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运动”将损害澳洲大学的言论自由及学术声誉(图)


左派
“社会运动”将损害澳洲大学的言论自由及学术声誉(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0月7日讯】据澳洲人报报道,目前一种担忧正在流传,即过多的“社会运动”正在损害着原本纯洁的澳洲大学校园。各所一流大学负责人应有意识的抵制这种校园内的异常现象,不应令所谓的“改善社会”或“改变世界”的运动风潮损害了其严谨的学术声誉

目前,澳洲全国高等学府的言论自由度不断受到威胁,大学校长及理事会主席们被告知应谨慎行事,鼓励自由言论、而非提倡社会运动,否则“不仅破坏学术风气和学习环境,而且可能严重损害学校声誉”。

澳新社报导称,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Matthew Lesh,周四(4日)在阿德莱德大学校务委员会管理会议上发表演讲,指出了最近一些对言论自由的威胁就发生在校园中——例如悉尼大学教职工对Ramsay Centre西方文明学位的抗议,James Cook大学出现的对两位教职员任免决议的抗议,都只是“冰山一角”。

“澳大利亚大学越来越多的成为了封闭的智力集中营。我几乎每天都会与学者和学生交谈,他们透露了一种令人担忧的审查文化。事实是,澳大利亚大学缺乏观点多样性,缺乏在追求理性、真相过程中的一系列互相挑战的观点。这种缺乏导致了同化性思考、自我审查,有时甚至是对自由思想的公然扼杀。”

Lesh特别提到了澳国立大学5月份退出与Ramsay Centre制定西方文明课程和奖学金计划的谈判一事。该中心是由已故医保界亿万富翁Paul Ramsay遗赠而成立的,如今却遭到了学术界、工会和学生团体的坚决反对。他们指责该中心背后慈善团体推动“种族主义”和“极端保守的议程”,并对其同自由党的联系提出了异议。该中心仍由前总理霍华德担任主席,艾伯特担任董事成员。

Lesh认为,澳大利亚的大学受到左派的一系列所谓“文化包容、全球公民和可持续性的社会公正政策”的制约,这些看似是为了保障言论自由的政策恰恰威胁到了真正的言论自由。

“一所真正的探究型大学允许学生和学者们自由思考,而非联合起来试图阻止某些人的发言。学者们被鼓励从各种各样的角度挑战彼此的研究,发现缺陷、提高研究质量。学生们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观点,甚至包括那些令其感到不适、痛苦或全然的攻击性观点。这样,学生们才能理解论证的各个角度,能够在智力上获得真正的成长。”

Lesh称,当大学的教学目的以某中意识形态作为终点时,就是一种危险。简单来说就不再是真正的大学了,而是某种形式的社会团体。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