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越狱徐洪慈,智慧勇气奏壮诗

2018-07-18 08:27 作者: 辛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7月18日讯】

上海一医徐洪慈,“大鸣大放”信奸魑。

一九三三他出生,买办家庭臭未蒙。

十五岁参地下党,华东局里十八登。

全国青代参二十,毛刘接见有名声。

考入一医二十一,本将高级名医成。

同学叫他“老前辈”,才学超优领前锋。

五七,四月社论开,“大鸣大放”喇叭吹。

但是群众发不动,学校布置骨干推。

次日必须见成效,大字报,火烧眉。

徐联同学十四位,五十一条次日来。

“专家有苏,扩他国,俄语课,另语随。

党内民主还不够,报喜报忧不偏追。”

大字报,引热潮,六月六日永记牢。

“反党反”社“遭批判,他向女友把心掏:

“毛崇苏联我不拜,三百年后可见昭。

待不下去我出国,不分国界“革”火烧。”

女友把此竟告密,徐划”极右“党籍消。

开除学籍监狱进,安徽农场白茅岭。

大半年后求宽返,他寄母亲一密信。

要他找校李书记,“表现好,回,彼曾允。”

徐抱期待回校园,但是校方拒此请。

“我们培子入共党,你们手里右派当。

责任你们还在我?”徐母质问向对方。

五八冬天徐就逃,五百公里尚非遥。

先走长路再车坐,致电家中露了瓢。

公安监控即抓获,辛苦一场再“白茅”。

徐感被冤积难平,是党号召事分明。

原来引诱“蛇出洞,不写对党没感情。”

首次出逃败不甘,二次出逃向云南。

经过昆明到泸水,滇西已在国境边。

老旧地图距缅远,毛实划送一大片。

衣破发乱口音异,敏感之地又被关。

钢质调羹土墙挖,挖出泥土床下安。

有时土硬挖不动,撒上小便化软绵。

一朝挖通手刚出,立被活捉当场栓。

人家发觉已等候,等你逃出这一天。

法官判说本可轻,这样人才何处寻。

远胜此地你医术,又懂多国外语文。

我们本来要用你,现在重判六年禁。

农场、铜矿先后押,越狱成性积恶评。

后来幸有王金如,大盐农场把徐扶。

把他安排医务室,正缺医生赏才殊。

可惜后来王调走,环境恶化又囚徒。

又转铜矿,乃苦地,管教队长梁满杞。

梁对徐的劝导诚,使徐感受颇知己。

矿内从事幸地质,自由走动非禁闭。

安心服刑整六年,六五回家急心意。

不料被定不松缰,必须继续再“留场”。

那是半个劳改犯,自由、工资稍酌量。

毛死此策后废止,当时越恶,“革”越强。

留场徐境未转好,甚至可说很糟糕。

管教对徐有偏见,徐不服软苦难遭。

文革爆发运动蛮,无端又判二十年。

五花大绑公判咆,踢打示众“震慑”嚎。

开始绝望又接告,生命危险正来邀。

农机厂里徐苦工,监狱长,李光荣。

李性刻毒多疑、警,大家誉徐“智多星”。

足智多谋富创意,动手力强犯人钦。

什么事都难不倒,视野开阔惊博闻。

犯人鞋臭怎么办?“喷口白酒,很简单。”

犯人毛巾硬如革?“水里一烧,滴醋添。”

“你真是神啥都懂。”生物化学顺手牵。

学以致用真本事,上面忌他威信宽。

有人冒险内幕报,你的报告正起草:

“组织暴动或越狱,要对你下毒手了。”

徐知和李冲突深,报告送出活路少。

不走就等死期来,秘密准备开始搞。

路查需要证件递,幸徐练就仿宋体。

“云县革命委员会”,一点一划私刻拟。

必须红色怎么办?印泥伺机偷挖秘。

抹平以后形迹消,“专用信笺”暗成,喜。

下步须要刻“公章”,陈年肥皂派用场。

把头切平刻得快,三张介绍信“优良”。

粮票、干粮、梯子备,厂狱四面围高墙。

看守、警犬和电网,谈何容易更机枪。

等待机会须停电,用电夏增,停经常。

果布断电八月七,要把用电让另方。

机会来了徐暗奋,梯子散件死角藏。

点名后逃晚九点,次晨点名才惊慌。

衣服杂物人型卷,放进被褥充睡相。

夜深人静惊险操,突觉梯子不够高。

墙三米五,梯两米,墙角幸见扁担条。

老天助他用绳绑,翻墙撒腿往南跑。

三十公里夜急行,南下转东回春申。

金沙江,群山立,迷失方向危险深。

徐能手表定方向,太阳光下方向清。

沿江走路不缺水,食物吃完怎么寻?

