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军档案中的平型关大捷 国军才是主角

2017-12-25 01:35 作者: 姜克實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关于抗日战争历来争议颇多,尤其是国共双方战绩,众说纷纭。作为中共抗日第一战斗平型关大捷,同样争议很多,奸敌数量,日军参战部队到底是精锐还是后勤辎重人员等等。日本冈山大学日本近代史专业华人教授姜克实,查阅日方资料,潜心研究,在爱思想网发表了长文《旧日军档案中的“平型关大捷”》一文,力图还原这场大捷的本来面目。平型关大捷只是平型关战役中的一次战斗,日方称为“小寨村附近的战斗”,国军才是整个战役的主角,大捷只是战役中的插曲,无助于改变整个战局。

平型关大捷中的日军辎重部队

1.平型关战役的主角是谁

“平型关大捷”被称之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历史上最光辉的战绩之一。现在作为中小学的教学题材或爱国主义宣传的典范被广泛传播,更出现于文艺作品,小说,电视,电影剧本中,可以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普通历史常识。与此相反,在作战对手国的日本,几乎没有人能知道这样一个名词。从小接受“和平教育”的日本青年,对于过去的侵略战争,不管是胜是败,几乎没有人去关心。因为它绝不是一个愉快的记忆。可是若从史料面看,日本却是一个丰富的宝库。中国方面对平型关大捷的研究众论纷纷难于定论的理由,一是因为研究的依据很多是靠见闻等口述资料,含有相当多的水分,错误,证据不确凿。二是还有政治面的影响,因为需要教育宣传中的英雄形象,所以不乏人为的塑造,美化,几经辗转,越来越失真。从此目的上讲,等身大的历史像并不重要。所以事实往往要遭到掩盖,歪曲。而众多的受教育者们,往往也愿意接受这种塑造出来的英雄,传奇式的形象。“平型关大捷”可以说就是这样一个后发性的,塑造出来的政治形象。

幸好的是,平型关并不是一家的形象。日军的档案(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蔵)中也可以发现它的记录。并且没有口述加工,政治宣传的水分,可以说是一个经过加工,塑造前的原始形象。日军档案的贵重在一,多为事件当时的记录,如战斗详报,命令,统计,电报,报告书等,其价值远远要超过带有主观性,时间差的回顾谈。贵重在二,是军内的机密资料,给自己看,为自己留下的记录。用于总结经验和作为下一步作战的参考,所以基本没有什么宣传的水分。对再现,复原战斗过程,用兵部署,死伤,损失情况等都具有很高的价值。本论即以此种第一手资料为中心,以八路军小寨村伏击战为焦点,意图重新复原一下日军档案中的“平型关大捷”实相,以资为国内同行们参考。

关于平型关战役,日军记录的正式表记为《内长城线附近的会战》、各战斗名称更细分为《小寨村附近的战斗、关沟村附近的战斗、平型关口附近的战斗、团城口附近的战斗、一九三〇高地附近的战斗、鹄子沟(正字:鹞子涧)附近的战斗》等。期间为1937年9月22日至30日、主要记录的是与阎锡山的国民党晋绥军(日方资料称山西军)(第六集团军)的作战过程。而关于共产党八路军115师的小寨村伏击战,因其不属于正面战场,又没有过大规模,正式的战斗(即与主力作战部队的战斗),所以几乎没有公式的记录。应该说是属于战斗详报以外的话题。在上述战斗名区分中,我们亦可看到《小寨村附近的战斗》一题,但内容记录的并不是9月25日和八路军的战斗,而是是9月26日至28日、在小寨村东、西方高地展开的,日军第42联队增援部队的主力与国军某部?间的攻防。

国民党第六集团军担当的是“平型关战役”的正面战场。虽没取得最终“胜利”,但也坚守抵抗达一周之久。在此期间,我们可以从日军的战斗详报等记录中看到其重创日军的累累战果。如9月23~24日、平型关口南侧的争夺“三角山高地”的激战中,重创第21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平岩釚彦少佐)的记录﹔被包围在平型关口的三浦部队弹尽粮绝的“苦境”(9月25-28日);从浑源指向团城口的粟饭原部队(第21联队主力),途中在羊投崖村受阻后“转进”;在棚子沟阵地前自动“脱离”战场(26日)的记录;折田大队(42联队第二大队)的尖兵小队在团城口隘路冲锋中“全灭”的记录、及1930高地上两军浴血争夺的记录等。不否定,山西军肯定比日军付出的牺牲要更惨重,更大,但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溃退,而是在30日凌晨,埋下地雷从容地利用夜雨悄悄地撤离了战场。

一方面、在大陆,“平型关大捷”的定义只限定为共产党指导下的八路军115师在小寨村附近对日本军辎重部队进行的伏击作战,期间也只限定为9月25日午前7时至午后3时(经最近研究,作战持续到25日深夜,或次日晨说应是正确的)。此次伏击战歼灭了从蔡家峪奔向平型关口的第21联队的一个小型行李(辎重)部队、并重创了从平型关口驶向灵丘的日军的两个自动车中队。切断了日军的后方补给线。

从战役全局看,八路军的小寨村伏击战,即使是取得了全面胜利,也不过是“平型关战役”的一个插曲。而在中国大陆、关于战役的整个布局,国军的地位作用,牺牲和战果,普通人很少知道。板垣第五师团在平型关战役中的死伤者统计为1075人,其九成以上出在一周间与晋绥军作战的正面战场上。以在小寨村附近遭到伏击的第21联队的死伤统计为例,其在小寨村附近与八路军作战的死亡记录是80名,负伤18名,而此前后一周间在平型关口,大梁,团城口,涧头村等正面战场与国军作战的死伤数达589(死亡128)名。

2.山西作战开始于偶发性的报复行为

参加平型关战役的日军部队主要是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中将)下属第21旅团(三浦敏事少将)为中心的部队、兵力最终增加到约10000人前后,占师团所有兵力的一半。

