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偷撒毒?“化学凝结尾”比阴谋更阴谋(组图)


点击查看大图
当你看着这种图的时候,有察觉到什么特别的吗?(图片来源:Adrian/维基百科/CC0)

明明是普通的飞机云,结果硬被人说成是危害人类的化学凝结尾。因为一个古怪的阴谋论,一群美国人天天忧心地看着天空,焦虑地活着。

当你看着这种图的时候,有察觉到什么特别的吗?

飞机飞过天空,留下一串串飞机云。呃,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没错,飞机云,也叫喷射凝结尾,是当炙热的飞机引擎排出废气,在高空中冷却时留下的一种由小水滴或冰晶构成的云彩,非常常见,非常普通。

但是在地球的另一面,却有大量的西方人对这种云彩忧心忡忡,到了寝食不安的地步,他们认为这种云不是普通无害的飞机云,而是“化学凝结尾”(chemtrails)。

一种在西方世界广为流传的奇怪的阴谋论。

“化学凝结尾”这个词,是阴谋论者自己造的。

他们根据各种脑补和推断,坚信有大量有害的化学物质(比如重金属元素、化学武器)被政府故意放到飞机上,然后通过引擎喷洒到地面,伪装成普通飞机云的样子,无差别全方位地损害人的健康。

而这么做,据他们说,是为了“解决全球变暖、控制人口数量、控制人的心理、进行军事武器实验”等等。

阴谋论者认为,这是一项全球政府之间心照不宣的高机密政策,因为做法反人类,所以从来不公开承认它的存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假装所有的飞机云都是喷射凝结尾,欺骗民众。

嗯。哈!脑洞会不会太大了一点啊!

但这个阴谋论相当有市场,根据2011年对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民众的调查,有2.6%的人完全相信“化学凝结尾”的存在,认为它是政府的阴谋。

在2013年的调查中,有5%的美国人相信“化学凝结尾”的阴谋论。

阴谋的影响力开始变得越来越大。那,这个奇怪的阴谋论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事情要从1996年说起。那一年,美国空军发表了一篇政策报导,内容是关于如何调节和控制天气。这里的“控制天气”主要指的是播云(cloud seeding),也就是人工降雨,用飞机或火箭向云中播撒碘化银等催化剂,让干旱地区降雨。

点击查看大图
碘化银(图片来源:Leiem/维基百科/CC BY-SA 4.0)

现在来看这个技术很正常,很普通,但当时的美国有不少人觉得这是在“扮演上帝”,而且播撒的催化剂谁知道对人体有没有害呢,说不定有毒呢?

好巧不巧,在这些对政策不满的人中,有人翻遍当年空军大学发表的一堆政策文章,找到了其中一篇:《将天气变成武器:2025年掌控天气》

这篇文章几乎是所有“化学凝结尾”的阴谋者必谈的“经典”,文章展望道,通过一系列科学技术,美国可以人为控制天气,比如制造干旱,或者暴风暴雨,来实现美国在2025年的军事地位。

人工降雨,用飞机或火箭向云中播撒碘化银等催化剂,让干旱地区降雨。
人工降雨,用飞机或火箭向云中播撒碘化银等催化剂,让干旱地区降雨。(图片来源:Smcnab386/维基百科/CC BY-SA 3.0)

而通过高空碰撒化学物质来形成毒雾、毒云,也是其中一种。这篇写得相当科幻,不过根据美国空军2005年的说法,它只是纸上谈兵,并没有真的把它当政策去执行。

但这辟谣来得也太晚了。在90年代末,已经有大量美国网友在聊天室和论坛里大开脑洞,他们相信政府在做所谓的“控制天气”时,用飞机喷洒了大量的有害物质,严重损害民众的健康。证据就是,自己这段时间感觉身体不太好。

刚开始网友还觉得政府是无心之过,但随着网络传言的扩散,网友的脑洞越来越大,在被极右份子听到后,它就变成了一个完全黑政府的阴谋论,认定政府是故意利用飞机来喷洒化学物质,为了“控制过多的人口”,或者“进行军事实验”,最近几年又变成了“解决全球变暖”。

因为人工降雨的次数并不多,网友们就把脑洞开到普通的民用飞机上,认为那些从引擎后喷出来的“飞机云”也是化学物质,美国无时无刻不在毒雾中生活。

在那个年代,很多民众真的相信了,不断地给政府写愤怒的质问信,因为“化学凝结尾”的说法流传太广,连官员自己都被搞懵了。

在2001年,为了回应愤怒的人民,国会议员Dennis Kucinich带领手下起草了《2001年空间保护法》。

里面写到:

“将永远禁止在空间中使用武器。比如(i)电力的、精神类或者资讯类武器;(ii)化学凝结尾。”

这下可好!

连议员自己都在法律里写上“化学凝结尾”是武器,这不是相当于向阴谋论者承认,世界上真的有“化学凝结尾”这种东西吗?!

