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认错!彭德怀狂喊:我不用毛泽东的药(图)


彭德怀胆敢和毛泽东唱反调,晚景凄凉,图为彭德怀和妻子浦安修。
彭德怀胆敢和毛泽东唱反调,晚景凄凉,图为彭德怀和妻子浦安修。(网络图片)

历史是一面明镜,是非对错留待后人评说,而近代中共的历史清楚的证明:中共是一架残酷无情的绞肉机,这部绞肉机杀人不眨眼,屈死冤魂不知凡几,“文革”大刀一挥,即使曾经权倾一时的中共国家主席、大元帅也都不能幸免。

1974年11月29日,中共元帅彭德怀在经历了15年批斗和8年与世隔绝的囚禁、审查、羞辱、折磨的日子之后,凄凉的走完一生,病逝于北京一家医院,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临死前,彭德怀依旧死不认错!他拒绝输液,把针拔掉狂喊:“我不用毛泽东的药!”甚至给他喂食物,他也打落在地,喊着:“我不吃毛泽东的饭!”

身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哪一个官员会有一双干净的手?但像彭德怀这样刚烈的性子算是少数尚有良知的异类,只是,胆敢和毛泽东唱反调,哪有好下场?今日斗人、杀人,明日被斗、被杀,往昔踩踏着别人的鲜血,今日一样任人宰割,可悲!

庐山会议 彭德怀得罪毛泽东

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对毛泽东提出的三面红旗,“大跃进”运动和人民公社有点非议,结果毛泽东马上翻脸,彭德怀被打为“彭、黄、张、周反党集团”之首。

1966年“文革”开始后,彭德怀又被安上“反党抗日”、“勾结国民党抗日”等罪名。

彭德怀临死前的住院医生杨汉勤,撰写了一篇原题为《彭德怀最后的日子》的长文,回忆了彭德怀罹患癌症晚期最后两个月的情形。

杨汉勤1966年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现广州中山大学)医疗系,先后在武汉、北京及广州等地医院从事临床工作40余年,曾负责中共军、政各级领导人的具体医疗保健工作多年。

据文章回忆,当年罹患癌症晚期的彭德怀,被毛泽东安排在北京军总医院(301医院)南楼14病室接受治疗,中央专案组将他编为“145号”。

曾被毛称赞“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的彭德怀,此时已成了“专政对象”,身上穿的是一套破旧的黑棉袄、黑棉裤,蹬着棉布鞋,连袜子也未穿,脚趾从鞋前沿的破洞里露出来。

他经常面色铁青,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插在袖筒里,浑身瑟瑟颤抖,目光呆滞而无奈。

彭德怀被关在一间门窗紧闭的十余平方米的病房里,靠近床尾总是伫立着一位面无表情地紧盯着他的军人,一个班的战士一天24小时三班轮流看守着他。

彭德怀想写字,不给笔,他想听广播,没有收音机,屋内冷清、死寂。

每当有新来的医生,彭德怀便指着床头病历卡片强调说:“我不叫这个‘145号’,我是庐山上那个彭德怀!”没有人敢搭腔。

他整天一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样子,但很多时候却又欲哭无泪,欲喊无声。医生查房时,他很少诉说身体状况,总是怒不可遏,滔滔不绝地说与病情无关的事情。但当时对医护人员有规定,不许回答,不许外传。

彭德怀也时常怒火中烧,不停地和看守士兵大声争吵:“我要憋死了!我不在这里坐以待毙!快放我出去吧!”

有一次,他暴跳如雷,对着士兵吼叫:“我要见毛泽东,不然你们也把我拉出去枪决好了!”士兵只冲他摇摇头,显得无能为力。

手术后1年零5个月的彭德怀,癌症已扩散到肩部、肺部及脑部,受尽病痛折磨。周身疼痛难忍时,彭德怀常用牙咬破被子、床单扔在地上。

1974年元旦,彭德怀躺在床上,没有人来看他。他自言自语:“1973年过去了,1974年来到了。”“又过去了一年。”“这是最后一个年了!”他预感到1974年将是他生命的终点。

在医生的要求下,病房窗口上糊的报纸撕下来一半,彭德怀可以看到阳光了。经医生要求,准许他晒太阳,但必须在指定的时间、指定的阳台,进出还要回避其他病人,总之,要他与世隔绝。

14病室是三○一医院的高干病房。在这里住院的几位老将军发现5号这间被严密封锁的病室里住的是彭德怀,他们的心被强烈地震撼了。彭德怀就在这里!他怎么样了?能不能去看看他?有的人在他去阳台晒太阳时偷偷从楼下张望。

1974年2月,彭德怀的右手又开始剧痛,接着手术过的刀口疼,右肩也疼。剧烈的疼痛折磨得他大汗淋漓,在床上翻腾。彭德怀拒绝输液,把针拔掉,狂喊着:“我不用毛泽东的药!”给他喂食物,他打落在地,喊着:“我不吃毛泽东的饭!”

彭德怀病危 妻子不敢看望

1974年8月,彭德怀病势垂危。

叶剑英得知后,指示人去看他,问他“有什么事要说?”9月2日上午,专案组李××、任××进入彭德怀病室。

与往常一样,门口站着哨兵,窗上糊着半截报纸。彭德怀躺在病床上,面容干瘪,身躯瘦小,他已经熬尽了心和血。

同日,专案组李××、任××到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找到彭德怀的妻子浦安修。她正在图书馆整理图书,这是较轻的“劳动改造”。

李××说:彭德怀病危,你去看看吧,考虑一下,给我们打电话。

浦安修低头流泪:“我还是不去吧。”

9月4日,北师大党委给专案组去电话:“浦安修还是不去为好。”

9月16日以后,彭德怀失去了痛觉,进入深度昏迷状态。1974年11月29日,彭德怀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阵红晕,随之鼻、口出血、呼吸停止,身旁没有亲人。

12月17日,彭德怀的遗体火化,骨灰存放在一个用粗木板钉成、未上油漆的盒子里,上面贴了一张纸条,写着“王川男”三个字。

若干年前毛泽东就传出话来,一直担心自己死后彭德怀会造反,因为彭德怀在北京囚禁的8年里,一直不认错,一直要求翻案。红卫兵轮番批斗,他没有认错;专案组反复审查,他没有低头。他一直叫喊:庐山会议,我没有错!

按照毛泽东的意思,只要彭德怀一死,自己在庐山会议上所犯的一系列荒谬错误,以及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的滔天大罪,都会随着彭德怀尸体火化而烟消云散,再也无人追究了。

责任编辑: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