此时大本营参谋本部和北支方面军的作战计划是准备发动10月上旬的河北《正定附近会战》。交付第五师团的任务是“集结于新楽以南以期扩大会战成果”。师团长板垣按方面军命令,一面将主力的一部分(第九旅团)由蔚县调往河北保定方向,一面私下想趁全部队调离之前,利用位置于浑源,灵丘等地的部队“就近”进击一下山西,“宣扬一下皇军之威武”。其积极策应者即是具有同样意图的关东军察哈尔兵团(部队长东条英机)。在此时,第五师团并没有什么进击山西后的战略构想,不过是想惩罚一下桀骜不驯的晋绥军,来昭雪一年前《绥远事件》败北之辱。板垣征四郎曾是策划绥远事件时的关东军参谋长,而协助板垣山西作战的东条英机,则是其后任。《绥远事件》的阴谋受挫于傅作义的晋绥军,所以板垣一直在寻找报复的机会。

为此目的,坂垣临时就近拼凑了歩兵约三个大队、野炮兵一个大队及山炮兵一个大队约5000人马组成“三浦部队”,命令三浦敏事少将率领其部先占领平型关口,再进军大营镇”。若战事进展顺利的话,大营镇(团城口西南15公里处)就应是此次作战的终点。

而此时在内长城平型关天险一线(平型关口至团城口约4公里)严阵以待的却是国民党第六集团军(杨爱源总司令)的8万余人马。对这种草率的冒险计划(山西作战),北支方面军参谋部当初十分不满,对板垣师团长进行说服牵制,希望其部队顾全大局“不要深陷于此行动”。但在坂垣制造出山西作战的既成事实后,方面军参谋部不得已于9月23日、以目标为“攻略太原”的附加条件追认了其行动,并指出“此次山西作战不适合仅由5D(师团)单独行动,会出现作战兵力不足、后勤推进力薄弱之缺陷。……必须与关东军(东条的察哈尔派遣兵团)协力作战并增强后勤运输能力”。就这样,本来是担任后方补给任务的第六兵站自动车队的第2中队(队长矢岛俊彦中尉),在24日被临时配属到前线,加上已经在前线为三浦部队服务的第87中队,临时凑足100辆卡车,使所谓“板垣机械化师团”昙花一现地出现在平型关战场。

3.9月25日的伏击,八路军并未截住日军主力

弄清日军的行军路线及通过“本道”(乔沟底的车辆道路)至平型关口的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平型关战役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9月23-25日,是以三浦部队5000人为中心的内长城线攻击作战,第二阶段从9月26-30日.是为打开运输补给线封锁的救援作战和三浦部队得到5000部队增员后(28日)的反击作战。

第一阶段的部队调动始于9月22日午后,结束于9月24日傍晚。按《滨田联队史》中丰田军医手记,步兵第21联队第三大队本部和尖兵队于9月22日16:00时乘卡车从灵丘县出发,深夜抵达平型关口。第11联队第三中队的《阵中日记》也记载,23日拂晓3时、其所属大队从灵丘出发,赶向大営镇。于“午前7时30分”在关口投入战斗。此外,第一大队炮队的第二分队,也于22日17时30分从灵丘出发,在东河南镇露营后,23日6时,与大队大行李、机关枪小队、弾薬小队等同路,冒着来自小寨村东方高地的敌弾袭击,于16:30到达平型关口东北团城口。

即,三浦部队的行动命令下达于9月22日午后,各部队先后出发,先遣队步兵乘车,后续队,行李(辎重),炮队则步行,在兵站自动车第87,第2两中队的协助下,先后通过了蔡家峪至小寨村,关沟村间的沟底道路(日军档案称“本道”),于24日傍晚集结到平型关口附近关沟村基地。25日清晨,三浦部队长在关口下令展开总攻,就说明部队主力已集结完毕。最后的一部分粮秣弹药,是24日傍晚,在第2自动车中队的协助运输下到达关沟村的。

所以说八路军9月25日的伏击截住了日军师团的主力,或增援部队主力的说法,都不是一个事实。林彪使用6000兵力布的“口袋阵”,基本上可以说是扑了个空。而9月26日以后在日军增援部队主力2500人真的到达后小寨村附近,展开作战阵势时,115师却早已退出了战场,把正面作战的硬仗又留给国军部队。

4.小寨村设伏并不是林彪的独谋

借助小寨村西的乔沟天险伏击日军并不是115师林彪师长的发明。三浦部队向平型关口开进的9月22日以后,每天在此地都有战事的记录,22日首次阻击日军部队的是国军独立八旅的一部。只不过此时阻击部队的战斗力多不堪一击,未能起到实际效果。但在日军主力已通过后的9月24日,这种利用天险的阻击,骚扰对后续的行李队,炮兵等小型部队已构成实际威胁。据步兵第11联队第一大队炮队的阵中日志记录,“本道”运输线在24日以后,由于受“敌军顽强”封锁,小部队难以行进,其指挥班和第一分队只得将炮身(九二式步兵炮)分解装驮,于16:00从东河南镇脱离本道经山路迂回向长城线前进,经一整天艰辛跋涉,才于25日午后18时与大队主力会合。

可见本道上的行军,一直受到来自路旁高地的袭击,骚扰,24日之后终于被切断。加上24日夜大雨引起的山洪,更阻止了小部分落伍的零星炮队,大行李队的前进。

25日(“大捷”当日)雨停后第一批试图通过本道的部队,是由于车辆损坏落伍的,第11联队第一大队的炮队第二分队,约十人(炮一门,古本伍长指挥),前夜在东河南镇(小寨村东约10公里处)露营待机,于凌晨6时进入本道。不久遂遭到袭击,在损失马一匹,辎重车一辆,弹药车一辆(无人员伤亡)后,放弃本道进入迂回路,于26日午后17时才到达团城口内鹞子涧村。八路军115师的凌晨7时开战的记录,很可能就是指对这只有十余人的炮兵分队的袭击。

