:「不是,剛才聽二哥他們幾個說,我和寶二爺才商量了一下,定下這個事。」尤氏說:「奇怪!你們倆坐在我旁邊,一直在吃飯,哪裡聽你們商量什麼救災的事了?」倆人只是笑。這時平兒說:「噢!我知道了,剛才看到你們二位互相對望又相視一笑,心想:這小倆口!吃飯時也含情脈脈,互相調情,想必就那一對望,就把事情商量定了?」寶玉含笑點頭。這時滿屋子人一片譁然:「神了,不用說話,一對望就能商量事情?咱們也試試。」於是眾人紛紛找左右的人互相對望,人們嘻嘻哈哈,笑聲一片。

賈璉說:「別鬧了,人家兩口這叫做心有靈犀,心靈感應,必須夫妻之間特別恩愛,好得像一個肚腸,才能達到這個境界。你們那大眼瞪小眼,瞪一百年也沒用。」這時只聽茗煙說:「璉二爺,你和平二奶奶也好得像一個人似的。你們到這境界沒有?兩人對眼試試。」賈璉笑嘻嘻地向平兒望去,平兒卻紅著臉,只顧低頭吃飯。眾人一齊起哄:「快對眼!快對眼!」

這時賈政輕咳了一聲,站了起來,眾人立即住了口。賈政說:「剛提到搭粥棚救災這正經事,怎麼忽然跑了題,眾人也瘋夠了,該說正經事了。這是件行善積德的大好事,我贊成!興兒說沒錢買米了。我和太太這月的例錢就不要了,一共四十兩銀子,好歹也能買些米。」賈政的話音一落,馬上有幾個人回應:「我們的月例錢也不要了。」過了一會,滿屋內所有的人一齊喊:「不要月例錢,買米救災民!」「不要月例錢,買米救災民!」黛玉笑眯眯地站起來:「眾人的這顆心太珍貴了,是多少錢也買不來的。有這顆心足矣,至於月例錢,每人一個月就那點零用錢,有人還要用這點錢貼補家用,我們怎忍心扣那少得可憐的錢,總不能救了災民,苦了我們自己,就用咱們家官家的錢。」尤氏說:「咱們的那點家底子,我是知道的,哪裡有許多?」黛玉說:「咱們有咱家布店賺的錢,有璉二哥每月的薪水,還有前一陣子,我哥給我一些銀子。」有人說:「林家給我們的太多了,不能總指望林家。」

黛玉說:「這次是我應得的那一份,不是他們林家的。只要大家克勤克儉,不恣情侈靡,咱們的家底子足夠養活大家的。雖不能大富大貴,起碼能衣食無憂,零用錢夠用,大家放心吧。這次救災,大家不用出錢,就準備出力吧,到時可不要喊累啊!」眾人齊呼:「我們不怕苦,不怕累。」這時,忽見林府的兩個丫頭走了進來。兩個丫頭笑著向眾人行禮,說:「這裡好熱鬧啊!」黛玉問:「有事嗎?」丫頭說:「林二爺請姑爺,姑奶奶過去。將軍府的老爺,太太也到了,說是有要事相商。」寶黛二人對望了一眼,一齊說了出來:「准是救災的事。」

二人趕到林府的西廳時,只見大伯父,二伯母,李伯,柳府的大哥大嫂,良玉全坐在那裡了。兩人坐下,丫頭遞了熱茶,良玉說:「都到齊了。想同大家一起商量救災的事,今年全國災情嚴重,周圍的災民蜂擁而至,每日都有餓死的人,眼看就要到了咱們家門口了,咱們總要給災民一些幫助吧。我想咱們三府聯合起來,根據自己的情況,商量一些辦法,統一籌畫。請各位說出自己的高見。」停了一會,寶玉說:「剛才吃晚飯時,我們賈家商量了這件事。我想,林家是江南首富,二公子又新近中了狀元,真是鮮花著錦,火上烹油;柳家出了兩個大將軍,皇寵正隆,可謂新貴。左邊一戶首富,右邊一家新貴。唯獨夾在中間的賈府是個破落戶--」黛玉說:「正在商量正經事,你亂說些什麼?」寶玉說:「我正在說正經事,你別打岔,我剛才說到哪裡了?」二伯母笑著說:「你說賈家是破落戶。」寶玉接著說:「對,對,我們這個破落戶只好給災民煮些稀粥喝了。」眾人笑了。