昆虫幼虫他充食,色艳毛长则不吞。

扒开树皮幼虫富,蚯蚓也可权当荤。

天牛幼虫白白胖,肚子饿时最欢迎。

但是昆虫多细菌,你若生吃那不行。

生火烧水会烟出,一被发现危险侵。

寻找冠密大树下,挖十字槽沿树根。

氧气充分燃烧好,烟升叶遮或滤分。

你要吃虫味不苦,沸腾,蜷缩,再沸,凝。

没有锅,铝盖代,铝盖来自保温瓶。

正如徐料晨点名,找不到徐众吃惊。

李光荣,脑羞怒,地毯搜捕丽江狞。

徐洪慈,遇民兵,“哪儿来的?”“我探亲。”

“从哪到哪?”证明索,只好放行,因证明。

若无“云县介绍信”,肯定押回加重刑。

支流欲过水正涨,劝徐别过,两农民。

越快越好,忧追怕,一下水,到胸襟。

越走阻力就越大,快要没顶,上天庭?

“完了”,又想那女友,爱恨交集,刹那情。

脚下忽觉地硬、高,险境或已过迢迢。

江水没把徐冲走,李的追兵无奈休。

虽然四方布埋伏,国境拦伏也无收。

十四天后出省境,到达四川稍减忧。

立即买了火车票,又一次,回沪投。

暗见母亲母服帖,“儿子,骨气你超优。”

给儿最后一百块,消失人海儿北溜。

洪慈别母向北赶,二连浩特中蒙边。

探照灯,停电灭,良机一次或三年。

还有雷达更危险,它更备用有电源。

因徐贴着岗楼走,雷达盲区正偶然。

边防战士后来告,误打误撞却有甜。

“九月十日夜越境,冒死逃亡历险艰。

连续三十四昼夜,永远铭刻在心间。

唯一动机为保命,漂亮话儿不必谈。

祖国多灾又多难,蹲地默告面朝南。”

七二,蒙古边防站,黑夜推门心颇悬。

蓬头垢面蒙兵惊,语言不通非蒙人?

徐怕把己送回去,过去如此常频频。

凑巧此月新律出,须经审判事查明。

一审表达徐到位,物质诉求非我心。

知识分子有思想,自然对徐生同情。

间谍可能排除切,你的证据哪里寻?

惊人记忆徐提供,《人民日报》批我文。

五七,八月二日载,“我背一段你们听。”

后来证据果找到,再问图章能刻新?

地下党徐传单刻,当场表演法官钦!

徐本打算去苏联,但钱不够到蒙先。

他因俄语交流易,俄师喜他学优尖。

苏联经济比蒙好,去找老师不麻烦。

法官感他不尊蒙:“我们国家有主权,

我们不是通苏路,我们对你道义担。”

徐悟自己过头感,蒙古对我恩不凡。

非法越境不粗暴,本可无情把我迁。

“留在蒙古我愿意”,蒙苏边境刑一年。

曾是苏武牧羊处,汉代故事犹流传。

零下四十森林广,冬季雪地又冰天。

蚊子、牛虻、黑虫狠,三种昆虫夏轮番。

大蚊如泵猛抽吸,牛皮虽厚虻叮穿。

黑虫它能钻蚊帐,“三班倒”,折磨顽。

但较滇狱残酷虐,徐感此地不乏甜。

怪事,多犯没脚趾,原来暴醉致伤残。

烈酒暴饮冬路倒,人未冻死趾可怜。

一年刑满蒙语飞,爱情正向徐依偎。

护士姑娘名奥永,医院偶遇识须眉。

洪慈折腾四十过,奥二十一正花辉。

“他有思想有头脑,好人开启我心扉。”

后杭盖省蒙腹地,洪慈终于有家归。

干了八年体力活,石块、木头小车推。

打工还包家务做,“你只管好两小孩。”

母亲信来八一冬,右派平反手抄工。

次春母又通知到,劳教平反公安同。

但是云南不同意,阻力最大等待空。

克服恐惧他写信,华东局,曾办公。

两老领导正高位,中常委,乔石隆。

还有一位黄辛白,教育副部也股肱。

两位都有反馈到,“要查,查实,平反从。

你虽曾我老部下,但不偏信循正宗。”

但是云南表反对,越狱本已罪不容。

叛国投敌罪更重,两罪并罚怎可松?