以上可以看出,封锁乔沟道路绝不是八路军的独创,也不是25日一天内的战事,从9月22日至28日一直有部队在此处伏击,骚扰日军前进。而25日八路军115师的行动,则是其中一次大规模的,成功的,进攻性截击。在此必须明白一个事实,即一次性的伏击并不能达到封锁日军补给线的军事目的。第五师团的《机密作战日志》中这样记载∶“在内长城线平型关口东方小寨村附近,我后方联络线被敌军切断,使敌得到相当成功之件实属遗憾之事”。此处的“遗憾之事”指的并不是八路军25日这一天伏击带来的损失,而是26-28日,在八路军撤出后,与日军的援军主力2500余人正面作战两天,继续封锁着这条道路,致使日军的补给线被切断三天的战斗(日军打开封锁的时间是28日上午10时)。这场使前线三浦部队走到弹尽粮绝困境的后续战斗(日军档案称“小寨村附近的战斗”)的主角到底是谁?

5.日军自动车部队概况

如果要准确掌握小寨村伏击战(平型关大捷)中的日军损失状况,必须首先了解进入八路军伏击圈的两支部队,一、新庄自动车队,二、第21联队下属行李队的构成,编制和战斗过程。此节先以新庄自动车部队为中心进行考证。

新庄自动车部队的正式名称为“北支方面军第六兵站自动车队”、由本部和七个下属中队组成。卢沟桥事变之后在日本国内动员、编成。其本部和一部分中队来自于驻屯栃木县宇都宫市的步兵第14师团辎重联队。8月16日从宇都宫出发,路经朝鲜半岛到达华北,实际上在华北地区开始执行运输任务的记录于8月下旬。其本部配置于“方面军管区兵站(后勤)部”之下,编制上有20个中队的建制、可实际上截止于1937年9月20日,只有七个中队服役,其余还未动员完结。北支方面军全体至9月20日为止、只有北京方面第一兵站自动车本部的七个中队、天津方面第四兵站自动车本部的六个中队(兵站监直辖)和张家口方面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的七个中队,这仅仅20个自动车中队、此时是支撑整个方面军八个师团近30万人马的贵重的机械化运输手段。

6.自动车中队的编成和战斗力

自动车中队的编制如何?有多少车辆,人员?在此以兵站自动车第81中队1937年11月的战斗详报为例,了解一下其编制,装备的具体情况。中队由本部和下属的三个小队、修理班构成、定员为183名。中队长军衔为中尉或大尉、车辆有9辆乘用车、1辆跨箱式三轮摩托,65辆自动货车(卡车),总数75台。主力车辆为日本军1937年通过“临时制式”所决定的“九四式六轮自动货车”。在此还必须了解的是,日军的自动车部队的车辆数是按吨位计算的。车辆由丰田,日产,铃木,和国外民间厂商提供,形式,载重量并不一致。“九四式六轮自动货车”只不过是一种优先采用的生产推荐。65辆是1顿型货车的数量,1.5吨的“九四式六轮自动货车”最多只有42辆,而在小寨村被袭击烧毁的2吨型车,应该在40辆以下。

武器装备有步枪114条、軽机枪2挺。可以看出,自动车中队虽是运输补给的组织,同时又是拥有步枪,机枪等火力的百数十人的战斗团体。実际上小寨村伏击战中,在新庄本部长和中西中队长、矢岛中队长的指挥下、这两个中队300余人与115师686团(李天佑团长)的2000人的部队对战了约4个多小时、最后才撤出战斗。而在老爷庙与八路军激战的日军部队也不是什么精锐主力,据战斗详报记载,是4、50名“半数未受过战斗训练”的矢岛车队的修理班和行李队后勤人员。

另外兵站自动车本部是部队全体的指挥机关,平时并不与中队同行。新庄本部长是为了视察前线,临时于9月24晚,随同矢岛中队从蔚県来到平型关口前线的。可没料竟一去不归。

7.自动车队并没有被包围、歼灭

《宇都宫辎重史》中引用了一个9月25日小寨村附近自动车中队的战斗详报,是一个了解小寨村伏击的重要记录,提供了很多重要数据。通过其内容可整理出如下要点:

(1)自动车队出动的目的、是驶向蔚県接应第42联队主力来关口救援。车队9∶00由关口附近出发,由西向东9∶30在关沟村以东沟底道路中进入战斗状态,10∶30得到步兵一小队增援,12∶40因死伤严重撤出战斗,15∶00残部在关沟村集结整顿完毕。

(2)参加战斗的人数共198名。内包括矢岛中队全员176名与输卒(辎重特务兵)15名、新庄自动车本部7名。另外还有从关沟村来援的一小队歩兵。若加上中西中队,估计人数最大能达到350名,应该具有较强的战斗力。

(3)参战部队并没有被“歼灭”,而是最终放弃了车辆、大半撤回了后方基地关沟村。在整个战斗中、中西中队和矢岛中队、本部之间保持着通信联系,哪一部也没有被完全包围。后方(西)形成喇叭口状况,从附属的作战地图中也可确认。

(4)车队在前进方向(东方)受阻、道路被截断。先头部队损害最大。说明115师将峡谷内的两股日军分割开来,中间至少相隔一公里以上。新庄自动车队在此并不可能得知不久在峡谷东端发生的行李队的悲剧。

(5)在国内脍炙人口的所谓“老爷庙激战”,指的是矢岛队长“派兵一部攀登占领了左方断崖以警戒背后之敌”,之后接到“敌军主力从背后接近的报告后,遂派预备队(修理班和行李班)增援左侧台地这段。“左侧台地”即指沟西老爷庙所在高地,矢岛中队的一部分首先占领了此地为的是警戒后方安全,后被115师686团主力夺取,被迫退回沟底。从矢岛中队的战斗状况来看,其能投入到老爷庙的兵力不会超过50人。

