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溪的翠鸟(组图)

2018-11-20 17:5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翠鸟。
翠鸟。(摄影:张易书)

拍鸟时的每一小时,比相机关掉后的每一秒钟,都短。

翠鸟,旱溪】

接连两周定点定时出现,就是想观察溪鸟的生活作息,和一般人以为的自由自在、闲适逍遥不同,溪鸟生活可是很规律的,三点多时溯飞、四点多时又顺流飞,想想总该在这里停一下吧!

镜头都朝着预想的地方了,怎么可以不来?

以翠鸟表来说,这时间,应该来蹲点了;才这样想,果然翠鸟就来了,应该不是应付我,而是他的鸟习惯就是这样,刚好被我猜到了。

公翠,在水一方,我不用逆流而上,就可以依偎在你身旁。


黄尾鸲。(摄影:张易书)

【黄尾鸲食状元红,新光前庭】

状元红的浆果,让我想起这个季节的杉林溪,在那儿品尝状元红的,兴许是冠羽画眉,可能是青背山雀,如果有遇到纹翼画眉,那就更好了。

平地上的状元红,没有中高海拔的火红,比较像缩小迷你版的柿子,网络上说状元红吃来略酸有涩味,应该摘洗后吃吃看,合不合人味不确定,但应该真的让黄尾鸲很着迷吧,着迷到不理会旁边拍照的我。

今年来访学校的黄尾鸲,性子调皮,总在我不能追他的时候,在窗外、在中庭、在鹅掌藤、在落羽松、在栏杆扶手、在武竹的花台,那里叫啊跳的,明知在上课、明知在个谈、明知在接电话,都在这个时候,逗弄心里最向望的那一块,等到中午有空时,就藏飞给人索找,会不会躲在大花紫薇的板根处?会不会在土橄榄树下翻找?还是跑去前庭的水池洗澡了?虽然最后我总是能找到,但是却也到了不能再追鸟的时刻了。

拍鸟就是这么的美丽与哀愁,天天上演。

真的很像迷你迷你迷你版的柿子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