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習主席的公開信 全中國最荒唐之事 世界奇聞!(圖)

2018-02-16 21:59 作者: 李久第

手機版 简体 2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曾因被審查、關押長達16年之久;獄中見家人時認不出兒子,分不清女兒。 (網路圖片)

習近平主席的公開信

主席你好!我為什麼要再次給你寫信呢?因為我經常都在想,你和你的全家在極左的年代都曾經受到過不公正的待遇,對冤案應該感同身受,所以才又給你寫來一封信,希望我的遭遇能夠引起你的共鳴和同情!並最終能讓問題得到解決。

你是中國的最高領導人和決策者,我寄希望於你。

我八歲時,因一起根本就不存在的「反標案」,被四川省溫江縣公安局打成反革命,沒有任何法律手續!沒有筆跡鑑定!沒有指紋鑑定!沒有詢問筆錄!沒有所謂的招供狀!沒有任何證人證言!一句話,什麼都沒有!居然實實在在的被奪去自由十九年零六十七天!

這無異於是現代版的天方夜譚!當年,我還是幼童啊!

更奇怪的是,我既不是勞動教養人員也沒有被判過刑,居然還名正言順的被關進了勞教勞改單位,尤為嚴重的是,我頭上竟然還有兩頂反革命份子的帽子,一頂緣於這張根本就不存在的反動標語,一頂緣於「因翻案」!

這樣的荒唐堪稱全中國之最!堪稱是世界奇聞!

一個最基本的事實應該是:勞教要有勞動教養通知書,判刑要有刑事判決書,而我卻沒有經過任何司法程序!什麼書都沒有拿到過,天理何在!?

我母親趙淑筠甚至還被四川省溫江縣人民法院以判決書的形式認定為叛亂匪首!

支使兒子李久第書寫和張貼反動標語也是罪名之一!

我母親最後還被莫名其妙的判了三次管制,蒙冤三十多年!

這個判決在當年就成了四川省溫江縣的一大笑話!

叛亂匪首怎麼還能活命!?

叛亂匪首居然還能逍遙法外!?在叛亂髮生八年之後的一九五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才僅僅是被處以群眾管制!?

這一起笑料在四川省溫江縣風傳了幾十年!

總之,母子二人當年的境遇是可想而知!

母親是率匪攻打溫江縣城的叛亂匪首!兒子又是書寫和張貼反動標語的現行反革命!真是不得了!

好在這一切隨著江青之流的滅亡已經成了過去。

尊敬的習主席,在這封信中,我請求你三件事:(1)我要求國家賠償,因為像我這種情況在全中國幾乎沒有第二個,太特殊了,因此不能將我這個情況歸類為「冤案太多,賠得完嗎」?更何況我的冤案是被實實在在的拖了幾十年,一直拖到二oo六年才被溫江區人民政府最後敲定,而這個最後敲定,並沒有發生在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之前,而是發生在之後的二00六年,一九九五年一月一日,這個時間點雖然是國家賠償法的分界線,但是直到二00六年我都還是一個被冤者,還是一個被全社會公認的勞改釋放犯或者說是勞教釋放人員,站在司法公正這個角度,我們該怎樣理解呢!?

如此重大的幼童被冤案我希望能引起習主席的高度重視!

(2)抓走我的時候我的居住地是四川省溫江縣慶豐街95號,平反恢復自由後我要求從哪裡被抓走就回哪裡去,因為慶豐街95號是臨街商鋪,很值錢,所以被溫江區房管局以各種理由將我這個臨街商鋪巧取豪奪了去,現在我要求物歸原主!

(3)關於我這一生的遭遇我寫了近十萬字的回憶錄,現在還沒有寫完,我在網際網路的「憶庫」中連載了大約近八萬字,但是該回憶錄已經被網管強行下架,我甚至在網上的發言和評論都還要處處受到網管的限制,成了事實上的三等公民,網管們不要認為我的回憶錄含有不滿成份就會怎樣怎樣,其實我是有所指的,指的是當年的極左路線和「十年文化大破壞!」

我請求習主席批准,或者說能夠由制度允許,讓我能公開發表我的回憶錄,由我自己把這篇回憶錄改編成電視連續劇當然最好,經過幾十年的艱苦自學,我相信我有這個水平和能力,真能問世,會讓人進一步看清極左路線和「十年文化大破壞」中,極左派幹下的壞事,從而更加擁護習主席的領導,這有什麼不好呢?

不比較能有結論嗎?

不比較能看出好壞嗎!?

最後

敬祝習主席全家身體健康!

成都市溫江區慶豐街101號李久第

二0一七年二月十六日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