(6)由于中西中队没有进入伏击圈,所以能像作战地图标识(12:20顷)的那样一面确保后方安全,一方能展开协助战斗。也能和旅团本部保持通信联系。可在受到歩兵小队増援后战局也没有能挽回,反而115师逐渐紧缩了对前方矢岛中队的三面包围,新庄队长也不久死亡、结果矢岛中队长不得不做出撤离战场的决定。新庄淳中佐坚持抵抗了三个小时不肯撤退的理由,并不是无路可退,考虑是为了挽回战局保护已不能自行的贵重的车辆资源。

从以上可得知,在此伏击战中,虽然最高指挥官新庄淳本部长战死、第二矢岛中队遭重创,但自动车部队没有被“歼灭”。中西中队也没有遭到严重打击,而损失严重的矢岛中队亦能将半数人员撤回。并且从别档资料看,两位中队长--矢岛俊彦和中西学--也平安无事。这两个中队,在平型关战役之后的10月、为了整顿补充、脱离了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管辖,一时调往天津,配置为北支方面军直辖兵站监部直属部队、1938年以后再次出现于第一线的战场。中西(学)大尉在此后也继续担任自动车第87中队的指挥官,直到1938年7月、晋升为辎重兵少佐调到第二野战输送司令部为止。

还有一条重要史料也能证明以上事实。为当时被信件检查当局扣留的矢岛中队士兵士森山伊之助的家信(抄本)。信检当局的说明是“天津站监部矢岛部队所属森山伊之助寄出品川区大井铃ヶ森2-221森山伊助收信件”,邮件情报为“10月4日由灵丘県発信”。内容简录如下:

前日在赴前线途中,于9月25日午前9时15分在某地与数千敌军遭遇。我自动车部队一个中队约百五十名,虽英勇奋战,但无奈敌手具有先进无比的重火器(重机枪数门及迫击炮)且仗势众多渐渐逼近。我部坚守了约四小时,终于中队濒临溃灭边缘,不得不撤退。战死者共五十名,自动车也全部报废。此后我们退入山里,无粮秣亦无弾薬,只能在树丛中度日,直至30日才被友军营救下山。现在来到一曰灵丘的城镇,方能得以喘息…今后,我中队为了整编将撤回后方,很可能退回天津。

此信件在战斗后十天以内做成,其记录的时间、数字、地点等,无疑有很高的信赖性。

8.小寨村救援与关沟村危机

在国内从4000人,3000人几经辗转已形成定论的“歼敌1000”的数据,基于两个自动车队和一个辎重行李队全员被包围,歼灭的认识基础上。可是现存日军的多种档案记录都可证实,自动车队并没有被歼灭,即八路军确实布下了“口袋阵”,却没有收住袋口,使车队大半逃脱。还有一个证据也可证明此事,即前线21连队第三大队第12中队的一小队,曾经于10:30赶到现场救援,并同车队一起撤回。

至今几乎没有国内的研究触及到以上事实,都认为三浦部队的増援队在关沟村受阻,而自动车两个中队被“全歼”。可是、前述战斗详报明确地记载着步兵增援小队的到达时间,军医丰田志郎的阵中日记中也有25日“接到自动车队遭到袭击的报告,三浦部队长派出增援部队(12中队)的记载。

其实各种误解,都出于《滨田联队史》的叙述中。此说的要点是:

(1)为救援自动车队,平岩大队几乎全部出动,回援小寨村附近汽车队。

(2)救援队未能达到小寨村现场,反而被围困在后勤所在的关沟村。

此说曾被国内不少论文引用,至今仍为“全歼”日军车队的主要论据。关于《滨田联队史》,由于此书首先借用了生还者大贺春一的证言,生动地描绘了曾不为人所知的行李队受难的场面(后述),所以被视为重宝,但在引用时几乎没有人对此书的叙述方法和资料来源进行过质疑,批判。其实此书的叙述部分很多都在夸张,提示的伤亡数字和记录史料格格不入。必须牢记,在存在相关记录时,首先采用第一级记录史料(个人日记,战斗详报,电报等)才是学问研究方法的铁则。联队史类的第二手资料仅有参考价值,而小说,报告文学(如儿岛襄《平型关》,越智春海《平荆关》)等,虽比回顾谈要强一点,但即使接近于事实,也没有什么学术上的引用价值,怎能作为历史根据?。

若仔细读,可以判明《滨田联队史》有关此段的记载源,大部分来自于第九中队森山正曹长(当时职位),和第三机关枪中队指挥班长松丘德雄等人的“体验记”一文,不是当时的记录,当然不一定正确。且细看森山回顾的内容,可发现其并不是在叙述救援汽车队,而讲的是“掩护师团卫生队”。

笔者认为该书最大错误在于把午前的小寨村汽车队救援,和午后的后方基地关沟村危机两码事混同到了一起。对照下丰田军医的日记,我们可知,在接到车队被伏击的报告后,三浦旅团长受先派出第12中队(中的一部分)去救援,时间应该是在10:00前后。此被派往救援的部队,即是前述战斗详报记载的到达现场的一步兵小队。

而关沟村卫生队的危机发生的时间应该在下午15:00之后,即自动车部队的狼狈撤退引来了乘胜追击的大股八路军,才发生了关沟村危机。八路军115师战果报告中称“于十二时许已占领关沟、辛庄、东跑池一带敌阵地,缴获汽车五十辆,满载军用品,俘虏二百余人,敌伤亡甚重。但战斗尚未解决,仍向东跑池、团城口以东地区激战中”,指的就应是这一段。

此时在关口南三角山顶高地苦战的平岩大队,不可能有很多能力救援,派出的只不过是在关口设营的大队本部附近活动的各队散兵。从记录史料上可确认的救援部队仅仅是几辆卡车和大队本部(26日夜返回),与第十中队的一部分。另外从丰田日记中“敌彻夜吹号打鼓攻击”,弹药补充“在午夜三点到达”等记录上看,战斗主要在傍晚至夜间进行,所以关沟村危机发生在小寨村救援之后的看法,应该是正确的解释。