李伯說:「就說賈家煮粥不就完了,繞了這麼一大圈子。」大伯父說:「熬粥好!災民四處流浪,無家可歸,就想吃些湯湯水水的,好!不過粥太好消化了,不抵餓,一下子又餓了。」二伯母說:「那我們林家就做些乾糧,蒸饅頭!」大嫂接著說:「那我們就做菜!」「做菜?」眾人感到疑惑。大嫂說:「這幾年,我常做大鍋菜,都做出花來了,什麼大白菜燉粉條,大蘿蔔熬豆腐,弄他一大鍋,小火慢慢燉,好吃得很。保管災民愛吃,就怕你們也會饞的。」良玉說:「那好,等哪一天,我們也排在災民後邊,討你半碗大鍋菜吃。」大伯說:「最近災民生病的特別多,大半是餓的,還因為營養跟不上,抵抗力太差,沒想到他大嫂能做菜,這下好了,為了補充營養,我建議:饅頭不一定要雪白的,加些玉米麵,蕎麥面,高粱面等,反而更好;稀粥裡也可加些紅豆,綠豆等,大鍋菜裡可加些小魚乾,小蝦乾,不但提味,還加強了營養。」

二伯母說:「大哥這郎中,真是三句話不離本行,大哥說得對!我們照辦。」良玉說:「柳家雖然是新貴,兩位將軍有國家的俸祿,但畢竟家底太薄;賈家雖不是破落戶,但一場浩劫剛剛過去,最近剛緩過來,所以我想這救災的錢就由林府出,三府只不過分一下工而已。」大嫂說:「大好事不能只讓你們林家做了,也分給我們一點嘛,白菜蘿蔔我們還是能買得起的。」寶玉也接著說:「你良玉積的德也夠多了,也分給我們一些薄德嘛!現在我們家裡已有十石米,明天早上又去買十石米,這二十石米熬粥,可以熬一陣了吧。」良玉說:「那好!這可不是十天,八天的事,要做長期的打算。」大嫂說:「到時候實在撐不下去了,就找你這個『林千萬』要,反正我們背後又你林府這個大金山靠著,我們怕什麼!」大家都笑了。

良玉說「這件事要大量人力,事情繁雜,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必須三府統一調度,群龍無首不行,一定要有個聰明能幹的人來掛帥,誰能堪此大任。」眾人想了一回。李伯說:「只有姑奶奶能擔此大任。」二伯母忙說:「論才幹,當然黛玉能勝任,只是她剛生了孩子,二個孩子又太小,我真是心疼她,怕她累壞了身子。」眾人沉默。大伯說:「誰都知道咱們林家有個有才有貌的姑奶奶,殊不知,她身邊還有個無名英雄,默然無聞。寶玉經過磨難歷練,其才幹不在黛玉之下。」眾人一致贊同。良玉笑著說:「那就夫妻二人都掛帥吧。小倆口一起幹活,有滋有味有情趣。」黛玉說:「那你就和二個嫂子一起幹,夫妻三人更是樂趣無窮,熱鬧非凡。」良玉說:「那當然!只是公務纏身,身不由己啊!唉!真想辭去這個官,每日在家享受天倫之樂;孝敬長輩,陪伴妻子,與兄弟姐妹同樂,登仙鶴台吹笛,在大觀園吟詩,到將軍府賞景,或者到蘇州老家小住,或者租個大船,把三府的人帶著,熱熱鬧鬧,沿途在揚州,無錫等地玩樂……」二伯母說:「好了,好了,扯遠了,談正事吧。」良玉住了口。

眾人都盯著寶黛二人,二人對視了一眼,相互點點頭,黛玉說:「看在眾災民的份上,我們倆暫時應承下來,如果搞得七顛八倒,人仰馬翻,你們可要出來救場。」李伯看他們答應了,樂得眉笑顏開。李伯說:「那指揮部還設在仙鶴台吧。那裡敞亮,安靜,不受干擾。台上錦閣的內間我派人放一張床,鋪上乾淨的被褥。累了,乏了,可去躺一躺,派兩個聰明機靈的小廝和兩個丫頭,四人服伺二位。每日好飯好茶,時新水果,精巧點心供著……」寶玉打斷了李伯的話:「罷了,罷了,別吃的那麼精細了,只把大嫂的大鍋菜盛一碗,林府的饅頭拿兩個,賈府的稀粥來兩碗,就夠了。伺候的人也不要那麼多。」李伯說:「要的,這四個人還有一個任務,就是當你們的傳令兵,跑跑腿。」寶玉說:「那好!」二伯母說:「黛玉生孩子不久,身體還虧著那,一定要吃些好的,滋補身子。不用說了,他倆的伙食,歸我管了。」

