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如何断送香港民主前途(三)(组图)

2018-03-17 11:30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年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前不足24小时,《成报》登出头版新闻,2012年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迺强的儿子刘方担任港大学生会主席期间,将在港大结识的“同路人”带到“香港社区网络”,亦是提倡“港独”的青年新政起家的组织。
2016年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前不足24小时,《成报》登出头版新闻,指2012年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迺强的儿子刘方担任港大学生会主席期间,将在港大结识的“同路人”带到“香港社区网络”,即提倡“港独”的青年新政起家的组织。(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8年3月15日讯】2016年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前不足24小时,背景神秘的《成报》登出〈炮制激进政团巩固利益 中联办梁振英祸港 捧青年新政扮港独〉的头版新闻,文章形容占领运动后北京对港“维稳成本”水涨船高,“但专项拨款少不免被层层摊派”,因此有关单位除了造就“西环契仔、契女”当选,另外亦扶植用来来打击传统泛民的“中间派”(包括自称独立参选人的何君尧)与“港独派”(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及游惠祯)。

目录:

1) 最初的“港独”不是今日的“港独”

2)“港独”派的真实身分

3)“港独”的真正目的

4) 香港的民主困境

 

“港独”的真正目的

2016年立法会选举投票日前不足24小时,背景神秘的《成报》登出〈炮制激进政团巩固利益 中联办梁振英祸港 捧青年新政扮港独〉的头版新闻,文章形容占领运动后北京对港“维稳成本”水涨船高,“但专项拨款少不免被层层摊派”,因此有关单位除了造就“西环契仔、契女”当选,另外亦扶植用来来打击传统泛民的“中间派”(包括自称独立参选人的何君尧)与“港独派”(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及游惠祯)。

值得注意的是,《成报》这篇文章指出,2012年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迺强的儿子刘方,当时担任港大学生会主席,并将在港大结识的“同路人”带到“香港社区网络”,即青年新政起家的组织。文章指出,青年新政背后的金主与刘迺强一方有关,因此绝不是普通青年组成的“港独组织”,并特别指出,青年新政提倡“港独”却能过关获得参选立法会资格,“简直是天下奇闻”。

《成报》登出〈炮制激进政团巩固利益 中联办梁振英祸港 捧青年新政扮港独〉的头版新闻,文章形容占领运动后北京为打击传统泛民主派,扶植“中间派”与“港独派”。
《成报》登出〈炮制激进政团巩固利益 中联办梁振英祸港 捧青年新政扮港独〉的头版新闻,文章形容占领运动后北京为打击传统泛民主派,扶植“中间派”与“港独派”。(图片来源:成报)

不论《成报》当时所言是否属实,在近2年后的今天,其论点逐步得到证实,从青年新政宣布因受占领运动启发成立组织;突然激进发起“冲击中联办”行动又临阵退缩;竞选政纲飘忽不定;当选后以最具争议的方式宣誓;挑起民间矛盾的同时引发人大释法;对外称需要众酬500万打官司,随即不到1年突然间又有了资金;参与政治事件方面,如同其突然冒起一样、又突然淡出社运界。

人大释法后,民主派在立法会中的形势急剧下滑,时任特首梁振英与港府再度入禀法庭以宣誓问题取缔另外4名民主派议员议席;在6个非建制议席空窗期间,建制派在人数优势下,于去年底通过修改《议事规则》,增加立法会主席权力及提高问责港府的门槛,使民主派因人数劣势赖以拖延港府政策的“拉布”行为亦被杜绝;3月11日立法会为4个议席进行补选,代表民主派的候选人周庭不被获准参选,而民主派最后只取回2个议席,失去了分组点票关键的否决权,亦代表2016到2020这一届立法会,民主派几乎无法否决港府提出的法案。

再看看这一届立法会、即2016到2020之间北京对港有哪些关键法案:为《基本法》终审权及香港宪制重新划下范围的“一地两检草案”;或是首个以法律规范香港自治范围内教育范畴的《国歌法》;以及2003年撤回以后,再度被北京搬上台面、催促香港尽快立法的《基本法》23条。

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目的外,这个中共一手栽培的“港独”也同时达到了另一个目标:分裂香港社会。表面上,非建制阵营的分裂到出现传统泛民主派、本土派以及港独派,不但分薄了支持非建制阵营市民的选票,也促使了非建制阵营的政见分歧与互相之间的不信任(将在下一节详述),面对“统一战线”的建制派对手,非建制阵营内的分歧显得更加不利。

本届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去年底建制派护航下通过修改《议事规则》,使民主派赖以拖延港府政策的“拉布”行为亦被杜绝
本届立法会民主派议员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去年底建制派护航下通过修改《议事规则》,使民主派赖以拖延港府政策的“拉布”行为亦被杜绝。(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其次,为何“港独”要以年轻人的形象出现?本文第一节〈最初的“港独”不是今日的“港独”〉提到:“香港人口中,包括了大量于1930年代至1960年代其间因为逃避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国共内战和共产党政权统治的华人,这些真正的香港人(注意是指60年代前移民香港的人)一般将自己视为“中华民国的一份子”或“华人”,因此在中共1949年建政后,在香港出现了希望香港能够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既不受英国殖民统治,也不受中共统治的的思想......经历过上面这段历史、仍活跃于民主运动的香港人,典型的代表包括民主党及支联会,他们在香港政界非建制派阵营、即泛民主派中,被称为‘民主派’”,因此最明白真正港独起因与历史事实的,是一批年过中年的民主派人士,他们提倡“爱国不爱党”、认为香港及中国都应该走向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

“港独份子”以年轻人的形象出现,一方面是针对从2012年国民教育风波开始,出现的“具有相当潜力的”年轻民主运动人士,如黄之锋、罗冠聪等,以混淆大众对于“年轻民主运动人士”与“激进港独份子”的视线,将其一概打成“港独”;另一方面,中共十分熟悉这种利用年轻人一腔热血的伎俩,利用几个安插其中的“港独份子”,煽动激进的年轻人在得到“同路人”认同与社会负面反应的同时,做出更激进的行为,加上媒体的报导与渲染,加大社会各阶层之间的断层:厌恶激进行为的老一辈、与看不起“没理想老一辈”的年轻人、以及许许多多夹在中间不同意见不同年龄阶层的人们,各自抱持自己认为正确的想法,不再包容另外一方,尊老爱幼等传统观念逐渐被不满与愤恨取代。“港独”的真正目的,就是令社会陷入混乱、斗争与互相不信任之中,为其出手“全面管治”制造时机。

特首林郑月娥上台后提出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社会大和解”,事实上,如果不消除中共渗透在香港各界搅局的势力,几乎不可能达到这个目标。

目前因占领运动仍面对港府司法打压的黄之锋与罗冠聪
目前因占领运动仍面对港府司法打压的黄之锋与罗冠聪。(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