9.自动车队的损失记录

关于新庄部队的兵员损失、战斗详报的记载为91(死41,伤、失踪50)名相当于矢岛中队参战人员的约一半。这如果只是矢岛中队的战斗详报,全体伤亡数还有増加的可能。因为此记录不会计算中西中队和增员的步兵小队的伤亡。

自动车的毁坏数究竟是多少?战斗详报没有触及。按可信度顺序排列,后出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报告为“一中队的大部分”;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在9月26日日记中记载为“烧毁自动车40辆”。国军方面的战斗详报也记录的是“获敌汽车50辆”。儿岛襄《平型关》称“第六兵站自动车队的损害为卡车75辆”,而《滨田联队史》描写为“100余台的自动车惨遭烧毁,残骸以20米的间隔散乱于路中”。

从自动车中队编制看,一个中队的卡车数量,一顿载重车辆在编制上只有65台。何况第二中队使用的是两顿型,即使无损坏,无故障全部出动,若有几台“脱出”的话,其被害的正确数也应在50台以下。所以笔者认为,损4-50辆前后应该是比较合理的说法。

关于自动车部队全体损失的情况,从以下几个资料中也可看到一斑。

(1)是昭和12(1937)年10月5日《兵站自动车队人员补充之件》中的汽车司机补充申请。补充申请的理由为“填补在东河南镇损耗”。其要求补充的数额为100名。对此,留守第一师团最终提出了100名预备役、后备役“自动车特业”兵士(司机)的名单。

(2)是《昭和十三年三月五日陆军自动车学校研究部关于支那事変研究资料》中第六兵站自动车本部的报告书。报告称“当队内有一中队、使用此型《日产》车(被调查对像),但到达战场仅一个月,由于受到敌军攻击,其大部分不得已被烧毁。所以未能积累相应评价数据”。

赴战场到不到一个月、一个汽车中队的“大部”受到敌军攻击而被焼毁的记录,不言而喻指的是小寨村伏击战。在此我们又取得了一个新线索,即损失的汽车种类,为日产制《九四式前置型六轮自动货车》。损失为一个中队的“大部”,也就是意味着约4-50台前后。此种车輌来自于美国培记(Graham-Paige)公司的技术进口,机动能力和载重力(2吨)比其他1.5吨种类来说有一定优越性,但原本设计不是为了在战场上使用,属于一般民用商业车辆,所以来到中国农村的战场上,不是发生弹簧板折损,就是在泥泞道中陷轮,给自动车部队带来相当多的麻烦。

做个概括,新庄自动车队全体的(两个中队)参战人数为300-350名,作战时间从11:00-15:00约四小时,结果本部长新庄中佐死亡,第二中队遭到重创后,部队败退回后方基地关沟村。部队损害为∶烧毁各种车辆4-50台前后、死伤者91名以上(此是可以考证出的准确数字,此外还有一定上升浮动空间)。

“平型关大捷”的另一部分作战内容,是指在乔沟东部战场歼灭了日军的一个行李队。以下对此战斗进行考察。

10.行李队并没有战斗力

在日军歩兵一联队(乙种师团)约2500至(甲种师团)约3700名的编制定员中,普通有400名以上被称为“非战斗员”的兵士、其大多数是行李部队要员、又名“辎重输卒、特务兵”或“驭兵”。从调教马匹到搬运物资,多从事単纯劳动。每人发给一口枪用刺刀护身、不装备步枪。有时数人分用一支轻便式马枪。一般并不参加战斗,更谈不上是什么“精锐部队”。此点,从下述死里逃生的步兵第21联队第一大队大行李队的生存者大贺春一的证言即可得知。

在此先简单介绍下“特务兵”和“输卒”的地位。在日军中,由于“辎重输卒”属于单纯劳动的非战斗员,所以倍受其他兵种轻视。甚至有俗谣唱道“辎重输卒如果谓兵,蝴蝶,蜻蜓就能称鸟”。为了纠正这种軽视辎重输卒的不良风气,1931年军部通过勅令第271号规定,将“辎重输卒”的称呼改为“辎重特务兵”,用法规确定了其为“兵士”的地位。但实际不存在二等兵(最低等级)以上等级、所以不能晋升(除非因死亡追认为一等兵),视为“万年二等兵”也就是军队中最下等级的兵员。月薪6-9元,是联队长收入的约50分之一。在小寨村伏击战中、四处逃窜九死一生的五名幸存者、大半都是这种“特务二等兵”。

关于行李队(辎重队)编制,必须了解的是日军作战単位经常根据战斗时需要,因时因地改编,移动的基本单位是拥有战斗员1000人左右的大队。所谓“支队”,“部队”的战斗力,也用大队为单位计算。所以行李队都和各大队共同行动,编制在也大队本部下,并不存在什么联队所属的行李队。所以“第21联队的大行李”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说法。

作为参考在附表中出示的是同时期的歩兵第六联队第二大队本部的编成表、可了解大队本部的编制特征,它的中心主要由行李队构成。人数合计为80名前后。此外“大行李”指的是、粮秣、衣服、日用品、战死者的遗物、遗骨等非战斗用物资,“小行李”则是指作战用弾薬、武器等。一般来说,特别是小行李有和战斗部队共同行动的必要、在平型关口的战斗中,三浦部队各大队的小行李、除马匹外应该是与运输用卡车同行先至战场,而大行李则在此后徒步行进去追赶前方部队。

再看一个歩兵第10连队第二大队本部的能反映行李队行进队列和装备情况的资料。大队本部(134名)编制中有93名为は大小行李队成员、大行李队有人员50名、小行李队有人员43名。行军序列为∶

大行李队人员50名、马匹43、辎重车38辆。其中、有伍长或军曹1人领队、持手枪,军刀、乘马。下有班长2人、乘马、有驭兵(特务兵)38名、牵引马匹,车辆38台。有预备兵2名牵引预备马2匹。另有补助兵7名、持步枪构成自卫队。

