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峰求复合时已有新女友 江妈哭晕至休庭(组图)


【看中国2017年12月16日讯】12月15日是江歌案庭审的第五天,大陆媒体刊登了当日的庭审内容,庭审笔录如下:

庭审流程:向被告人陈世峰询问、江妈陈述

检方提问陈世峰案发后的情况

检方:作为凶器的刀刃部分你是怎么处理的?

陈世峰:埋掉了。

检方:埋在哪里?

陈世峰:视野范围50m的施工现场。

检方:案发之后,你做了什么?

陈世峰:案发之后,周围很暗,出门后没有方向感,乱走,看刀那儿有一堆土,就埋了。

检方:埋了刀后做了什么?

陈世峰:埋了刀以后,坐在那儿30秒左右让自己冷静,想起包里还有衣服就换了。

检方:事发时穿的衣服呢?

陈世峰:放包里带回去了。

检方:回去后呢?

陈世峰:回家洗了衣服,因为上面有血。

检方:衣服哪里沾了血?

陈世峰:当时不敢看血在哪儿,就这么洗了。

检方:作案时的灰色上衣?

陈世峰:洗了。

检方:还洗了哪些衣服?

陈世峰:当时洗了哪些衣服已经不记得了,包里还有其他衣服。

检方:裤子和帽子呢?

陈世峰:扔了。

检方:11月4日扔掉了吗?

陈世峰:是警察放我回去后就扔了。

检方:你扔到哪里?

陈世峰:扔到自己住的高岛平团地(自己家)的大垃圾场。

检方:关于作案时的双肩包扔哪了?

陈世峰:11月5日扔了双肩包,在上野公园,案发当天装过别的衣服。

检方:关于作案时的鞋子扔哪了?

陈世峰:案发当天回家路上,看到附近有其他楼的垃圾场就扔了。

检方:案发后洗血的衣服,洗完后晾在了柜子里,为什么?

陈世峰:因为屋子全部被警察包围了,警察到家里,不希望被看见。

检方:昨天在法庭上道歉,说你写了道歉信是什么时候?

陈世峰:去年12月或者是今年1月然后是5月、8月、11月写了。

检方:开庭前至昨天为止,你都没有道过歉?

陈世峰:律师给我建议说现在她妈妈情绪不稳定,道歉不合时机。

检方: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去做这件事?

陈世峰:去年12月我跟律师说过,想给江妈写一封道歉信,我也想让父母代我去道歉,但是我的个人信息包括手机里的内容,全部暴露在网上,父母都不能露面。而且当时道歉信我已经写了。

检方:你是否有做经济赔偿?

陈世峰:听律师说,我的父母想作赔偿,但江妈不接受。

检方:现在的想法是?

陈世峰:自己犯了这么大的罪,我不知道怎么去赔一条命,如果真的可以,我想尽我个人的全部力量去赔罪。

江妈开始哭了,站起来对陈说:用你的命来赔!

检方:嘘……

并示意江妈坐下。

检方代替江妈提问:你杀江歌的时候是怎样的心境?拔刀的时候看到血出来的样子你有什么感受?

陈世峰:杀江歌的时血喷了出来,我整个身体都在打颤,蹲下一看,全是水,当时尿了一裤子。

江妈:啊!

检方:想过去堵住伤口,也想过急救措施?

陈世峰:有想过,但没有救人的经验。那时觉得一个人很无助,如果多一个人的话可以帮忙出主意。

检方:你为什么认为刘鑫在报警?

陈世峰:我们在纠缠的时候门是半开的,她已经看见了,她把刀递给江歌后关门。

检方:你曾在警察面前说恨刘?

陈世峰:我想解释一下这里,刘鑫报警只是一个催化剂,人在特别慌乱时,一激动就会失去理智。

检方: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能想到承担不起医药费,是吗?

陈世峰:是的。

检方:这时脑子里还是想着恨刘?

陈世峰(不耐烦):当时来不及想,1、2秒之间的事情,想不了那么多。

陈世峰律师:江妈说让你偿命,这句话你听到了吗?

陈世峰:听见了。

陈世峰律师:这是到死为止都不能遗忘的事情,你明白吗?

(沉默,只是低头坐在那儿哭)

陈世峰律师:现在你会尽力去补救?

