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二战中的圣诞夜故事(视频)


 

一战中的圣诞休战夜

在世界大战的第一个冬天,从平安夜开始,西线战场上,陆续出现了一些非官方性、士兵自发性的停战现象。根据维基百科的圣诞节休战条目,1914的德英、德法战场上,大约有十万名士兵自发性的违抗了上级指示,在平安夜及隔日的圣诞节,自发性的停火,而1915年的圣诞节与1916年东线战场的复活节也都出现类似的休战现象。

根据记述,第一个耶诞节休战案例是在1914年12月24日平安夜,德军在比利时的伊佩尔地区开始装饰起战壕,接着,在平安夜,有许多地区的交战双方放下了手中的枪炮,走出了壕沟,唱着英语或德语的圣诞颂歌,大声的唱着圣诞贺词,慢慢的走向壕沟战中荒芜的无人地带。碰面时,士兵交换起一些小礼物,像是香烟、酒、或是食物。然后也有战地牧师领着双方用英语和德语一起做着联合礼拜。白日到来,圣诞节当天,在无人地带,英德双方士兵也趁停火的时候,将各自的同袍带回安葬。

在平安夜,有许多地区的交战双方放下了手中的枪炮,走出了壕沟,唱着英语或德语的圣诞颂歌,大声的唱着圣诞贺词
在平安夜,有许多地区的交战双方放下了手中的枪炮,走出了壕沟,唱着英语或德语的圣诞颂歌。(视频截图)

而在1915年的一个案例中,在一整晚自发性的停火与响彻壕沟的圣诞颂歌后,一个来自德方的提议,以及不晓得哪来的一颗足球,让交战的英德双方在破晓后的圣诞节当日,举行了约有百人参与的友谊足球赛。

至于德法之间的休战,这意外的催生出了目前风行于全世界的青年旅馆系统。根据维基条目叙述,德国军人理查・席尔曼(Richard Schirrmann),写下了在1915年12月发生的事件记述:“当圣诞铃声从孚日山脉战线后方的村庄之间响起……一件和平的事令人难以置信地发生了。德国与法国军队自发地达成了和平,并停止战斗。他们穿越废弃不用的战壕地沟拜访彼此,然后用红酒、科涅克白兰地与香烟来交换威斯伐伦(Westphalia)的黑面包、饼干与火腿。由于这场交换举动正合他们的意,所以即使在圣诞节结束后他们仍是好朋友。”

这个事件一直让席尔曼思考着,是否有能让所有国家富有思想的年轻人,能够有个会面认识彼此的适宜场所,于是在战后的1919年,他创立了德国青年旅馆协会,这是全世界青年旅馆之家的滥觞。

一封在2006年被拍卖的不知名英国军人家书,长达十页的信中描述了1914年当时的状况
一封在2006年被拍卖的不知名英国军人家书,长达十页的信中描述了1914年当时的状况。(视频截图)

在前线中感人的故事有许多,一封在2006年被拍卖的不知名英国军人家书,长达十页的信中描述了1914年当时的状况:“我所亲爱的母亲,这将是我目前所度过以及未来可能度过的圣诞节中,最难忘的一个圣诞节。……德国士兵开始在他们战壕边缘摆满了灯火拼前来我们这边,祝我们圣诞快乐之类的……而我们之中也有一些家伙跑去拜访了他们的战线。……向所有的邻人致上和蔼的问候。附上满满的爱。”

另一名参战士兵则回忆:“我看到我们一位稍微算是业余美发师的机枪手,为一个很配合其的德国人修剪他那长得不自然的头发;当剪刀在他脖子后面来回时,那德国人很有耐心地跪在地上让他理发。”

二战中的圣诞休战夜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他发生在1944年圣诞夜

靠近比利时边境的德国亚尔丁森林区有间小木屋,住着一户人家,娘儿俩是为了逃避盟军轰炸才躲到这儿来的。

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母亲慌忙吹熄蜡烛,打开了门。门外站着头戴钢盔的士兵,身后还有一个人躺在地上,血染红了雪。其中一人操着听不懂的语言,母亲马上知道他们是美国兵——德国的敌人。

美国兵不懂德语,母子俩又不懂英语,幸好双方都能讲几句法语,母亲瞧着那伤得很重的美国兵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两个美国兵一个叫杰姆,另一个叫洛宾,伤兵叫哈瑞。他们与自己的部队(第一军)失散了,在森林里乱闯了三天,饥寒交迫,走投无路。

母亲吩咐儿子:“去把赫尔曼捉来,还要六个马铃薯。”赫尔曼指的是那惟一留着的公鸡,本来打算等被征去当民防消防员的父亲回家过节时一同享用的。

正在布置餐桌时,又有人敲门,这次,门外站着四个德国兵。

儿子吓得浑身不能动弹,因为窝藏敌军是要作为叛国罪论处的。母亲虽然也害怕,可还是镇静地迎上去,说:“圣诞快乐!”

“我们找不到部队。能在这里休息一下吗?”带队的下士问。

“当然,”母亲说,“还可以吃一顿热饭。可是这儿还有三位客人,你们也许不会把他们当作朋友。我们要过圣诞夜,不准在这里开枪。”

“是美国兵吗?”

“听着,”母亲严肃地说着,“你们,还有里面的几个,都可以做我的儿子。今夜,让我们忘掉这回事吧。”

四个德国兵一时呆住了。母亲拍了几下手:“话已经说够了,请进,把枪支放在屋角的柴堆上,该吃晚餐了!”

德国兵恍恍惚惚,听话地放下了全部武装,美国兵也照样做了。

德国兵和美国兵紧张地挤在小屋里,表情十分尴尬。母亲神态自若:“这下,赫尔曼可能不够分配了,快去再拿些马铃薯和燕麦来,孩子们都饿坏了。”

当儿子从储藏室回到屋里,发现一个德国兵正在检查哈瑞的伤口,不共戴天的仇人仿佛成了一家人。这种奇特的休战持续到第二天早上。母子俩用两根竹竿和仅有的台布制成一副担架,让哈瑞躺上去,随后把客人们送出门外。德国下士指着地图指点美国兵怎样走到自己的防线去。然后,互相握手道别。母亲激动地说:“孩子们,但愿有一天你们都能回到自己的家。上帝保佑你们!”

德国兵和美国兵朝相反的方向走去,消失在白茫茫的森林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