自从这个保护法出来后,人们更加确信了,这个阴谋论也渐渐流传到别的国家。

这十多年来,有大量的“反化学凝结尾”的网站出现,向人们科普知识。他们还建立了“抗议喷洒”的线下小组,定期给人们做讲座,力图让所有人都知道政府的“真实作为”。

经常接受电台采访,谈论天空中不为人知的真相。定期抗议政府的邪恶举动,还有人做了“抗议喷洒”的文化衫。甚至,还有人做了记录片《全世界到底在空中喷些什么?》,“揭露”了恐怖的真相。

还有人做了记录片《全世界到底在空中喷些什么?》,‘揭露’了恐怖的真相。
还有人做了记录片《全世界到底在空中喷些什么?》,“揭露”了恐怖的真相。(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把普通的飞机云阴谋成这个样子,政府不来发表一下宣告吗?

其实。他们说了很多次,但没人听。

在2000年,由美国的环境保护局、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NASA,以及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共同发文辟谣,他们说这些所谓的“化学凝结尾”根本不存在,它完全就是由水珠凝成的普通云朵。

之所以有些飞机云看上去很厚,消失慢,有些飞机云消失地快,这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外界环境,以及飞机飞的高度不同,和化学物质没有关系。

结果没有人在意他们的话。

在2015年,环境保护局又发了一次长文,这篇报导里各种分析,各种作图,各种给出资料。

就为了证明一件事:

“化学凝结尾”真的不存在啊!世界上真的没这玩意儿啊!

然而仍旧没有什么效果。

在2016年,76位科学家更是集体出动,告诉民众所谓的政府秘密的“大气计划”是人们自己编造出来的,希望停止谣言。

可无奈,阴谋论的脑残粉就是如此坚定。

去年,英国《卫报》专门采访了几位坚定的阴谋论者,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就和天上的飞机云过不去。

‘化学凝结尾’真的不存在啊!世界上真的没这玩意儿啊!
“化学凝结尾”真的不存在啊!世界上真的没这玩意儿啊!(图片来源:NOAA/维基百科/CC0)

54岁的Tammi Riedl是加利福尼亚州的有机农场的场主,她和男友Rob Neuhauser住在这里,两人都是坚定的阴谋论者。Tammi Riedl是个很聪明的人,她毕业自卡普兰诺大学,有农业和资讯科技的双学位,毕业后当上财务总监,薪水有6位数。

但自从2012年来到乡下开农场后,她接触了“化学凝结尾”的理论,经常开始抬头看天空。

“我真希望我不知道这些事,但没办法,我已经知道了,每天都觉得很焦虑。”

“这些飞机能喷出有毒的铝,锶和钡。政府想用这种方法来形成一种阻隔太阳的人造云,这是他们解决全球变暖的方式。”

“但这些物质对人体很不好,它们会造成阿兹海默,各种大脑类疾病,还有癌症为了掩盖真相,政府从来不说。”

这套话是她从当地邻居和朋友那里听来的,但真正让她相信的,是自己亲眼看到飞机喷出浓云。

“这些云很厚,非常不正常。我年轻的时候没见过飞机云能有这么厚。”

“而且现在的天变白了,以前是湛蓝湛蓝的。这都是因为化学凝结尾。”

天不再蓝了,这是阴谋论者常说的,哪怕当时万里无云,也没有飞机,他们仍然这样觉得。好像自己和普通人看的不是同一片天。

天不再蓝了,这是阴谋论者常说的,哪怕当时万里无云,也没有飞机,他们仍然这样觉得。
天不再蓝了,这是阴谋论者常说的,哪怕当时万里无云,也没有飞机,他们仍然这样觉得。(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脸书上“反化学凝结尾”的小组的组长Lisa Thomas也接受了采访。

她曾经在网上听说过这个阴谋论,但刚开始并没有相信,直到在2013年4月14日,她清楚地记得有一架飞机飞过她头顶,把天空染白了。

“这架飞机在天上喷洒出很多白色的东西,它瞬间把池塘的表面都变成了金属的光泽,我养的蜜蜂巢也被毁了。”

“从那天后,我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哮喘变得更加严重,然后鼻塞头痛。”

“我看到很多昆虫都死了,还发现一只失去一条腿和尾骨的青蛙。”

“2013年我整年都待在家里,不戴口罩就不敢出去。”

有记者问她,有没有做过专业机构的化学测试,她表示“太贵了”,但她自己在家里测过一些水,发现铝,钡和锶都不正常地偏高。于是成为了资深阴谋论者。

是的,阴谋论者不是不相信科学,他们其实很相信科学,但“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科学”,而不是专家所说的。

《卫报》记者发现,这些阴谋论者,从某些意义上说,相当的单纯。

他们没有辨别虚假资讯的能力,看到一些假新闻后就相信了,同时他们又被一群人告知,不要相信主流媒体,因为主流媒体都是被政府收买的;也不要相信机构,他们都是政府的走狗,渐渐的,他们只能接受特定渠道的资讯,也就是“反化学凝结尾”网站。

甚至,他们还真的以为川普曾经发推,说如果当选总统,就要停止喷洒“化学凝结尾”。他们不知道这种推特图能被伪造。

这种资讯看的多了,本来正常的天空都能被看出一丝不正常,身体搔痒、咳嗽这样的毛病也能和“化学凝结尾”扯上,然后再次证明阴谋论的正确。

就是这样,因为上个世纪的脑洞、几篇愚蠢的文章,和资讯狭窄的人们,这个古怪的阴谋论一步步流传至今,经久不衰。

所以,现在你看这张图,看出什么特别了的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