企图置徐于死地,捏造材料李光荣。

如果当年不越狱,今对墓碑泪淙淙。

后来上级明表态,性质前提看何在。

如果右派不错划,后续事情怎么会?

根源既因错划成,后续正被前提累。

前提既已被推翻,后续罪名必然败!

中央直示滇高院,道义终于高奏凯!

八二年,夏六月,彻底平反终明摆!

六月十九大雪天,覆盖万壑又千山。

千古奇闻“六月雪”,正如(关)汉卿《窦娥冤》。

四次越狱三万里,娶妻生子异国耽。

驻蒙使馆致徐信:“你的国籍已复还。

请来使馆领护照,探亲、定居任或兼。”

欣喜若狂徐信接,永生难忘此瞬间。

“欢迎加入蒙古籍”,蒙古当局也找谈。

十年一直申此事,因怕引渡心忧煎。

长期未允今忽转,但徐回国态度坚。

“去意你决或不易”,语意含蓄拟阻拦?

二十五年艰难过,李光荣,毒又奸。

音容笑貌梦中母,回家意志铁心肝。

奥永拍胸“我去领”,中馆站满蒙古兵。

“我是蒙人他敢怎?”硬闯,护照终手抡。

但蒙人少惜人口,带走妻儿损失珍。

办理材料多推阻,徐访元首到顶,拼!

蒙准单人先试返,妻既信任也担心。

“我带孩子等着你,等你回来再相亲。”

昨是逃犯今华侨,但悲青春早已抛。

里弄闻讯纷出接,母子相拥泪滔滔。

“真真你是我儿子”,不厌重复娘唠叨。

邻居老人叹和泪,母子共餐涌思潮。

五八至今艰险过,二十五载囚和逃。

亡命天涯传奇奏,妻儿照片娘细瞧。

访校引起大轰动,或传死在深山中。

或传死在白茅岭,居蒙?简直孙悟空?

留校同学开会迎,泣不成声各泪淋。

同学早已专家登,更有叹息朱世能。

即将一医副校长,病理学家坐尖峰。

“高级、著名”国虽誉,推崇当年徐更螣。

“命运不公我也感,你的命运超酷、狰。”

悲愤交集蒙古回,小女刚生又一胎。

八四徐终带妻归,二子一女沪市来。

金山石化欣敦聘,教育中心高讲排。

妻子仍然护士做,正常生活又重来。

九一徐再去云南,险恶、屈辱忘怀难。

狱友约见情意浓,再代约见李光荣。

近二十年谜未解,李惑始终存心中。

四周高墙围严密,突然蒸发怎穿通?

绝无梯子墙怎上?也不可能徐轻功。

徐忽听见李来音,浑身顿感血液凝。

李愣,然后手伸出,徐不原谅手不伸。

“不敷表面,宁失礼,毕生成就:战你赢!”

友打圆场即对李:“徐逃一直你问询。

可我不知无从答,今日正好问本人。”

“最想不通思真相,没有梯子怎上墙?”

“判断失误正此界,梯子本也可分解。

木材绳索组合能,过墙拆梯分散扔。

你们永远难猜测,即使见了某段绳。”

0八,四月十四天,离休证书发徐前。

待遇享受厅局级,三日以后癌长眠。

积劳成疾生命缩,拼搏壮歌留人寰。

浩叹华夏多英豪,本可发明创造飙。

本可巨大财富创,本可恶病沉疴疗。

专制暴政,英豪灭,或萎夹尾,卑顺妖。

本可救命千百万,疑难杂症到手消。

如此医才少一个,多少病家增号啕。

徐真稀见英雄汉,反抗暴政决心超。

反抗谎骗鼓全力,反抗压迫智慧高。

谀仆卑奴应羞愧,恶狗豺狼心震摇。

英雄队伍若扩大,朝廷难保有明朝。

统治恶鬼迫收敛,朝中贤良敢斗魈。

秦皇汉武梦幻灭,维稳洗脑全勾销。

将来总会有一日,毛尸堂中香火缭。

英烈豪杰立碑敬,阶下跪铁鄙唾毛。

“万岁”徒遗万世臭,自由民主旗高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