小行李队有人员43名,马40匹、駄鞍35。领队为伍长或军曹一人(持手枪、军刀)、班长4名乘马、驭兵36名牵引驮马35匹、补助兵3人持步枪。

可以看出,大小行李队并不像前述自动车中队,本身没有战斗力。大行李多用马车(辎重车),而小行李多马驮。另外也可知道,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的报告,回想,回顾中经常出现的所谓“骑兵部队”,实际就是行李队中几位乘马的伍长、班长。

在小寨村受到伏击的行李队运送的物资、主要为粮秣(干面包)、防寒服装的事实可在国内各种回顾资料中得到证实,但其中也包括一部分小行李,此可以在21联队战斗详报的附表中确认。最引人注目的武器是在第21联队的损失记录中,或在八路军的战利品目录中可以同时确认的九二式歩兵炮一门。这种炮、作为步兵用“大队炮”、每一大队装备两门。是一种重量约为200公斤的軽便炮,解体后可駄在马鞍上。此外从损失表中还可以看到平时战斗中轻易不见的武器损失。包括軽重机枪,步枪100余条。

11.行李队的马匹、车輌、兵员数考

下面分析下行李队的构成和规模。由于至今没发现有关此行李队的记录史料,所以其规模多是按《滨田联队史》的记述为准。而《滨田联队史》采用的依据则是生还者大贺春一等的回顾谈。《滨田联队史》的叙述部分并不严谨,可关于行李队构成的记录由于采用的是生还者证言,所以在人马数字上还是有价值参考的。其证言为:

9月25日,辎重车輌约70辆满载着粟饭原部队的大行李与山口、中岛両大队的大行李、小行李加上部队将校行李、兵士的冬装、食粮、弾薬等从灵丘出发、由辎重兵15名、特务兵70名编成…、护卫由神代中队的高桥小队与病后归队的士兵四、五名担当。

若参考后出的档案记录资料等,可以判断,70辆车实际是70匹马的误记。辎重兵15名应该是高桥步兵小队15名的误记。另外,生还者大贺春一自身的叙述是“约100人”。这个数字基本是正确的。我们可以在第21联队作成的《自昭和12年8月1日至昭和12年9月30日戦闘别戦死、戦伤(马匹)人员表)》(‘滨田联队秘史’85页)中得到确认。其中“小寨村附近战斗”栏中记录的战死数为80,无疑问是9月25日小寨村伏击战的死亡数。

回顾中指出其行李所属于联队本部(粟饭原部)与第一(山口)、第二(中岛)大队的大、小行李,关于人马数记载也和战斗详报并无大差。可是还是有别的漏洞。“辎重兵”15名到底是指谁?意思并不明确。本论引用的樱井武大佐当时的记录,内容来源也是大贺等幸存者的证言(事件后最初的证言),其中提到有高桥小队,但没有触及到15名辎重兵。

此外被卷入战斗的还有过路中巧遇的师团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一行七人。据第五师团参谋长桜田武记录,“桥本参谋为参加三浦部队的战斗指挥并与同队取得联络,受命与佐野宪兵曹长、日高翻译及士兵四名于二十五日午前五时乘自动车由灵丘作战司令所出発”。

关于马匹,车辆之数《滨田联队史》中没有记述,而儿岛襄在《平型关》的文章中写道“満载衣服、食粮、弾薬的辎重车约七十辆由五十头马牵引…”。这不对称的描述(马少于车)受到中国人记者萨苏的嘲笑,称之为“皇军拉车”。但萨苏做出的“四人一马”(辎重车每辆)、“二鬼子”拉车的想像更没有任何史料根拠,可谓更荒唐无稽。

最可信的是前述21联队战斗详报附表记载的损害数字。即三九式辎重车42台、非战斗马(挽马、駄马)70匹、军马13匹的记录。这个统计虽范围包括21联队第一、第二大队9日间(9.22-9.30)战斗损失的合计,但平时作战罕见的,非战斗马匹和辎重车辆的大量损失无疑是出于小寨村伏击现场。马数比辎重车要多的理由,考虑是有部分小行李,或因山地行军而多用駄马的缘故。

综合以上所述,9月25日午前10时、在小寨村附近遭到伏击的行李部队为第21联队第一、第二大队及联队本部的一部分大,小混装行李队,由“辎重特务兵”70名和高桥护卫小队的15名步兵组成。此外还有5名病伤后归队的士兵、和师团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一行7名,合计为97名。装备有三九式辎重车42辆,駄马、挽马合计70匹、外有下士官、班长骑乘、传令用的军马数匹。

桥本一行7人乘车于清晨5时由灵丘县出発、在小寨村西的凹地道路中偶然与从东河南镇向平型关口行进的行李队走到一起。悲剧从此揭幕。

12.行李队被歼経过

先看桜田武(第五师团参谋长)的记录:

朝5时出発的桥本顺正参谋一行7人在“午前十时通过灵丘西方五里(20公里)余的小寨村”。行至小寨村西细长的凹道内时、由于前日降雨,自动车陷入道路泥泞中,不能自行前进。桥本见状、将汽车嘱讬给其他五人,携兵士一名独自徒步先行。

前进约千米,于午前11时遭到来自两侧高地的敌弹射击。在观察敌情之际,歩兵第21联队的大行李队在同联队第12中队一小队(小队长高桥少尉)掩护下也来到此地。参谋立即指挥高桥小队对敌反击,将小队主力布阵于道路北侧高地,又使其一部攀登其南侧高地展开攻击。然而占有绝对优势的敌军不仅在前方,而且相继出现于小队左右両面及后方,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逐渐逼近我方阵地。参谋毫无惧色沉着应战几度企图突破敌军弱部但未能遂愿。敌军渐渐增加兵力锁紧包围,在参谋智用寡兵奋勇抵抗时,一弾飞来击中参谋足部。参谋毫不介意,倍勇奋战中又一弹贯穿其胸部。身边警卫见状一边护理创伤一边欲将参谋拖向凹道进行急救,但参谋不肯退阵,不得不强迫其从高地转移于凹道内进行看护。然而进犯之敌又逼近袭击参谋掩蔽之处。见此参谋不顾重伤拔出手枪应战,交火中一弾飞来贯穿其头部,参谋终于壮烈战死。时为午后3时30分。

