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昆山反杀案”看一个侵犯人权的政府(图)

2018-09-20 08:00 作者: 哈奇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昆山反杀案”,让人再次省思中国地方政治官黑之间早已固化的关系模式。(案发现场画面/图片撷取自Youtube)

【看中国2018年9月20日讯】前不久,中国大陆引起民间热议一时的昆山反杀案终于有了结果,当地警方通报当事人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一时间网络民情大呼这是舆论的胜利,更有人言道这推动了中国法治的进步。

此案事源上月27日,江苏昆山一宝马(BMW )车越线自行车道行驶,并逼停了一正常行驶的电动车,双方争执不下。接着宝马车上下来一黑衣纹身男(龙哥),仗着人多对电动车主白衣男子拳打脚踢,白衣男子一直在躲闪而没还手,纹身男越打越上劲,回到车上拿出刀对白衣男子进行挥砍。不料刀不慎掉落,被白衣男子捡起反向纹身男砍捅去,并追砍几刀,结果纹身男反被杀死。而这一切皆被录影拍得一清二楚。

此视频立刻在中国大陆网络上爆红,人们纷纷刮出恶行恶相的纹身男底细,原来这人名为刘海龙,江湖上称其龙哥,曾在北京因偷窃被判刑,出狱后来到苏州昆山亦有多次犯事,几乎每次出狱就立即入狱。近年他服完刑后开起了赌场、典当行(以借放高利贷为主),并于今年三月参与举报一起贩毒案获派出所颁发见义勇为证书。

而后更多人关注的是不少传言指持刀的龙哥,曾是快手第一天团“天安社”成员之一,传言的依据是在天安社的109人大合照中,他身居前排C位。虽然其后有“天安社”的核心成员否认龙哥与他们的关系,但显然也没能阻止外界对“天安社”以及中国黑社会问题的关注。关于此组织网上资料颇多,中国大陆民间反对派人士亦乘机科普这个打着“爱国爱党不忘初心”的黑社会组织,说他们活跃于各地政府的拆迁现场、反日游行打砸抢现场,给权贵做黑保安、抓上访人员等各种帮助政府维稳的现场。

中国政府对民间抗暴的顾忌

而对于一般民众而言,他们更多感想是现时中国的黑社会遍地无法无天,放高利贷、夜总会看场子、贩毒、组织卖淫、敲诈勒索、收保护费等无恶不作,“天安社”中一些人就有犯罪前科。于是乎,多数民众渐渐开始担心起刺杀龙哥者,即本事件另一主角于海明。

因为在中国大陆,一来有地方恶势力与地方官场的勾结作崇,其次则是法律条文对“正当防卫”的限定十分苛刻,在现实中,中国裁判文书网上100份以“正当防卫”为理要求轻判的二审(终身)裁决书中,仅有4份被法院认定,其余20份被判防卫过当,76份被判故意伤害罪。

这不能不说是近年侵犯个人权益得寸进尺的中国政府对民间抗暴的顾忌,而许多民众亦深知此点,纷纷又举出类似美国某些州有“不可退让法”的例子以证正当暴力的合理。由于此事件在网络上发酵越来越大,当地政府被迫澄清与民众所指的黑社会组织无任何关系,于海明的命运取决于警方对他当时的行为正当防卫与否的判定了。

立场往往盖过事实

从此案发生一直到警方通报“正当防卫”合理后,中国大陆民众似乎一边倒无条件支持于海明,因为理由很简单,在这片土地上多一个人面对恶势力强权能挺身抗暴而不受惩罚(特别是今次全国关注下),人民生活便多一重保障。然而,看网上留言可知很多人皆说“杀得好,因其黑社会身份不杀他徒给社会留祸害”“如果当时不狠狠捅死他,万一他以后报复怎么办,要知道官方与龙哥他们撇清干系可是被逼嘴头上说说而已”“这次是舆论的胜利,不判于海明无罪不足以平民愤”。

并有文章不断说明相比起刘海龙的一手遮天,于海明一方生活是多么的艰难及其人品的淳朴,今次事件可谓鸡蛋碰高墙。相信如果放在放在陶杰先生笔下,以上言论会统归于中国人小农民族性无逻辑、无理性思考和法治精神之表现。要知道,这次昆山警方发布的通报中,认为刘海龙的致命伤,发生在法律概念上严重危及安全的“正在进行行凶”中。

受伤后跑向汽车,于海明连续追砍两刀均未砍中,且属于一直处于暴力威胁中的“连续行为”,这才是警方判定正当防卫的事实依据。可惜,在中国大陆官民二元对立的舆论环境中,立场往往盖过事实,许多自称追求民主自由的媒体人如是。

不过,在大众对正义不合常理的渴望背后,必须面对一个现实,即中国地方政治中官黑之间的关系模式早已固化,成为中国基层生活一种常见的政治生态。根据美籍华人政治学者裴敏欣在近着《出卖中国》里面第六章《与黑道共枕——执法人员与黑社会的勾结》分析,作为中国权贵资本主义最黑暗的角落,地方上黑白两道的勾结源于后天安门时代,快速的经济发展和所有制的改变给了地下犯罪组织大好良机。

官方时常发起打黑除恶的运动

黑社会之所以能强行垄断地方运输物流、批发、建筑、房地产、殡葬等暴利行业,或非法开采矿山、油田、沿海滩涂等领域,疯狂掠夺国家资源(例如用暴力和谋杀等方式把竞争对手赶走拿到土地和采矿权),皆因通过利益输送令以地方公安局为主的执法机关变成其保护伞(现在就连一些关键部门也有涉黑现象,包括中国的秘密员警部门——国家安全部),甚至让公安在犯罪勾当中分红。

而一些地方官员和执法人员之所以能被黑帮老大同时引诱和腐化,是因他们通过买官卖官早已建立起互信和合作的机制,地方执法部门中争相买官者通常只有两个财源——向部属收贿或者向黑社会收贿。与官员之间勾结一样,官员与黑社会勾结这个概念上称为“国家权力私有化”(privatization of the state power)的现象明显威胁到公共秩序和一般百姓的经济生活,更危害到中国国家统治效能,纵使中国官方时常发起打黑除恶的运动,亦不过治标不治本,因为中共不可能改变贪腐所依附的权贵资本主义体制,因为这些体制正是它得以垄断权力的基础。

也正如不少评论者所讲,若与中国社会历史上的黑社会和官府关系相比,如今的黑白两道不啻不是死对头,利益上还紧密勾连,正所谓党国体制还可伸进社会每一触角。一些民众感叹道,这届黑社会不行啊。

写到这笔者想起了某朋友曾说过,小时候看了很多警匪片,立志长大后要做一名公安员警,待长大懂点事后便知自己以前幼稚,要做的应该强调是香港皇家员警(小时看的大多是香港警匪片),而不是公安员警。值得一提的是,虽则今日香港员警似乎在处理一些政治议题上越来越不够中立,但大致上尚能保持专业操守。而九七后香港的黑社会发展,光看近年他们不时充当政府打手殴打和骚扰反对派示威人士,便知如今要在这片土地上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江湖古惑仔也是不妙的了。

(原标题:北京传真:从“昆山反杀案”看一个侵犯个人权益得寸进尺的政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