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荫权被讨500万讼费兼被斥 港民竟打抱不平?(组图)

2018-03-07 14:41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曾荫权闻法庭安排解散陪审团后形神憔悴,并向传媒表示官司已令自己“心力交瘁”
曾荫权去年受审,闻法庭安排解散陪审团后形神憔悴,并向传媒表示官司已令自己“心力交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3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前特首曾荫权被指在内收受利益、裁定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但另一项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则饱受争议,陪审团2次未能达成裁决并解散;法庭昨日颁令曾荫权须支付500万元讼费,法官更直斥曾荫权好友,包括前律政司长黄仁龙、前财爷曾俊华到庭旁听是“走后门塑造好人形象”以“影响陪审团”,不过港民则普遍持相反论点,认为法官的指控子虚乌有。

律政司以“浪费资源”为由申讨讼费

《苹果日报》报导,现年73岁的曾荫权,去年2月被裁定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判囚20个月,现保释等候上诉。另一项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则已经历2次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共识,而2度解散。2017年11月审讯时,陪审团曾对法官陈庆伟提出2条法律问题,最终陈官全盘接受控方律政司的答案、拒绝代表曾荫权的辩方答案,但陪审团最后仍无法裁定曾荫权有罪,而再度解散。律政司多次对曾荫权的提告,至今已经耗费超过1400万元公帑。

保持缄默是基本权利

由曾荫权被落案起诉,时间已经长达3年半,控方律政司日前向法庭申请向曾荫权追讨500万元讼费,并指控曾荫权曾声言会配合调查,但面临盘问时保持缄默,是“浪费了港府机关蒐证的人力物力”,陈官昨日批准追讨讼费申请。然而根据《基本法》,被告有行驶缄默权的权利。对此陈官反指,“控方陈词指讼费申请并非针对曾荫权行使缄默权的权利,而是认为其行为对调查造成无谓浪费。”

“名人”朋友到场旁听 法官斥“影响陪审员”

案件去年审讯时,曾荫权的好友,包括前律政司长黄仁龙、前财爷曾俊华、民主党前议员何俊仁、民建联议员陈克勤、天主教香港教区副主教陈志明、“才子”陶杰等都有坐在家人及朋友席旁听。对此陈官指称,有关人士“影响陪审员”、“妨碍司法公正”,并称曾荫权“明知法官不会引导陪审员指他过往品格良好”,所以邀来“名人”朋友“展示良好品格”、“是走后门的方式”。

而当时审讯尾段,其中一名男陪审员曾与陶杰合照,随即被陈官解除职务。陈官指不论这些曾荫权是否知情及默许“名人”朋友来旁听,但如果自己“一早察觉或考虑解散陪审团”,又称情况如同“叫朋友或支持者穿黑衣到庭、坐在公众席威吓证人”相同。

“名人”朋友:法官把陪审员当弱智

遭陈官指控“影响陪审员”的多名“名人”对有关指控均表示惊讶。陶杰讽刺指,法庭“应该干脆设立禁止旁听者的‘知名度’名单,10分里面‘知名度’超过5就不准旁听”,陶亦指自己当时被陪审员要求合照时也感到震惊,但强调没有如陈官所谓的和陪审员“闲话家常”,而陪审员“不是3岁,不是弱智,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影响”。

中央政策组前顾问刘细良亦认为法官说法奇怪,质疑陈官为何没有“当场解散陪审团或驱逐知名旁听人士,事后没有调查证据便作评论”,直斥“全属个人臆测,足以构成诽谤”。

民主党何俊仁亦质疑陪审团是否会受被告朋友的出现所影响,而陈官的说法无异于剥夺有关人士的旁听权利。

陶杰讽刺指,法庭“应该干脆设立禁止旁听者的‘知名度’名单,10分里面‘知名度’超过5就不准旁听”
陶杰讽刺指,法庭“应该干脆设立禁止旁听者的‘知名度’名单,10分里面‘知名度’超过5就不准旁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港民抱不平 直斥法官言论离谱

对于陈官批评曾荫权于审讯期间通过公关邀来名人朋友旁听是为影响陪审团观感,大律师陆伟雄指出,旁听者身份不设筛选,除非法庭有证据指证被告特意聘请公关找戏子“演戏”,否则不能说旁听会对陪审员造成影响。

香港大学法律系首席讲师张达明直言陈官说法离谱,认为陈官并未查明此事,也无予曾荫权解释机会。张另指,陈官说“有钱人受审时会想尽办法令案件转交高院由陪审团审理”的说法也十分离谱,因为案件交由哪级法院审理属律政司决定而不是被告,直批评陈官“忘记了基本法律设计”。

香港大学法律系首席讲师张达明直言陈官说法离谱,认为陈官并未查明此事即作评论,不符法官应有操守
香港大学法律系首席讲师张达明直言陈官说法离谱,认为陈官并未查明此事即作评论,不符法官应有操守。(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有港民留言讽刺,“按照法官大人的看法,如果梁振英受审时,旁听席尽是人大、政协、西环官员看你又如何?”;“我明白了。原来在国内的审讯都预先安排好旁听人员就是怕干预法官”。

有港民分析指,“我想香港人都开始看清楚,曾荫权是否有罪已经不是重点。律政司已经用1400万打曾荫权官司,到现在告不入就诸多借口要曾荫权自己负责。第一,曾荫权保持缄默是权利,浪不浪费你的资源完全是随你说;第二,曾荫权的案件搞了这么多年,廉署是否全部资源都放在搞曾荫权上,没有空调查梁振英呢?我就不明白拖这么久,你们是否要搞死曾荫权才可以调查梁振英?整件事根本就是‘烟幕”;第三,这个陈庆伟法官早有前科,审占中案的时侯看一段警察打人的片段,他竟然打断不看还说‘如果要投诉警察,请移玉步到投诉警察课”,这样的法官审占中案都曝光不少,不只一个啦,说明什么问题?就是港府现在只是一个行尸走肉,不断达成上级的政治任务就可以,当法庭都沦陷,你说我们距离‘大陆化’还有多远?”

立法会调查UGL事件专责委员会批评,梁振英反复食言拒绝出席聆讯及提交资料,调查至今拖延3年仍未有进展
梁振英UGL事件调查至今拖延3年仍未有进展,2月更有消息指港府决定“放生”。(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