战斗开始时间为11时,桥本中佐战死时刻为15:30。若此记录正确,战斗开始应比在凹道前方(西方)遭到伏击的自动车队要晚一小时左右。此记录中出现的防卫部队仅为高桥小队,并没触及到什么15名“辎重兵”。若用辎重兵这一表现,70名非战斗员的特务兵,都可称辎重兵。所以其应是高桥护卫小队的误称。

还有一个记录是与桥本参谋同行的宪兵曹长佐野龟一的死亡报告书(泽田报告,10月10日作成)。佐野是第五师団司令部的附属宪兵,原属东京宪兵队,在7.7事变后被派到“支那驻屯军”司令部,8月16日转到第五师团司令部。9月25日、作为“保密要员”和桥本同行,死亡于小寨村附近战场。死亡报告是其部下泽田松香伍长作成的。日军将兵在死亡后,一般都要有死亡报告,以应付家属,或作为除籍,领恤的证明。但部下泽田并不是战斗参加者,所以内容应是参考前述樱田武调查报告作成的。此报告书出现的不同内容如下:

(一行七人在小寨村西因道路泥泞,下车步行进入伏击圈前)已听到前方传来的激烈枪声,且有弹丸划空而过。(桥本)考虑三浦部队已控制前方村落(关沟村)觉得没有太大危险,所以带队继续前进至千米后不料突然遭到来自头顶的手榴弹袭击。桥本中佐见势不妙,带领佐野曹长及三名卫兵登到高处观察敌情,发现前右方高地有敌兵约千名、左方高地有敌兵约八百名,已摆开夹击阵势,且后方也出现了相当优势的敌军大部队,此时三浦部队的大行李队和约一小队的护兵赶到现场,桥本遂指挥小队展开攻撃……”。

在作战不利感到危机后,桥本参谋将重要文件委讬给佐野曹长,命令其掩护文件突围,佐野是带领几名士兵向北方突围时被击毙的。当然这些机密文件都落到了八路军手中。

从以上记录可以推断,桥本于10:30在小寨村西听到的密集枪声,是前方自动车部队和115师作战时的动静,桥本由于过度轻敌,又继续前进了一公里,自投罗网地进入了伏击圈。战斗开始时间为11时、桥本中佐战死时刻为15:30。按此记录,战斗开始应比在凹道前方(西方)遭到伏击的自动车队要晚一个半小时。此两个记录中出现的掩护部队仅为高桥小队的15名,归队兵5名、桥本一行7名合计约27名。比起新庄自动车队战斗力要低得多,亦能抵抗115师攻击达4小时之久。

此外还有在国内广泛流传的《滨田联队史》的记录,因为取材来源于下述大贺春一证言,描述时又作手脚加工,漏洞百出,所以在此不予采录。

以上是两个比较准确的记录,描绘了经过四小时战斗行李队被全歼的过程。可若真是行李队被“全歼”的话,也不会留有以上记录。实际上,此战斗中至少有六人逃难生存。为第21联队第一大队的大贺春一(特务辅助兵)、永井忠士、奥村芳正,大野鹿夫、藤井昌秋(以上为辎重特务二等兵)及归队兵中尾贞义。

以上采录的《桜田武记录》、《泽田报告》,即根据以上生存者的报告内容复制而成。而战后的《广岛师団史》、《滨田联队史》、儿岛襄《平型关》的描写多以1962年、生存者大贺春一的证言为蓝本。比较起来,其中《桜田武记录》、《泽田报告》都是事件后不久作成的,应该算价值最高,但由于此资料至今没有被发现,所以战后的描述,多以来自大贺春一的以下25年后的证言为依据。长文在此不便引用,仅介绍几个要点。首先应该知道,大贺本人是连特务兵资格都没有的、特务辅助兵(=军属`苦力)。

“战友从约百人一挙只剩下了五人”。

“约50匹马满载着干面包等师团的粮食开始向太原行军”。

“辎重兵没有像样的武器、作战几乎都是拜讬给歩兵”。

“马枪约两人一条”我在战场捡到的马枪只有两发子弹。

毫无抵抗夺路逃生的特务兵的描写。手提军刀凶狠地阻挡其逃路的松浦上等兵。“往哪逃!再逃老子用这军刀先劈了你”松浦在怒号。

午后2时、援护小队占领了左方崖头,直射向沟底的弹雨终于停止了。

为了激励护卫队小队的战斗,大贺向崖上不断投掷干面包。

午后3时顷、大贺见势不妙悄悄爬上右方崖头,找到个地缝把身体埋了起来。在隐藏了三天后,于9月28日夜、大贺和4名幸存的战友被师团的辎重部队救出。

大贺的回顾文中有很多临场的战斗景象描写,颇为贵重,但终究是对25年前往事的回顾,除记忆混乱之外,敌(八路)军飞机的袭击、出発地、目的地等的错误、不都是可信的内容。但100人的部队和50辆马车的损失等,虽不精确亦可成为以上各记录资料的一个佐证。

13.是谁在继续截击日军的增援部队?