李伯說:「我還要管外面的店鋪,可這一陣子家裡的事多,我準備上午就坐在前邊的帳房裡,下午再到各個店裡去走走。你們有事可到帳房找我。紫娟也一整天都在那裡,你們要買什麼東西,只憑你倆的字條,記帳發錢,她認識你們的筆跡。」二伯母也說:「我也常到台上看看,有些小事我能辦的話就辦了,也減輕你們一些擔子。」黛玉笑著說:「太好了!有你們幫襯,我倆心裡踏實多了。」良玉說:「我家那一口子沒事幹,她會急得跳腳。懇請兩位元帥分給她點事做。」大伯說:「你是說碧華吧,她也不會做飯,可到前邊掌勺,給災民盛粥。」寶玉說:「那不行,不行,災民一看如花似玉的一個小媳婦盛飯,都擠過來,准得把粥鍋擠翻。」眾人都笑了。黛玉說:「我倒給她想了個好差使,到時,門口的災民可能有幾百上千人,甚至有些地痞無賴混進來,製造事端。須有人每日巡邏,要找武藝高強的人,碧華可以做這件事。」良玉說:「太好了,她有用武之地了,她武藝高強,對付三,五個男人,手到擒拿,不在話下。」黛玉說:「別誇了!娶個元帥的千金,看把你興頭的。」眾人都笑了。

黛玉說:「快談正經事吧。」良玉說:「每日都有餓死的人,咱們如果早開張一天,就多救幾個人,所以必須爭分奪秒。」黛玉說:「是的!眼下三府頭等大事就是救災,其他事一律讓路。我想到了立即要做的幾件事:

一、從明日起,藏書閣,學堂暫時關閉。

二、一旦開張,要連夜做飯,一天十二個時辰都要忙,必須分派任務,各就各位,因此明日,各府要把參加的人數一律交上來。

三、明日三府均要出動一輛大馬車,所有的男丁都組織起來,三輛馬車,分頭採購。除採購米麵蔬菜,油鹽醬醋外,還要採購大量的柴薪。還要填置大鍋,大蒸籠,飯桶,瓢勺等。大哥,大嫂你們倆位合計一下,一共要多少,開個條子給我們。

四、我想把三府門前的廣場連成一片,搭個大大的篷子,萬一颳風下雨,災民也有遮風擋雨的地方。

五、要加強治安保衛,三府門前要加強崗位,由李貴負責,分成二班;碧華組織巡邏隊,也分成兩班,保護災民。

我暫時想了這幾件事,爭取後日開張,明天就要加緊準備。」大伯說:「我忘了一件事,懷玉的仁壽堂從明日開始,不再坐診,只給急病人看病。全天只對災民開放,給災民義診,但缺少人手,問咱們能否支援。」寶玉問:「要多少人?」大伯邊想邊說:「要十個人吧,明天我和璞玉就要到那邊去。」二伯母說:「璞玉能獨當一面嗎?」大伯說:「璞玉這孩子有行醫的天份,這一陣子進步很快,一般的病能看。正好趁這機會歷練歷練。」

李伯說:「姑奶奶的腦子真是好用,一時間竟想到這麼多事,想得很周全。搭棚子的事交給我辦。上次裝修林府,我認識一個包工隊,明日我去找他們,讓他們包工包料,三日內把大篷子搭起來。」柳大哥說:「我們院子裡堆了一大堆破爛桌椅,這幾日我找一找,有些缺胳膊少腿的,補一補就管用,修一修,放在篷子下,一些老年人坐著吃飯也舒服些。」寶玉笑著說:「太好了!讓災民們一到了咱三府門前,就像到了家一樣。」寶玉停了停又說:「明天最要緊的是採購,我們認為賈府的興兒精明能幹,讓他當採購的頭。李伯,明日你支給他些銀兩,把帳記清楚,以後再三府細細算。」「好!我明早在帳房等他。」這時,柳大嫂已把要買的東西記好,寫在紙上,遞給黛玉。良玉說:「說什麼以後細細算,算什麼?應該林府出。明日我和兩位小將軍還要上朝,賈璉他們三人還要照常上班,家裡這一大攤子事就交給你們了。天也很晚了,大家回去休息吧。」眾人散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