陈世峰:现在我愿意做,什么都愿意。

一直在哭泣的江妈,出现干呕的反应,明显看出她身体不适,江妈身边的检方、律师围住了她并上前关心。

10:40左右江妈情绪崩溃,几乎晕倒,法官见状,庭审中止,旁听者被要求退场,救护人员到场。

10:55旁听者重新进场,陈世峰表示身体不舒服,有穿着白衣大褂的救护人员进入陈世峰的房间。

11:10庭审再开,江妈没有出现,江妈的意见陈述时会再出庭。

陈世峰律师提问陈世峰

律师:(指着小的冰箱)这个冰箱是谁的?

陈世峰:刘鑫的。

律师:你有在使用这个冰箱吗?

陈世峰:刘鑫走后,没有使用,小冰箱像柜子,但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律师:冰箱里有一个隐形眼镜盒子,是你的吗?

陈世峰:不是我的。

律师:冰箱里有一个粉色的水壶,是你的吗?

陈世峰:不是我的。

律师:这台大的冰箱是谁的?

陈世峰:我的。

律师:你有在使用吗?

陈世峰:一直在使用。

律师:11月2日白天去找刘鑫是否有打算问她这个冰箱怎么处理?

陈世峰:是,还想过用邮局寄给她。

陪审团提问

陪审团:你扔掉鞋子的时候,不是在高岛平团地的垃圾场是吗?

陈世峰:不是的。

陪审团:扔掉鞋后,你光着脚回家的?

陈世峰:是的。

陪审团:刘鑫说当时门一直关着,你说刘鑫报警时门是半开着的?

陈世峰:门半开着的时候,刘鑫还没有报警。

这时候陈世峰突然开口:关于门有一点我很好奇,刘鑫在案发后被警察带走供述上的记录是,她听到门外有转门把手的声音,这是案发后没过多久的事,一定是最真实的。后来她改口说没有锁门,什么也没听到,再后来又说不记得了。这么大的漏洞,为什么没有人去注意!

大法官(怒):现在不是你发表意见的时候,你只需要回答问题就可以了。

陪审团:你说你脚不好,看起来好像并没有。

陈世峰: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有时候脚会不太舒服。

陪审团:你把上衣洗了,为什么其他东西都扔了,而没扔上衣?

陈世峰:不是有选择性的,警察没发现的东西我都扔了。

针对陈世峰发给刘鑫信息中的“不顾一切”陪审团提问:你为什么会说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陈世峰:当时我在一边发信息一边与妈妈打电话没有考虑措辞。

女法官:你视力多少?

陈世峰:左250右300。

女法官:你能看清多远的距离?

现场检测后,陈世峰:2-3米的距离看不清对方细微的表情,但是有没有笑这个程度还是知道的。

女法官:你没有去刺过江的胸口?

陈世峰:陈述书上有,但记忆中没有。

女法官:在陈述书中刺到了胸骨,所以刀刃才断了,你扎了江的胸吗?

陈世峰:记忆中没有说过。我和我的律师在说这个事情的时候,觉得应该是中文和日语表现和理解不一样。

女法官:你觉得日语的胸骨在哪里?

陈世峰指了一下自己的锁骨。

(法官重复了一次陈世峰指的位置)

女法官对锁门问题向陈世峰进行提问

女法官:江歌掏出刀是因为门打不开是吗?

陈世峰:是的

女法官:你也没有想过打开门吗?

陈世峰:对

女法官:江歌把刀拿出后,201号门没有开过?

陈世峰:我想去叫刘鑫的时候想开门,但没有这样做

女法官:是因为知道刘鑫在报警吗?

陈世峰:是的

女法官:你说江歌知道是你,你有什么根据?

陈世峰:她抓我时口罩掉下来了,但不确定她是不是知道是我

女法官:过程中你和江歌说过话吗?

陈世峰:扎了她的下巴之后,我把声音压低,跟她说“把刀放下”

女法官:除了那一声“啊”,江歌有叫过吗?

陈世峰:有,但是具体在什么时间叫的我对不上号了

女法官:你觉得你刺到了江歌的锁骨的时候,刀柄脱落了是吗?

陈世峰:锁骨附近(伤口位置)刀应该是碰到了锁骨才断的。

女法官:江歌这个过程有出声吗?

陈世峰:好像没有说过话,反抗时动的声音。

女法官:买酒是想跟江歌喝边聊?

陈世峰:是的。

女法官:你是在7-11买的威士忌吗?

陈世峰:是的。

女法官:为什么买酒?

陈世峰:想一边喝酒一边说话。

女法官:你是对嘴喝的吗?

陈世峰:是倒在盖子上喝的,没有直接喝。

提问的女法官听到后露出疑惑的表情

女法官再次提问:你真的没有对嘴喝吗?

