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办安邦、调查华信 修宪取消任期背后暗流(图)

2018-03-03 08:52 作者: 杨海鹏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Getty Image)

【看中国2018年3月3日讯】安邦是习对付金融寡头刑办第一案,华信有可能是下一个。普京接手政权时,俄罗斯政府据说完全为寡头控制,政令不通,怠政普遍。普利用车臣危机控制军权,再利用油价急升机会,挟制俄罗斯司法机关对寡头动手。普曾经两次警告胡,若让恐龙蛋孵化则政权失控。胡无所作为,习倒是有力量“屠龙”。

包子是什么馅儿?后边几天可以看初端倪。

我关注其他条款的修改,比如地方立法权。我说过,未来实质性的政治变动在地方。地方政府的权力会扩大,而在地方层面,需要一种力量制衡,这将是地方人大。江时代得地方民主实验会重新接着走。中央层面保持高度稳定性,会为地方改革提供保障,不会像八十年代地方改革者不断面对来自京城势力的清剿。

如果没有预期,怕是他的追随者也未必肯跟随他猛干。因为任届五年,五年后他们咋办?而对手则是君子报仇五年不晚。李金华任审计署长,一拨审计署的年轻人跟他猛冲猛杀,待他只两年任届,这些追随者也不敢妄动,私下找出路,唯恐李退后他们被报复。知道李的政协副主席内定,他们才稳下心做事。

这是一个血肉磨坊。如果我远离自己的爱恨情仇,是几百年后的史家,我会对这个血肉磨坊中的所有人,包括政治领袖和他的对手,在这块土地矻矻讨生活的人民,都充满某种同情。但谁可能颠覆这个磨坊,毁损它的逻辑程序?比起不堪的你们,或他更有几分可能。

即使是网警猛删,据说中国网媒的跟帖评论中九成以上反对让国家主席无任期,显示我对自由主义在中国人心中占上风的观察还是有些数据支持的。这是中国民主的希望,同时也是我在高兴之余的担心所在。缺乏保守主义的拉扯,比较浪漫的民主观容易受挫。

证券市场的反应是爆涨,我想不会完全是国家队做出来的。政制的中长期稳定性,会对资产价格有正面的反应。如果后五年,又陷入薄熙来夺嫡得储位之争,于市场而言难以承受。

近日新华社英文版那条报道处理下来了,正在传达。

定性:“严重失误,政治失误”。

处理:“各种撤职,社领导检讨。”

运行近三十年的两任制,已不符合中国独特政治环境。

新人没组阁权。打破前人束缚,组成自己的班子,就要花一届时间。这算是运气好。

第二任期是做事的时间,但不得不面对权威流逝,愈近换届年,流逝速度越快,甚至还有两年任期,就政令不出中南海了。权威性追随者是这种号召型社会最重要的政治资源。

我的眼睛,高度近视,最近加了老花,无法像推上广大民主斗士和热爱民主的人们一般雪亮。但我是半个历史学者,我知道在上个世纪的一次次革命中,人们的眼睛都是这样雪亮的,但却把这个国家一步步推向地狱。对不起,辱骂我的蠢货们。

税务体制要改。国地税合并,总局虚化,人事权在地方政府。税管权下沉,也意味着财权下沉。这不是集权,是关键的放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