据桜田武记录,在灵丘的前线司令部接到急报的时刻为当日12时30分。随后先派出第一批救援部队──担任灵丘野战仓库守备任务的一个中队──乘车前往现场。即使是乘车,若考虑到出発准备和30公里的难路及随时可能出现的阻击骚扰,赶到伏击地点的时间应该在下午三点以后,即伏击战结束后。此中队没有留下到小寨村战场后如何进行了战斗的记录。

第二批、是从蔚県乘卡车赶到灵丘的42联队第一(志鹤)大队,于翌日(9.26)午前8时30分来到小寨村现场、立即投入了战斗。战斗详报记载“首先攻击了小寨村东方高地之敌、随之转向关沟村北方高地,于9月27日払暁占领至今”。

第三批也是从师团本部蔚県赶来的42联队第三(大町)大队、于26午前10时出発,27日午前7时40分到达小寨村西侧高地,随即进入战斗。协同已在此地展开的第一大队,向小寨东南高地之敌展开进攻(同前)。

步兵第42联队主力的二个大队、经过两整天以上的激烈战斗、终于在9月28日午前11时打破了敌军包围,使三浦部队的补给线得到回复。

以上即战史档案记录中出现的《小寨村附近的战斗》。时为八路军撤出战场后的9月26日至28日。此股“敌军”与两千余人的日军主力部队正面作战,又坚持了二天半以上。正是因为此顽强的封锁战、才使三浦部队接近弹尽粮绝的危境。但此敌手到底是谁,日军的战斗详报没有记载。但从兵力上(至少应有上万兵力),时间上都可以肯定并不是按毛泽东在对日作战中只能“充任战略的游击支队”,“坚持依傍山地不打硬仗的原则”的八路军。对这样一个重要的封锁战,在中国共产党“平型关大捷”的记录中并没有被触及过,而现有的国军的作战记录中现在也不能确定其存在。

增援部队到达前(9月28日晨),前线三浦部队已几乎接近弹尽粮绝的危机。“山炮与歩兵炮已没有一发弹药。傍晚之前若大场部队援兵不到三浦旅团会全军覆灭”。“此五、六日以来曾几次下过死的决心、看来此日终将来到了”。以上是军医丰田志郎的阵中记录,其中隐露着将迎接最终时刻的绝望感。第五师团的《机密作战日志》中也这样记载∶“在内长城线平型关口东方小寨村附近,我后方联络线被敌军切断,使敌得到相当成功之件实属遗憾”。

14.行李队的损失状况

据《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死伤表》及前述考察综合,八路军的伏击战几乎将混成行李队全歼。其中21联队死亡80(包括非战斗员67名),加上师团桥本参谋一行7人,归队兵4人共死亡91名、马匹损失は70匹以上。

另据同《步兵第二十一联队兵器损耗表》记录、日军损失步枪94、手枪13、三八式骑枪6、十一年式軽机关枪5九二式重机关枪1八九式重掷弾筒8九二式歩兵炮1、此外有三十年式军刀12三十年式刺刀145。也可能包括一部分弹药。“器具类”的损害记录中有乘马具8、駄马具8、挽马具8、三九式辎重车42辆。

最后再介绍一个数据。即21联队第三大队第12中队(后备队,神代竹则中尉)在9月25日这天的死伤数字。行李队的“高桥护卫小队”就是12中队の第三小队,而25日午前被平岩大队长派出的救援的小队,也是12中队所属。据卫生兵报告,其中队全体在9月25日一天,死者达25名、负伤3名。死者远多于伤者,说明其包括被“歼灭”的高桥小队15人,另外新庄自动车队救援战斗中的小队死伤者数,也应包括在其中。

结尾——平型关大捷的实相

以下在简单地整理一下本论的要点和结论

一、八路军115师的小寨村伏击战即“平型关大捷”的时间,发生在1937年9月25日的一天之内。而国民党第六集团军主导的“平型关战役”从9月22日至30日持续了一周之久。前者属于后者部署下的一次协同作战,而给与日军方面的打击程度也远远小于后者,所以应该说小寨村伏击战是平型关战役的一个插曲。而国军应是“平型关战役”的主角。

二、日军的作战部队(主力)在伏击战开始之前9月24日,已全部通过了小寨村伏击地点集结于平型关口前线,所以115师的伏击网投了一空,并没有达到截击日军主力部队目的。或者可以说其作战目的根本就不在截击日军主力。

三、另外在此险要地截击,也不是林彪单独的智谋。国军组织的小规模伏击,骚扰开始于日军进军的22日,至24日,国军部队已经基本截断了运输线,使日军小部队难以通过。25日八路军撤离后又是国军主力?在此与前来解围的日军正规部队(42联队)正面激战,一直坚持到28日,致使前线三浦部队弹尽粮绝。

四、9月25日的战场分为东西两段。西段战场在关沟村东约两公里前后的乔沟西侧地段,日军兵力为两个自动车中队的约350余名司机,助手。从关沟村出发驶向灵丘(从前线向后方),目的是运输援军。战斗开始于9∶30结束于15∶00。曾得到前线回援的一步兵小队的援助。由于老爷庙高地的失守和新庄淳(中佐)队长的死亡,自动车队于12:40放弃部分车辆开始撤退,于15:00将残部集结于关沟村。战斗中死亡41,负伤50名。在此地段,115师并没有收住“口袋”口,达到全歼敌军的目的。后乘胜尾追残敌前进至辛庄,关沟村,东泡池一带,与日军对峙至深夜。

五、战斗的东段战场在小寨村西一公里处,与西段战场相隔约一公里,截住的是一个从灵丘向平行关口方向行进的小型混合行李队和过路中相遇的桥本参谋一行7人。此次战斗形成了“口袋阵”将此部队97人几乎全歼。而死亡的桥本顺正中佐(陆大36期)是整个平型关战役中第五师团丧失的最重要的最高军阶指挥官。

小寨村伏击(“平型关大捷”)的总战果为:日军死亡131名以上(含两名中佐,67名非战斗员)、负伤,失踪等50名(此是可以考证出的准确数字,另外还会有1-2成的上升浮动空间),马匹死亡75匹,损失机动车辆约50台,辎重车42辆。轻便炮一门,各种枪支150以上,还有干面包、冬装等。

八路军的副总司令官、第115师师长林彪的上司彭德怀将军在1942年12月18日《关于华北根据地工作的报告》中言及过“平型关大捷”,道∶平型关是一次完全的伏击战,是敌人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但是结果我们没有能俘获一个活日本兵,只缴到不上一百条的完整步枪。

这位性情耿直从不说谎的将军之言、可以说和本论的实证结果最为接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