陈世峰:嗯。

法官:去江歌家不能改一天再去吗?

陈世峰:11月6日是我的论文提交日,之前我会很忙,没有时间去找她。

法官:案发时,你就要和别的女性(新女友)同居了,对吧?

陈世峰:是的。

法官:为什么非要那一天去找江歌,时间有那么紧迫吗?

陈世峰:那一周她(新女友)发给我很多房子照片,让我先去看房子,说那个礼拜六就去看。

法官:如果你想跟刘鑫和好的话,你不是应该先跟那位女性撇清关系吗?

陈世峰:日本租房子特别麻烦,租金押金很贵,如果解除会很浪费钱。

法官:已经租了吗?

陈世峰:还没有。

法官:为什么你认为江会见你?

陈世峰:江是很直率的人,应该会见我。

法官:江微信都拉黑你了,那天白天见到你时她对你说“下次再见到的话我就要报警了”,你还认为她会见你吗?

陈世峰:但是我跟她开了两句玩笑,就正常了。微信拉黑我是晚上才知道的,正是因为拉黑我才想去找她解除误会。

法官:案发时,江歌的手一直握着刀?

陈世峰:是。

法官:江歌右手拿着刀,左手放在右手的上面,对吗?

陈世峰:是的。

法官:江歌倒下去后,到你再扎她那几刀的中间,江歌是什么状态?

陈世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没有任何反应。

法官:江歌倒下后,你有想过任何有关求救的行动吗?

陈世峰:尝试用袖子去捂住伤口,但是捂不住,不知道怎么办,没有进行求救。

法官:你要与刘鑫复合的过程中,江歌一直夹在中间吗?

陈世峰:这我不清楚,刘鑫会把我们吵架或者和好的事情告诉江歌,但江歌没有主动插手干涉过。

法官:是否认为你跟江歌搞好关系就有助于与刘鑫复合?

陈世峰:对,因为刘鑫什么都是听江歌的。

法官:监控录像上看到你在看电车的价格表,看得清吗?

陈世峰:虽然看不太清,但眯眼睛的话还是可以看得到,在找红色的点。

11:55提问结束江妈回到现场

江妈:刚才非常抱歉,因为女儿这个事件,给这么多人添麻烦,对不起。为女儿讨回公道一事,辛苦大家了。由于我语言不通,请检方为我陈述我的心情。

检方:江歌从小没有父亲,24年,我所有的生活都是为了江歌,身为单亲妈妈,我没有正式的工作,但是也尽全力让江歌幸福。因为有江歌,这24年我是幸福的。

江歌中学时候就喜欢动漫、大学学习了日语,15年4月,我送江歌到日本留学,她只用了一年就考上了大学院,努力尽快考上也是为了给我省钱。

我其实每天都很担心她,但是也相信并希望江歌在日本接受更好的教育。

她希望在日本就业,对自己的将来也有明确的规划。并告诉我将来要接我一起来日本,要跟她的外婆一起生活。但是现在的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陈世峰杀了我的江歌,我也活不下去,包括我的母亲,他是杀了我们一家三代人。

我在网络上求助,来到了日本,见到江歌冰冷的身体,什么也吃不下什么也不想做。

闭上眼睛都能梦到陈世峰拿着刀的样子。

陈世峰在杀害江歌后,我认为他没有反省的意思,只是为了给自己开脱,这次事件让留学生之间的互相帮助产生风险,造成相当恶劣影响。他在给我的谢罪文里只写了“对不起”三个字,但却被翻译成“大変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日语中最高级的歉意)。

我征集到450万人签名,要求判陈世峰死刑。华人希望法庭严惩。

检方陈述时,陈一直埋着头,双手捂着眼,江妈一直在哭,旁听席的一位年轻男性也一直在哭。


江歌妈妈(图片来源:陆媒网络图)

江歌案第五日庭审在上午结束

周六、周日休庭,下次开庭时间:

12月18日开庭

12月20日宣布结果

陈世峰在庭审上对检方、法官、陪审团的提问情绪多次波动,身体出现不适并让医生前来查看,甚至还有一次提出问题,被大法官厉声提醒;

江母在此次庭审多次情绪濒临失控,甚至一度退场休息;

现在网友们最担心的还是江歌妈妈的身体及情绪,因为开庭,江歌妈妈食不下咽,在今天的开庭中几次做出干呕的动作。

此外,刘鑫的微博名从用户刘鑫123改成证人刘鑫。


刘鑫微博(图片来源:陆媒网络图)

责任编辑:傅美萱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