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习主席的公开信 全中国最荒唐之事 世界奇闻!(图)

2018-02-16 21:59 作者: 李久第

手机版 正体 2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因被审查、关押长达16年之久;狱中见家人时认不出儿子,分不清女儿。 (网络图片)

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主席你好!我为什么要再次给你写信呢?因为我经常都在想,你和你的全家在极左的年代都曾经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对冤案应该感同身受,所以才又给你写来一封信,希望我的遭遇能够引起你的共鸣和同情!并最终能让问题得到解决。

你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和决策者,我寄希望于你。

我八岁时,因一起根本就不存在的“反标案”,被四川省温江县公安局打成反革命,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笔迹鉴定!没有指纹鉴定!没有询问笔录!没有所谓的招供状!没有任何证人证言!一句话,什么都没有!居然实实在在的被夺去自由十九年零六十七天!

这无异于是现代版的天方夜谭!当年,我还是幼童啊!

更奇怪的是,我既不是劳动教养人员也没有被判过刑,居然还名正言顺的被关进了劳教劳改单位,尤为严重的是,我头上竟然还有两顶反革命份子的帽子,一顶缘于这张根本就不存在的反动标语,一顶缘于“因翻案”!

这样的荒唐堪称全中国之最!堪称是世界奇闻!

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应该是:劳教要有劳动教养通知书,判刑要有刑事判决书,而我却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什么书都没有拿到过,天理何在!?

我母亲赵淑筠甚至还被四川省温江县人民法院以判决书的形式认定为叛乱匪首!

支使儿子李久第书写和张贴反动标语也是罪名之一!

我母亲最后还被莫名其妙的判了三次管制,蒙冤三十多年!

这个判决在当年就成了四川省温江县的一大笑话!

叛乱匪首怎么还能活命!?

叛乱匪首居然还能逍遥法外!?在叛乱发生八年之后的一九五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才仅仅是被处以群众管制!?

这一起笑料在四川省温江县风传了几十年!

总之,母子二人当年的境遇是可想而知!

母亲是率匪攻打温江县城的叛乱匪首!儿子又是书写和张贴反动标语的现行反革命!真是不得了!

好在这一切随着江青之流的灭亡已经成了过去。

尊敬的习主席,在这封信中,我请求你三件事:(1)我要求国家赔偿,因为像我这种情况在全中国几乎没有第二个,太特殊了,因此不能将我这个情况归类为“冤案太多,赔得完吗”?更何况我的冤案是被实实在在的拖了几十年,一直拖到二oo六年才被温江区人民政府最后敲定,而这个最后敲定,并没有发生在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之前,而是发生在之后的二00六年,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这个时间点虽然是国家赔偿法的分界线,但是直到二00六年我都还是一个被冤者,还是一个被全社会公认的劳改释放犯或者说是劳教释放人员,站在司法公正这个角度,我们该怎样理解呢!?

如此重大的幼童被冤案我希望能引起习主席的高度重视!

(2)抓走我的时候我的居住地是四川省温江县庆丰街95号,平反恢复自由后我要求从哪里被抓走就回哪里去,因为庆丰街95号是临街商铺,很值钱,所以被温江区房管局以各种理由将我这个临街商铺巧取豪夺了去,现在我要求物归原主!

(3)关于我这一生的遭遇我写了近十万字的回忆录,现在还没有写完,我在互联网的“忆库”中连载了大约近八万字,但是该回忆录已经被网管强行下架,我甚至在网上的发言和评论都还要处处受到网管的限制,成了事实上的三等公民,网管们不要认为我的回忆录含有不满成份就会怎样怎样,其实我是有所指的,指的是当年的极左路线和“十年文化大破坏!”

我请求习主席批准,或者说能够由制度允许,让我能公开发表我的回忆录,由我自己把这篇回忆录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当然最好,经过几十年的艰苦自学,我相信我有这个水平和能力,真能问世,会让人进一步看清极左路线和“十年文化大破坏”中,极左派干下的坏事,从而更加拥护习主席的领导,这有什么不好呢?

不比较能有结论吗?

不比较能看出好坏吗!?

最后

敬祝习主席全家身体健康!

成都市温江区庆丰街101号李久第

二0一七年二月十六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